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底氣十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一章底氣十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真沒有了,不信的話市長可以叫公安來調查一下。 嗅們財政局的賬面上都是跟銀行掛勾的,一查就清楚了。」劉一標底氣很足。

「既然真沒錢了那就算啦,這樣吧,不是講前幾天剛拔給旺夫溪二個億。

這筆錢應該還沒用完,才幾天的事。那就從這筆錢中先轉出四千萬給順華集團吧?等籌到款子后再補給旺夫溪那邊。這事,還是由來辦。

我馬上交待順華的人過去,馬上給辦理了。當然,這種轉錢的事僅此一次。旺夫溪是市裡的大工程,不能擔擱了。要抓緊籌到錢挪還回去

「市長,這個,拔給別人的,還怎樣要回來?再講了,旺夫溪指揮部一定不肯的。這個,錢到人家嘴裡了,怎樣能夠再吐出來。」劉一標叫苦了起來。

「這事,我置信劉一標同志作為市裡的財神爺,人家不給面子,那是不能夠的。所以,馬上去辦。限一天之內把這事給辦了,辦不好的話,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兩聲,掛了電話。

「尼瑪的,一天1對頭那邊的劉一標同志掛了電話后立馬甩了一句粗話,差點要砸電話機了。

想了想,葉凡掛了電話給范剛,交待他暗中查一查市財政局的賬目以及支出來源等等。

劉一標如今既然l出了跟本人叫板的蒂頭,那就得堅決的打壓他的氣焰才行。不然,經后本人這個市長可是就難當了。

下午,葉凡到了蘇氏會所。

「來啦?」藍存鈞正站大門口,見葉凡下車子,點了個頭。講道「我們換個地方,這裡不適宜。」

「換地方,去什麼地方?」葉凡感覺有些不測。

「金馬寺後山山頂上有塊很大的地盤,倒是很少人去的。」藍存鈞講道。

葉凡點了點頭又坐進了車裡跟著去了倒這貨想玩什麼花招。

到了山頂,發現王仁磅那貨早就在一個水池邊等著了。山頂上有個自然構成的大水池,估量是山上的一整塊石頭被什麼撞擊而成的。

範圍達上百米之地。

葉凡往周遭看了一陣子上去,沒發現其他什麼人?心裡倒是覺得有些犯嘀咕心是不是藍存鈞這貨怕丟臉,所以找了這麼個偏遠地兒來。

「王先生,我們在池裡比怎樣樣?」這時,藍存鈞看了王仁磅一眼,哼道。

「打水仗,行1王仁磅淡淡笑道,趁藍存鈞沒留意到,還衝著葉凡眨了眨眼。

只見藍存鈞從背皮里掏出了一些奇異的東西來彷彿有點像是潛水員穿的那種特製的泳衣。

「葉市長,等下我攻擊他的下盤,攻擊下面。我們左右開弓我才不信他能抵得祝」藍存鈞早就算盤好了的,穿泳衣估量是有利於在水中舉動吧,鬼心思倒是不少。

葉凡點了點頭,三人下了池子。這池裡的水並不深,能看見池底的石頭。不過,也有三四米深度。三人都是高手,腳踩著水身體倒也不會深到水底了。

「我先下手了。」藍存鈞往水裡師啦一聲就鑽了出來,像一條魚直奔王仁磅而去。

「哈哈」葉凡大笑一聲揮起拳頭撲向了王仁磅,架勢當然做得很足的。劈得水花嘩啦啦的震響著,水池裡在三個高手攪和下,登時像是噴泉普通的翻動了起來。

藍存鈞在下邊攻擊王仁磅的下身,葉凡在上掌力盡往王仁磅身上招呼。一來二去來回了幾十回合后,王仁磅同志早就氣喘吁吁了。這貨趕緊往葉凡眨巴眼睛,意思老弟還來真的,再打下去可是不行了。

葉凡擺了擺手,意思是再緊挨一陣子,打個盡興。王仁磅同志除了直翻白眼外也沒辦法了。

前面葉老大彷彿真動真格的了。一掌比一掌出手的力勁更猛。

王仁磅沒辦法,只好拚出全力招呼著。

三條人魚在池裡翻騰著,一會兒躍到空中一會兒鑽到水底,打得是淋漓盡致大呼過癮。

三人像死狗樣爬上了岸,全躺在了石頭上。相互對望了幾眼,哈哈哈矢笑了起來。

「看那熊樣?」王仁磅指著葉凡笑罵道。

「也差不多,都熊1葉凡回話道。

「我們都是熊包1藍存鈞笑道。

「我二位,就此為止了。

為了一個女人,不值如此的鬥氣是不是?」葉凡見火候差不多了,淡淡笑道。

「唉,問人世情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不瞞兩位兄弟,我也不知怎樣回事,跟蘇林兒都分別幾年了,可是這腦子就是不爭氣,不斷惦念著她。要是這世上真有忘情水,我藍存鈞第一個去買了。藍存鈞吐l假話了。

「看來,藍兄真是墮入情不能自拔了。既然如此愛她,為什麼又要分別幾年。這幾年上去,滄海滄海變化是很大的。不過,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聽過蘇林兒的什麼緋聞。估量,我們的蘇妹子也不斷對某人念念不忘吧?」葉凡打趣樣笑道。

「唉,緣於一場誤解。」姜存鈞有些痛苦的搖了搖頭。

「既然知道是誤解,解開心結就是了。我輩男兒,做錯了就應該勇於認錯,有誤解就解開。直爽些,人生短短面年,要笑對人生才對。

整天苦瓜著臉有啥意思?」王仁磅豪興大發,隨手把遊覽包拿了過去,從外面居然搗鼓出三隻烤鴨,三瓶白酒隨手扔了過去。笑道「正宗的全聚德烤鴨,遼東燒刀子。夠烈夠辣夠味的,喝1

「呵呵,磅哥想得周到1葉凡淡淡笑道。

「葉市長,我感覺倆個彷彿看法是不是?」藍存鈞同志半咕嚕了一聲干出來了一大口燒刀子,一臉懷疑的看著葉凡跟王仁磅這兩貨。

哈哈哈……

「此事緣由生起,而我們,只是應對之人罷了。」葉凡淡淡笑道,一幅高人架勢。

「請葉兄解惑?」藍存鈞作了個拱手禮,講道。先前叫葉市長,如今改成葉兄了,看來,感情在加深,關係在提高。

「藍兄,這事,緣由應該是為了給堂弟藍信擇出氣,所以,特別到海東來找我費事。

最近的一系列動作,是不是都是有意的針對我來的。而我們在知道跟蘇林兒的關係后,自然,剛好磅哥到海東了。

所以,他出面跟擺了一道。演出了蘇氏會所那一齣戲。而後,不得不來請我出馬協作攻擊,而我需求的是對我市進出口貿易的支持。

我們是各取所需。不過,我置信,我們三個,會成為冤家的。英雄嘛,都是惺惺相惜的。,…講完后,葉凡哈哈大笑了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了,當時的確一半是這門心思。其實,講起來慚愧。我來海東,假設是為了堂弟,那只是搭便車罷了。次要是聽葉大市長欺負我的林兒。那次林兒從兄弟的辦公室出來不是淋了一身的茶水。」藍存鈞道。

「確有此事。」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藍存鈞一眼,笑道「的林兒跟相處也有不少年頭了,此女的性子很沖,是匹烈馬。

而且,最近由於蘇牛蛋的事攪和在了一同。所以,她不斷對我有意見。時不時會弄些手腕出來給市政府添費事。

就是市委宣傳部長蘇芳那邊我調查過了,都是蘇林財高的鬼。而且,最遠洋東商業圈中也有些so動,跟蘇林兒不有關係。

我不得不佩服,蘇林兒一個姑娘,居然有如此大的能量。至於那天辦公室發生的事,只是一點手腕罷了。

家那個林兒拿起茶杯要砸我,我只是玩了一個手腕,茶杯自動回去了反潑了她一身。」葉凡淡淡講道。

「該潑1藍存鈞點了點頭,講道「林兒本心並不惡,只是,蘇家人養成的臭脾氣在她身上顯現得是淋漓盡致。我代她向葉兄道歉了。」「道歉就算啦,只是回去后可不好向蘇姑娘交待的

「唉,漸漸來吧。」藍存鈞嘆了口吻,有些丟失樣子。

「假設置信兄弟,就講出來,也許,以為很難的事,我們有辦法辦到。

」這時,王仁磅在一旁講道。

「京城蘇氏相必兩位大哥都知道一點。」藍存鈞講著這話,看著葉凡跟王仁磅。

「一個以經商為主的陳舊大家族,聽其家族產業遍及世界各地。

特別是在首都燕京,更是蘇氏的發源地。蘇家的產業觸及各個行業,有人講,假設蘇家集團罷工一天,估量世界都會抖三抖。這個,當然言過其實了。只是,從中也可以看出,蘇家,的確稱得上富翁之家。」王仁磅淡淡笑道,仰頭干出來了一大口燒刀子。

「蘇家的家產,據業內人士猜測,應該不下300個億。《福布斯》

全球富豪榜華夏國邊疆上榜富豪前十名中就有蘇氏的身影。一個擁有如此龐大產業的大家族,即使是沒有人參政,但他們應用手中的財富,完全可以影響一大片政客。昔日的沈萬山,明天的燕京老蘇家,呵呵呵。」葉凡笑著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