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送上門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送上門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安奇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而且。 不到一年工夫,李一男試用期還沒滿。

范遠拿的好手腕,本來市局督察科是不缺人的。居然給他硬挪走了一個副科長。

而李一男這位不滿一年的試用期警員居然走上了指導崗位。升任為市局督察科副科長,而且,還是手握實權的副科長,並不是擺設的那種。」「這倒怪了,按理講。他升副科長是市委組織部的事,這個,范書記自然能操作了。不過,分管工作可是由這個局長安排的。難道範遠連一個副科長的分管工作都給安排了?」葉凡有些訝然的問道。

「是真的,當時組織部上去宣布時建議市公安局把某些工作給李一男同志分管。還他適宜這些工作,市長您,我有啥辦法。人家組織部直接給要了工作去,只好給了。」安奇有些憤怒,講道。

「嗯,估量,這是沒能兼任市政法委副書記的次要緣由吧。」

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安奇一眼,問道「想不想走向更高層次的指導崗位?」「報告市長,不想當槽軍的兵士不合格。」安奇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沖葉凡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大聲道。

「那就好1葉凡點了點頭。

安奇走了后,葉凡不斷翻看著有關青牛市的材料。面色越來越陰沉。這事,明擺著范遠在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工作。

范遠不管這事,本人要動手,那阻力太大了。如何取得范遠的支持,除了拿出唐主席的指示外別無他法了。不過,這是葉凡最後的底牌,葉凡真不想拿出來。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知道了周冬冬還沒走,葉凡叫她出去。

「市長,我盹了碗鳥蛋湯嘗嘗,滋味相對好。」周冬冬心的端著碗湯出去了。

「鳥蛋湯,哪裡來的雞蛋?」葉凡看了周冬冬一眼,問道。

「這個我」周冬冬一下子臉紅了。

「沒事,有話就,我不怪。」葉凡看了她一眼,平和的講道。

「前次您幫了我弟弟,他我們家窮,沒有好東西給市長能瞧上眼,所以,到山岩上掏的。不過我弟弟很少干這事。我知道要保護鳥類的,不會亂來。

這個,就這一次。市長別怪我。」周冬冬有些擔心葉凡會責怪他。

「呵呵,沒事,端過去吧,這鳥蛋湯一定不錯。」葉凡笑了笑,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嘗了嘗,感覺的確不錯,味兒非常的鮮美。喝了幾口后講道「當前別讓他去了爬岩壁下風險。」「我知道1周冬冬臉上終於l出了笑意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范主任又叫我彙報這邊的狀況了。」

「噢1葉凡看了周冬冬一眼,怪怪的一笑問道「哪怎樣答覆的?」「我沒有什麼狀況,最近都沒人來。」周冬冬一臉拘束,講道。

「呵呵,就是有人來也正常。想,市長這裡都沒人來拜訪了這個正常嗎?」葉凡笑道。

「市長我又講錯話了。」周冬冬臉一下子紅了。

「沒事,像曾市長、於主任常常來來也沒什麼事是不是?」葉凡提點她道。由於,這兩位同志人家早把他們腦門上貼上一個「葉,字了。

葉凡也不怕其它同志知道的。

「我明白了。」周冬冬很聰明點了點頭。

吃完后,周冬冬麻溜的收拾好碗筷走了。葉凡又看了一陣子材料思索著經后的工作走向等等,感覺有些頭痛,正揉額頭時電話響了。不過,一接通,那邊突然又掛斷了。看了看號碼,葉凡有些訝然了。

趕緊問道:「是趙四嗎?」外面沒有答覆聲,不過,葉凡那靈敏的耳朵可是聽到對方的喘氣聲。於是又問道:「怎樣?想講又不敢講?我知道是趙四,有什麼話吧。我們堂堂趙家的姐什麼時分這樣子心著了?」「我在們招待所後門處。」趙四終於啟齒了,聲響很低。

「我來接。」葉凡心裡一動,講著話走了出去。偷偷打開後門后發現沒人,正想再次打電話確認時,發現一團黑影從後門旁的籬笆樹里站了起來。而且,全身包得緊緊的,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葉凡沒吭聲,黑影跟著出去了。

到了大廳后直接上了樓,一進樓上的會客廳,師啦一下黑影幾下動作就把外罩給拿掉了。

l出了趙四那清麗脫俗的臉以及那曼妙的身姿。趙四的身體料趨向性感型號的,比宋貞瑤她們要性感得多。

早晨的她居然穿的是一套厚尼料子,有著折皺花邊紋理的連衣裙。

顯得青春。生動,亮麗,跟趙四往常表現出的雍容大氣一模一樣。就是葉老大也愣神了幾秒鐘。而且,趙四手中居然還提著一個挎包。

「怎樣,不看法了?」趙四沖葉凡淺淺的一笑。

「唉,這身打扮太詭異了。我一時難以順應,太美了,有些炫人眼球的。」葉凡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那以為是這樣子的美觀些還是以前樣子美觀?」趙四眨了下眼皮,問道。似乎,葉凡感覺到了她連呼吸都減輕了,看來,趙四對這個成績很看重。這個,令得葉老大感覺有些困惑不解了。

「以前的美觀,不過,早晨的更新穎。」葉老大巧妙的答覆道。

「貧嘴,跟沒答覆一樣。們男人,就是油嘴滑舌的。

」趙四居然叫嗔了一句,白了葉老大一眼,登時,風情萬種。看得葉老大有些愣神了。由於,趙四叫嗔的樣子是很美觀到的。以前見到的,都是趙四的大氣和雍容,還有一身的霸氣。

「我講的是假話。」葉凡一臉正派,講道,看了趙四一眼,道「早晨來,不會是專找我聊天的吧。難道是家裡有什麼事要來跟我講講,這個彷彿也不對1

「我好累。」趙四眉頭上添上了一絲憂傷,看著葉凡的目光彼為複雜。

「心累是不是?」葉凡道,隨手走到櫥櫃旁,親身給泡了杯茶遞了過去。他也猜到了一些什麼。趙四跟國務委員張向東的親侄兒張一棟訂婚了,這個,京城下流圈人都知道的豪門聯姻。

「唉」趙四一聲長嘆,接過茶后喝了一口。看了看衛生間,臉上有些微紅了,講道「我想先沖一下,身上汗淋淋的舒服。」「那先沖。」葉凡點了點頭,心裡可是有些莫名的一股子衝動。

趙四這是啥意思,一個女子到一個單身女子家裡要求沖澡,這可是好兆頭的。

而且,張一棟此人也暗算過本人弟弟,兩人的粱子早結下了。假設能給張一棟同志戴頂那啥的「帽子」那彷彿,也太解氣了。葉老大在心裡齷齪著尋思開了。看著趙四進了洗浴間,葉凡雙眼閃著狼一樣的光芒。

不過,早晨的趙四舉動太詭異了。又令得葉老大有著太多的疑惑。葉凡不斷在思付著,是不是趙家發生了什麼大事,令得趙四不斷想逃避什麼。

門吱嘎一聲打開了。

清水出芙蓉花講的就是趙四此刻的籠統,一身粉白色的睡袍子。

葉凡趕緊轉移了目光,由於,太那個了。

趙四的睡袍子居然沒扣上。外頭又沒穿內衣,老天,連胸罩都沒罩上。l出了白晰的肚皮以及半隱半現著的渾大而堅tng的胸峰子正在上下顫動著。下身兩條腿肉感十足……

「不敢看是不是?」趙四悄然的走到了葉老大面前。

「這個這個」坐沙發上的葉老文有些尷尬,還是不好意思盯著趙四。

「是不是以為我趙四很下作?」趙四還是軟語問道,身子站在了葉老大面前。在余光中,葉老大發現那肚臍眼離本人鼻孔估量就二厘米么右距離。

一股淡淡的莫名幽香從趙四整個身體上輻射而來,覆蓋著葉老大那蠢蠢跳動的心。

這廝,那啥的下邊早就硬了。本想挪個地位,不過,他不好意思站起來,怕被趙四發現了本人那熊包樣。

「很清高,下作跟沒關係。」葉凡搖了搖頭,深吸了一口吻,總算是找回了昔日葉老大面對美女時的淡定瀟洒。

「那看著我講1趙四淡淡講著,只聽悄然的師啦一聲響。身上披的粉白色睡袍子滑落在了地板上。整個人,全光了,一覽無遺。

「趙四,這個,我不好意看,太美了。」葉老大悄然偏著頭,講這話時感覺嗓子有些乾澀。

趙四是一顆yu人的草莓,但她又是一朵帶著滿身山刺的高貴玫瑰。可遠觀而不能隨意採摘的。

剛才瞬間葉老大雖有給張一棟戴頂那啥的「帽子,的齷齪想法,不過,明智打敗了瘋狂。此刻的葉老大,心裡雖有些遺憾,但還能抑制住本人。

再,本人跟喬圓圓的事趙四也知道。在這事上,葉老大並不想糾纏著什麼。要糾纏也得找門弟不會如此硬朗的家庭。以免這屁股沒辦法擦乾淨了。

「我要看著我1趙四略顯怒氣了,身子往前一蹭,此刻,那yu人的肚臍眼實真實在的貼在了葉凡的面頰邊。下邊那yu人犯罪的山谷曾經呈如今了葉老大的鷹眼下,芳草萋萋,lio人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