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海東的當家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海東的當家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行也得行!宋貞瑤撲了上去,lio起葉可可的裙子在往上翻到了她的背上。因為,她被趙四跟蘭闃竹反撲著壓在chung上的。

葉可可屁股動了動,沒擺脫。宋貞瑤沒客氣,伸手往下一捋,葉可可慘叫了一聲,整個屁股翹著l了出來。當然,其實,只l出了一大半。從後邊看去,還是能看到股溝里的一絲風采的。

「可可,你就當打針好子。」宋貞瑤拍了拍她的屁股,笑道。

「你等著,等下別叫就是了。」反正屁股都給葉老大看到了,葉可可反倒鎮定了下來。拱得高高的等著葉老大塗藥了。

「我我沒做什麼」宋貞瑤有些心虛,葉老大自然爽快了。

在人家那啥的上面塗了半天。有時還不小心手一滑,居然滑到人家溝里去了。

塗到後邊,葉老大鷹眼中清晰的發現。下邊好像越來越濕了。因為,藥丸被稀釋了。

葉老大又沒再加水,這個,自然,是某女j動的表現了。

塗完后,葉可可一臉潮紅,不顧臟,馬上就撲向了宋貞瑤,叫道:「姐妹們,動手1

「好的,動手1蘭闃竹跟趙四答著,如法炮製,宋貞瑤躲閃了幾下,終究是躲不開了。被人仰面按在了chung上。

「我來脫1葉可可這下子可是j動了,動作相當的粗魯。三下二下,宋貞瑤在慘叫聲中衣服被葉可可硬是捋翻到了脖頸處。l出了整個xing峰子來。葉可可一不做二不休,又是一動手,那xing罩被脫了。

葉老大感覺這次的手抖得相當的厲害,這可是在三女六隻眼下盯著塗m的。自然,特別的刺j了。

宋貞瑤羞得乾脆閉上了眼,好像這次的任務很艱巨似的。葉老大居然塗了一個小時。

到後邊,蘭闃竹她們早放開手了,不過,反正都給看過m過了,宋貞瑤反倒是躺在chung上不吭聲了。任由某人的狼爪子在峰上糟介著。

走出軍分區,葉老大鬆了口氣。剛才的旖旎,好像是一場夢幻。

亦真亦假的感覺有些不真實似的。

「我看乾脆老鐵先去問問,由他出馬比較好。」蔡權貴看了市政法委書記鐵丁山同志一眼,講道。

「嗯,老鐵去有說法。」高華也點了點頭。

「聽說葉凡去慰問過了,也不知情況怎麼樣了。」范岳。

「人是他請的,問候一下是應該的,體現領導關懷嘛。不過,他就是多事,要是沒請她們來那就不會發生這事了。」蔡貴權很yn辣,居然想把賬算在葉凡頭上。

「算啦,都是為了工作。只能怪這個畜牲太不爭氣了。」范遠擺了擺手。話講得好聽,其實,心裡早已長了疙瘩了。

鐵丁山同志到了市軍分區,委婉的表達了想轉人到公安機關處理的意思。

「老鐵,咱們同殿為臣,我也不難為你了。這事,關鍵是幾個姑娘身上。她們如果同意,我馬上把人交給你們處理。」阮一進一臉認真,講道。

「那,我去問問。」鐵丁山只好硬著頭皮到了樓前。剛跟趙四她們講完了市局的意思后,地一聲,鐵丁山還沒反應過來,劈頭就遭到趙四一杯茶水伺候。潑得鐵丁山一臉都是,幸好這茶水是冷的。不然,鐵丁山同志會不會慘遭到毀容都難說了。

「你,想幹什麼?」鐵丁山生氣了,指著趙四發怒了。

「你媽被調戲的時候你還會不會如此賣力的包庇罪犯?」趙四兇巴巴的朝著鐵丁山說道。

「這個這個跟我媽什麼關係?姑娘,你真能胡扯。」鐵丁山感覺這講話,好像有些不利索了。

「你媽不是女人嗎?」宋貞瑤冷冷同道。

「老鐵,走吧。」鐵丁山硬被阮一進拉走了。這樣子下去,情況肯定會更糟,所以,阮一進果斷的拉走了人。

「太過份了,我是來處理問題的。她們這是公然攻擊國家執法工作人員,我要追究她們的責任。太猖狂了,此風不可長,此風不可長。老阮,你說說,我來調查一下都不行。也太霸道了,還把我這個書記放眼中嗎?」鐵丁山一向被人棒慣了,作為市政法委書記,高高在上。哪裡受過如此大辱。破口就罵了起來。

「老鐵,你清醒點好不好?」阮一進趕緊講道。

「我清醒得很,一定要追究!一定1鐵丁山怒氣沖沖,沖樓上大吼道。

「那行,你追究吧?啥時帶一個大隊過來,跟咱們軍分區的兵蛋子們好好掰掰!到時,看看是公安的槍把子硬實還是我們這些土兵蛋子們玩槍玩得好?」阮一進看了鐵丁山一眼,冷冷哼道,旋轉,鬆開了鐵丁山的手。

「老阮,你這為什麼?」鐵丁山終於清醒了過來,才想到了趙家的勢力。以及宋貞瑤的身份,這傢伙苦笑了兩聲,搖了搖頭,坐車一冒煙,是了。

回去,鐵丁山同志自然把自己被茶水潑的醜事給隱瞞了。只是講阮一進不放人什麼什麼的。

「還是得找葉凡了,他跟再一進關係比較好。」鐵丁山支招道。

「老鐵,別瞞我們了。你是不是被潑了一身都是,幾個姑娘,猖狂啊1這時,蔡貴權哼道。

「。產1鐵丁山有些怒了,看了蔡貴權一眼,覺得這傢伙太直白地揭自己傷疤,有些不地道。

「老鐵,我們沒有別的意思。你有沒發現,你去被潑了,葉凡去可是沒屁事的。從中,你看出什麼來了?」高華說道。

「嗯,好像是這樣。難道姓葉的認識那幾個姑娘?」鐵丁山同志醒悟過來了,差點叫出聲來。

「這就對了,人是葉凡請來的,自然認識。我剛才打聽過了,聽說在那墓地,姓葉的跟那幾個姑娘很親密。不會是有一tu吧?估計應該是這樣的。請了幾個情人來囂張,不是個東西1高華說道。

「有一tu更好,如果姓葉的肯出面,這事八成能擺平。只要那個趙四跟宋姑娘不鬧事,這事就好辦。s下就可以解決掉的。不過,他也太不地道了。」蔡權貴說道。

「想s了,不可能了。這事,八成京城那個趙老已經知道了。聽說電話就是他打的,就是裝裝樣子,一男也得受到嚴厲的處罰才行。

還有宋省長,人家就是不說,這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事,必須嚴肅處理。這個畜牲,關他十幾天再說。」范遠一拍桌子,哼道。

爾後,范遠到隔間打了電話給葉凡。要求他出面談談這事,先把人轉過來。

「這事,我看叫安奇同志去最好。他是公安局長,去問阮一進要人天經地義。至於要回來怎麼樣處理再說了。當然,趙老和宋省長都關注著。再說,蘭闃竹又是省報記者,宋貞瑤是省台的人。不嚴肅處理的話就怕幾位姑娘不服氣。到時透到省報上就麻煩了。」葉凡嘆了口氣,講道。

「鐵丁山去都沒用,安奇去有用嗎?」范遠反問道。感覺好像葉凡在推,所以,有些生氣了。

「我知道安奇去沒用,但是,如果光是我去,名不正言不順,不符合法律程序。所以,我必須帶安奇同志一起去。他以公安局名義向軍分區要人才合適,而我,就當是說客了。叫我直接要人,這個,有什麼理由?」葉凡解釋道。

「你拿主意,只要能把人要過來就是了。至於處理,一定要嚴肅處理。不嚴肅都不行1范遠下了狠心。

葉凡知道,范遠是做給趙寶剛和宋初傑看的。也不排除范遠要棄掉李一男這個小舅子了。

在官帽子跟親戚之間,范遠鐵定選擇先穩裝帽子,。沒有了「帽子」計么都沒有了。親戚拿來幹什麼?沒準兒還能樹立範遠同志大義滅親的典範。

「這事,我自然肯去。就是安奇同志,我怕他不是很實心的去做。到時一句話講不好,惹得那幾個姑娘生氣,節外生枝就更麻煩了。」葉凡有些為難樣子,在電話裡頭講道。

「安奇不實心,什麼意思。難道他對我這個書記有意見,葉凡同志,你可以叫他提出來嘛1范遠一聽就明白了,差點罵娘了。知道姓葉的同志在這個節骨眼上正干著那漫天要解的犯so事。

「其實,說起來這事安奇同志有些怨言也正常。前次,我交待他要整頓青牛市治安,安奇同忐忑么講?說自己就一個市局局長職位,連市政法委一個副書記職位都沒兼著。下邊青牛市那邊的政法委的同志根本就不賣賬。這個也是現實,下邊的同志啊,雙眼亮著的。」葉凡講道。

「這個,我倒是一時沒想到關鍵問題。你給安奇同志講一聲,市裡早考慮這個問題了。過幾天常委會討論一下。一個副書記,反正都是正處級幹部,沒提級別,只是掛了個閑職罷了。倒是好解決,叫組織部門下去宣布一下,給省政法委推薦一下就行了。」范遠心裡咬著牙應諾了下來。

「還有一件事,能不能安排市局一位同志到青牛市公安局掛職去。」葉凡問道。

「你真打算繼續糾纏青牛市公安局的問題是不是?」范遠口氣有些冷了。

「不是糾纏,是為黨為國負責任。,…葉凡義正詞嚴,哼道。

「什麼職位?」范遠哼道。

「副局長。」葉晃講道。

「行1范遠沒多說話,直接就掛了電話。良久,范遠朝著衛生間里那面鏡子看了自己好久。。蘿道「1小子,是不是覺得自己翅膀長硬了,才幾個月就想飛了。我范遠會讓你知道的,這海東的當家人,是我范遠,而不是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