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要果斷處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要果斷處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當時順華去市財政局要款子,我是親筆批的四千萬。 而且,為了顯示我們海東市政府的誠意,也是作給協作方香港飛城集團看的。

所以,我還加了四個字「特事特辦,。不過,順華的肖美清部長沒拿到錢。說是市財政局有意推諉,她們去了好幾次了都沒拿到。

最後一次跟於友和同志一同去見到一標同志了。不過,一標同志講一時等不到那麼多款子。要等三個月。」講到這裡,葉凡轉頭看了劉一標一眼,講道「一標同志,是不是有這麼回事?」

「是有這麼回事,當時的確是籌不到錢。市財政局賬面上就剩下幾百萬,而順華要四千萬,幾百萬全給他們也沒用。當時我還擔心市長您不信,所以,還講了叫公安局查財政局賬面這句話。」劉一標老實的答道,這傢伙,站得筆直的,哪有一絲擔心相。

「大家都聽見了是不是?」葉凡頭轉了180度,會議室里每位同志都看到了。

「聽明白了。」曾俊才帶頭點了頭,不久,大家都點了頭。

「啪,地一聲,桌子被葉老大重重的拍了一掌。

化拿眼盯著劉一標,講道:「一標同志,我當時有沒講,僅次一次。而且,金額限四千萬?你挪走了多少?」「這個,當時」劉一標同志腦門上末尾冒汗了,偷偷的看了張明森和孫道峰一眼。

「一標同志,當時葉市長只答應四千萬,你後來怎樣回事?挪走了一個億。現場我也在場,順華集團的肖美清部長也在,要不,請肖部長來問問。」於友和講道。

「我還以為都是市長的指示,所以,把錢贊同借給了劉局長。原來,才四千萬,一標同志講的是一個億啊1這時肖俊才豁然開朗樣子講道。

「說吧,一標同志,另外的六千萬去什麼地方了?」這時,吳生髮這老傢伙又睜開了眼冷冷問道。

「我也是沒辦法,洪縣虎子壩水庫也是市裡的重點工程。也是市常委會經過的項目之一。市裡不斷拖著幾千萬,虎子壩水庫不斷無法開工。這個,也是葉市長親筆簽字下拔三千萬過去的。我想,反正順華的也要給,就一同挪款子了。我劉一標指天立誓,這些錢,我一分一粒都轉給了嚴重工程沒有si藏一分錢。,…劉一標衝動著,講道。

「這事我想生髮市長應該清楚吧。,…這時,張明森淡淡插了一句話。

「當然清楚虎子壩水庫是我擔任的。去年六月就敲定上去的項目,不斷由於沒錢而開不了工。前次我跟葉市長彙報過這事了,葉市長一聽說是有關農民灌溉用水的大成績,想到老百姓們不容易。所以,很是支持,馬上就簽字了,給了三千萬的啟動資金。

所以,人家自然問市財政局要錢了。」吳生髮講道。

「這樣看來也情有可原了。不過,一標同志,當前可不能這樣做了。這亂挪款子可是要犯大錯誤的,這時,張明森板著個臉,表現看在批判劉一標不過,在坐的全知道,張明森同志炮打的是葉凡這個贊同挪款的人。

人家劉一標只是執行者罷了,誰叫你這個市長要掃尾,這叫上粱不正下粱就歪了。最需求打板子的應該是你葉大市長。劉一標,倒成子受益者。

「張市長講得在理啊!這違規亂挪款子是要出大事的!要不得,要不得1丁義明還悄然晃了晃腦袋,講道。

「一標同志市財政局這個把月真的這麼缺錢嗎?」葉凡居然還在問這事。大家都覺得有些詭異,像這種事火都燒到葉凡身上了,這傢伙應該躲都來不及了,居然還糾住不放。難道真希望丟臉丟盡,怪事。

「真緊張,沒有大筆的款子,零系統碎收下去幾百萬馬上又給別人拿走了,積不了錢。」劉一標一臉正派,答道。

「這是什麼?」突然,葉凡哼出聲來,看了於友和同志一眼。於友和心照不宣,馬上從皮包里掏出一疊材料遞給了葉凡。葉凡隨手就給了左側的張明森,講道「同志們都傳著看看吧?」

張明森一看,翻了幾翻,登時,臉悄然變色。狠狠地瞪了劉一標一眼后又把材料遞給了右側的孫道峰。

這樣一兜轉上去,會議室里很是安靜。當最後兜到劉一標同志手上時,這廝翻了翻,大叫了起來,講道:「不能夠的,市長,這純粹是在污衊我劉一標,這是公然污衊一個忠實的黨員。一個二心為人民服務的人民公僕……」

不得不講,劉一標同志很會往自已臉上貼金。

「你是講這材料是假的?」葉凡冷冷哼道。

「相對是假的,子虛烏有。我劉一標作為市財政局長,腦子進水了也不會嫌錢多吧?怎樣能夠交待下邊幾個縣市財政局的同志暫時不要把上繳的款子打到市財政局賬面上。」劉一標又喊了起來。

「聲響小點,這裡不是比喉嚨的地方?」葉凡嗑了下桌子,看了劉一標一眼,講道「這份材料有物證物證,下邊各縣市財政局的擔任人都簽字了。難道他們聯手起來污衊你?」

「我劉一標往常對他們不薄,怎樣一個個都要陷害我。這年月,真是人心難測1劉一標講著講著,眼淚都末尾冒了,彷彿是受了大冤枉似的。

「這倒奇異了,下邊縣市財政局賬面上的確有錢?為什麼不上繳?

難道他們想si存?」葉凡淡淡問道。

「市長,這種事屢見不鮮。錢嘛,留在本人手頭上自然舒適著了。

要用時也方便,而且,下邊的同志來問錢也好給。

我想,是不是一標同志不斷在徑這個,所以,得罪了下邊的同志。

所以,這夥人,太不像話了。

居然搞這個黑材料,對這些同志,絕不能辜息。我看,是不是以市政府個人決議方式向常委會提出建議。

搞黑材料的這幾位同志都有成績。要堅決,武斷的拿下才行。不然,財務一塊是各個縣市的重中之重,都這樣子搞下去,不全亂套了。」張明森同志一臉嚴肅,建議下手了。

「呵呵,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我想,這麼大的事,是不是先得調查取證一下。假設狀況失實,我們再建議。假設狀況不是如此的,呵呵」吳生髮這老傢伙又出嘴了,講了一半,看了劉一標一眼,乾笑了一聲不講了。

「還用調查嗎,理想明擺著的。我置信劉一標同志不會如此干,這年月,沒有人會嫌錢多的。一標同志腦子進水的話也不能夠拒絕錢入賬的。」孫道峰講道。

「老孫,那你的意思可以一定是下邊同志在亂搞一標同志了是不是?」吳生髮瞅了孫道峰一眼,哼道。

「應該是1孫道峰被逼,硬著頭皮點頭道。

「還是先調查一下較好,不然,哪位同志被誤解了都不好。這事,不管對誰都是很嚴肅的事,我們黨從來教誨我們要以理想為證,以法律為準繩嘛1這時,市法院院長勾建明同志插了一句。

「是的是的!我贊同建明院長的看法。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嘛,本著為同志們擔任的態度,是不是把這事交給紀檢的同志去調查較適宜。」這時,錢掛副市長也點了點頭。

「老錢,還用調查嗎?有的事很分明了,我們不用把太多的精神糜費在這曾經很分明的事上了。市裡事太多了,我們糜費不起。」張明森一看,趕緊反對。

「沒錯!理想清楚,就是下邊幾位同志在搞人。我生平最厭惡這種同志,正事不幹,專門就喜歡搞一些黑材料。把豐事的同志都搞得不敢幹事了,這種風氣要不得。市長,一定要剎剎,整治一番。不然,下邊的同志都這樣,還要我們指導幹什麼?」丁義明講道。

「好了,這事不用再議了,還是查查吧。」葉凡擺了擺手講道,很是嚴肅的看了大家一眼「我們是指導,對每一位同志都要擔任,不能憑客觀就認定誰誰誰犯了錯誤,那樣做的結果就是太不嚴肅,我們本人會產生誤判,會犯錯誤的。」

「我堅決反對1張明森哼道。後邊孫道峰,丁義明以及市長助理田紅這女人都說贊同張明森市長看法云云。

「既然意見不能一致,乾脆舉手表決了。你看呢市長?」吳生髮講道。

「那就舉手表決吧。」葉凡點了點頭。

結果,自然出來了。班子里b個成員,四個反對,8個支持,一個棄權。

「這是組織的決議,我看這樣,為了維護公平性,我們市政府不插手。這事,還是交給市紀委的同志調查吧。

在調查時期,劉一標同志暫時復職承受組織調查。而下邊幾位同志也一樣,全得先復職承受調查。

不過,這局裡工作可不能拖著了。我看,市財政局一攤子事,先由常務副局長吳棟同志先擔任著了。等事查清楚后再講。」葉老大一板子,定了音。

劉一標大叫道:「我堅決反對,我要向市委指導提出央求,我要到省廳去要公平,省里不給,我就到央去。我就不信,這天下還沒有說理的地方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