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頓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頓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害怕,不是我王仁磅的xng格。別羅嗦了,小美女,把hu收下。

從經后,你就是我王仁磅的人了。放心,這蘇氏會所,有磅哥我罩著,沒人敢來?」講到這裡,王仁磅同志是霸氣十足。十足的像個牛氓,伸手就要向蘇林兒的腰部攬去。

「謝謝磅哥能看得上林兒這蒲柳之姿,咯咯1詭異的事發生了,蘇林兒居然沒閃開。好像是你情我願似的,還嫌王仁磅的手伸得不夠快,隨勢就進了王仁磅的xing懷裡。

對麵包間內,藍信擇發現,堂哥藍存鈞一隻手捏得那個茶葉罐子是越來越小,一個拳頭大的鐵罐子居然被他像捏紙團一般縮小成了一團。再一用勁,結果成了一個小鋼球。他那一雙眼神,刀子般的盯著對麵包間里的王仁磅同志。

「哥,該過去了。」藍信擇趕緊講道,就怕堂哥會氣出病來。

「等1藍存鈞手一揮哼道。

「再等下去黃hu菜都給涼了?」藍信擇有些急了。因為,他發現蘇林兒跟王仁磅摟在一起正聊得火熱似的。

「信擇,每遇大事需靜心。你想想,蘇林兒是這樣的,一見某男子面就投懷送抱的女子嗎?」藍存鈞哼道。

「王仁磅又不是潘安寒玉,那是不可能的。」藍信擇不屑的呶了呶嘴。

「她在逼我1藍存鈞盯著遠處的蘇林兒,冷哼道。

「噢」藍信擇並不笨,轉眼就明白了。

「呵呵,這山峰子還是相當不錯的。」王仁磅這匹狼居然當眾就往蘇林兒xing脯上方招呼了過去。

「你敢1蘇貴才再也忍不住了,大喊出聲。

「老傢伙,吼什麼,給老子一邊涼快去。」王仁磅掄起一巴掌,煽得蘇貴才整個人摔在了牆角處,半天爬不起來了。

「你個混蛋1蘇林兒憤怒了,雙手往王仁磅臉上抓了過去。這五指山真落磅哥臉上,成然就是幾道扛扛了。

而且,下邊,這女子狠埃一腳就踹向了王仁磅的下身。這要是給踹中,估計仁磅哥就這樣成了新時代的「王公公,。

雖說蘇貴才只是蘇家一個遠房親戚,但蘇貴才一直跟著蘇林兒,人還是有感情的動物。平時,s下里蘇林兒還是很尊重蘇貴才的。叫他貴才叔。

「哼1突然,一道冷得寒骨的聲音傳來。蘇林兒也停住了手,王仁磅抬眼望去,發現一個長想相當冷酷的年青人正站包間門口盯著自己。

「閣下算是個高人,居然對一個弱女子下手。真是令藍某大開眼界了,藍某很是懷疑,你這下邊是否有帶把的。」藍存鈞冷冷哼道。

「帶不帶把跟你也沒關係,要不,咱們脫了比比。」王仁磅這話雖說粗,但也著實有些殺傷力。他斜瞄了蘇林兒一眼,哼道「想當護hu使者也得有斤量才行。不然,無端的挨了一頓打,美女的邊沒沾著還落下一身的痛,不划算1「尼瑪的算個屁,敢這樣跟我哥講話。」婁信擇生氣了,往前一竄,一腳踢向了王仁磅。

「想玩是不是?」王仁磅臉上l著詭異的笑,一腳踹去。叭嗒一聲,藍信擇同志像只土鱉被踢得翻了二個滾才停了下來。這個,自然是王仁磅手下留情了。

「林兒,你還生我的氣是不是?」藍存鈞看著蘇林兒計道。

「要我消氣也行,把他給廢了。我要讓他跪在我面前叫三聲姑奶奶。還有個叫葉凡的傢伙,你給我弄定下來。」蘇林兒指著王仁磅哼道。轉爾,又氣鼓鼓的講道「如果你搞不定他,那我蘇林兒就陪他玩1這個「玩,字咬得特別的重,自然有別的意思了。

「閣下,到後邊有塊空地玩玩怎麼樣?」藍存鈞發出了挑戰書,雙眼射出的狼一樣的寒光來。

「呵呵,也好,好久沒跟人玩玩了。玩玩好啊!等下僥倖贏了還有美女叫chung陪chung,好事啊1」王仁磅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了出去。走過蘇林兒身邊時,還笑道「1小美女,等著磅哥,那是必須的1「贏了再說。」蘇林兒講這話時,是盯著藍存鈞大公子講的。

「唉,我知道你的氣一時消不了。哪我就用拳頭告訴某些不自量力的傢伙,什麼叫做拳頭大就是硬道理。我籃存鈞的女人就是我籃存鈞的。」藍存鈞微微動了動手,大步走了出去。

蘇氏會所的空地相當的多。晚上,高爾夫球場也沒什麼人閑得晚上還打球了,倒是個切磋的好地方。

在敝亮的燈光下,王仁磅跟藍存鈞互相對視著。蘇林兒一夥在遠遠的一顆大樹下看著。

「你說藍公子會贏嗎。蘇貴才腫著個臉,在一旁小聲問道。

「那是肯定的,貴才叔,你沒見過存鈞的武技。用神技來形容也不為過。高潛跟他比,十個還打不過他一個。存鈞,一腳下去就能踢斷大石板。」蘇林兒淡淡笑道。

「厲害!那要是踢在人身上,還了得1講到這裡,蘇貴才還略有些擔心的看了看王仁磅那貨,講道「要不小姐跟藍公子講一講,等下下腳輕點,別把人給打死了。麻煩,

「放心,存鈞有分寸的。他從來做事都很穩當,不是個粗魯之輩。就是他父親藍市長也很信任他。把藍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他自己也很小心,三思而後行。不然,我蘇林兒才懶得瞧他一眼呢?」蘇林兒淡淡哼道。

「小姐,我看,這事過去后就讓它過去了。別再跟藍公子嘔氣了,你看藍公子人多好,大老遠跑來就是給你出氣的。」蘇貴才說道,看了蘇林兒一眼,又講道「並且,家裡的老太爺可是很欣賞存鈞的。老太爺都活了快兩輩子了。他看人的眼光,准著1

「我又沒講他沒本事,我就是有氣,有本事就了不起了。」蘇林兒沒好氣的哼了一聲。蘇貴才咂了下嘴,終究沒再羅嗦。知道蘇林兒是個有主見的姑娘,不是一般人能左右的。

「來吧藍存鈞同志,讓我王仁磅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斤量?」王仁磅隨意的站草地上,架勢極為輕狂。

「這裡是我女朋友的地盤,我藍存鈞也算得上是半個主人。所以,還是閣下先來,我藍存鈞切磋時從來都是讓著別人的。」藍存鈞也不賴,那輕狂勁頭一點不輸給王仁磅。看來,是將遇良才了。

「大哥,他們倆準備開打了。」黑暗裡,一個yn影正一臉乾笑的打著電話。

「還沒打起來?」葉凡問道。

「正在比耐力,媽的,好像高手都喜歡玩個深沉。這耐力有什麼好比的,乾脆伸手一拳,伸tu就是一tu的,梆梆響著多乾脆自在。」

范剛哼道。

「范剛,你還沒到那種層次。你不知道,耐力切磋比真刀真槍更傷神的。人之身體是由血肉組成的。

但是,人之靈hn卻是由精神氣構成的。沒有了靈hn的身體,再棒的身體也沒用了。

所以,精氣比真正的血肉更可怕。高手往往一眨眼,一個眼神就能決定勝負,為什麼?

就是因為在你恍惚的一瞬間他們下手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就拿下你了。

范剛,你要記祝以後辦事給我冷靜點。比試更要注意磨練自己的沉穩之心。這才是立於不敗的基石。」葉凡教訓道。

「我知道了大哥,不過,這倆人到底誰會贏?」范剛又來了好奇。

「藍存鈞必敗。」葉凡哼道。

「大哥又沒試過,怎麼知道的?」范剛有些不信。

「還不相信我的話,三八節那天藍存鈞在籃球賽現場跟我掰過手腕。他想給我來個下馬威,結果,自然沒討到好。估計,以他的內勁推算,估計應該是六段頂階身手。應該不到七段一點,我能清晰的感覺到。當然,這種只能是感覺,不能確定。」牛凡淡淡說道。

「那那位磅哥豈不是更厲害,我的老天,至少也得是七段吧。媽的,老子也不知這輩子有沒機會達到七段了。」范剛這廝居然罵娘了。

「放心,你有希望。你現在才多大,已經是四段了。你的質姿比齊天他們的都要好,就差磨練了。磨練也相當的關鍵。」葉凡說道。

「打起來了,我先觀戰。」范剛趕緊講道。

剛才倆人都不願意先出手,結果就成了一起出手的格局。藍存鈞馬上一個蛇伏往地下一蹲,爾後彈身而起,莽沒有騰起多高。

而是像蛇一般環著就往王仁磅腰部招呼了過去。

「五台蛇拳,看來,閣下有兩下子。聽說五台山有個掃地的和尚,叫元林,閣下不會是跟他學的吧。,…王仁磅家學淵博,一口就道出了藍存鈞底細。

使得藍存鈞身子在空中頓了一頓,估計是有些驚訝了。

「你不該停頓,你這一停頓可就失去了戰機。五台蛇拳講究的就是身體柔如蛇身,出擊講究的是大開大合,而且,要做到一擊就中。」王仁磅像個老師,在點評間談笑著一腳勾去。

正中藍存鈞腰部,地一聲悶響。藍存鈞也厲害,身子居然給閃著纏了過去。雙手一下子合十夾住了王仁磅的一隻腳底[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