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厲助理暈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厲助理暈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旁的吳生髮頓時就傻眼了,趕緊跑過去想扶地下的張秘書起來。卻是聽到葉凡一聲冷哼道:「讓這個東西自己爬起來1

吳生髮一聽,站那邊,手一下子就僵硬在了空中發獃了。伸又不是,不伸也不是。老吳同志,此刻特別的尷尬。

「你你敢打我…」張秘書估計是被打痛了,m著半邊臉頰指著葉凡。

不過,見葉老大那眼一瞪,嚇得這傢伙手趕緊縮了回去。就怕葉老大這種粗人不管不顧的再來那麼一下,那受皮肉之苦的就是自己了。

這時,門吱嘎一聲打開了。厲志達站在了門口,看了張秘書一眼,哼道:「怎麼回事,大叫大嚷的,成何體統?」

「厲助理,那小子打人1張秘書呲著牙指著葉凡哭喊道。

「是你們?」厲志達瞄了葉凡一眼,哼道「為什麼打人?」

「哪個小子在打人,這裡是什麼地方,無法無天啦?」這時,過道里傳來一道熟悉而宏亮的聲音。

「齊齊書志達趕緊向小會客廳門外迎了上去。

齊振濤一邊跟厲志達握著手,瞄了里叉一眼,發現葉凡向他眨了眨眼,瞬間就明白了。

看了看地下正在爬起來的張秘書,轉頭問厲志達道:「怎麼回事,這位同志是誰,怎麼好端端的椅子不坐要坐地下。這樣可是很不好,厲志達同志,這裡是省政府,不是鄉政府。即便是鄉政府也不能讓同志坐地下辦公?大大有損省政府形象,咱們是什麼人,人民公僕,不是無賴1

齊振濤還不是一般的yn,居然把張秘書講成了潑皮之流。那厲志達這個主子,不是大潑皮了?

「還不起來1厲志達被齊振濤搶白了一頓,這氣又沒地方發出來。只得沖正爬起來的張秘書出了。不過他看了齊振濤一眼,卻是問張秘書道「剛才到底怎麼回不,葉市長怎麼打的你?」

厲志達這出嘴也是老辣首先不問原因,而是一屎盆子就扣在了葉凡身了,問是怎麼打的?

「齊書記您好,我是海東來的葉凡。」葉凡趕緊上前打招呼道。

「噢,你是啊,回來啦?」齊振濤斜了葉凡一眼,淡淡哼道,看了張秘書一眼問道「剛才是不是這個「1小子,打你了?」

「是的,就是這小子打的我。他們要見厲助理」張秘書剛講到這裡哪知,叭地一聲,更為清脆的耳光聲傳了過來。張秘書晃了晃,另一邊臉頰居然又挨了一巴掌。這次打人的居然是齊振濤而不是葉凡。好像,更狠了一些。

「張秘書,他是誰你知道嗎?」齊振濤指著葉凡哼道。

「海東市市長葉凡,我知道。」張秘書覺得真是冤,居然被齊大佬打了一巴掌只好老實的回答道。

「既然知道是海東來的葉市長,你是怎麼稱呼他的。1小子小子,

你就是這樣尊重領導的。好小子,我老齊,不我齊大炮今天就教你怎麼樣做人,該怎麼樣尊敬領導。」齊振濤先沖張秘書講到這裡,轉頭看了厲志達一眼,說道「厲助理,我看你這個秘書,怎麼一點規矩都不懂。連最起碼的領導的職位都不會叫,這樣的秘書放身邊呵呵,要是下次見到費書記也小子小子的叫那個,呵呵呵,我走了,有事找燕省長,你們慢慢聊。」

齊振濤伸手拍了拍厲志達肩膀,轉身帶著幾個工作人員走了。

「厲助理,我沒有這樣亂叫,平時我都是叫」張秘書一臉委屈,趕緊想申辯,厲志達再也忍不住了,沖張秘書吼道「滾!滾遠點,以後再也不要來了。」

「厲助理,我真……」張秘書還想豐辯。

厲助理瞪了一眼,臉板得要吃人相直瞪著他。張秘書身子一顫,再不敢講話了,轉身躬著身子,m著臉頰,一臉的灰s,爾後,灰溜溜的走了。

「你們找我有事?」厲志達轉身冷冷盯著葉凡,自然,張秘書丟了面子,那就是打自己這個主子的面子。現在,應該在葉凡身上找回來才行。

因為,剛才鬧騰的動靜可是不校跟自己並排著的幾個副省長辦公室里都有人探頭看了看。

雖說沒有過來湊熱鬧,但人家估計也曉得了。今天,這臉,可是丟得有些大了。對於齊振濤這個副書記,厲婁達只能把恨深深的埋著。但對於葉凡,倒是可以好收拾的。

「厲助理,我們海東市關於旺夫溪整治的項目申請已經送到水利廳一個多月了。那邊前期工程已經啟動,先期投入的二個億資金也到位了。

市委市政府都很重視這項民生工程。不知水利廳什麼時候能審批下來。」葉凡淡定的跟厲志達講道。

「廳里自有安排,你回去吧。等有了結果,自然會通知你。」厲志達斜了葉凡一眼,冷冷哼聲道。

「我們等不及了,厲助理,能不能快點?如果一直不能通過,誤了工期不說,還會誤了防汛的最佳時機。我們海東拖不起?最好是一個星期內能敲定下來,我們也好做好充分準備,全面鋪開。也希望水利廳能大力支持,拔一些款子支助一下。」葉凡一臉嚴肅,講道。

「水利廳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安排了?葉凡同志,這裡是省政府,不是你們海東市政府。

要考慮的全省,而不是光你們海東一個市。難道水利廳就專門為你們海東人民服務了?

什麼事都需要個過程,不是你講的那般輕鬆。再說,你們旺夫溪整治的項目能否經過專家論證通過都難說。

我也翻過材料了,覺得時機還不成熟。就你們海東一個市,能弄到那麼多錢嗎?那可是幾十個億,到時弄不到錢,項目咱們是審批下來了。

搞得不三不四成了中落子工程,我們省水利廳這個審批人還得遭人批評。所以,這事,你不要講了。

什麼時候審批是水利廳的事,回去!回去!該幹什麼幹什麼去1

厲志達擺著手,像趕蒼蠅般要趕葉凡走。

「水利廳的事是輪不到我們下邊的同志來管,可是,我們市委市政府很重視。一個多月了,時間也夠長的了,我們的要求並不過份。

省水利廳也不能不作為是不是?老早說派專家組下來調研,到現在都快一個月了,也沒見到專家的人影?

難道海東市就不是省水利廳支助的對象了。厲助理口口聲聲講為人民服務,難道海東人民就不是人民中的一員了?」葉凡言詞開始犀利了,知道厲志達要故意刁難,也沒必要再低聲下氣了。乾脆當面鑼對面鼓的敲了起來。

「葉凡同志,你想幹什麼?是不是真想坐我這個位置。只要你跟燕省長講一句,我厲志達讓賢。」厲志達火終於冒騰了。

「厲助理,你這話什麼意思?我葉凡並沒有搶你位置的打算。只是請求省水利廳能加快審批步伐,這個,不過份吧?」葉凡也火了,冷冷反哼了回去。

這時,聽到爭吵聲大了起來。過道里遠遠的站著好些個同志在看熱鬧了。

「今天,我厲志達在這裡明擺著告訴你。你們的項目,不符合條件,還達不到省水利廳的要求,所以,無法通過。把你們的方案拿回去,過幾年再說。」厲志達掃了過道里的同志一眼,耍大牌了。

「厲助理,這事,一點轉環的餘地都沒有了?」葉凡盯著厲志達講道。

「葉凡同志,聽不懂我的話是不是?我很是懷疑,你是不是連小

學三年級都沒上過。是怎麼坐上這個市長位置的。回去到小學再念上幾年再說,考及格了再回來找我。」厲志達開始發飆了,講話,著實難聽。

「我小學是沒畢業,但總比你這個連幼兒園都沒上過的蠢貨好一些。」葉凡甩出一句話后看了吳生髮一眼,講道「我們走1

「你敢罵我?不是個東西?」背後傳來厲志達那氣得發抖的吼聲。

「罵的就是你,厲志達同志。尼瑪的吃飽飯後不幹人事,置海東幾百萬老百姓於不顧,你這良心,被狗吃了。媽的,罵了你,又怎麼的?」葉凡轉過頭來,盯著厲志達。

「你個混帳東西1厲志達氣得嘴chn顫慄。

葉凡早轉身噠噠著走了。

剛到樓下,突然聽到樓上傳來吵嘈的聲音道:「不好了,厲助理暈了,快叫救護車,快送醫院,快快#」

「市長,好像是厲助理暈過去了。」李木有些擔心」望了望樓上。

「這種人,不幹正事,死了更好。不要理他,我們走1葉凡冷哼一聲,不管不顧,坐車走了。

「什麼,厲助理暈了,怎麼回事?」燕省長正跟齊振濤書記聊著,這時,秘書曹林有些慌張的推開門沖燕春來講道。燕春來一聽,臉一下子沉了下來。

「我也不清楚,剛才厲助理的秘書張冬跑過來講的。」曹林講道。

「嚴重不?」齊振濤皺了下眉頭,問道。

「不清楚,暈過去了,正在想辦法。」曹秘書回答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