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我是有暴力傾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五十八章我是有暴力傾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倒不是……這個,當時,我們有本人的看法罷了。 這事,我們可以跟水利部的專家勾通一下。也許,單方還有些分岐。但是,辦事總得有個程序,哪能像葉凡同志那樣,啟齒像潑婦一樣罵人。

太傷人了,我要求組織調查此事,處理罵人者。」厲志達終於想起了這事來,趕緊使出了乾坤大挪移手腕,不想在方案上炒了。

「我是為了海東幾百萬老百姓,為了能拿到水利部的錢。我二心想的是為人民服務。而且,當時,是你先罵的我。」葉凡氣勢大定,

說道。

「胡說,我厲志達好歹也承受過高等教育,而且,這麼多年上去,在黨的熏陶下,我厲志達根本就忘了什麼叫罵人。」厲志達一臉嚴肅,講道。

「你敢說你先沒罵我,當時你可是罵我什麼東西,有沒這句話。

既然我葉凡是個什麼東西,那東西不是人,反駁你就不行?

更何況,這事明擺著是你在成心阻攔,他們稱我為暴力市長也好,什麼市長也好,我葉凡,為了老百姓,就是還有下一回,我照樣子罵你。

我的話完了,各位指導,我承受組織批判,甚至,處理。不過,經后遇上這種事,我還是會罵人的。罵一切該罵的人,罵一些不想著幹事的人。」葉凡越講勢氣越高漲。

「哼,葉凡是省委任命的海東市代市長。不是「什麼東西」我看,這事,既然是厲志達同志挑起的,就由他本人去處理好了。

明天這事,到此為止,厲志達同志,回去后馬上安排人手,把旺夫溪的事辦理下去。

水利部的錢我們一定要拿到手,我給你三地利間吧。至於葉凡同志當前不能這麼衝動,處分我看就不必了,我費滿天行動要批判你一下。

當前有事論事,不要罵人。不過葉凡同志是急了一些,但是,出發點是好的。我們是什麼人,是黨的幹部。

是二心為人民服務的人民公僕,葉凡同志罵人不對,但他這種為了工作二心辦事的肉體,我看,值得我們學習。

我們的同志們都有這種幹勁的話什麼事辦不上去。防洪一塊是重點工程,老百姓的生命更是無價寶。

葉凡同志能二心想著百姓,這一點下面我費滿天要點名誇獎你。

回去吧,好好辦事,把旺夫溪整治開發項目弄上去。」費滿天一臉嚴肅,說到這裡,看了燕春來一眼,講道「既然聞部長都答應給旺夫溪項目一筆錢,我們省政府也不能坐視不管是不是?春來同志你看看,能給多少?」

費滿天給小葉同志打了一小板子,採取的是先抑后揚的方式。明裡批判,實則是以誇獎為主的,差點連榜樣都給標榜出來了。

「這樣吧費記葉凡同志能從部里弄多少,我們省里給兩倍的錢。不管怎樣說,旺夫溪是在海東,海東是我們南福省下屬地區。

水利部都能照顧到它們,我們自個兒不能照顧著嗎?當然,在這裡我也得批判一下葉凡同志了。

辦事的心是好的,但是,過於急燥了。想想省委把海東丹百萬人民交給了你,作為代市長你要有顆能容大海的心才行。

每次遇事都要細心,鎮定,耐煩才行。只要這樣,才能更好的處理好方方面面的事。

早上你的行為實屬不智。你看看,影響多不好,給省政府帶來多大的負面影響。

當前要記住,不能這樣了知道嗎?至於厲志達同志,也情有可原。他是想把事辦穩妥,穩妥並沒有錯,河道樹立關係著千家萬戶,你的一隻筆批下去,也許,形成的就是幾十條生命的終結,馬虎不得。

對於厲志達同志的這種對工作仔細擔任的表現,我覺得,也值得表揚。」燕春來講道,自然是小打子葉凡一板子。

而反其道從仔細擔任方面表揚了厲志達。其他的常委們全在看戲,知道,表面上是葉凡跟厲志達在掰手段,實踐上卻是省里兩位巨頭在後邊舉著鞭子指揮罷了。真正掰手段的人,是兩位巨頭。

「費記,燕省長,我知道錯了。當前,我一定逐漸的改了這缺點,遇事學會鎮定,沉著。當然,我知道,跟在坐的指導相比,我的道行還不夠,還需求經過工夫和事的磨練。回去后,我一定仔細總結深入反剩」葉凡一臉誠懇,講道,倒是逗樂了幾個指導。

盧明珠忍不住笑道「葉凡同志,等你道行夠了的時分,坐在這裡的是你,而不是我們了。」

哈哈哈……

盧明珠的話,逗得大家都笑了。一團和氣嘛,葉凡跟厲志達都走了,省常委會照樣子舉行。彷彿,這裡,本來就沒有發生事似的。

「吳市長,你是真忘了是不是?」在過道里,葉凡突然轉頭,冷冷的瞪了吳生髮同志一眼「哼了一聲,帶著李木大步走了。

「我我真忘了」背後傳來吳生髮那有些抖瑟的聲響,不過,聲響很低,似乎,低氣不足。

剛才費滿天和齊振濤對葉凡的維護,曾經讓吳生髮懊悔得直打跌了。他明天,算是親眼見到了厲志達的慘敗醜態,看到了葉凡在省里的得勢。跟這樣的人玩陰的,吳生髮同志想想都想撞牆了。

「是嗎?」遠處還傳來葉老大那看似自言自語的一句話。

「我錯了」望著葉老大那遠去的背影,吳生髮副市長在嘴裡自言自語著這三個字,反覆了多次。眼裡的表情,充滿了懊悔。

「省長,我的罵白挨啦?」在燕春來辦公室里,厲志達同志一臉憤怒,坐在燕春來對面。

「你本人也太不小心了,怎樣能先出口。就是有氣,也不能把si人心情帶到工作中去。這樣,不好。工作嘛,還是最重要的是不是?」燕春來一臉嚴肅,批判厲志達道。

「我是被他氣懵懂了,你沒看見,那傢伙囂張得沒邊了。前次是您交待我去海東的,他居然不理人。連水利方面的狀況都不彙報,根本就沒把我放眼中。這次,更是逼人,省里辦事,那有那般輕巧的。這個,燕省長很清楚是不是?」厲志達辯解道。

「算啦,當前留意著點。」燕春來擺了擺手。

「費記明擺著在坦率護他嘛!批判的話一句帶過,他倒好,成了全省黨員學習的榜樣了。什麼東西1厲志達氣不打一處來。

「你看你,剛講到講話要留意,你看看,又出嘴了。」燕春來悄然嗑了下桌子,說道。

「我是氣不過去,燕省長,你能夠不知道。海東市委在市委招待所里專門為您裝修的那個園子,叫清溪居的。」厲志達講道。

「怎樣啦?」燕春來點燃了一根煙,冷冷哼道。

「如今,葉凡嫌市委常委樓住著不舒適。由於,招待所什麼都有。

服務員侍候著,飯菜價錢便宜得惹人眼紅。

所以,要求長住市委招待所。高華秘書長沒辦法,只能帶他去看了地方。他一眼就相中清溪居了。

而且,聽說周冬冬姑娘燒的飯菜好,專門要過去給他幹些服侍人的活計了。

聽招待所那個范主任講,周冬冬很晚回家,根本上都要到早晨口點當時才回家,有時,估量太晚了,沒回家。」厲志達說道。

「呵呵,葉凡在下邊很辛勞嘛!招待所安排個服務員照顧著他的si人生活,也正常。」燕春來居然淡淡的笑了笑,擺了擺手,不再談這些了。不過,厲志達知道,本人目的達到了。燕省長,心裡,一定長疙瘩了。

厲志達沒辦法,在費記的權利大棒壓力下。辦事效益不是普通的高,第二天下午就審批好了旺夫溪整治發展方案。

「燕省長答應給你們錢了,而部里聽說能給你們幾千萬,我厲志達這邊就不給錢了。

拿去吧,去部里要錢吧,我厲志達拭目以待,看看,葉市長能弄多少錢?

不過,告訴你一個大道音訊,聽說部里那筆款子曾經全部安排下去了。燕省長昨天交待了財政廳的同志,說是要預備一筆錢給海東旺夫溪整治發展項目。

一旦部里的錢上去,省里的就得拔過去。到時,呵呵」厲志達皮笑肉不笑的把審批好的材料推到了葉凡跟前。

「放心,燕省長預備的錢,我葉凡會拿走的。謝謝厲助理對我們海東水利方面樹立的支持了。我代表海東幾百萬老百姓感激你了。當前,還希望厲助理多多支持我們海東的水利樹立。」葉凡伸出手過去了,這堂面上的話,還是得講的。

台上握手,台下絆tui嘛!

「哼,當前,海東,就不必再來找水利廳了。」厲志達冷哼一聲,手動了動並沒跟葉凡握。

「我還是希望厲助理能支持海東的水利樹立,不然,下一次,就不是罵人那般複雜了。

沒準兒,本人得伸展一下拳腳了。張秘書怎樣樣了,那臉,能夠好了吧。俺被海東人民稱之為暴力市長,所以,某些時分,也有暴力傾向的。」葉凡毫不客氣,**的就塞了過去[email protected]。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