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他、不合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五十九章他、不合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嗎?法西斯夠暴力不,一定暴力,算得上暴力的老祖宗了。

結果怎樣樣,被滅了。

所以,施暴者最終都沒有好下常到時,不叫暴力市長,我怕會冒出個暴力鄉長來。」厲志達這話要挾之意很分明,意思是搞死葉凡,把市長帽子捋了,晉陞為鄉長。

「那可不一定,沒準兒暴力市長升格為暴力記了。不過,某些助理同志,我是有些擔心啊,到時,一不小心,副省長沒上去,連這助理都做不成了。

到政協或人大,提早養老,呵呵,養老也好,舒適著。

也不用多思索為人民服務了,多舒心,倒是適宜某些同志去。」葉凡當然也是含沙射影,氣得厲志達指著葉凡,吼道「這裡是我的辦公室,你給我滾1

「滾!厲助理,可不能爆粗話的。到時,費記點名批判可不大好。我們都是文明人,不罵人。這個「滾,字傳出去,可是有損省政府籠統的。下邊來辦事的同志不容易,怎樣能啟齒就滾。吳市長,你說是不是?」葉老大一聲譏諷,轉身朝著吳生髮問道。

「這個,這個」吳生髮尷尬得很,當面,不敢得罪葉老大了。

剛才,葉老大的兇猛進一步讓吳生髮同志產生了深深忌憚。有哪位同志敢如此這般的跟厲助理抬扛?這邊,自然,更不敢得罪厲助理了。

那臉,咂著嘴,比哭還美觀。

「咂啥嘴老吳同志,走吧,還不滾的話等理厲助理髮飆了,真干出什麼有損省政府籠統的事,我們可是罪過了。走,走,走了1葉凡連說三個「走,字,轉身李木拿著材料緊跟在了後邊。

「厲厲助理,我走了。」吳生髮還沒忘最後打聲招呼。

「走好點,吳副市長,跟在有些人身後擋了視野別閃了腰。」厲志達簡直是咬著牙講這話的。

一回到海東,葉凡馬上把聞舉德的兒子聞環東招到了家裡。交待他帶著曾俊才到水利部跑一趟。

聞環東自然滿口答應了上去,說是馬上起程。先前在省里聽厲志達的說詞,彷彿水利部那邊有變故。真那樣的狀況搞不到錢那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葉老大不急不行了,這個,到時,燕省長等人會以為本人在吹牛,那給省委指導留下一個此人辦事不實嘴巴不實的壞印象就蹩腳了。

不過,葉凡置信。只需聞舉德還在水利部任職一天,弄上幾千萬資金應該不難。水利部一年要拔下多少的錢款。而本人也是大力協助過聞環東的。

雖說是借喬遠山這個岳父的手辦到的。但總算是本人這頭出的力不然,聞環東怎樣能夠坐上海東市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這個肥缺職位。

張一棟來得還真是快,葉凡回到海東市時。張一棟曾經到了海東市,聽說那天陪他上去的同志是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劉明山同志。

還有省紀委副記曾鐵山同志。以及樹立廳廳長邱一中。看來,張家的面子很大嘛!

分開省城之前,葉凡帶著賀海緯再次拜訪了鐵托記。委婉的講了老賀爭取省紀委常務副記職位的事。

鐵托滿口答應了,還說是原先也思索過這事了。在本人走之前能看到賀海緯度同志再進一步,鐵托也很高興。

當然鐵托也直白地言明了,這事,最重要的在費滿天這個記手頭上,中紀委那邊倒不用再跑。只需費滿天贊同了,中紀委那邊不是成績。

所以葉凡提著兩瓶藥酒,拜訪了費滿天記。

「良久沒來了,海東狀況怎樣樣?」費滿天指了指茶几對面的沙發,問道。

「抓環境保護困難重重,礦山收益是海東財政很大的來源。要整理,就得關停一部分小礦觸及的利益也是方方面面的。

而成績最大的就是青牛市了。青牛市市委市政府班子,以及青牛市公安局的成績都相當的大。

而范遠同志不贊同對青牛市下手,由於青牛是他樹立的樣版市,要叫人親手毀了本人樹立的樣版太難了。

而且,我這個市長,在對下邊縣市班子調整的人事權方面,沒有多大的發言權。畢竟,這不是我份內的事。」葉凡講道。

「難道就拋了不管了?」費滿天冷冷哼道。

「我沒拋掉,反而加大了查證力度。我曾經安排市公安局的安奇同志加大對青牛的查處了。我想,人事調整方面我插不上手,但是,可以先搬倒一批人再說。也許,再換人時就好辦得多。而且,假設范遠同志樹立的典型出了大成績,在接下一輪的人事調整中。他總得聽聽我的意見。,…葉凡說道。

「步子還是太慢了,葉凡同志,你要盯緊點,儘快拿出個詳細的可行性方案來。范遠那一頭我不打招呼了,這事,你本人去處理好。

並且,在這件事上,我不會給你多少直接的支持的。怎樣樣辦好這件事,你本人心裡要有數。我只需結果。」費滿天看了葉凡一眼,以命令口w吻壓了過去。

葉凡知道,內參都上去了,唐席都關注著了,費滿天壓力也很大。而且,唐席曾經上位了,只是還處於過渡時期。費滿天,不敢有絲毫馬虎的。

「我儘力,在半年內把這事辦上去。」葉凡一臉凝重,講道。看了費滿天一眼,又講道「只是,如今困難是越來越大。費記您不直接出手,但是,也得隱晦的幫點忙是不是?不然,我力氣太單薄了。

歷年來,是黨指揮政府,假設我太強勢,我說的是假設,真有那一天的話,也許,費記又不情願看到這種格局了。這個,反常了不行。」「噢!看來,去海東沒幾個月,有點心德了是不是?」費滿天淡淡說道。

「呵呵,不敢瞞費記,只能講是籠絡了幾個情投意合的同志罷了。但是,在整個市委班子里,我們的力氣還是很弱的。只能是在某些關鍵的時分「跳動,幾下,起不了決議性作用。當然,我也不想反過去掌控市委。那樣,不符合體制內的規矩,那是黨和人民賦予范遠的權利,不能本末倒置了是不是?」葉凡說道。

「你能看法到這一點很好,不過,有的時分,該出手時還是得出手的。比如,你們在討論環境成績時就可以出手了嘛!結合幾個情投意合的同志是為了造福海東人民,在為人民爭取利益的時分並不是爭權奪勢,完全可行的。關鍵是,心裡無si天地寬嘛1費滿天講著不置可否的話。

「我明白了,不過,如今場面又有一些小的變化。張一棟此人不知您聽說過沒有?」葉凡製造了一個對手。

「張一棟,我知道,是不是京城張向東家裡的那個年青人?彷彿跟趙家那位小四訂婚了吧?」費滿天居然還記得著,這闡明,京城裡的大事,這些高人都瞭然於心的。

由於,張一棟跟趙四的訂婚,那可是代表著兩大政見集團有牽手的能夠。至少,當前在處理事情的時分,趙家跟張家單方會相互幫襯著一點的。

說動聽點,就是在利益交割的時分,單方會達成一定的買賣的。自然,京里各大權利都在關注著這些。這不是一件大事,費家作為政治第一集團的某個派系的領軍人物,自然不會小視這麼一場看起來有關緊要的男女訂婚。

「就是他。」葉凡點了點頭。

「呵呵,你跟他有小矛盾?」費滿天淡淡笑道。

「我跟趙四老早前有交往,大家無非是冤家罷了。張一棟心裡有氣,所以,往我弟弟身上招呼了。

所以,這粱子是結下了。估量,是難以解開了。如今,他從財政部調到海東市任副記,專職分管紀委工作。

當前,我的工作將更難展開。張一棟來海東,到底是不是由於我的緣由,這個,我不橡楚。

但是,不得不防。

而紀委作為震懾官員的執法機關。權利是很大的,我想,聽說張一棟的掛職是中組織部決議了的事,這個,沒有才能改變了。

但是,能不能換個思緒,從上頭選拔一個人去壓制一下他。」葉凡說道,自然是孕著臉皮了。

「換一個思緒,有什麼適宜的人選直接提出來嘛!跟我,你還繞什麼彎子?」費滿天似笑非笑,盯著葉凡。知道這傢伙心裡沒安好意的。無非是替某人說情來了。

「費叔,您看,省紀委的賀海緯同忐忑么樣?該同志**破獲過德平專員夥同人盜墓的大案,而且,就是公安部那個林天民副部長的案子,也是他全力破獲的。當初,我把證據交給了一桓伯父的……」葉凡末尾為老賀造勢了,不過,才講到一半,費滿天卻是皺了皺眉頭,哼道「你講的是不是省紀委排名最後的副記賀海緯,是從德平調回來的?」「嗯,就是他,該同志…」葉凡接著話茬還想持續講下去,費滿天顯然不悅了,呷了。茶后茶杯被他重重的頓在了桌上,說道「不用講了,他不適宜1

「他那麼優秀了怎樣還不適宜?難道選拔不是選拔優秀的同志嗎?」葉凡反問道[email protected]。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