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六十章你的手不軟難道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六十章你的手不軟難道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回去,他不行,費滿天擺了擺手,臉曾經垮了上去。

「費記,能不能給個解釋?」葉凡余心不死,面且,感覺賀海緯怎樣的在費滿天心目中的印象如此的壞。

假設這個印象不翻盤過去,當前,估量,只需有費滿天在省里的一天,老賀的升遷,估量是沒戲唱了。

這可是個大成績,賀海緯作為最早參加葉系的中心人馬之一,葉凡絕不情願看到此類事生的。絕不情願看到老賀的仕途就此終結了。

「我費滿天說他不適宜就是不適宜,葉凡同志,事事都要解釋嗎?

你就是這樣尊重指導的是不是?走,我要休息了。」費滿天態強硬的下了逐客令。而且,省委記氣勢出來,葉凡無法的只好打了聲招呼,走了出去。

一到外邊,葉凡打了電話給鐵托想討教一番。

「唉,不是不到,到時就報。海緯,當前費事了。」鐵托講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話。

「你想想,以前那個叫顧則飛的副省長。是不是你暗中叫賀海緯去整的他。後來,材料還是賀海緯親身送到下面的,人馬也是他親射說後來我回來了,把一切攬過去了,但是,曾經晚了。你們啊,有的時分辦事就是欠思索。上頭的指導,哪個是愚笨之輩。我這掩耳盜鈴的法子,行不通1鐵托指摘道。

葉凡瞬間就明白了,以前顧則飛為了同村一個遠房侄兒的事不斷跟本人作對。後來本人叫賀海緯出馬查處了他。

當時為了不讓顧則飛脫身,所以,連費滿天那邊都沒彙報直接就抓了人。而後來雖說有說詞說是狀況緊急不得已。

不過,這話只能騙騙三歲小孩子罷了,哪能騙過費滿天這隻老鳥。

在雙規一個副省級幹部,沒有費滿天點頭,中紀委同意,根本是不符合程序的。

這些還不是關鍵成績。關鍵之處在於。顧則飛是費滿天的人。拿下了顧則飛,讓燕春來這個省長倒是威風了一把,而費滿天,自然得到一大臂膀不說,還讓燕春來佔了一回下風。自然,這筆賬被記在了賀海緯頭上。

「我知道了。」葉凡掛了電話,臉陰沉假設墨,想了想,一咬牙,又打了電話給費滿天。

「你還打電話來,還要講什麼?再這樣亂來的話,當前,你不用再給我打電話了。」費滿天火被點燃了,覺得這傢伙是一再的不懂事。

以前沒處理他曾經算是看在三哥費方成面子上。再三騷擾不敲打是不行了。

「我就想為賀海緯求到他該得的。

我也只講一句話,您思索一下。假設賀海緯這次上不去,十月份那場比試,我葉凡沒空參加。」葉凡說道。

外頭傳來很洪亮的一聲「叭,聲,估量是茶杯被費滿天給砸在下了。不過,電話倒是沒掛掉。

「你要挾我是不是?」費滿天的聲響充滿了憤怒。

「我不想要挾任何人,我只是在為黨為國度,為人民引薦一位好同志。至少,他不貪一分錢,肯干實事1葉凡態堅決,這個時分,不堅決也晚了。反倒硬朗點,沒準兒還有點用。就是死,也得死個英雄。

「叭1這次,電話是真給掛了,外頭傳來嘟嘟聲,費滿天沒再講一句話,葉凡絕望的放下了電話,跟車裡的老賀講道:「對不起了兄弟,我,無集為力了。」「怎樣能這樣講話,這事,不成我也感激你。本來就沒抱希望的事,當前再說了。」賀海緯反過去安慰葉凡道。

葉凡聲響有些嘶啞,看了看賀海緯,拍了拍他肩膀,說道「老賀,有我葉凡倔起的一天的。我們分開南福,不在這裡混,看有些人怎樣的?」葉凡知道,這事,很嚴重。費滿天在,賀海緯永無出頭之日。沒準兒,什麼時分給塞到什麼旮旯去也難說。

「我聽老弟的,你指東,我決不往西1賀海緯說著,兩兄弟,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同。

「叫盧偉出來喝酒!喝酒1葉凡吼道。

「沒錯,喝酒,我們喝二鍋頭。」賀海緯吼了一聲打起了電話。

葉凡剛回到海東的第二天,張一棟帶人把財政局長劉一標的案子調過去了。

在拿走材料時,張一棟到了市長辦公室。

「葉市長,我們又見面了。」張一棟臉上居然掛著淺淺的愁容,說道。

「是啊,我們有緣,又見面了。歡迎你到海東工作,我們當前,就是同一個戰壕的同志了。」葉凡也是大的伸出了一隻手,跟張一棟握在了一同。

「葉市長講得對,我們是同一個戰壕的同志。不過,只是,我們攻擊的對象不同罷了。」張一棟淡淡說道,單方彷彿心有靈犀似的,握手時一沾即開了。

「攻擊的對象,呵呵。我沒有攻擊的對象,只要工作的對象。」葉凡講道。

「看我,在紀委部門幹得久了,把計么人都當成了貪污份子。」

張一棟指桑罵槐了。

「呵呵,你這是對工作仔細擔任嘛!不過,希望張記千萬別把本人當成貪污份子就行了。這個,誣諂也是罪的1葉凡開玩笑樣子,講道。

「那可不一定噢,得看葉市長表現才行。不然,即使是同一個戰壕的同志,真的冒犯了事,我張一棟。」講到這裡,張一棟看了葉凡一眼,突然,臉一板」亨道「絕不會手軟的。」

「呵呵,張記的手不會軟的,不過,本人是從鄉村出來的。常常砍柴挑擔子的,這手,磨得粗了,手嘛,自然,也硬朗著了。」葉凡,自然反擊了過去。你手不軟難道我的手軟,到時就看誰的手硬了。

「呵呵,有工夫跟葉記掰掰,良久沒跟人掰過手段了。」張一棟動了動頭,笑著講完后,打了聲招呼,轉身,走了。

「掰手段,我喜歡1身後傳來葉老大那蔑視一切的口吻。

「我也喜歡!特別是跟手勁強的同志,掰起來更帶勁頭。實力太弱,沒勁1張一棟頭也沒回,應了一句,還搖了搖頭,彼為感嘆似的,大步,走了。

「來者不善啊市長。」一旁的曾俊才副市長說道。

「呵呵,善者也不來的1葉凡隨口淺笑了一句。

「劉一標的事估量有費事。」曾俊才講道。

「沒費事那才叫怪事,我們拭目以待,看看我們海東新來的紀委記到底會耍什麼hua樣?」葉凡冷哼了一聲,看了曾俊才一眼,講道「旺夫溪的事抓緊些,放慢進。不過,要留意整治跟開相融合才行。旺夫溪,它並不光是一條防洪的溪,而是帶領海東人民下降的旺才溪。」

「旺夫溪兩岸土地發出得也差不多了,新一輪招標活動也起動了。

到目前,能夠是宣傳力還不夠還是什麼緣由,並沒有多少商家來報名。甚至,可以講是門庭熱鬧。我覺得這外頭太詭異了,就是按照旺夫溪沒有整治前的土地拍賣來者說,商家們的反應都比如今熱情得多。

這倒好了,旺夫溪變寬變美麗了,投資環境好了,反倒嚇跑了商家們,這是什麼道理?」曾俊才有些疑惑,說道。

「有沒了解過生這種事的緣由?」葉凡問道,彷彿mo到了一點什麼。

「最近有個傳聞,當然,是小範圍圈內傳出來的。也不知跟這個有沒關係。聽說是有人組織商人們跟我們市政府搞對台戲。」曾俊才說道。

「噢!應該是從商業圈傳出來的?」葉凡說道,mo出一隻煙來,曾俊才mo出打火機嚓一聲給他點上了。

說道:「嗯,當時現了這種詭異的現象后,我就在想,是不是有人成心在整事。

所以,就留了個心眼。在海東這麼多年了,商業圈中冤家也有那麼幾個,一打聽。真有人在背後煽動,闢謠,說是我們市政府想應用旺夫溪大橫財。

假設買了地,最後那錢給市政府拿去不久就要你拆除。市政府就是如此,賣了拆拆了賣,藉機大安橫財。

而且,如今海東的投資環境差,不適宜大把砸錢展。一個內陸市,旺夫溪再整治也搞不起來什麼的。這事,搞得,有些人心惶惶架勢。」「是誰在背後搗亂?」葉凡口吻漸漸嚴肅。

「聽說跟蘇玥會一切關係,他們的影響力不校蘇玥兒總裁看法的冤家相當的多。再加上,蘇玥在京城很有影響力。那些財團們都想巴結上蘇玥,自然,跟著起鬨了。」曾俊才講道。

「又是她1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問道「有什麼辦法廢除謠言?」

「這種事,一個是要加大宣傳力。

二來,我看,是不是找幾個有影響力的財團來投資。

打破這種謠言,一旦謠言被攻破,謠言就變成了謊言。到時,不攻自破了。

而且,商人們永遠都是以追求利潤賺錢為目的。哪能眼巴巴的看著賺錢的時機得到。到時,不用我們去叫他們,他們自已湧上門來了。」曾俊才彷彿思索很久了似的,很有自信。

「聯絡到大財團沒有?」葉凡問道[email protected]。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