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炮打的是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四章炮打的是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真懂了范記,我會記住您的話的。 」楊本水臉更紅了,尷尬地點了點頭。這廝有些慌了,以為范遠對本人不滿了,慌得居然站了起來。彎著個身子像一隻老蝦米。

「懂了就好,回責揣摩一下。」范遠哼道。

回家的路上,楊本水同志不斷在揣摩,嘴裡喃喃道:「怪了,人家都講「對事不對人」怎樣範遠這老匹夫反倒講是「對人不對事,。

真是怪了!難道範遠這話的意思就是面對葉凡可以下手,但在面對海東的事業上要支持。

真是懵懂了,這事業是葉凡乾的,支持他的事業不是就是在支持葉凡嗎?那又怎樣樣批判葉凡,這事,太難揣摩了,懵懂了」

聽說楊本水同志磨死了幾千萬個腦細胞還是一團吳事,他不敢再去問范遠同志了,只好鬱悶的作了個懵懂鬼。

三月底。

個國人大十屆一次會議在京舉行。國務院理林國同志作了《政府工作報告》。會議選舉唐浩東為國度席,鎮山河為軍事委員會席。選舉韋正良為十屆人大常務委員會委員長,康一東為國務院理新一屆班子構成,也代表著京里各大集團角逐落下帷幕。唐浩東跟鎮山河新老班子還處於過渡的磨合期。在這次班子交替進程中,老喬家的權利不但沒得到增強,反倒是退步了。

喬遠山職位級別不變,不過,喬橫山卻是卸下了嶺南大軍區司令員職位。在喬遠山全力爭取下,喬橫山最後也不過弄到了到四總部一個副職的地位。

但軍委委員這個頭銜卻是退了出來。而且,這次軍隊班子的調整,幾大軍區司令員無一人進入軍委班子。

而新的軍委班子是由四總部,國防部、陸海空三大總司令員等人組成的。

不過,幸而喬橫山以前是軍委委員,所以,倒是在四總部里撈到一個第一副部長的職位。對老喬家來講,倒也不算是很倒霉了。

新一屆國務院第一次全體會議於四月初在燕京舉行。康一東同志在會上提出了本屆政府總的義務。四月中旬,國務院在京召開廉政工作會議。

康一東理在會上強調要抓好以下五個方面的工作:第一,進一步落實廉政自律規則,標準從政行為:第二,深化改革,創新體制,加大從源頭上預防和處理**成績的力度:第三,糾正部門和行業不正之風,處理人民群眾反映劇烈的突出成績:第四,加大查辦案件力度,嚴峻懲處**分子:第五,嚴厲依法行政,強化對行政權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下行人yu斷hun。

就在這個哀傷的日子裡,各地掃墓大軍停止著。葉凡卻是沒工夫回家掃墓,早上八點,他大步走進了豐政府會議室。預備招開市委班子擴展會議。明天的重頭戲自然還是旺夫溪的整治,而學習康理的最新肉體也是必須的。

這次與會的除了b個黨委班子成員外,外加了幾位副市長以及旺夫溪整治的相關部門真責人。

葉凡一臉凝重,掃了大家一眼,講道:「閉會吧,先由曾俊才同志講講旺夫溪的詳細狀況?」

「這段工夫特別辛勞的是拆遷組的各位同志,經過一個多月的辛勞,總算是把拆遷的事初步完成了。不過,後續的成績還很多。」講到這裡,曾俊才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次要是錢的成績,市財政局雖說給了二個億,但是,又抽走了一個億。

使得旺夫溪工程的啟動變得遲緩了許多。沒有錢,難辦事啊!你要人家拆遷,總得給點錢是不是?

沒有錢,人家不搬。座座都這樣硬拆也干不下去,雖說他們都是違章修建。我們,總得考究點人xing化是不是?」

「一個億,是誰給市財政局的權利把旺夫溪專項款子抽走的?二個億的啟動款子,可是市委市政府班子個人決議的。

是誰公然無視市常委會的決議?曾市長,請點明詳細的挪款人以及為什麼挪走款子,這些款子落實了沒有?

而且,二個億抽走一個億,這叫什麼,這就叫挪用公款1這時,分管水利的吳生婁副市長一臉嚴肅,口吻非常的重,責問道。

「劉一標同志說是他那邊快揭不開鍋了,先挪回去用用。這個,大家都清楚。一標同志是市裡的財神爺,旺夫溪的整治還需求他大力支持才行。我這個旺夫溪整治的副總指揮可是不敢得罪財神爺的。旺夫溪的整治需求幾年工夫,市財政局會分階段拔款子過去。」曾俊才副市長一臉難色,講道。哼!這時分,張明森突然冷哼一聲,見大家都看著本人時,臉得更緊,講道「是誰給的劉一標權利把款子挪走?

簡直太不像話了。這叫什麼,膽大包天。旺夫溪整治是多大的事。是市常委會討論經過了的。

專項款子也敢挪走,葉市長,我建議如今馬上把劉一標同志叫到現場來問責。

不能再由某些同志這樣幹下去了,再這樣幹下去,下行下效。你挪一筆,他挪一筆,款子滿天亂飛,那還不全亂套了?」

在坐的哪個不知道張明森跟劉一標的關係。張明森如此講話,自然,大家都覺得很「新穎」還有這種事發生。

葉凡瞬間就明白了,張明森如此做,炮打的是本人。由於,前次順華去市財政局要錢沒要到,是本人命令劉一標去旺夫溪抽的款子。

張明森和吳生髮都糾住這事不放,一定是有目的。

「嗯,應該把一標同志叫過去問問了。這事太大子,不問不行了。這種事,相對不能再發生了,我們要引以為戒。」這時,孫道峰喝了。茶,淡淡說道。

「叫劉一標同志馬上到這裡來。」葉凡沖於友和講道,於友和自去打電話了,不久,劉一標滿頭大汗,匆匆來了。

「一標同志,聽說你把市裡用於旺夫溪項目整治的公用款子挪到其它地方了,有沒這回事?」張明森一臉嚴肅,講道。

「這個,這個」劉一標講話有些吞吐,而且,偶然還拿眼看一下葉凡。在坐的都是明白了,估摸著這事八成跟這裡坐一號位葉凡同志有關了。

「一標同志,這裡是什麼地方知道嗎?市政府會議室。是全市的中心,我如今代表黨組織在跟你嚴肅的說話。」張明森那臉更嚴肅,逼了過去。

「嚓,地一聲,發出一聲怪音來。大家順音望去,發現茶杯被葉老大重重地磕在了桌子上。張明森一看,臉悄然一紅,不過沒吭聲。

「我希望某些同志留意本人的身份,這裡是什麼地方,是市政府班子會議室。飯可以亂吃,話卻不能亂講1葉凡講了幾句莫明其妙的話,不過,在坐的都明白葉老大在炮打張明森。

和著你張明森代表了黨組織,哪我葉凡還坐這裡放什麼屁?即使是你張明森要代表,也得我葉凡贊同的代表才行。所以,張明森一時說漏了嘴,見大家都盯著本人,這廝,臉更紅了。

「呵呵,剛才葉市長贊同叫劉一標同志來問責。我想,我也是市政府班子成員之一。這裡是黨的組織,我們這些成員,代表組織之一問劉一標同志話,葉市長,可以問嗎?」孫道峰這老傢伙居然淡淡的笑了笑,自然是在隱晦的回應葉凡了。

「一標同志,有話快講吧?」葉凡淡淡說道。

「市市長,真講啊?」這時,劉一標一臉的為難,看著葉凡,彷彿要維護葉凡的什麼架勢。

「什麼意思,不是真講難道還假講?」葉凡臉一板,看了劉一標同志一眼,表情更嚴肅「哼道「一標同志,你這種思想就要不得?你難道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如今代表組織在跟你說話。在面對組織時你還用了「真講「假講」難道往常你都是這樣子乾的。在面對組織還不坦率,還搞個真講假講的。,…

「不是的市長,那天可是你下指示叫我從旺夫溪專項款子中挪錢給順華集團的。當時於友和主任和順華財務部部長肖美清同志都在場的。

由於,下午來提款時肖美清有給我講過了。她還嫌我速度太慢,

不滿的講葉市長親身下指示了你還不把款子抽過去打進順華賬頭上去什麼的。

而俊才市長是旺夫溪整治指揮部的常務副總指揮。所以,那款子我是問他抽的。

他當時也有些猶疑,由於,這畢竟是專項款子。而旺夫溪項目的整治是何等的大事,是市常委會經過的大事。

這款子普通人不敢去挪,而俊才市長也不敢讓我挪。當時想到你只給我一天的期限,所以,沒辦法,只好講出了這是您的指示。

我也是沒辦法,不然,我這個財政局長就沒盡到責任。市長交待的我不聽了還聽什麼?是不是市長?」劉一標彷彿很冤枉,居然嚷叫了起來。那聲響,很矢,不用擴話筒大家都聽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而且,把葉老大的指示強調了多次。

聽劉一標一嚷叫,全體同志的目光全盯著葉老大了。像吳生髮同志,此刻倒是半眯上了眼睛[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