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有豪氣,我喜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有豪氣,我喜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我完全贊同葉兄的看法。 沒錯,其實,像我們津門藍氏也是個陳舊家族。只不過,跟蘇氏相比,我們的重心在官場上。

家父的意思就是要搞個優勢互補。蘇家有財力,我們家從政,相得益彰。雖說我們藍家也有點小實力,但在國外交治圈內,還無法進入第一層次中。

像費家、鎮家、趙家等等。就是第二層次,我們家也只能是墊底的角色。作人當然都想力爭下游,做一個能踩在別人肩膀上的強者。

在二流圈內墊底這滋味並不難受,家父的願望就是脫出這墊底角色,殺入二流圈下層中去。

而蘇家,就是助力我們藍家下降的翅膀。」講到這裡,藍存鈞看了葉凡兩人一眼,講道「兩位兄弟一定會在心裡鄙視我藍存鈞。其實,當初去試著接觸蘇林兒時我也抱有這種功利想法的。

估量,她有沒這種想法就難講了。不過,隨著接觸工夫的加長,我們是生出了真感情的。

先前的功利想法完全不存在了。只是,就在我們預備訂婚的前幾天,發生了一件令我這輩子都感覺到恥辱的事。」

講到這裡,藍存鈞一臉的憤怒。仰天長吼了一聲后,又仰頭灌出來了半瓶燒刀子,擦巴了嘴邊的酒水。

「應該是有人害了你?」王仁磅斜瞄了他一眼,淡淡哼道。

「水,丁當是我最好的冤家,是從小跟我玩到大的發校想不到,在一場酒醒之後,她跟我睡在了一同。而且,更巧,居然當場被蘇林兒抓住了。唉」藍存鈞憤怒講著,再也受不了啦。一下子就跳了起來,衝進水池裡拳打腳踢開了,他像個瘋人樣的在水裡撲騰著。

「水,丁當是什麼人?」等藍存鈞打累了,成死狗樣重新躺回石頭上時葉凡淡淡問道。

「水,丁當你一定不知道她是誰?不過,他的父親水高山葉兄應該聽說過吧?」藍存鈞神色有此美觀。

「剛登上政治舞台的燕京市市長,這個,全華夏人都知道。」葉凡淡淡哼道看了藍存鈞一眼,講道「難道是水家想跟蘇家結成政治親家?」

「這個,太正常不過了。水高山如今燕京,而蘇家的經濟根底也在燕京。兩家假設配合,那水高山當前登上更高層次的指導崗位,根本上,板上釘釘的事了。政治也需求財力支持的。像我們國度表現隱晦一些。假設放在美國等國,沒有財力支持,想「下台,表演作夢罷了。」一旁的王仁磅冷冷哼道。

「面對水高山這種巨人,藍兄的確是苦惱著了。」葉凡也是嘆了口吻,總算是明白了藍存鈞的鬱悶之處。

他看了藍大公子一眼,突然笑道「不管怎樣樣?你們倆的感情是真的。這麼多年上去,蘇林兒並沒有遺忘你。只是她還有氣沒消罷了。只需你跟蘇林兒一結婚,水家所使的手腕根本上廢了。而且,呵呵和丁當不是被你睡了嗎?那水家,還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事,我也還沒鬧清楚。心裡猜測是水家人乾的,不過,沒有證據。

二來,丁當是個好姑娘,她應該不會這樣對我的。這事,我不斷有疑心。」藍存鈞講道。

「這事倒怪了,那如今你跟杠丁當的關係怎樣樣?」王仁磅問道。

「自從那次事情后,我再也沒見過她了。」藍存鈞計道。

「難道你們倆就這樣不斷耗下去?「葉凡問道。

「只能如此了,漸漸來吧總有一天,會解開心結的。只需林兒一天沒結婚,我就有希望。」藍存鈞無法地點了點對。

突然這傢伙眼中射出道道殺氣,哼道「不過,林兒是我藍存鈞的。誰敢招惹他,就是跟我藍存鈞過不去。就是殺人,我藍存鈞照樣子幹了1

「好好,有豪氣,我王仁磅喜歡。本人的女人,當然就是本人的。哪能容得外人來攪和。放心,到時真遇上什麼,我跟葉老弟都是你的幫手。」王仁磅笑道。

磅哥,能否透l一點,你到底到幾段了。」藍存鈞這貨的心思又轉到這邊來了。

「呵呵,我沒葉大市長高。」王仁磅丟出來的話,令得一向沉穩的藍存鈞藍大公子差點合不攏嘴了,看著王仁磅,有些愣愣的問道「不…不會吧,怎樣能夠?我感覺,你至少是七段中階的高手。不然,我也不會如此的慘是不是?「倒給你講對了,不過,葉老弟,可是,呵呵1王仁磅這貨就會弔人胃口,看了葉凡一眼,成心的講了半句,不講了。

「葉兄不會是七段頂階吧?「藍存鈞一臉佩服,問道。

「差不多,差不多1葉凡笑著點了點頭,王仁磅卻在一旁冷笑,心說,你丫的就裝吧。老子八段第二個層次裝七段中階,你九段裝七段頂階,比老子還會裝。看來,這在官場內混的人,哪位同志的臉皮子都不薄的。官場啊,這個大熔爐,是練臉皮子的地方。

「唉,見長識了。以前,我藍存鈞自以為以著我三十齣頭的年齡就達到了六段頂階,曾經是了不起的天賦了。

想不到,明天我才見識到,什麼叫天賦。什麼叫練武的幹才。難怪蘇林兒的乾弟弟蘇牛蛋那蠢貨會輸得如此的慘。

跟快到八段位的超級高手比拳頭,那跟找死又有什麼區別?」藍存鈞講完后,雙手一抱拳,講道「兩位兄弟,我會勸蘇林兒的。不過,假設她硬是不聽,還請收拾她的時分能手下留情一些。

你們整她錢財都沒事,傷著蘇家也沒關係。她是她,蘇家是蘇家,這個,跟我沒關係。

只需不傷著她人就是了。反正蘇家家大業大,損失點也沒啥。明天,就此告別,有空到燕京時叫我就是了。我們大腕喝酒,大口吃肉。

商務部剛成立,千絲萬縷的事多,我就不留了。」

「老弟你說這和丁當被他真幹了沒有?」王仁磅看著遠去的藍存鈞背影,乾笑著問葉老大道。

「這個,難說。不過,水家的目的達到了。讓蘇林兒看到了他們倆在一同就夠了。至於說有沒幹**之事這個,並不重要。」葉凡搖了搖頭。

「說得好,為了達到目的而不擇手腕,就是當今社會理想。不過,也許是水,丁鼻本身就喜歡藍兄。所以,正好趁機出手,先絕了蘇林兒的事。蘇林兒這種高傲女子,自然吃不得這種大虧的。」王仁磅轉頭又兜出另一想法來。

「也有能夠。」葉凡點了點頭看了看王仁磅,笑道「你預備什麼時分分開海東?」

「怎樣想趕我走了是不是?」王仁磅聳了聳肩,哼道。

「那倒不是,不過,你可是個費事人物。咱海東這裡廟小,經不起你這條龍的折騰。再折騰下去,就散架了。」葉凡笑道。

「兄弟,想不想知道一個大秘密?」王仁磅突然奧秘一笑,揚了揚手中的瓶子相當的得意樣子。

「啥秘密?」葉凡隨口問道。

「在告訴你之前,本人有一點小要求還請老弟海涵。」王仁磅一本正派,講道。

小要求,你的要求一定不小吧。不過,可以先講來聽聽。」葉凡點了點頭。

「你的「龍低頭丸,效果不錯前次試用當時,老子一早晨殺得幾個妹子是片甲不留。怎樣,再搞幾顆給我。這玩意兒,准雄的1

王仁磅又恢復了那种放dng不羈的樣子。

「這個,有難度,藥材難配那要看你的大秘密能否值這個價。」

葉凡乾笑了一聲。

「這秘密能助人提功的,不能夠不是大秘密。」王仁磅這貨有些急了,嚷了起來。

「提功什麼葯?」葉凡聽了一震,正想給齊天提功想不到倒真有能提功的葯冒出來。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了。

「聽說在峨嵋山有個千月庵,外頭有種奧秘東西」王仁磅把藍信擇講的反覆了一遍上去。

「萬荷根。到底什麼東西。彷彿草藥外頭沒這個名。不過,草藥名千千萬,也許,這個名字太生,所以,記不著了。」葉凡問道。

「你問我我問誰?我看,我們倆乾脆殺到千月庵去搶了就是了。

到時拿回來,你給那高人練幾顆「雷陰九龍丸,出來。

我們一人一顆,到時,我王仁磅馬上就能打破第八段第三個層次了,也許,運氣好的話到八段頂階,再過得幾年,我王仁磅,也是九段高手了。

沒準兒,還弄個尼姑妹子嘗嘗鮮1王仁磅這貨講得喜形於色的,猖狂的大笑了起來。那口水,噴了葉凡一身都是。

「怪了,你怎樣知道「雷陰九龍丸,?」葉凡定定的盯著王仁磅。

「呵呵,當時乾娘梅千雪不是問你提功的緣由,你講了。」王仁磅目光有些閃爍。

「我講過嘛?」葉凡感覺有些詭異,同道。

「相對講過,你當時喝得有些醉了。」王仁磅講道。

「噢1葉凡雖說心裡有疑hu,但也不想再問,看了王仁磅一眼,淡淡笑道「仁磅兄,估量要令人絕望了。

首先,那萬荷根效果如何我們先不要講。就講「雷陰九龍丸,吧。那位高人要配製出相助四五段高手打破功力的藥丸來那是有辦法的。就是協助六段高手打破到七段,偶然也會配製出來。不過,七段以上打破到八段,八段到九段,那藥丸就難配製了。

當時那高人跟我聊地利有講地,成功率僅有零點五成。也就是說,不到一成。而且,像七段高手打破到八段,八段到九段,打破時也很風險。

比如你來講,要打破一個小層次的話,至少得像我岳母那樣的高手在一旁把持才行。英鍵是藥丸難配啊1葉凡嘆了口吻,講的也是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