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不教訓你對不起黨和人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不教訓你對不起黨和人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的,就是他。」李玉講道。

「厲助理一般都跟什麼人來,接觸的都是什麼人?」葉凡當然來了興趣。

「有一次我在一旁泡茶,聽說那個瘦瘦的客人好像是你們海東洪縣來的客人,姓姜的,他跟厲助理一起喝茶聊天著。」李玉也懂事,見葉老大對這事感興趣,也就專門講了起來。

「來,坐我旁邊,跳這麼久了,也累了。」葉凡招了招手。李玉、

溫柔的一笑,挨著葉凡身旁輕輕的坐下了。

「衣服濕濕的,有些難受。」李玉攏了攏睡衣,因為在溫泉池中跳舞的緣故,打濕了,這個,寬大的衣服變得很笨重,自然有些難受了。很自然,李玉脫了睡衣。頓時,葉老大眼前一亮。

裡頭,李玉下身穿的是一條著鳥類有著hu邊的短k,剛到大tu上部根處把女人的禁區遮祝不過,調皮的芳草有幾根還是冒出頭來在外邊招搖著。

而上身,卻是淡綠s的xing罩子。這罩子很小,只遮住了李玉那tng拔的山峰子的上半部,下半部都l在外邊,渾圓而白晰,充滿了爆炸xng的彈力。

葉老大,自然有了反應。這廝趕緊動了動tu把惹事精給擋住了。

不然,也太難堪了。

「是不是叫姜初林?」葉凡問道。

「好像是,後來我問過,才知道是洪縣的縣委書玉答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他們正聊洪縣的虎子壩水庫。好像隱約聽見姜書記希望厲助理再拔些款子下來。

而厲助理說是去年不是拔了二千萬下來,怎麼還要?就見姜初林看了我一眼,我當時隔他們還是較遠的。

我馬上裝著沒看見聽見樣子舞著舞著離得更遠了。就見姜書記比了比手勢,伸出了二根指頭。

厲助理搖了搖頭,姜書記後來伸出了一根半指頭,厲助理喝了。茶微微點了點頭,後來我就出去了。」

「領導來會不會經常叫你伴舞?」葉凡隨口說道,心裡已經有了計較。姜初林明明去年從省水利廳拿到了二千萬,為什麼在去年虎子壩水庫一直沒有動工。

還是前個月自己從市財政拔了三千萬給他們才動工的。這二千萬去什麼地方了,這其中,估計貓膩大了。估計,還扯牽著厲志達了。

「偶爾叫我,能推的我都推了,一般叫其它姑娘去。不過,我只是伴舞,絕不做其它的。」李玉有些急了,估計是怕葉凡產生誤會,趕緊解釋道。

「沒事,給領導伴舞正常。」葉凡安慰道。

「也有個把領導偶爾會動手動腳的,遇到這樣的人,我會以上衛生間推託,然後偷偷溜走了。」李玉講道。

「哪你怎麼敢單獨約我到這裡,就不怕我也動手動腳的?」葉凡淡淡笑道。知道了姜初林的事,心情一時大好了起來。

「我不知道,反正,我相信你。而且,我也不怕。」李玉臉紅紅的講著這話。一下子表l了心跡,非常的不好意思。

「唉,如果你覺得民族賓館呆著不舒服,可以隨時給我講。我可以給你換個地方。」葉凡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用心享受溫泉的滋潤了。

「暫時還行,如果真不能呆時我再給您講。」李玉小聲講道。

望著葉老大的身影在樓前消失,李木看了妹子一眼,小聲問道,:「沒豐吧?」

「能有什麼事,哥,你別盡往歪處想。以為個個領導都像你是不是?」李玉白了哥哥李木一眼,嗔道。

「像我,我又怎麼啦?我算是什麼領導,剛提了個副科,還不是跟班命。」李木叫屈道。

……哼,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在海東可是名人了。被人稱為海東第二秘。范遠的秘書是第一秘,你是第二秘。威風著了,嫂子有時都不放心,說是要想辦法調到海東來看著你,不然,你這心也不知會飛到哪裡去了?」李玉譏諷樣說道。

「我真冤啊,整天跟著葉市長,哪有空去干別的什麼?再說,你嫂子那母大蟲,我敢嗎?」李木老實的舉起了雙手作投降狀。

「市長會不會整天這個樣子,比如,像晚上這個樣子?」李玉來了興趣,1小聲問道。

「不該問的別瞎打聽,1小心禍從口出。」李木臉一板,沖妹子哼聲道,轉爾講道「妹子,葉市長是個好人。我甚少看他出去。就是出去,基本上都是些男的客人。」

「我早知道葉市長是這樣的人,不然,你以為我會隨便約什麼人去泡溫泉。到時還不把自己給「送了,出去?」李玉撅著嘴兒講道。

「妹子,男人都是虎,你可得小心點。別什麼人都相信,有些人,表面是君子,背後是禽獸。到時,後悔就晚了。」李木一臉正經,講道。

「我願意泡茶給葉市長喝,你管得著嗎?」李玉伸手扭了哥哥的手臂一下。

「妹子,我跟你講實話。人家葉市長有女朋友,已經訂婚了,聽說是京里的貴家女。你可別胡思亂想著了,到時,唉」李木一臉正經,勸道。

「哥,你想哪裡去了。我明白,我配不上葉市長。你妹子這點自知知明還是有的。放心。妹子對葉市長沒什麼想法。,哼哼1李玉羞紅著臉,哼了幾聲,

鑽進車裡叫道「開車,開車1

第二天早上。

葉凡一大早,在吳副市長和李木這個秘書陪同下直奔省政府而去。

因為面志達只是兼任水利廳廳長,而他實際上的排頭卻是省長助理。

所以,水利廳那個辦公室厲志達是很少去的。

一般的事務都是交給常務副廳長曾長水同志打理。不過,葉凡曉得,找曾長水沒用。這事,明擺著是厲志達在作梗。要解決這事,就得把厲志達擺平了才行。沒他點頭,曾長水只是一擺設。

「吳市長,你找過厲助理幾回了?」在路上,葉凡問身旁負責分管水利工作方面的吳生髮副市長道。

「人家是大忙人,哪能經常見到。我就見過他一回,而且,還是在路上,就講了幾句話匆匆走了。

說是叫我找曾廳長,可曾廳長又叫我找厲助理。就這樣,像炒玉米一樣,炒來炒去的,我都昏頭轉向了。

天天都到廳里坐著等都沒用。曾再長一句話就打發了,說這事還在研究,要等專家們調研過後再說。

說是河道整治是大事,關係著海東幾百萬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安全,馬虎不得。一馬虎就會出人命的什麼什麼的。

回回都是這樣講,講得很嚴肅,搞得人都有些惶惶然的。

而且,回回都在推,就是不見專家的影子。」吳生髮也是受了一肚皮的氣,牢so滿腹。

不久到了厲志達辦公室的過道。

厲志達的辦公室是排在各位副省長的最尾巴的,華夏這個國度,幹什麼都講究個論資排輩,不能亂了順序。如果你一個助理反倒跑到人家副省長前面去了,人家情何以堪,還不把你當眼中釘肉中刺的非拔去不可。

辦公室外間有個小會客間,葉凡三人走了進去,發現在側面還有個小間。裡頭一張辦公桌旁正坐著一個戴眼鏡的年青人,應該是厲志達的秘書張冬同志了。

吳生髮來了多次,雖說沒見到厲志達,但張秘書還是認識的。哪知,吳生髮同志正掏著煙想上前遞過去打個招呼,張秘書掃了葉凡跟李木一眼,發現是兩個年青人,還以為是吳副市長的跟班。

瞬間,這傢伙那臉卻是一板,哼道:「怎麼又是你們,又來了。

煩不煩?再這樣下去,別做得過了,這事,你們回去想想?」「張秘書,昨天我有問過,厲助理講今天有空見我們。所以,我們就來了。」吳生髮一臉笑著上前,遞過去了一支中華。

「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難道昨天安排的事今天就不能變了嗎?地球還在隨時運轉,這事,也在天天變化著。」張秘書接過煙后隨手就扔在了桌上,一臉傲氣的搶白了老吳同志一番。

「那,現在,厲助理應該在吧?」吳生婁這耐心不是一般的大,絲毫不生氣,問道。

「在1張秘書答得乾脆,看了葉凡三人一眼,哼道「不過,老闆講了,沒空見你們。今天事多,蒼海市有客人來,那邊,外省還有客人來,燕省長還交待……」張秘書扯了一大堆事出來,聽得葉凡直皺眉頭,看了張秘書一眼,問道:「張秘書?這事,昨天厲助理可是答應見我們海東來的同志的。

既然這事要安排,你應該安排好了的。就是蒼海市或外省的客人要來,也得排在海東市後頭是不是?」「你算什麼東西,吳市長還沒講話,你亂叫亂嚷什麼?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張秘書生氣了,把手中的一本雜誌往桌上一扔,沖葉老大就哼了過去。而且,一出口就是「東西東西的,。

「你是什麼東西,他是我們海東市市長。」李木氣不打一處來,為了主子,衝口往張秘書招呼了過去。

「你敢罵我,你小子…」張秘書氣得話都講不利索了,指著李木,一幅要吃人的架勢。

「他本來就不是東西,李木,你跟不是東西的什麼東西講什麼?」

葉凡看了張秘書一眼,冷冷的添了一句。

「海東市市長是不是?以為當市長就了不起了。這裡是省政府,不是你們海東那旮旯地方,也要懂規矩。懂規矩懂嗎?」張秘書氣勢微微有些弱化了,畢竟,對面站著的是海東市市長,他這個省長助理的秘書也有些勢弱。

「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海東市市長,一個秘書,居然如此囂張,不教訓你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什麼叫為什麼服務,你作為厲助理秘書,首先就敗壞了厲助理形象。

二來,也給下邊來辦事的同志造成了對省政府有偏見。以為省政府的工作人員都這種素鼻,那是極大的敗壞了咱們黨領導下的政府的聲譽。

三來,你根本就沒有盡到一個秘書的責任,所以,少不得我得代厲助理教訓你一頓。」葉老大來氣了,一個跨步過去,照準張秘書一巴掌就煽了過去,叭地一聲,張秘書沒站穩,整個人被葉老大甩得摔倒在了地板上。而且,葉老大很相當的yn。居然搬出了厲志達的牌頭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