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燕省長大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五十五章燕省長大怒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去看看?

燕省長坐不住了,厲志這可是自己的得力幹將這次,推薦副省長人選的對象。

而且,各方關係都打點好了的。有八成能上去的,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什麼狀況,那不白忙活了。

更糟糕的是怕被別人撿了漏。失去了一大助力。

在省政府班子里,能多出一個副省長支持自己,干起事來更順手。

齊振濤點了點頭跟著過去了,心說是不是葉凡這傢伙給打暈的,這兔崽子,盡捅蔞子……

不久到了過道,發現幾十個人圍著。厲志達躺在地板上,頭上枕著人沙發墊子。雙眼緊閉,嘴chn有些發紫,臉s的確不怎麼好看。而省政府的保健醫生正在忙碌著。

「怎麼回事,叫救護車沒有?」燕春來問道。

「叫了,還沒到。估計是老毛病犯了,厲助理心臟有點同題,剛才已經給他吃了隨身帶的葯。可能是最近工作太累,太疲勞倒致的。」

那個中年醫生趕緊說道。

這時,張秘書突然叫道:「厲助理醒了。」

「志達同志,要工作也要休息,不能只干革命而忘了身體。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只有身體好了才能更好的干好工作。這樣吧,我給你放幾天假,到醫院好好檢查一下,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燕春來一臉關切,說道。

「燕省長,這工作,我幹不了啦1厲志達沙啞著聲音,說道。

「年紀輕輕的,怎麼能說幹不了工作了?你跟我比,還小了十來歲,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別多想,休息幾天就沒事了。」燕春來安慰道。

「唉都像海東的同志那樣,真幹不了啦?」厲志達搖了搖頭,一臉的痛苦樣子。

「海東的同志,怎麼回事?」燕春來臉一板,哼道。

「不說了燕省長,我回去休息幾天。」厲志達搖了搖頭,示意秘書張冬來扶自己起來。

這傢伙,明擺著是在打悲情牌。齊振濤一看就明白了倒也不吭聲,倒這傢伙到底想玩什麼hu樣。不過,齊振濤也在心裡暗罵葉凡這傢伙,什麼事居然氣得厲志達暈了。

「志達同志,這個時候了你還有什麼事不能講。還要為海東的什麼同志遮掩是不是?把事情講清楚,該怎麼樣處理就要怎麼樣處理。

不能累著苦著自己了。」燕省長一臉嚴肅,講道。

不過,厲志達還是搖頭裝著想維護下邊的同志似的。倒是一付大義維護架勢。燕春來一看,朝著張秘書哼道:「剛才你在場吧?」「燕省長,我在。」張秘書那個j動啊連聲音都有些跑調了。

「把情況一五一十的講清楚,不準有半點隱瞞,也不能亂講。」燕春來一臉嚴肅,哼道。

「燕省長,剛才海東市來的葉凡市長帶著吳生髮副市長以及秘書請求厲助理審批旺夫溪項目。

這事,厲助理早有安排。最近也招集水利廳的專家們審查過海東的旺夫溪項曰了。

專家們認為時機還不成熟,條件還不能達到省里的要求。這項目,至少在今年內還不能審批。

所以厲助理要求海東的同志拿回去后再整改,明後年再說。不過,葉市長生氣了,張口就罵人了。

罵得很難聽。剛才剛才我想勸勸,他他還打了我。」張冬m了m腫起的臉頰不敢看齊振濤的臉。

「怎麼罵的,你照實講?」燕春來的臉能滴墨汁了。

「什麼厲助理幼兒園還沒畢業,罵的就是你什麼的,厲志達同志。

尼瑪的吃飽飯後不幹人事,你這良心,被狗吃了。媽的罵了你,又怎麼。葉市長,太囂張了。所以所以,厲助理氣得不行了就那樣了。」張冬照實說道。

「不能達到項目審批要求就不能審批嘛!下邊的同忐忑么能這樣胡亂的罵人,還逼人審批,簡直是亂彈琴!居然還打人。」講到這裡,燕春來看了齊振濤一眼,講道「正好了,你是搞政治思想工作的。這事,是不是該把葉凡同志叫來問問?該教育的要教育,該批評的要批評,該處理的要處理。」

燕春來知道齊振濤跟葉凡的關係還不錯,所以,故意這樣子說。

看看齊振濤怎麼樣處理。

「是不像話,堂堂的黨的幹部,即便是厲志達同志有某些不是。

或者說是處理得不當,也不能罵人是不是?是該叫過來好好問問。」齊振濤臉一板,一臉嚴肅講著,轉爾,他看了張冬一眼,說道」「至於張秘書的臉,倒是我打腫的。

換作是現在。我照樣子打。一點規矩都沒有,稱呼葉市長小子小子的。哪稱呼燕省長是不是也是如此。

沒大沒小的,打了,還是輕的。我齊振濤是干政治思想工作的,看來,某些同志,是得教育教育了。」齊振濤指桑罵槐,明裡批評張冬,暗裡直指厲志達這個主子治下不嚴沒有規矩。而且,首先就給厲志達套上了一個「處理不當,的名頭。葉凡,自然罵人有理了。

厲志達一聽,那是再也忍不住了,氣得反嘴道:「齊書記,我沒有一絲處理不當。完全是海東的同志在找麻煩。

「志達同志,齊書記的話你好好聽著,別亂講話。」燕春來一聽,雖說不滿,但也教訓起厲志達了。厲志達一聽,只好不吭聲了。憋得難受,這傢伙,臉都憋紫了。

這時,齊振濤看了看時間,說道:「我看,叫葉凡同婁的事還是放在明天算啦。燕省長,馬上就要招開常委會了,咱們得馬上起身,不然,來不及了。」

你丫的想玩拖字訣,燕省來心裡暗罵了一句,說道:「我看這樣,既然某些同志的罵功了得,我倒真想領教一下某些同志的罵功。

把葉凡帶到會議室去,最好是叫他罵給各位常委們聽聽。什麼素質,

亂彈琴。」轉爾,燕春來根本就不問齊振濤,沖曹秘書講道「小

曹,馬上通知海東市的葉凡同志到省委會議室候著。」

曹秘書一聽,自然馬上就拿出了電話聯繫薄翻找了起來。齊振濤想阻攔,可也不好開口。只好在心裡罵著,這小兔崽子子,乾的什麼餿包事?

「葉凡,你怎麼能罵人。都市長了,得注意形象,形象知道不?」齊振濤坐車裡,趕緊打了電話想了解一下情況。

「我不明白齊叔講的什麼意思?」葉凡裝傻道。

「你小子,還跟我打馬虎眼是不是?厲志達怎麼回事,居然被你罵暈了。厲害啊,你葉老大的罵功天下一流了。比我這齊大炮這「大炮,厲害得多。」齊振濤聲音大了許多。

「噢,齊叔講的是他啊1葉凡說道,轉爾想了想講道「齊叔,這事也不能怪我。他前次到海東來巡視,我們正開常委會。

當時范遠想利用他搞混了一件事。後來我緊挨了,厲志達不高興,走了。後來,我們海東搞的旺夫溪整治方案送到省水利廳,他就是不批。

一個多月了,一直在拖。本來,水利部那邊我們都已經打好交道了。就等著省里一立項,咱們馬上送上去,也能搞下一批款子來。

他倒好,把s人恩怨帶到了工作中來。置海東市丹百萬老百姓和生命財產不顧,硬xng不通過旺夫溪整治方案。

我們一切條件和手續都具備了,他居然講不符合條件。前期的二個億我們已經啟動了,總不能半途而廢。

更何況,剛才他那個秘書你不是沒見過,囂張得很。而且,罵人的事也是他先挑起的。

他厲志達罵我不是東西了,我當然也得罵回來了。誰會想到這傢伙體質如此的弱,不經罵,自個兒暈了,怪不得我是不是齊叔。」葉凡厚著臉皮,說道。

「你是不是故意這樣乾的?按理講,你不會如此不識大體吧。厲志達阻攔你們的計劃…,你可以找他的上頭領導。現在不是何宜遠在分管水利嗎?」卒振濤可不是好騙的。

「找了,何省長差點跟他拍桌子了,沒用。現在,分管有什麼用?厲志達又是省長助理,仗著有燕省長撐腰,根本就不把老何同志放眼中。這個,副職的尷尬齊叔你不是不清楚。所以,這事,我實在是看不過去了。」葉凡哼道。

「你小子,現在禍惹大了。剛才是不是接到省政府的通知了?」

齊振濤哼道。

「接到了,燕省長的秘書來的,叫我馬上到省委會議室去。齊叔,這個,叫婁去幹什麼?不會是有好得吧?」葉凡說道。

「好個屁1齊振濤忍不住罵了一句,轉爾講道「你小子,現在麻煩來了。燕春來要請你到省常委會上罵給他聽聽?說你罵功了得,能罵暈人,罵給全體常委們聽聽。」齊振濤的話語里居然充滿了興哉樂禍。轉爾又講道「不過,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你小子先前故意罵厲志達,是不是就想把聲勢造大,惹出上頭的領導關注,你說是不是?你小子,這點huhu腸子想瞄老子,快給我招出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