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猖狂到何種地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猖狂到何種地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老大在心裡直汗顏的同時也喊著0懂事的妹子啊!

至於這桃祖谷,還不是葉老大安排王龍東這個縣長搞的名頭罷了。

目的當然是為了桃木縣的桃木發展作鋪墊罷了。

「大師,既然我們海東市桃木縣的桃木如此的有靈性。哪能否相請三位大師在這桃木的發源地舉行祭桃祖活動。一來超度乾屍亡hn,二來為我們海東的桃木正名。我們桃木縣的桃木mng塵已久,是該讓它重見天日的一天了。」葉凡見差不多了,上前呵呵笑著約請道。

張道林和牛離以及鍾根三位大師都點頭應諾了。當然,牛離跟鍾根都是張道林拉來的「托,罷了。早晨,葉凡在海東酒樓晏請了張大師以及省台一行人。

回到住處時曾經口點了。

市公安局長安奇只就候在門口了。經過這段工夫的接觸,服務員周冬冬也見過安奇幾次。知道他跟葉市長的關係不錯。所以,安奇有央求時周冬冬在問過葉凡后先把他帶進了大廳里。

「到書房喝茶去,冬冬姑娘,泡兩杯茶下去。」葉凡直接沖安奇局長講到。

到書房后。

葉凡直接問道:「青牛的狀況怎樣樣?查清楚了沒有?」

「唉」安奇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全爛了。」

「全爛了,詳細點,什麼爛了。」葉凡哼道,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

「青牛市公安局整個班子全爛了,上至兼任局長的政法委書記譚光芒,下至一些小兵小將們都跟著當起了當地礦主們的保護桑」安奇表情絕後的沉重。

「有錢分有吃有喝有得玩,當然大家都眼紅了。而且,礦東們有錢,出手大放。要錢要美女要車要房什麼都有,上至公安局的頭把手,下至分管他們的直接的警員們都給腐蝕了。並且,上粱不正下粱自然歪了。警員們見指導當保護傘,自然也跟風了。以為指導都這樣了,本人拿點吃點也沒事。下行下效,結果,整個局子,全亂套了。」葉凡哼道。

「狀況就是如此,而且,他們勾搭在一同。欺上瞞下,構成了一張組織嚴密的大網。

就是我們想查證都相當的困難,你下去查證明,人家什麼都合法合理。污染也沒有了,犯罪也沒有了,整個青牛市,天下太平。

這表面文章做得,真是令人佩服得心悅誠服了。真正到了老百姓中間去才能發現成績,而且,這些成績曾經到了非常嚴重的地步。

更何況,一旦發覺,他們下手絕不會留情。殺人的勾當自然是那些礦東們自建的保安隊去乾的。

他們請外地人出手,做完預先連夜送走。有的,甚至送出國去,就是我們都難以查到。

即使查到也只能望而生嘆。更何況,有著本地公安人員的保護,要查證他們,太難了。」安奇嘆了口吻,從皮包里掏出一大疊材料來,講道「搜集這些材料,青牛市公安局的副局長康復興同志出了大力的。

為了查證這些,他是豁出去了。當時思索到青牛市公安局的複雜性,我建議老康把老婆孩子調到海東本市來。

不過,老康沒贊同。說是如此做會不會打草驚蛇,他怕壞了方案。」

「看來,青牛班子大部分是爛了。不過,還是有個別好同志的。

像康復興同志就是這樣的榜樣。交待康復興同志,在查證的同時,本身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我們要打擊壞人壞事,但本人的同志也要保護。只要這樣,才能更有力有利的打擊犯罪,維護法律。」葉凡一臉嚴肅,一邊翻著材料,一邊交待坐對面的安奇到。

看完材料后,葉凡的心境也是絕後的沉重。把材料往桌上一擱,

講道:「其中還牽扯著青牛市的某些個副市長或副書記。不知吳當林書記跟顧順利市長能否有成績。假設連他們都牽扯了出來,那不但是青牛市公安局的班子爛了,青牛市黨委政府班子也差不多了。」

「這個,到目前還沒查出吳當林書記跟顧順利市長有什麼成績。

不過,也不能掃除他們中其中某位同志有事。而且,我更為擔心的就是海東本市這邊了。」安奇講道。

凡點了點頭,看了安奇一眼,講道「假設說海東市委或市政府這邊都沒人知曉青牛市發生的事,我想那是不能夠的。聽說張明森同志在海東這一塊選拔的手下不少。譚光芒就是他最得力的幹將之一。這事,假設從市委這邊下手,我看是行不通的了。一旦音訊泄漏,證據被毀,我們將前功盡棄。」

「嗯,我想,這事,得向省廳求救了。本來,我是想再從市局派出人手到青牛市去掛職。

不過,一來怕惹起他們疑心。二來,1小兵小將的去也沒什麼大用。根本就下不了手,所以,至少也得使安插的人馬能坐上青牛市副局長寶座才行。

這個,就不是我安奇才能所能達到的了。唉一到如今,我只是市政法委一個委員,連個副書記職位都沒有兼任。

在市政法委這一頭一點話語權都沒有。「安奇嘆了口吻,看著葉凡。

葉凡當然明白,安奇講這話的意思就是在向本人要職位要帽子。

而且,估量安奇如此講,也是在試探本人的能量如何了。

連這一點都做不到,估量,經后還想安奇怎樣樣賣力,那就難說了。人家跟著你沒有出路,幹嘛要為你賣力而置本人風險而不顧?

「安奇,我也不跟你繞彎子了。跟我看法也有一段工夫了,最近你跑我這兒也比較勤。你也知道我這人的性情,不喜歡繞彎子。所以,有什麼話你直接講就是了,我們推心置腹吧。」葉凡呷了。茶,

一臉嚴肅,講道。

「那我就講了。」安奇看了葉凡一眼,講道。

「講1葉凡哼道,重重的把茶杯頓在了桌上。

「至少,我這個市公安局長,按規矩的話最少也得兼任著市政法委的副書記是不是?」安奇講道。

「要求不高你只想得到本人應該得到的。其實,這還不止這些。

你應該得到的就是兼任市政法委黨委第一副書記。

是市政法委除了鐵丁山書記外的二號人物。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你到如今連個副書記的地位市裡都沒有給你兼著。

當然,我想。在決議幫你的時分。我想了解清楚詳細的狀況。當然是真實的狀況,而且,不能摻半點假。

不管這個狀況是怎樣樣的狀況,我曾經決議幫你了。你懂我的意思沒有。」葉凡講完后盯著安奇,他在逼他作出選擇。從此後要死心跟著本人才行。

安奇想了想,講道:「市長,我沒能拿到本人該得的地位並不是我安奇工作才能太差,不能令市委某些指導稱心。而是由於另有緣由的。

安奇講到這裡,有些甜蜜的搖了搖頭講道:「范書記的老婆叫李玉雅,1小舅子叫李一男,是警專畢業的。畢業后直接就分配到了市局干督察工作。這督察是管警察的警察,人家講警察夠威風了,他還管著警察,自然更威風了。不過,這小子太猖狂了。」

講到這裡,安奇看了葉凡一眼。

「猖狂猖狂到何種地步?」葉凡斜瞄了安奇一眼,冷冷哼道。

「簡直到沒邊的地步,仗著他姐夫是市委書記。這小子,根本就沒把全市幹警放眼中。

就是我這個局長,人家高興時叫聲局長不高興時連眼都懶得耷拉一下。

知道他跟范遠的關係,我也忍了,認了。就當眼中沒這個人就是了。不過,有些事,你不找他他要找你。

大前年李一男的冤家丁文澤犯了事,把市一中宋一衛教員捅成了重傷直到如今還躺在床上。

一查,才知道是丁文澤看上了宋教員的老婆秦娟,而人家秦娟也是教員人很正派的,所以根本就不鳥丁文澤這個人。

就由於此事,丁文澤氣了,在一幫哥們的助威聲中下手了。而李一男這傢伙猖狂不猖狂,居然沒經過我,直接逼著辦案子的刑警隊員放了他冤家丁文澤。

刑警們都知道李一男跟范遠這個書記的關係。自然不敢違犯,所以放了人。後來,宋教員的老母親跑到我家裡,面對我直接就嗑頭來了,磕得整個額角都是血。這事,我真實是看不過去了,叫人重新把丁文澤抓了回來。

李一男大生氣了,居然到我辦公室砸我茶杯。我再也忍不住了,叫人把李一男給架了出去關了幾個小時禁閉。

爾後,這小子三天不找事就不會消停。我真實給他鬧騰得不行了,整個公安局都給鬧騰起烏七八糟的連正常工作都無法再展開下去了。

沒辦法,我找了范書記講了這事。范書記也表情嚴肅的批判了李一男。不過,他老婆可是陰陽怪氣的在我面前指桑罵槐著。

面對這些,我也忍不,聽著。不過,李一男還是沒消停上去,工作不幹,天天喝酒肇事。本人作為市公安督察室一名工作人員,穿著警服,在街上烏七八糟的。

有幾次看到個美麗姑娘,居然當街m人家**。嚴重的敗壞了公安局的名聲,這還是一名警察嗎?而且,人家告到公安局,我再也忍不住了。

所以,把李一男給調到下邊鄉鎮派出所去了。這個,我也給范書記彙報過了,只是想磨練一下李一男,讓他清醒清醒。幹得好的話當前再調回來就是了。」講到這裡,安奇甜蜜的m了m下巴。

「自然,跟某人的粱子結下了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