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是誰給他的權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是誰給他的權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是誰給他的權力

「嗯,層次越高,對藥丸的配製要求也越高。檔次無形中也高了起來。我相信你講的難度,不過,只要有機率,說明就有成功的希望。咱們其它的先不要管,先把『萬荷根』搶再說。」王仁磅乾笑道。..

「那行,你先去了解一下千月庵的具體情況再說。一有消息了再給我講。」葉凡點了點頭,也想早點搞出這藥丸來給齊天他們每人提上一等級。

「好,我馬上出發。」王仁磅這貨就是這個樣子,說走就走,轉走看都沒看葉凡一眼,就那樣走了。

「來得乾脆,走得痛快!王兄是個瀟洒人1葉凡不由得有些羨慕。市政府一大攤子難事,好心情全沒了。

時間悄悄的來到了三月中后旬。

香港飛城集團在看到海東市政府的誠意后也很乾脆,二個億到位了。順華紡織廠改名為順華集團,董事長自然是肖飛城的兒子肖升豪了。

一大早,葉凡帶著市委一干人等往順華集團而去。今天是去參加剪綵儀式。本來也邀請了范遠的,不過,剛好不巧去開會了。

順華紡織廠煥然一新,熱鬧非凡。

葉凡一行人的車子剛到廠門口,新集團董事長肖豪升帶著全廠職工和管理人員們排開了隊伍歡迎葉凡一行。而廠里職工幹部們都大聲叫著葉市長,使得葉凡這廝還有彼有成就感的。

這時,突發了一件事。

一個老人突然從人群里擠了出來,雙tu一彎,葉凡還沒反應過來。老人跪在了葉凡跟著,大聲叫道:「葉市長,您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啊1

葉凡一愣之後趕緊去扶那老人,不過,老人掙扎著就是不肯起來。這時,電視台的鏡頭和記者的照相機可是直接對準著葉老大了。這廝趕緊講道:「大爺,你言重了。快起來,快起來1

「張大爺,起來講話。有什麼話葉市長在,你好好講。」順華紡織廠原廠長劉雲東趕緊過來扶住老大爺講道。這位張大爺叫張新鐵,他兒子張二寶就在順華紡織廠工作。

不過,張家很窮,就靠著張二寶一點工資過日子。前段時間順華要倒了,張家一下子失去了生活來源。

所以,全亂套了。張二寶的老婆又在嚷叫著離婚。夫妻倆因此打了起來,張新鐵找到了劉雲東。

求他以廠領導的身份出面勸勸媳f。劉雲東也去勸過了。不過,張二寶的老婆蔡蓮哭著說生活都渡不下去了還守著這個破家幹什麼。自然,張家是留不住蔡蓮了。

而張二寶死活不肯離婚,最近是三天一小打,四天一大打。整個家都快被拆散了,而劉雲東也被張大爺搞得很煩。

天天來找,這事又處理不了。所以,劉雲東還以為張大爺要,慌得趕緊過來想把張大爺給支走。

「你別管我,先讓我把話講完。」張大爺生氣了,一把推開了劉雲東,跪在地下就是不肯起來。

「好好!張大爺,您講1葉凡只好也彎著身子跟張新鐵講道。

「葉市長,是您救活了廠子,也救了我們一家人。要不是您,我們張家就完了……」張大爺哽咽著講起了家事,爾後喊道,「你是活菩薩1

「對對對!葉市長就是活菩薩……」聽張大爺一講,順華紡織廠好多職工們都自發的叫了起來。

而且,陪隨著喊聲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肖董事長,你看,張大爺家還是比較困難的。現在順華也狡餾,蔡蓮完全可以招進廠里幹些事嘛1葉凡扶起張大爺后,轉頭沖肖豪升講道。

「放心,我們考慮到了。雖說順華合資后漸漸的脫離了你們所講的國有企業模式。

,即便是我們s人的集團,也會考慮到職工幹部的實際困難的。人心都是肉長的,我們的企業執行的是靈活的人xng化管理。

當然,是指某些方面。等廠里全面開工后,蔡蓮可以進廠子上班了。以後還有更多的崗位等著大家。

順華的明天,會更加美好!葉市長,你的菩薩心腸也滋潤著順華集團的心。我代表順華全體幹部職工,感謝葉市長對順華的支持和幫助。」肖豪升講完后帶頭鼓掌了。

新聞報道非常的及時,上午發生的事,晚間新聞就在市電視台播出來了。而且,關於順華集團重組剪綵是作為海東電視台的重頭專題新聞的。

「活菩薩!他倒很會做面子。」高華看著電視冷哼了一聲,又看了市委范遠一眼,講道,「明明知道今天要剪綵,也不早通知。這不是明擺著沒把范您放眼中嘛1

「作秀罷了,怎麼會那麼剛好。葉大市長一到,張新鐵這老頭子就出現了,並且跪於地。這種感人場面。哼!這手法,也太老套了!沒勁1坐在一側的月湖區區委楊本水同志一邊講著,一邊還在晃腦袋。

「我聽說張新鐵很少出門的,因為家裡窮,晚上連電燈有時都捨不得開。今天怪了,居然肯花了幾百多塊錢給葉凡雕個像。這雕像,估計,是葉凡事先泡製的吧?自雕自誇,玩『mng太奇』的手段倒是高明。」高華冷哼道。

「高華同志,人家張老頭不是講了。這雕像是自己動手雕的。老張頭還講以前還刻過櫻所以,就雕了葉凡同志的像敬這個活菩薩1楊本水有些yn陽怪氣,哼道。

「刻印的人會雕人像,屁話。那刻字先生全成了雕刻大師了?」高華哼了一聲,看了范遠一眼,講道,「范,他太過份了。是不是該敲打敲打了。別以為前次常委會整了下鳳英就能怎麼樣了?我看他,什麼都不是。還以自為是,今天整這個,明天搞雕像。這作秀,作得能把天都吵翻了。」

「還有那天三八節,你們看看,多猖狂。沖著人家大姑娘直接就叫了『你的wn我要定了』,這像黨的幹部嗎?

這簡直是敗壞黨的名聲,作風極為不正派。三八節可是女同志們最神聖的節日。

這是對全市女同志的公然污衊,是敗壞市委市政府形象。范,再不出面批評一下,可是不行了。

要是全市幹部都像他這個樣子,哪咱們海東還不亂套了。」楊本水講道。

「行了1范遠擺了擺手,表情淡然,看了二人一眼,講道,「某些同志愛好乾這些,就讓他去干吧。不過,作人,不能太囂張。槍打出頭鳥,這個,在什麼地方都是真理。這事,咱們不用幹什麼,我相信,自有人干點什麼?」

范遠擺出的是一幅神鬼難測的架勢。

高華若有所思,講道:「嗯,我倒是記起來了。三八節那天,不是有幾十個姑娘要跟葉凡熱擁嗎?當時熱擁的場面很感人。市電視台用了特寫鏡頭。我記得喬鵑主任跟葉凡擁抱得特別的緊。那女人那奶峰子就壓在葉凡xing膛上。沒準兒,倆人從此就好上了。」

「呵呵,市長嘛,有權有勢有錢。你看到沒,葉凡從基金里特別抽了50萬出來。夠大手筆的,是不是倆人早有一tu了?

不然,除非腦子進水了。為了一個三八節肯砸50萬出來。咱們海東,並沒有富得到處流油水。這旺夫溪一整治,我看有得他受的。

聽財政局同志講,先期的市財政用於旺夫溪整治的二個億拔過去了。市財政根本就沒錢了。那天順華又去要錢幾千萬,結果,劉一標壓著沒給。

順華又找到了葉凡。後來聽說還是葉凡打了電話,劉一標硬是講賬面上沒錢。結果,葉凡生氣了,壓著劉一標,叫他把拔到旺夫溪的錢中先抽回幾千萬給順華。

這叫什麼來著,拆東牆補西牆罷了。真到了窟窿越填越大時,看他從哪裡抽錢來填旺夫溪這個吞金窩子。」楊本水略顯猥瑣,笑道。

「市財政局會沒錢嗎?笑話1高華在一旁冷笑開了。

「市財政局有錢而不給順華,葉凡會查不出來嗎?」范遠突然冷冷插嘴道。

「這個,財政局圈內人士講。劉一標同志手段高明,財政局賬面上的確就僅剩下幾百萬鬧沒意思,自然,順華的幾千萬就沒辦法給了。不過,葉凡那傢伙還真會挪,不過。旺夫溪被挪走了幾千萬,我看他們還怎麼樣先期開工了。」楊本水一臉的興哉樂禍。

「老楊,你這種思想要不得。旺夫溪整治是市委市政府都通過了的大工程。不能抱著這種思想,旺夫溪整治好了,咱們海東的幹部們臉子上都有光。

以後要記住,咱們是海東的當家人,總得為海東幹些什麼。有些事,還是得支持葉凡同志的。

對於某些同志的不恰當作法,該批評就批評,,我們是對人不對事。該乾的事還是要乾的,不能讓群眾罵我們都是酒囊飯袋。」范遠突然一臉嚴肅的教訓起楊本水來。

「我知道了范。」楊本水同志臉有些紅了,點了點頭。

「你別不服,我范遠作不成焦裕祿,但我范遠還是黨的幹部。我懂得,要為人民服務。海東是我范遠的地盤,自己的地盤也得建設好。不然,自己的窩都搞不好,還噓吹什麼為民作事?」范遠淡淡的斜瞄了楊本水一眼,是從鼻腔里哼出這話來的[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