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倒霉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六十二章倒霉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我也想。 不過,太難了。力氣太弱,范記相對的控制著常委會,我們提的意見,最後達不到結果。

而且,就像我剛才所講的。反而惹得青牛市班子成員不滿。青牛市是海東唯逐一個縣級市。

雖說沒有提高半格級別,但是,在我們海東,卻是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劉真梅還是有顧忌的。由於,要動青牛班子,就得直面范遠。

劉真梅,估量還是不想跟范遠起正面的衝突。

「劉記,我的決計很大,就從青牛班子末尾。要把海東的環境成績控制在可控的範圍內才行。不然,我們對不起海東人民,對不起後代子孫。」葉凡態度堅決的表了態。

「這事,還是先看看。等有著足夠的力氣時再動手也不遲。」劉真梅講話還是在拖。

「呵呵,劉記家裡有書房吧?」葉凡淡淡笑道。

「有,葉記假設有事,我們去書房喝杯茶。」劉真梅也感覺到了什麼,估量是葉凡想給本人看些秘密。對於秘密,劉真梅當然感興味。

「行,我們到書房喝杯茶再回來。」葉凡覺得工夫不等人,先把劉真梅爭取過去才是關鍵。

兩人進了書房。

劉真梅給葉凡泡了杯茶,坐下后看著葉凡,等著揭底子。

「你看看這份材料?」葉凡從皮包里掏出了有著唐席指示的內參材料。

「這個,彷彿,應該是內參吧?」劉真梅彷彿也聽說過,手悄然有些顫慄,接過了材料。

當看到葉凡划…出來的關於海東污染成績時,劉真梅登時一震,望著葉凡,問道:「這份材料,難道是專供省部級及以上幹部看的?」「呵呵,你細心的看完再說。」葉凡淡淡的笑翹著二郎tui,末尾喝起茶來,樣子顯得很悠閑。

葉凡鷹眼發現,隨著工夫的加長劉真梅的手動作更大。估量是看到唐席的指示那裡時,劉真梅居然站了起來。一臉驚詫,盯著葉凡,說道:「這是真的?」「以前在黨校學習時,唐席是我的教員。我是整個班裡唯逐一個特優學員。當時唐席的弟弟唐林也在同一個班,不過,他僅得到了一個「優秀學員,稱號。」葉凡不提內參,反倒搗鼓起其它的東西來。

「我支持您1劉真梅就講了四個字爾後,雙手把內參遞還給了葉凡。葉凡隨手收進了皮包里。不過,以前劉真梅稱呼「你」那是把葉凡擺在同級別的同事對待的。

如今改成「您,了,雖說一字之差,那可是大不一樣。那曾經把葉凡擺在了本人指導的地位上,而劉真梅把本人降為了葉凡下屬的地位。

回到桌上后,劉真梅沖曾俊才和王龍東講道:「剛才跟市長停止了一番面談。我也清醒的看法到了環境成績的重要性。

我們海東,治污,曾經到了非得大棒出擊的地步。稱們倆個回去后先從本身做起,在發展的同時抓好環境成績。

大家勁往一處使,跟著葉市長把海東的經濟搞上去,把環保抓好,人民得以安居」劉真梅態度絕後的堅決使得王龍東和曾俊才心裡打了有數個問號。也不知葉市長是怎樣樣在這麼短的工夫內壓服劉真梅的。這個,也太不可思議了。

這次吃飯,跟劉真梅經過進一步交談,又更進一步的墊定了單方協作的基石。而且,唐席的指示才是最震驚人的。置信當前,劉真梅將是本人的一大助力了。

葉凡走後曾俊才真實憋不住了,問道:「劉姐,剛才這事?」

「不要問了,你們倆個都不要問了。」劉真梅口吻很嚴肅的瞪了兩人一眼。

王龍東跟曾俊才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倆人都一臉慎重的點了頭。自然,兩人都有些鬱悶。

出來后,葉凡不斷在思索著如何才能把青牛市的班子攪渾的事。

所以,隨腳在街上散起步來。

回到招待所曾經快口點了。掏出鑰匙來正想開後門。突然,一條黑影如大鳥般從身側擦過。而且,那黑影在擦過葉凡身旁時卻是叫道:「老弟,快幫幫我1

「嗯,這不是王仁磅那貨的聲響嗎?彷彿很心急樣子。怪了,不會是我聽錯了吧」葉凡心裡一驚,想問個明白,發現黑影曾經往前跑了。

正想跑著追過去,師啦一聲微響,突然發現另一條黑影追著前頭黑影的身子撲了過去。倆人相距僅上百米遠,葉凡一看,趕緊綁了綁鞋帶,抬腳也追了出去。

三條黑影如電閃般在穿過海東郊區,直往寒林寺方向而去。一路跑了一個小時左右。先前黑影往樹林里一閃不見了蹤影。後頭那個黑影沒有絲毫猶疑也撲了出來。

葉凡自然也不慢,放開鷹眼,感覺這黑漆漆的樹林還能模糊看清東西。能見度相對在五十米左右,這點優勢還是相當大了。自然也大膽了。進了樹林。

這時,感覺後頭沙啦一聲微響。葉凡一轉頭,那黑影趕緊叫道:「別作聲,媽的,倒霉啊葉兄弟1「真是你,怎樣回事?、,葉凡可以磉定,發出聲響的相對是王仁磅那貨了。

而且,此刻在月光和鷹眼下還是看得較清楚了。王仁磅這貨彷彿有點慘。衣服還穿在身上的,只不過相當的襤褸,彷彿是被人硬斥貨背上背著一很大的遊覽包,頭髮蓬亂如鳥窩,就是大tui都lu了出來。樣子,非常的狼狽。

「怎樣回事,搞成這樣子,是不是被美女追殺了。」葉凡湊近他問道,一股臭味兒傳來。葉凡一皺眉,趕緊挪開得遠了些。

「呵呵,味兒重了些,幾天沒洗了。」王仁磅小聲講道,看了看樹林子,講道「我們趕緊換個地方再聊,剛才那老太婆被我耍了一下跑那邊去了,如今估量往回趕了。」

「老太婆,到底怎樣回事?」葉凡真有些吃驚了。

「不清楚,媽的,當初去千月庵遇到一個叫洛喜竹的尼姑妹子不是真尼姑,是帶髮修行的那種。所以,我裝成她的同窗混進了千月庵。

一進庵堂,我捐了10萬塊的香火錢。爾後,被洛飛竹帶到一個面容清秀的老尼姑面前,才知道那老尼姑就是千月庵庵主翡月師太。

聽洛飛竹說是師太曾經80多了,不過,老子這眼怎樣看她也不像80

歲的事人最多50左右,跟梅千雪乾娘差不多樣子。

而且,跟乾娘相比風韻各有千秋。」王仁磅講到這裡,感覺口渴似的,從背包里掏出一瓶礦泉水來仰頭就喝。隨手又遞了一瓶給葉凡。

「看來,仁磅兄真是艷遇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艷遇,艷遇個屁,差點下地府了。」王仁磅罵了一句,爾後講道「翡月師太看上去文文弱弱的不過,那眼神特別的犀利。

末尾時一連珠炮的問話上去,什麼你叫什麼名字,家住哪裡,家裡都有什麼人?幹什麼工作?

怎樣怎樣的我差點就lu餡了。幸而我王仁磅也是兇猛之輩,總算這一關是蒙過去了。

爾後,說是最近在讀博士學位,想複習一下功課,在洛飛竹撤交下,最後就在千月庵住了上去。

不過,我住的地方是跟她們住的地方隔開的,其實是沒隔開只是我住的是一棟**的不院子。洛飛竹陪我一同的。」「你還真是艷遇了,那位洛飛竹一定美麗,你丫的享用了還罵人?」葉凡忍不住打趣道。

「美麗,你去試試,我讓你上?滿面麻子不說,嘴裡居然還lu出兩顆小虎牙來,看得我都想把昨天吃的都吐了出來,反胃啊1王仁磅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不過,我按照洛飛竹的方法,在確切的知道翡月師太到市裡給一個貴婦人講養生之道后那天我舉動了。

終於進到了藏有萬荷根的假山裡。發現外頭還真是別有洞天,好幾條路。

聽說搞不好就是死路,我當然很小心,不過,本人是什麼人,拿出了我們老王家特殊的探測器來,1小心的探測之後還真給我的到了正確的途徑mo了出來。

教員太兇猛啊,就是正確的那條路里,居然也藏得有幾關。打死了一條大蟒蛇,還打斷了一條特別兇殘的藏獒的tui。

那藏獒之凶絕不下一條正宗的成熟大狼。你看我這tui管就是被它給咬扯得快成兩片了。」王仁磅講到這裡還把破褲管給葉凡看了看。

「藏獒本來就兇殘,是狼跟狗的雜交物。磅哥你好命沒被咬中脖子,不然,明天老弟我只能到墳前燒把紙錢了。」葉凡說道。

「嗯,那倒是。我是什麼人,它凶老子比它更殘。四條tui都給老子斷了,從此,它就只能成一隻癱獒了。」王仁磅講到這裡,乾笑了兩聲,特別得意,爾後,講道「那萬荷根居然藏在假山之下一個特別的自然池子里,長滿了荷蓮。

而池子底下也是根徑雜亂的交織著,很難認。幸而洛飛竹有告訴我,真的萬荷根僅有一根,有成人大tui粗細。

一番尋覓,終於在池子的一側看見它了。還真是大,用手mo上去,估量長有一米五左右長度。

我當時高興啊,撲了上去,拿出刀來正想下手,不過,我也沒打算全把它搶了。

打算截下一米左右跑路,雖說我王仁磅偶然興起會幹一些偷雞mo狗的事,但從不亂來。

聽說這萬荷根是千月庵立庵之本,咱不能絕了人家的萬荷根是不是?」王仁磅這貨表現得大仁大義樣子[email protected]。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