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色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色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隨著聲響的方向,葉凡發揮開鷹眼一掃。 差點暴怒了,在鷹眼下,葉凡能感覺得到。相對有個齷齪的傢伙正躲在大門左側那蓬山楂樹里,彷彿手中還有個長鏡頭傢伙隱約看得見。估量是加裝了紅外線掃描的那種夜晚能拍照的特殊傢伙。這種東西,獵貓很多,葉老大自然熟習。

「有預謀1葉老大心裡冒出一念頭來。還是半眯著眼,發現周冬冬一邊搓著腳,一邊伸手在本人那短裙邊不時還liao一下。登時就lu出了半邊屁股來。連外頭那三角地帶都能看得很清楚。當然,有層布的。只能講是隱約看得見,越發誘人了。

「色拍1葉凡心裡冷笑了一聲,看了周冬冬一眼,發現這女子滿臉也是潮紅,連脖頸處都給紅了。

估量,這周冬冬就是招待所主任范月秋特別安排來的。應該是市委秘書長高華同志一手泡製的。明知道這燕省長喜歡吃周冬冬燒的菜,尼瑪的叫她來服侍我,不是叫老子招燕省長抽嗎,用心其毒,其心可誅。。」

一股怒火騰騰直冒,這周冬冬這些天來本人待她不薄,怎樣肯配合干這事兒。葉凡不lu聲色拿起電話嗯啊了幾下就放下了。

旋即,葉老大生氣了,心裡講「尼瑪的不是要拍嗎,老子讓你拍個過癮!拍出個色狼市長來更威風直爽著」這廝心裡想著,腳抬起,腳趾頭一動往周冬冬xiong前蹭去。

「啊1被葉凡的腳趾頭碰了一下,周冬冬居然嚇得輕叫了一聲,不過,轉眼間她居然回頭看了看左側后再不吭聲了。

葉老大那一隻腳就壓在了周冬冬的xiong脯上。而且,這傢伙很使壞,腳趾頭一動,直直地就從上方某女的xiong衣空出的地方往下插了出來。直接就擠壓在了某女的xiong脯上。這才是真正的近距離接觸。

而且,這廝腳趾頭在人家xiong脯上烏七八糟的來回揉動著。周冬冬嚇得不敢吭聲,臉紅得能滴鮮血了。不過,葉凡發現,她在咬牙挺著。而且,眼圈居然紅了,幾滴淚珠子在眼眶中打著轉兒。

「媽的,拍夠了吧1葉老大感覺差不多了,長身而起,一把抱住了周冬冬。鷹眼發現,那長鏡頭居然不知什麼時分從山楂樹叢中伸出頭來。看來,那傢伙太衝動了,什麼時分暴lu了都不知道。

師啦啦……

葉凡耳朵里傳來范剛那**的輕聲罵聲道:「尼瑪的也敢偷拍,狗日的,也不長長眼,這裡是啥地方?給老子好好吃上幾「頓,。」

接著就聽見了啪啪的雜亂聲響。一定是范剛同志在狂k某「色拍,狂了。

葉凡看都沒看下邊,抱起周冬冬往房間而去。一把把她給扔到了床上。伸手重重地往下一捋,滋啦一聲脆響。周冬冬下身穿的短裙子被葉老大粗魯地給撕裂成了兩片給扔到了角落處。

葉老大不管不顧,伸手探爪,一把往三角褲上招呼了過去。

「不要這樣,求你了,求你了1周冬冬嚇得大叫了起來。

「你不是想誘惑我嗎,哪我們好好玩玩。我這個人喜歡玩後邊,你那前邊沒意思。估量也有好多同志光臨過了吧?」葉凡一聲冷哼,手伸了過去。

「不要不要,求求你了,我還是個姑娘1周冬冬哭喊了起來。

「姑娘,誰信,姑娘肯讓人拍照?笑話了1葉老大神色猙獰,

一臉的不信。

「我真是姑娘!我沒辦法,他們逼我的?」周冬冬一臉不幸的講道。雙手,緊緊的抓著本人那薄薄的遮羞短褲,生怕葉老大那魔爪一動此褲就得飛了。

「逼你,什麼東西比你的潔白還重要?他們給了你多少錢?」葉凡厲聲問道。

「我沒辦法,范主任交待的。她當時講往常你見過誰給她講講就行了。」周冬冬計道。

「那你的意思是不幹其它的了?」葉凡哼道。

「嗯,我絕不幹其它的。就是以前燕。」周冬冬一講到這裡,感覺說漏了嘴,嚇得臉一下子就白了。趕緊伸手捂著嘴巴,一臉獃痴的看著葉凡。

「燕什麼?」葉凡冷冷逼問道。

「我不知道?」周冬冬拚命搖頭。

「不知道是不是?」葉老大下手再沒留情,手伸向了周冬冬的下邊。周冬冬拚命的抓著短褲頭不讓動。

「我會扯不開嗎?」葉凡冷冷哼道。

「扯得開1周冬冬無法地點了點頭。

「燕什麼?」葉凡那嚴峻的目光盯著周冬冬。

「燕省長只是喜歡我做的菜。」周冬冬終於垂下了頭,身體抖瑟得兇猛。

「那今早晨呢?」葉凡坐床上哼道,不再問燕省長的事。這種事扯來扯去的也沒意思。而且,傳出去的話那就夠本人喝一壺的了。不管燕省長跟周冬冬有沒事,跟本人都沒關係。

「早晨,早晨」周冬冬看了看葉老大,一咬牙,講道「早晨我沒辦法。」

「是不是范主任逼你了?讓你不知廉恥地來幹這種事,你還是個姑娘,我真是沒想到。」葉凡冷聲哼道。

「不是的1周冬冬居然搖了搖頭。

「哥,她不敢講,這傢伙招了。」這時,門外傳來范剛那傢伙的乾笑聲道。

「穿好你的衣服,。蘿0葉凡把衣服扔給了周冬冬,開門出去了。

看了范剛一眼,問道「怎樣回事?」

「是蘇林兒指使人乾的,她說要讓你的光榮明天見報。周冬冬是被逼的,家裡有個弟弟,被蘇林兒叫人弄去了。假設周冬冬不幹立刻送根指頭過去,再不幹就是tui了。當然,這話是不是要挾就不清楚了。」范剛搖了搖頭。

「蘇林兒什麼事干不出來?京城蘇家,估量殺人的勾當也敢幹吧?」葉凡冷哼了一聲。

「大哥,蘇林兒如此的不識相,要不要經驗她一頓。三番五次的來找費事,也著實厭惡。」范剛面上閃過一絲陰辣。

「算啦,蘇林兒,我自會經驗她的。那個人怎樣樣了?」葉凡問道。

「被我打了一頓,估診應該不敢吭聲的。滾回去了。」范剛這傢伙一講起打人,登時就是雙眼放彩。

「你沒暴lu嗎?」葉凡問道。

「我范剛什麼人,有這女人的絲襪,還暴lu?」范剛鬼笑著,從皮包里掏出了一雙長統絲襪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我走了,明天還有義務。還有,周冬冬的弟弟應該會放出來,不然,我有的是手腕。」

看著范剛的背影遠去。

葉凡推開了門。

詭異的發現周冬冬居然在發愣,給她的衣褲也沒穿上。被本人捋下的短裙子不幸地方扔在角落處。

她看見葉凡出去,馬上撲了下去,緊緊的抱著葉凡,嘴裡叫道:「市長,求你救救我弟弟,不然,他會被人砍斷tui的1

「他會沒事的,放心。」看了看這個不幸可恨的姑娘,葉凡再也計較不起來了,伸手悄然的拍了拍她肩膀。

「求你救救他吧?」周冬冬彷彿下定了決計,一咬牙脫分開了葉凡,雙手往上一抬一動,身上的短衫被她快速脫掉了。兩隻緊蹦的小

白兔立刻顫慄著跳將了出來。她往地下一蹲就要脫短褲。不過,被葉凡制止了。

「你弟弟曾經出來了,不置信的話你本人打個電話問他。」葉凡講道。

「真真的1周冬冬看了看葉凡,連短衫都忘了穿,衝到葉凡床頭上打起電話來。

嗯啊當時,轉過頭來,看著葉凡,嘴裡喃喃道:「謝謝您了市長,我對不起你!以前,我把你跟誰見過面的事都給范主任講過了。當時范主任說是假設幹得好,一年後就給我轉正。我家裡窮,能拿國度飯碗全家人都高興。市長,經后我能夠不會在這招待所幹了。沒什麼報答你的,市長你是壞人。我真還是個姑娘,這這身子,就給市長了。」

講完后,周冬冬伸手還要脫。

「別脫了,我置信你。當前,你還是在這裡干吧,而且,要好好乾。至於范主任,我有辦法收拾她的。」葉凡冷哼一聲擺子擺手。

周冬冬含著淚走了。

山雨欲來風滿樓,我葉凡,就喜歡搏擊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葉老大站在走廊上,望著天空那黑沉沉的天,嘴裡淡然的哼道。

這時,電話響了,傳來鐵占雄那有些低沉的聲響道:「睡了沒有?」

「沒有,剛到口點,睡什麼?」葉凡笑道「鐵弄你呢?」

「我們到海東了,車停在路口,你叫范剛來接一下。」鐵占雄直接講道。

「到海東了,怎樣不提早告訴一下。我馬上叫范剛來接你們,不過,鐵哥,還有誰?跟兄弟怎樣也藏著掖著?乾脆直接搗出來就是了。」葉凡心裡一喜,笑道。

「等下到了就知。」鐵占雄掛了電話,葉凡打了電話給范剛,這傢伙一聽,登時屁顛著去了。

葉凡想了想,到廚房翻了翻,發現冰箱里菜還很多。於是又打了電話給周冬冬,叫她過認戮啤V眯啪過此事當時,周冬冬一定比什麼人都牢靠。收服一個人不容易,能讓一個人死心為你幹事更不容易。

周冬冬是小跑著來的,不過,她很小心,盡量沒發出什麼聲響來。

一到后就下廚忙著去了。

不久,幾人進了廳里,范剛隨手打開了門。

「怎樣,你們都到了?」葉凡有些吃驚了,發現齊天、張強、張雄和鐵占雄四人都一臉嚴肅[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