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市長變公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市長變公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金蛇擺尾1藍存鈞一聲大吼,雙手猛地往一側一扭。自然是想活生生的把王仁磅的一隻tu給廢了。

不過,顯然不能如願。王仁磅氣定神閑,一隻是腳站在地下,另一隻被藍存鈞雙掌夾住的腳居然紋絲不動。

「你這蛇尾後勁不足,是擺不動的1王仁磅冷哼道。腳突然往前一衝,整個人突然發力,像是一根充滿了爆炸xng力量的棍子樣捅向了藍存鈞。

被夾住的腳滑出藍存鈞的雙手之間插向了藍存鈞的xing口,這要是給踹中,藍大公子估計會落下個肋骨斷裂的危險了。

匆忙間藍存鈞居然使了個最有用的法子一懶驢打滾!

身子突然往旁邊一側,硬是用一隻手斜撞開了王仁磅的腳。那邊身子在地下連來了幾個滾,總算是躲過了這肋骨斷裂的一腳。

不過,藍大公子樣子十分的狼狽。蓬頭散發的,因為打滾的緣故,身上的西裝也是皺巴巴的,而且,全是泥巴雜草。

「吃我一拳1藍存鈞憤怒了,昂足了勁氣一拳往王仁磅的腦門子上招呼了過去。卷帶著風勢,在原地形成一個詭異的風帶樣子砸向了王仁磅。

「一拳足矣1王仁磅話音落地,啪地一聲。藍大公子頓時表演了個空中飛人,直接就被王老大一拳給砸到了十幾米開外的草坑裡。這裡本沒有坑的,自然是藍大公子的身體硬砸陷進去后形成的。

「哥1藍信擇急得大叫著沖了過去。

「存鈞1蘇林兒也跑了過去。

「我輸了1藍存鈞一臉死灰,在堂弟相扶下站了起來。看了蘇林兒一眼,講道「林兒,我們有緣無份。從此後,我不會再來找你了,我走了……」「存鈞哥,你別走。林兒永遠是你的林兒。」蘇林兒突然大聲喊道。

「倆位想毀約?」王仁磅冷冷哼道。

「你想幹什麼?」藍存鈞咬牙看著王仁磅。

「剛才談好的,對不起,蘇姑娘得陪我一晚上。一晚上足夠了,藍存鈞,明天我把她還給你1王仁磅此獠那臉皮還不是一般的厚。

「你有沒種再來一場,時間定在明天下午,就在這裡。」籃存鈞突然咬牙講道。

「是不是想去搬救兵,行,我倒你是不是要搬出元林大師來。」王仁磅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他看了蘇林兒一眼,哼道「暫時讓你休息一晚上,明天晚上再陪我。」「你是個牛氓,混蛋!我蘇林兒死也不會陪你的。」蘇林兒突然大叫了起來,指著王仁磅喊道。

「呵呵,那要看藍大公子是否有本事把美人抱回去。我王仁磅這拳頭可不是吃素的。」王仁磅聳了聳肩,轉身,閑散著步子,走了。

「哥,我叫人做了他,藍信擇哼道。

「你給老子閉嘴!沒事別瞎摻和,哥自有辦法。」藍存鈞發狠子,看了蘇貴才一眼,講道「貴才叔,你馬上帶我去葉凡的住處,我要見他。」

「找葉市長,這個、,蘇貴才看著蘇林尼。

「要找你自己去找,聽說就住在市委招待所里。貴才叔,跟我們沒關係的東西,我們不管,我困了,要睡了1蘇林兒又恢復了冷漠,沖著藍存鈞哼了一聲一甩臉子,走人了。

「林兒姐真是,這xng子還真是多變。一會兒死也不從,一會兒又不理人了。」藍信擇嘆了口氣。看了堂哥一眼,問道「哥,找葉凡幹什麼?那小子,咱們整他還來不及,難道還去求他不成?笑話1「好笑嗎?」藍存鈞冷冷掃堂弟一眼。

「你你真要去求他?」藍信擇有些憤怒了,因為,他認為葉老大搶了他的女人費蝶舞嘛!

「當然!他是個高手。我相信,我們倆個合力,一定會拿下王仁磅的。」藍存鈞信心倍增。

「哥,你沒燒糊塗吧。他能有什麼身手,最多就是手勁大些。沒用的1藍信擇還想羅嗦,藍存鈞一擺手,搶先走了。

「哼1望著哥的背影遠去,藍信擇臉變得yn沉了起來,喃喃道「你去找葉凡,我就去找王仁磅。就讓王仁磅把那傢伙打殘就是了。」王仁磅剛回到賓館洗了個澡,斜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話,這時,響起了敲門聲。打開門一看,哼道:「你來幹什麼?是不是還嫌老子揍得不夠。」

「王先生,我跟你做筆交易。」藍信擇哼道。

「講1王仁磅斜瞄了這傢伙一眼,哼道。

「我哥去找葉凡了,估計明天下午他們倆合力攻擊你一個人。

到時。希望你能照顧點我哥。至於葉凡,打殘了。最好是打成。葉公公,。」藍信擇一臉了yn辣,講道。

「噢!你拿什麼讓我出手?相信閣下並不是蠢蛋,我喜歡聰明人1王仁磅淡淡講道。

「告訴你一個失秘密。」藍信擇講道。

「什麼秘密?」王仁磅淡淡講道。

「暫時不能講,等你把那傢伙打成「葉公公,再說。」藍信擇哼道。

「我憑什麼相信你。」王仁磅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看著籃信擇。

「王先生是個高手,津門藍家你應該知道吧。我就是藍市長的親侄兒。我們藍家人講出的話,一言九鼎。這個秘密如果不算是秘密,我絕不會講的。而且,我騙你的結果很嚴重,你是高手!我藍信擇是知道惹了高手的後果的。」藍信擇斜了王仁磅一眼,說道。

「先透l點信息,我值不值得本人把葉大市長變成「葉公公,。

要知道,把市長變公公也是一件苦力活。這善後的工作很麻煩的1王仁磅一臉嚴肅,斜瞄了藍信擇那貨一眼,講道。

「這事,你跟我哥交過手了。應該知道他不如你,這些年下來,他一直想通過一些特殊手段來刺j內勁,突破更高一個層次的境界。

只不過,這種能助人突破的特殊手段只是小說中電視中見過。現實中好像沒有。

只是,有次我跟哥去五台山。就是那個掃地的和尚正跟我哥閑聊。無意中講到,好像是在峨嵋山有個叫「千月庵,的庵里長著一種植物。」講到這裡后,藍信擇不再講了,他看著王仁磅。自然是在待價而沽了。

「怎麼不講下去?」王仁磅冷冷哼道,盯著藍信擇。

「等你把葉市長變成了「葉公公」我藍信擇會一字不落的把消息告訴你。再說,這消息對我來講沒什麼用?倒是你這種高手,難道不想登上更高一層的境界。威震四方,八方來賀。」划藍信擇哼道。

「哈哈哈」王仁磅突然笑了,看了藍信擇一眼,哼道「你膽子不小,居然敢跟我叫板。

我這人,最討厭有人拿什麼威脅我。所以,你千算萬算,有沒算到如果現在,你不把消息傳來,老子會怎麼樣對待你?」王仁磅講到後頭,已經充滿森森殺氣了,又講道「而且,要論打,你肯定不是我對手。

還是把知道的都講了,免得受皮肉之苦。對於整人,我王仁磅有的法子。保准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能。不信就試試?」

「你想幹什麼?也不去打聽一聲。津門藍家是那麼好欺負的嗎?

來前我已經給家裡最親的人講過了。如果在晚上11點前回不去,他們會報警的。王先責雖說是武林高手,但現在是什麼時代,不是古代,而是現代。再厲害的高手也經不起一顆子彈的。而且,我相信,以我們藍家的家底子,支使幾個刑警還是很容易的。」藍信擇底氣很足。

「呵呵,你又威脅我了。1小子,也不打聽一下,我王仁磅是個怕事的主嗎?公安,公安在老子面前算個屁1王仁磅一講完,長身而起,一就把藍信擇給踢得摔倒在地。

王仁磅緊跟著上前,伸出一隻是腳來狠狠地壓在了藍信擇的腰部。藍信擇折騰了幾下,不過,實力相差太過於懸殊,最終於無法動彈了。

「講不講?不講的話你這腰很可能在我失手之下真斷了。」王仁磅逐步的加大了力度。雙眼盯著藍信擇,他感覺腰部越來越痛,真有被折斷的威脅。

「還不講是不是,那本人可就對不起你了。先把你藍大公子變成「藍公公仁磅一聲乾笑,伸腳一勾,藍信擇被他翻了過身過來。這貨yn笑著,一腳就踩在了藍信擇的襠部位。

「以我的腳力,你這玩意兒估計是經不住一腳的!到時,估計可以用來包餃子了。」王仁磅伸腳在藍信擇的棍子上磨蹭了一下。好像在掂量拿捏多大力度似的。

「你敢1藍信擇嘴chn都差點氣紫了。

「不信是不是,我真下腳了。」王仁磅好像不耐煩了。

「慢著,我講」藍信擇知道這種人脾氣古怪,如果真不講的話,很可能變成「藍公公,。

於是講道「那種東西聽說叫「萬荷根」千月庵的人肯定曉得。當時元林大師還講,萬荷根是一種高濃縮xng的草藥。居有很大的刺jxng。如果使用的話得有高手在旁護持。不然,藥力太強,搞死人都會。不過,聽說「萬荷根,是千月庵的寶貝,本來也很稀少,根本就不讓外人拿走。[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