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阮司令出手抓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阮司令出手抓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阮司令出手抓人

那傢伙狂妄的罵著,整個人撲向了趙四。那架勢,就是要一把抱住趙四了。

趙四一時沒閃開,人家李一男可是警專畢業的。一下子就給他抱著了。兩個陪街的f聯幹部嚇得大叫著衝上去想扯人,而蘭闐竹早照準李一男屁股踢了過去。

地一聲,正中屁股。

痛得李一男轉過頭來一甩,趙四被他甩得人沒站穩,碰在了街邊一顆樹上,頓時,半邊臉擦了一下,頓時腫了起來。

李一男隨勢撲了過去,發現了宋貞瑤。一把撲向了宋貞瑤。葉可可的家庭在水州可是四大古老武術世家,自然也練過幾手。見李一男撲向宋貞瑤,趕緊蹲在,就地抓起一塊板磚狠狠地砸了過去。

李一田同志剛剛碰到宋貞瑤的手臂,那邊早被葉可可一板磚給砸中大tu。痛得這小子叫了一聲媽后,凶xng大發。

隨手操起旁邊一個掃把柄往葉可可身上招呼了過去。街頭,頓時上演六美合圍李一男督察事件,亂成了一團。

市軍分區司令阮一進正坐辦公室喝茶,電話一響,裡頭傳來趙寶剛那憤怒的吼聲道:「我是趙寶剛,馬上派人到海東市南華街。有人正在當街調戲我的孫女趙佳貞以及她的朋友。亂彈琴!亂彈琴1

阮一進還沒反應過來,那邊電話啪地一聲響聲傳來,估計是被趙寶剛給甩了。

「趙寶剛……」阮司令不由得在嘴裡念叨了一句,突然醒悟,叫道,「我的老天,怎麼會是他。」

阮司令沒絲毫猶豫,馬上沖外邊吼道:「馬上叫上人跟老子去南華街。不想活了……」

市軍分區駐地離南華街不過三分鐘路程,車子拉響警報后二分鐘就到了。這個,自然是葉老大計算好了的過程。

見到現場情景,阮司令那個氣啊,親自上前,照準李一男就是兩個巴掌,頓時甩得這傢伙那嘴腫得像跟八戒哥有得一比了。

那邊,一個少校上前。又是幾腳下去。李一男哭喊道:「老子姐夫是范,你們給老子記住了。老子要你們好看1

阮一進司令員微微一愣之後,一揮手吼道:「天王老子也得治了你,馬上給老子弄到軍分區去好好審審。居然當街調戲f女,給老子帶走1幾輛軍車載著人馬一冒煙走了。

「她們沒事吧?」葉凡問道。

「沒事,我在後邊盯著的。如果真有事我會叫人出面的。」安奇在電話裡頭小聲講道。

十幾分鐘過後,范遠接到一個電話后,頓時暴跳如雷。一巴掌拍得桌子嚓直響,罵道:「這個畜牲!畜牲1

高華秘書長匆匆進來了,他看了范遠一眼,講道:「范,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趕緊把人弄出來才是,市軍分區那伙人全是粗人,猛人,要是把一男打出個好歹來,嫂子那邊不好交待。」

「打死了更好,這個畜牲1范遠氣得嘴chn都在顫慄,一屁股坐在了轉椅上,轉了個圈子后,問道,「這事怪了,市軍分區怎麼會出面?這個,跟他們有什麼關係?」

「是阮一進親自出手的,好像,當場還煽了一男兩個耳刮子。下手相當的重,據說,一男的嘴都給煽歪了。」高華皺著眉頭,講道。

「到底怎麼回事,你馬」范遠一擺手,哼道。

「我估計那幾個女子中有人家裡可能是有軍官,而且,級別絕對不會比阮一進低的。還有一種可能,同級別的戰友也說不定。」高華看了范遠一眼,講道。

「級別比阮一進還要高,那不是將軍了?」范遠身子突然微微一動,臉s更見yn沉。

「我看,要查比較難,不如您直接打個電話給阮司令,看他怎麼講?」高華建議道。

「阮一進這個人你不是不知道,茅坑裡的臭石頭,又臭又硬。什麼什麼時候賣過我范遠面子。打電話去,估計這傢伙不會講實情的。」范遠皺起了眉頭。

「也是。」高華點了點頭,想了想,講道,「好像,這個姓阮的跟葉凡的關係不錯。開常委會時,以前阮一進根本就不來。這幾次常委會都來了。而且,一直都是在支持著葉凡。」

「你的意思是叫葉市長去問問?」范遠看了高華一眼,哼道。

「他去問肯定會透底子的,這個,咱們總得慎重一點。比阮一進職務還要高的肯定是將軍。我擔心,此人會不會是省軍區司令員胡中明。」高華說道。

范遠正猶豫,這時電話又響了,自然是老婆李玉雅打來的。一出嘴就是哭鬧開了。罵道:「你個死人,還不去把人帶出來。要是打出個好歹來,我跟你拚命1

「你瞎嚷個屁!你看看這個畜牲都幹了什麼?當街調戲f女,槍斃了他都行1范遠也火大了,沖老婆嚷道。

「槍斃,老范,會不會真的槍斃了,快救人啊1李玉雅一聽倒想到這茬事上了,更是怕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問問。」范遠給逼得沒辦法,只好說道。

放下電話后想了想,還是打了電話給葉凡。委婉的講了這事,葉凡一聽,自然滿口答應打個電話問問。

足足一個小時過去了,自然是葉老大故意為之,他要讓范遠同志煎熬一陣子再說。所以,正在范遠如坐針氈之時葉凡回了電話。聲音有些低沉,講道:「范,這事有些麻煩。」

「麻煩,什麼麻煩,到底怎麼回事?」范遠問道,臉綁得更緊了。

「唉,那幾個姑娘可不簡單。一個電視台記者,叫宋貞瑤,好像是咱們省宋初傑副省長的女兒。一位叫蘭闐竹,是省報記者。一位叫葉可可,聽說家世也了得。而能叫阮司令出動的卻是一位叫趙佳貞的姑娘。」講到這裡,葉凡故意的停了一停。

「趙佳貞,沒聽說過。」范遠心裡早翻浪了,就是一個宋初傑都差點讓范遠甩了手中電話了。好像,後面還有一個來頭更粗的。

「聽阮司令透l說是,本來,我是委婉的講了你的意思。希望阮司令能照顧著點,別把人給打傷了。而且,希望阮司令能把人交給地方機關處理。不過,阮司令透底子了。說是那位叫趙佳貞的姑娘是京城趙家的趙老的孫女,這個,就不好辦了。」葉凡講道。

「京城趙家,什麼來頭的?」范遠這個土皇帝並不曉得趙家的。再說,華夏這麼大,范遠還沒上升到能了解這方面家族圈子的地步。

「聽說趙佳貞的爺爺叫趙寶剛,曾經的軍委副主席。那姑娘的大伯就是現任的政治局委員,粵東省委趙昌山。二伯是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而那姑娘的父親是東海艦隊副司令員。這事,要是給他知道了,會不會帶兵到咱們海東來要人就難說了。唉……這次的事真有些麻煩了,整得有些大了。」葉凡嘆了口氣。

放下電話后,范遠一臉的難看坐在轉椅上,嘆道,「這個畜牲,怎麼會惹下這麼大麻煩。麻煩。」

「其實,我看,這個,也不是什麼大罪。最多治安處罰一下就是了。如果能弄回市局就好辦了。」高華講道。

「你說怎麼撈人?阮一進卡住不放。」范遠哼聲道。

「他們軍分區抓人這是違規的。」高華說道。

「你去給阮一進講好啊1范遠譏諷道,看了高華一眼,講道,「把老蔡和丁山都叫來,咱們合計一下。非常時期,我范遠算是這張老臉丟盡了。」

「那好,我叫他們。」高華看了范遠一眼,講道。

「對了,市軍分區有沒你的朋友,叫他先打聽一下。」范遠又交待道,高華北點著頭去辦了。

葉凡到了市軍分區,跟阮一進司令打過招呼后想直奔招待所而去。不過,阮司令卻是問道:「剛才趙姑娘和那幾位姑娘都一直叫著你的名字,叫你到這裡來,你們是不是認識?」

「以前在水州時就認識了,當年我在魚陽當副縣長時她們到魚陽採訪時認識的。」葉凡點了點頭。

「那這事,你看,不知趙老的意思怎麼個意思?能不能請你去問問趙姑娘?」阮一進有些為難的看著葉凡。對方是紛櫻這邊又是軍界泰斗趙家,阮一進還真是頭痛了。這燙手山芋抓手中可是不好受的,搞不好兩頭不是人。

雖說阮一進並不怵范遠,但畢竟范遠是海東一把手。自己不怵他,但並不代表家裡人或親戚有些事不會擱人家手頭上。

「這事,我看,不如交待給市局處理還好。軍隊處理這事不合適,會遭人閑話。」葉凡講道。

「我倒是想,可是能放人嗎?」阮一進m了下頭髮,講道。

「如果你相信我,這事,我來處理怎麼樣?」葉凡說道。

「那正好了,這事,我全權拜託你了。」阮一進趕緊說道,這東東能扔出去,那真是舒服的。

「我先去問問幾位姑娘意思。這個,真不好意思。我請宋姑娘和蘭姑娘到咱們海東來拍攝,居然發生了這種事。也不知該怎麼樣向她們的家人交待。到時宋省長和蘭校長問起來,這事,還真是麻煩。」葉凡嘆了口氣[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