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紅影一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五十一章紅影一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mm糊糊中正想睡,突然一聲冷哼傳來道:「天當地來地當chung,夜夜都可當新郎1

「誰」葉凡麻溜的抱著宋貞瑤一竄到了外邊。

眼前晃過一道身影,全身艷麗,好像是紅絲綢做的紅裝披風,一個女子的額頭和眼睛顯l了一下,整個臉被紅巾遮著。她離葉凡有三四十米遠,轉頭定定的看了葉凡一眼,那眼神彼為複雜。

爾後,葉凡撲過去時,她伸出紅巾一動,騰身而起,葉凡拚了命追去。不過,因為懷中還抱著一個人,所以,速度自然起不來。而且,那女子的輕身提縱術好像比自己的還要高明。不久失去了蹤影。

「難道真是在八卦門做夢時見到的那位紅衣女子?」葉凡在心裡尋思著,獃獃的站在hu叢里發了一陣子呆。爾後,低頭看去。發現宋江貞瑤正定定的望著自己。

「你醒了。」葉凡問道。

「我感覺剛才好像在飛,哥,你真會飛嗎?」宋貞瑤獃獃的看著葉凡,問道。

「不是飛,是跑得快罷了。你看看,是不是這個樣子的。」葉凡運起輕身提縱術,把費青山的鷹虎之術都使出來了,幾個強力助跑,騰空而起,在空中帶著一個人居然滑行了三十來米。

落地后再看宋貞瑤,她已經痴了。嘴裡喃喃道:「難怪有那麼多女子喜歡你,哥,你是英雄!喬圓圓能當你老婆,我羨慕死了!

唉……………」不久天亮了。

在留hu谷內,宋貞瑤像個活潑的孩子,跳跳蹦蹦好不自在。她太快活了。一會摘朵hu給葉老大別在發間,一會兒又摘朵hu插在葉老大xing口上。

葉凡也不慢,編了個hu冠給心愛的女神戴上了。宋貞瑤,她j動得,幸福得,居然哭了。

「哥,晚上是我這輩子,過得最幸福的一個晚上。」在回去的路上,宋貞瑤深情的講道。

「我也是。」葉凡講道,自然有些違心了。

回到市裡,范剛早在辦公室外候著了。

「你小子也太不小心了,給人打昏了居然不知。」葉凡斜了他一眼,哼道。

「我哪知道,當時我可是正在乾哥安排的工作。拿著一條警棍四處巡邏。我這眼可是睜得很大,連只鳥都別想飛過。

不過,奇怪的是,就那樣,莫名其妙的眼前紅影一晃,感覺腦袋瓜一沉,我就睡去了。」范剛還m了m頭,一臉后怕樣子,嘆道「太厲害了,以前以為我有兩下子就不得了啦。

昨晚上才知道,這天外真是有天。在紅影面前,我根本就是一軟雞蛋。

人家要捏死我如捏一隻螞蟻。不過,怪了,她怎麼沒要我小命。

難道,她跟哥你有什麼瓜葛?」「我也不清楚,她在我帳蓬外邊冷哼了一句什麼「天當地來地當chung,夜夜都可當新郎。,然後我追了出去,只發現了她的一雙眼睛,拚出全力都追不上。也許當時是抱著貞瑤,兩個人的重量增加,不過,我感覺她的輕身提縱術比我的還要好。不過,我如果能把費家的鷹虎功練到極至,一定會追上她的。」葉凡信心滿滿,講道。

「那女子應該沒有惡意,而且,好像是沖著你來的。這倒怪了,哥一點都想不起來了。」范剛可是不騙的,拿眼怪怪的看著葉凡。

「你小子想什麼,說不知道就是不知道。這事我瞞你幹嘛1葉老大伸手就給了范剛一個暴栗。

「不知道就算啦,還打人。昨天晚上你倆個快活,我可是喝著西北風在巡邏的。」范剛咕嚕了一句后趕緊閃到一邊去了。就怕再被彈一個暴栗了。

「小子,想快活也得有那個本事才行。」葉凡斜瞄了這傢伙一眼,沒好氣「哼道。

第二天晚上,葉凡匆匆趕往了省城。據分管水利的副市長吳生髮同志打來電話。說是水利廳那邊還是沒能通過對旺夫溪的整治方案。

而吳副市長說是在省城斷斷續續的都紮根相當長時間了,也動了思鄉的念頭。葉凡聽了自然生氣了,決定親自跑一趟,會會厲志達這個難纏的傢伙。

剛回到水州,盧偉請吃飯,也就直接奔水州大酒店而去了。這邊賀海緯和於建臣以及趙鐵海、盧雲,還有粟三宵等人都到了。

幾位兄弟好久沒見面了,也格外的親切。見面大家擁抱在了一起,很是親熱。

葉凡,硬是被大家推舉到了主位上。

在喝酒中,葉凡隨口跟幾位兄弟聊了聊各人的近況,感覺還行。後來,問道:「你們有誰熟悉厲志達這個人?」「是不是省長助理那位姓厲的?」賀海緯隨口問道。

「嗯,就是他。這傢伙盡找我麻煩。」葉凡皺起了眉頭。

「他怎麼會找你麻煩?

於建臣有些奇怪了。

「前次他到海東」葉凡把始末跟大家講了講。

「何省長不是跟你關係不錯嗎?他可是分管水利的。」這時,賀海緯哼聲道,有些不高興了。

「老何儘力了,差點跟厲志達拍桌子了。後來,也不知怎麼的居然被燕省長知道了,還被燕省長叫去隱晦的批評了一頓。說是各部門有各部門的規矩,即便分管領導也不能壞了規矩什麼的。媽的,明顯是偏癱那傢伙嘛1葉凡哼道。

「看來,厲志達很得燕省長的寵了。」盧偉淡淡哼道。

「我聽說他快升了,本來省長助理這個頭銜是享受副省級待遇的。

只不過正式的級別還是正廳。最近聽說咱們省還缺了一個副省長職位。燕省長有意讓厲志達上去,據說交道都打點好了。不過,聽聞說是中組織要求南福省委先推薦名額上去他們再作定奪。」粟一宵掃了大家一眼,說道。

「我問問姑姑。」盧偉打起了電話,嗯啊一陣之後放下了電話,講道」「還沒定下來,這次中組織部把人事權下放給了南福省委。所以,南福省委的推薦就相當重要了。當然,這個是不是作秀咱們也不清楚。只是上頭有文件,要求搞好民主推薦工作。我想,也許,根本就是在遮人耳目罷了。」

「年年都這樣,上頭叫下邊人推薦,體現民主嘛!結果怎麼個情況。有後路的早打點好了。沒後路的即便是能推薦上去最後也是剃頭擔子一頭熱,結果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主動權還在上頭。不過,你要得到提拔,首先就得過省委常委會這一關。

連這一關都上不去,哪是徹底沒戲了。」賀海緯冷冷哼道。

「這事明天我見到厲志達再說,如果這老小子硬要從中作梗不讓旺夫溪整治方案通過的話,哪我葉凡指不定也得從背後開始捅人刀子了。

他不仁,咱,也不能再義了。」葉凡哼著聲,干進去了一杯紅酒。

「該捅,大哥,到時給我講一聲。我姑姑那邊我負責。」盧偉tng了tngxing哼道。

「鐵托書記快走了,能在走前再幫葉老弟一次,也是運氣。」賀海緯講道。

「我舅那邊我也去嘮叨兩句,管不管用不管他。」粟一宵講道,自然講的是省委秘書長喬志和了。

「唉,真有些捨不得鐵書記。他到粵東后,想再見到他有些難了。」葉凡嘆了口氣。

「也不知誰會坐上省紀委書記寶座。」賀海緯最關心的是這個問題了,一朝天子一朝臣。誰上去對於他這個墊底的副書記來講,分配工作時權力的瓜分就相當重要了。

「老賀,要不去爭取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到舁紀委第一副書記職位?」這時,葉凡突發奇想,說道。

「怎麼可能,我在省紀副職裡頭到現在排名墊底。資歷年齡都不佔優勢。那些個老傢伙一個個都是島歲以上了,咱還不到7一點。這個可是很大的缺失之處。咱們這個體制,老弟你又不是不曉得。年齡很重要。

不然,人家會講年青人什麼什麼的。你老弟肯定有切身體會的。

不過,你跟我不一樣,你運氣好,有能力。」賀海緯有些喪氣,根本就不敢往這邊想去。

「管它的,先爭取一下再講。沒用就沒用,也得嘎一下。至少,要讓大家知道有你老賀這麼一號人物。這叫什麼來著,叫名人效應。今年不行,人家已經知道有個競爭者了。也許明年,後年就行了。」葉凡哼聲道。

「怎麼爭取,第一副書記可是正廳級幹部。而且,紀委是個特殊部門。還需徵得中紀委的同意才行。說句實話,我是兩眼一抹黑,除了認識一個鐵托書記外,以及你們這幫兄弟,其它的,屁都不曉得。

而且,就是鐵書記想幫也幫不上。能力庫限啊1賀海緯搖了搖頭,

有些失落。

「我說老賀,咱們都是「葉系,圈子裡頭的人了。咱們的主心骨葉老大講了行就行。你管它,去試試再講。現在正有這個機會,而且,鐵書記要調走了,走前大力推薦一下你也正常嘛1於建臣哼聲道。

「這個」賀海緯看了葉凡一眼,看來,有些心動了。

「老賀,心動不如行動1葉凡笑道。

「那試試。」賀海緯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指揮棒在你手頭上。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怎麼樣?」

「我看行。」盧偉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如果能在此刻助老賀破了一起大案子就好了。比如,抓出個大貪官出來。也能造造聲勢,為老賀吶喊。[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