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來找場子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來找場子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老於,啥事這麼奮?」葉凡笑了笑,擱下報紙后打開了電視。

登時,這貨有些門g了。由於,昨天本人跟30個姑娘,喬鵑帶頭擁抱的事給市電視台以特寫鏡頭一個個的都播了出來。電視機里還傳來了播音員那難聽的聲響道:我們的葉市長很受姑娘們的愛戴云云。

而且,葉凡總感覺有些詭異。本人跟喬鵑緊緊調抱時,喬鵑雙峰緊擠在本人xng膛上的特寫鏡頭放得特別的長。

而且,拍得很明晰。爾後,跟其它姑娘的擁抱本人倒是隔得開一些。不過,只需跟哪位姑娘不小心抱得比較緊的話,電視中都會出現特寫鏡頭。

「蘇部長啊蘇部長,你這是在捧我還是在滅我?」葉老大冷哼了一聲。知道,一定跟市委宣傳部部長蘇芳的「棒殺,是分不開的。

第三天下午,分管外貿進出口的副市長錢掛到了葉凡辦公室。

「市長,謝謝你對小女工作的支持。」錢掛首先表示感激。由於市fu聯副主任喬鵑是錢掛養的女兒。

「我並沒做什麼,你謝什麼?」葉凡呵呵笑道,招呼錢掛副市長坐下。

「不容易了,市長的腰包本來就不寬裕,為了舉行一個節日拿出了50萬。這是小女想都不敢想的事,以前的老市長就給了五萬塊。而且還七推八拖的。」錢掛笑道。

「呵呵,喬鵑姑娘幹得很好。老錢,你沒看到。人家幹得多特別。現場幾千女同志奮得很。這個,hua了50萬值。」葉凡笑道,看了錢掛一眼,有些詫異,問道「老錢,你這神色可是有些不美觀了。

是不是有什麼事?」

「倒真有事,真有些氣人。」錢掛有些憤然,講道。

「啥事?」葉凡訝然問道。

「還不是那個京城經濟協作部來的藍存鈞司長,在逛了一遍之後是橫挑鼻子豎挑眼的批這批那,反正是沒有能達到他要求的。」錢掛講道。

「噢,詳細都批判了什麼?」葉老淡淡哼道。聽於友和講那位姓藍的傢伙彷彿跟蘇林兒有什麼關係?本人得罪了蘇林兒,那傢伙一定沒有好神色給本人看的。明擺著,來找場子的。

「講我們擬定的貿易的發展戰略、方針、政策以及發展規劃不合理。完全不顧市場運轉行規。

在壟斷一塊幹得特別的蹩腳,地方保護主義相當的嚴重等等。最後,居然卡我們的脖子。

本來我們市往年在進出口貿易方面就希望部里能支持,結果令人憤怒。我們提出的要求全被藍存鈞拒絕了。

並且,還提出了一系列令人難以承受的條件和規則。照他這種干法,我們海東的進出口貿易遲早得關門大吉了。

市長,進出口貿易在我們海東財政一塊占的份額也相當的大。我們是銅都,在這一塊出口量相當的大。

假設這一塊被卡了脖子,哪我們的銅業還怎樣發展?還怎樣走向國際市場,還怎樣創響我們海東的銅業品牌。

而且,直接遭到影響的就是各大企業,以及市財政一塊的收益。」錢掛憤憤然講著。

「我知道了,你們組織專家研討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出藍存鈞的一些破綻。一個副司長,真能支手遮天是不是?

商務部成立了,把原國度經濟貿易委員會內擔任貿易的部門和原對外貿易經濟協作部兼并成「商務部」一致擔任國際外經貿事務。從國度對貿易這一塊的打算來看。貿易將會越來越遭到注重,有貿易就代表著有錢賺。

這也是大勢所趨。是為了順應我們國度加出世貿組織后華夏市場與全球市場將會融為一體,很難再持續嚴厲地區分內貿和外貿。

所以,我們也得抓住這個時機。絕不能讓姓藍的阻梗了我們海東在貿易一塊的大發展。這是個機遇,也是個應戰。藍存鈞,只是應戰中的一塊絆腳石罷了。」葉凡態度堅決的表了態。

「我馬上回去討教一些老專家。」錢掛點了點頭,大多走了。

早晨,葉老大躺椅上正搖著,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哈哈哈」首先就是一連串的長笑聲。

「仁磅兄,你乾笑什麼?」葉老大有些煩。

「那個蘇林兒,的確不錯。長得她娘的就是有氣質,這種娘們1

有氣質有才能。而且,面相看上去很冷。我王仁磅就是喜歡這種了,到時弄ang叫起春來也特別的響。」王仁磅這貨在電話里像老鴨叫春一樣又乾笑了幾聲。

「你到海東啦?」葉老大心裡一驚,問道,心說倒是來得及時。就讓王仁磅同志去制制藍存鈞這貨,乾柴遇烈火,一點就著了。

「當然,不然,咱怎樣能夠講出蘇林兒人美來。,王仁磅又是一長串的乾笑。

「估量是你到蘇氏會所去探過底子了吧?」葉凡淡淡笑道。

「當然!而且,我現就在蘇氏會所。」王仁磅笑道,想了想,講道「怎樣樣,稱過去一同喝幾杯。這會所還真他娘的搞得不錯,在海東這地兒有這麼一個會所,上檔次了。」

「算啦,你本人喝吧。假設真要喝,要不就改地兒了。」葉凡成心講得有些模糊。

果真勾起了王仁磅的興味,問道「怎樣啦?你堂堂的市長怎樣連本人地盤下的蘇氏會所都不敢來?是不是他們惹著你了,或許是你葉老大幹了什麼壞事,不好意思來?心裡無愧是不是?」

不得不說,王仁磅這廝的想象力是超強的。

「幹壞事,這個你也敢想。

我說仁磅兄,洛耍長得夠美麗吧?」葉凡淡淡哼道。

「當然,江南第一美女生出的還能差到什麼地方嗎?你小子就顯擺吧,搞了個美麗老婆,而且,人家還不求報答不領證不要你養。甘願給你當一個地下純種的「1小三,。你丫的別被幸福死了就是了。」王仁磅這貨居然略顯酸味兒講道。

「那就對了,蘇林兒跟洛雪比,自然遜了一點。當然蘇林兒也有個xing。至於我葉凡,對她沒感覺。不過,到海東后她有個乾弟弟,叫蘇牛蛋……」葉凡把事給說叨了一遍。

「牛蛋牛蛋我看這蠢貨還真扯蛋了。蘇林兒也真是,這麼一個笨蛋乾弟弟還保他幹什麼?保個屁!不過,老弟你也夠淫的。居然在辦公室淋了人家一身,而且,估量蘇林兒只能自認倒霉,連緣由都的找不到…」講到這裡,王仁磅這貨豪邁的大笑了起來。

「唉」葉凡嘆了口吻,講道「磅哥,這事給搞的。我是夠頭痛的了,這蘇林兒三番五次總是喜歡找費事。所以啊,我不斷在夢想著出來個蓋世英雄,把蘇林兒這匹烈馬給降服了。」「別誘惑我,我這人,意志薄弱,經不起誘hu仁磅同志自然明白葉凡想把本人當槍使了。

「算啦,磅哥也不過講講罷了。什麼一劍紅,一劍紅什麼?我看名不虛傳罷了。」葉凡遺憾的講道。自然,挑出了磅哥的外號來。

「你在ji我?」王仁磅哼聲道。

「嘿嘿,洛雪可是你的乾妹子。如今妹夫有難了,你這個當哥的總得站出來做點什麼是不是?不然,這聲「磅哥,可是白叫了。更何況你磅哥不是常常自詡為「hua中盛手」不會是銀樣臘槍頭?見到蘇林兒這樣的美女就挪不開步子,甘願當一裙下軟蛋子?」葉凡乾笑了一聲。

「別ji我了,放心,三天,就三天我王仁磅就要拿下蘇林兒。

到時,讓你聽聽她是怎樣樣huan仁磅同志被ji出真火了。

「呵呵,假設講是三年還有點根椐三天,不能夠1葉凡很堅決的哼聲了。

「在我面前不能夠的事很少的。我們三天後見,這個,是必須的1王仁磅自個先掛了電話。

「呵呵,藍存鈞,好好跟仁磅同志掰掰吧。女人啊,有人講,紅顏禍水,太有道理了。」葉老大彼為感嘆的自嘲了一句,還搖了搖頭。他想到了電視里那鏡頭。

市法院院長勾建明的家裡,此刻客廳里正坐著二男二女。

一個女子彷彿還在小聲的抽噎。

「陳冬,到底怎樣回事?你是不是欺負玉妹了?」勾建明的老婆楊蓮雙手搭在妹妹楊玉妹肩膀上,有些怒氣的看著這個妹夫陳冬同志。陳冬同志,自然就是市土地局那位倒霉的被葉老大處份了的副局長了。

「姐,我哪敢欺負她,倒是整天被她」陳冬看了看老婆楊玉、

妹,有些尷尬。

「玉妹,別哭了,有啥大不了的事,給姐講講。」楊蓮看了老公勾建明一眼,講道。

「姐,你又不是不知道。陳冬估量會被撤職了。」楊玉妹講道。

「撤職,原先不是講就記過處分?」勾建明皺了下眉頭,哼道。

「當時葉市長交待我把年前到如今違規審批的修建給擔任拆了,是叫我配合繆加偉不斷干。

不過,繆加偉這傢伙本來就是沒安好意的。他本來是這次拆遷活動的次要擔任人,不過,他很淫險。

把拆遷的地盤划…分了出來。把最難啃的幾座樓硬按在了我的頭上。我有啥辦法?一有意見,他就擺出葉市長的處分來。

這幾座樓根本就拆不掉,有一座還跟張明森副卒長有親戚,你叫我怎樣去拆?

反正,得罪了葉市長是掉帽子,得罪了張明森,估量,也得掉帽子。」陳冬一臉死灰樣子,講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