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甩臉子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甩臉子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范遠同志,以犧牲子孫後代的生活環境為代價得來的徑濟大展可是要不得的。

你不是講要改善老百姓生活,如果老百姓天天生活在一個垃圾環境中,能叫改善生活嗎?

再說,咱們只是對重污染企業下手,並不是全盤否定了海東的工礦企業們。

還有,咱們可以逐步的尋求替代品。比如,像桃木縣的桃木產業,像洪縣的三潭望月以及寧溪縣的留hua谷等景點,完全可以展成主要以旅遊帶展的路子上去嘛!

其它的兄弟縣,難道沒有銅礦業就要餓死了?他們不是照樣子展得好好的。

只要我們的思想落實在了環境問題上,逐步的重視這個問題,採取一定的強制措施。

咱們海東的明天,絕對比今天更美好。」葉凡也一臉莊重,講道。不再叫范書記,而是以同志相稱。這就把自己擺在了跟范遠平等的位置上來勸誡他的。

「桃木產業,講大話誰不會?神棍用的桃木劍能賣出幾個錢?

「三潭望月,名好聽,不就三個潭能同時望見月亮嗎?

這個,不稀奇。想靠這些歪門邪道賺錢,註定只能是空想。葉凡同志,我希望你這個市長能冷靜點。

別聽風就是雨,你要大力治污,肯定就得大力整頓青牛市是不是?我想對你講一聲的就是,青牛市是咱們海東樹立的典型。

是全市幹部學習的榜樣,去年已經向省里申報了綜合改革試驗樣板市的稱號。

聽說省里正在研究,如果能通過,哪青牛市將是全國僅有的三大樣板縣級市之一。

這是多大的榮耀,葉凡同志。你想到了政治的嚴肅xng沒有?能走到這一步,我相信你對政治的敏銳xng。,…范遠的臉yn沉了下來。

「青牛再不治治,我怕會病入骨髓的。范書記,縮合改革試驗樣板市榮譽顧然重要,但青牛人民的生活也不能忽視了。還有下游的兄弟縣。這是最近有人遞上來的有關材料,范書記您看看吧。」葉凡見無法說服范遠,只好遞上了安奇調查到的材料。葉凡也明白了。

敢情青牛市就是范遠樹立的樣板市。是范遠一手撐起來的,想讓撐起來的人自毀自己親手創造的奇,那是估計是不可能的了。

范遠接過後也是細細的翻閱了起來。

「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也拿來捅人?像青牛政法委書記禪光輝同志。此人我也曉得他的秉xng,只是脾氣有些急罷了。

但為人方面還算是正直。而且,在譚光輝同志主持青牛市公安局工作以來,該市基本上沒生過什麼大的刑事案件。

以前的青牛市,可是刑事案件的高生區的。這就是小譚的功勞,咱們不能眼睛只瞪著小事而忘了大方向。

葉凡同志,看人,要綜合起來看。不能抓小放大。優點才是主要的。比如喝點酒,偶爾放鬆一下,這個人之常情。

咱們雖說是領導幹部,但咱們先是一個人,脫了衣服跟普通的人沒什麼區別。

所以,在對待同志的事上,如果咱們都是以這種偏面的眼光去看人,哪這個世上,沒有幾位同志能稱得上是合格了。」范遠居然甩出了這麼一攤子話來,葉凡差點爆怒了。

「范書記譚光輝如此胡為了還能說是優秀的同志?從這份材料看得出來,我不曉得禪光輝那點能稱之為優秀。

該同志就懂得喝酒聊天打屁!不是圍著裙子轉就是轉著盤子轉,而且,作為青牛市政法委書記,公然無視法律的嚴肅xng知法犯法。甘當礦東們的保護桑

這樣的同志還能稱之為優秀,我實在有些不明白。青牛市公安局整個班子除了極少數同志外,估計都得換了。

范書記,再不下重手,我怕青牛市公安局會釀成大禍。」葉凡一臉凝重,講道。

「葉凡同志你到底想幹什麼?大禍大禍,有你講得那麼嚴重嗎?咱們這些幹部,哪個在工作之餘不喝點小酒業餘時跟女人跳跳舞,這就叫圍著裙子轉啦?

以前總理在社交場合還喜歡跳舞呢?能說總理也是圍著裙子轉嗎?

這叫社交跳舞也是一項交際中必須的手段。

所以,你這說詞我可是不喜歡!今天到此為止,你先回去好好想想。還是先把桃木縣的事搞下來。」范遠有些不耐煩了,擺了擺手要趕葉凡走。

「我希望你能再仔細看看這份材料,上面講的都是事實,已經很嚴重了。」葉凡站了起來,最後講道。

「拿走拿走!看到這些只懂得擺弄是否的東西就煩。」范遠把材料扔給了葉凡,擺了擺手,轉椅子一轉,乾脆背朝著葉凡了。

「哼1葉凡氣得把茶杯往桌上重委一磕,大步走了。

……哼,海東要爛,也要爛在我范遠高升之後。1小子,你懂什麼?什麼叫政治,你懂個屁!古人云,一將終成萬骨枯。什麼東西不付出代價能行?」望著葉凡遠去的背影,范遠冷冷哼道。他,一臉嚴肅的夾著根煙,在煙霧騰騰中他望了望海東的天。

一出來,葉凡打了電話給安奇,交待他要加大查證力度。儘快搞到更有力的證據。范遠不行,那就從上面著手了。

爾後,一回到辦公室,葉凡一個電話打到了省委組織部的盧明珠那裡,問道:「盧部長,您好1

「是葉市長啊,最近過得不錯吧?、,盧明珠話語親切。

「還行,我想問一下,海東市委分管紀委的專職副書記蘭亭山同志是不是調走了?」葉凡問道。

「嗯,已經敲定下來了,他到省紀囊工作。」盧明珠倒也沒隱瞞著。

「那不知是誰來接替他的位置?」葉凡只好硬著頭皮問了。

「驟政部來的張一棟。」盧明珠也沒隱瞞。

「這事,不知定下來沒有?」葉凡問道。

「定了。」盧明珠講道,想了想說道「是不是你想給誰講情是不是?」「不是,誰來干都沒事。只不過張一棟這個人,我很不喜歡。不知道這事是否還有迴旋的餘地?」葉凡問道。

「沒辦法了,葉凡,這事並不是我們省委組織部敲定的事。」

盧明珠也透了底子。

「我曉得,不會是燕省長或費書記定的吧。」葉凡講道。

「不是他們,是上頭直接派下來掛職的。這個,聽你的口氣估計跟張一棟有點什麼?葉凡,我想提醒你一下。張一棟的父親不久將走馬上任建設部部長。當然,他的伯伯張向東名氣更大,你應該知道的。有些事,能忍就先忍忍吧。等你有了對抗他們的能力時再出手也不遲。」盧明珠完全是以一幅長輩關心小輩的口n講的。

「我明白了,謝謝您盧部長。」葉凡講道。

「沒事,盧偉那小子天天在念叨著你。說你到海東后一年難見到幾次人影了。那天,居然吵著要說要海東來工作跟你這個大哥一起痛快著。這小子,真不知他心裡怎麼想著。」盧明珠笑罵道。

「呵呵,估計海東沒有適合他的位置。海東市政法書記跟水州這個省城政法委書記相比份量輕得太多了。除了我這個代市長讓賢還差不多。」葉凡笑道。

「哪裡的話,那小子能當市長,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差不多。你知道那小子想幹什麼?

居然叫我給他安排到海東來當副書記。我盧明珠只是省委組織部長,這海東市一個副書記,也不是我盧明珠講話就能敲定的事。」講到這裡,盧明珠停了停,突然又問道「那天你到海東有人鬧事這事查清楚沒有。

我感覺,這裡頭肯定有人帶頭的。不然,那個蠢貨能知道什麼?

好像姓蘇吧,還叫牛蛋的。」「這事我也覺得奇巧,不過公安局那邊也正在查。一有消息我會向您彙報的。」葉凡說道。

「嗯,到時遞上來,我給你出氣1盧明珠這話講得溫婉,但態度很堅決。葉凡聽了,心裡暗暗感j。

爾後又打了電話給齊振濤,才知道張一棟是中組部那邊直接搞下來的。就是南福省委組織部都沒能插來張家的勢力不是一般的校

下午,葉凡一屁股坐下后就打電話給了於友和,問他是否安排好了陪同宋貞瑤等人逛街的事。於友和說是f聯那邊有人來跟她們一起。

葉凡又打了電話給安奇安奇說是已經安排好了。

「趙姐,你今天好像心致不高怎麼懶懶散散的提不起精神,是不是昨天晚上會情郎耗費了太多勁力。」水州四美之一的葉可可小姐咯咯小聲笑個不停了。

「你個小妮子,敢取笑你家趙姐,是不是皮痒痒了。」趙四不依據了,撲過去照準葉可可的胳肢窩撓了起來。

葉可可被撓得咯咯笑個不停,實在受不了啦,跑過去把宋貞瑤給推到前面頂住了趙四。

「可可啊,你真是沒大沒小的。趙四難得來一回,你跟她斗,那可是自找麻煩了。」一旁的蘭闃竹笑道。

「蘭姐,你可能不怕癢,試試。」葉可可笑著往蘭闃竹胳肢窩裡招呼了過去。四女頓時亂揉成一團,在街上頓時形成一道亮麗的風景。

「1小美妹,哥哥跟你們玩玩。」隨著一道相當yndang的聲音傳來。

趙四感覺有人向自己xiong脯上襲來。那是大氣了,趙四是軍人世家,所以,軍體拳還是學過幾手的。伸tu就往後狠狠踢去。

後邊那傢伙沒防備之下頓時就被踹中襠部位。頓時,勃然大怒,罵道:「媽的,敢踹老子,也不打聽一下,老子李一男什麼時候給人踹氣過。尼瑪的,老子幹了你1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