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火力很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火力很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到底是什麼詳細成績?」葉凡一屁股坐下后,淡淡哼道。 反正知道厲助理在翻風浪,所以,心思倒是平衡了上去。

「根本就沒有點出詳細的地方,話講得不置可否,搞得我都一頭霧水。人家同行的問我,我還只能苦笑。

難道叫我去頂燕省長的厲助理。而且,厲助理還要術我回來作好深入檢討,用心反思海東水利方面有那些不足之處,儘快整改。

而且,說是本周內省水利廳會派出專家組到旺夫溪來看看,調研反省旺夫溪水利設備狀況。

在專家組還沒到來之前,要求旺夫溪片面復工。只要經過專家組反省經當時才能重新下馬。不然,一切結果要由海東的指導來負。」

吳生髮氣鼓鼓的講道。

「這事,跟范記彙報過沒有?」葉凡問道。

「還沒有,我先向您彙報一下。看看能不能拿出一個補救措施來。」吳生髮講道。

「連詳細的批判方向都沒有,我們怎樣樣補救,難道朝空氣補救?」葉老大有些火了,那筆啪地一聲就扔在了辦公桌上。

最近聽說厲助理選拔為南福省副省長的呼聲是越來越高漲,這傢伙為了造勢,居然想把屎盆子扣在海東市頭上。以此來彰顯他的英明。

「我把他們的原話概括起來講講。,…吳生髮說著,想了想,說道,一是要著力的抓好鄉村水利樹立。處理老百姓的吃水成績。要求我們能做到村村都有衛生乾淨的水吃。這邊,大力發展節水灌溉,搞好鄉村河道清淤疏浚及水環境整治。

二來要抓緊防洪重點薄弱環節的根本樹立。

三是放慢實施中小型水庫樹立規劃。

四是強化水土保持生態樹立和水生態保護。力爭年內完成水土流失綜合管理面積在海東全市鋪開。

您看看,是不是講得籠統,根本就不知詳細的目的。既然講我們水利樹立方面有成績,總得指出是哪個水庫不行,哪裡的灌溉沒做到家,哪裡的生態需求整治。」吳生髮是滿腹怨言,葉凡知道,厲助理不過進借吳生髮炮打的是本人罷了。而吳生髮只不過是一隻不幸的替罪羊。

不過,葉凡轉爾一同,立刻有了主意。對吳生髮講道:「等下要招開市委常委會議,你跟我一同去。把燕省長的話原封不動的在會議上給各位市委常委們傳達一下。要留意重點要放在第四點上,清楚了沒有?」

「第四點,不是保持生態樹立和水生態保護。這個,講了有什麼用?我們市的狀況,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吳生髮有些不了解,看著葉老大,說道。

「叫你傳達燕省長指示,又不是幹什麼?我們這些是要發動全市人民共同舉動起來。

不然就靠你我,無能好這些嗎?不然,你下次去省里閉會還得挨批還得遭到點名,寫檢討。

更何況,你傳達后,即使是下次他們要點名,你也可以推著說曾經在市委常委會上傳達了他們的指示。

這個,在責任方面也好有個落實的去處是不是?這樣一來,我們也能解輕一些沒必要的責任。

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葉凡煽動吳生髮道。

「這個,這樣講范記有沒看法?」吳生髮是跟著范遠的還是相當怵范遠的。

「不傳達你的責任更大,到時范記講這事我不知道,你說說,厲助理會拿你怎樣樣?」葉凡冷冷哼道,這話口吻很重。

吳生髮神色有些陰沉,想了幾想,最後,無法地點了點頭,講道「那我就跟市長去傳達一下。不過,這個,只是傳達我並沒有別的意思?」

「嗯,這才是嘛。不然前次你忘了的那事,我可得舊事重提了。更何況,有些事,是經不起考證的。到時考證出,比如,某人撤了謊什麼的,那,我想,費記之怒,不是幾個人能承受得住的。」葉凡同志是軟硬兼施了。搬出了前次吳生髮成心使壞的那事來。

「我,我一定把第四點講得詳細,把每一句都傳達到位。」吳生髮神色美觀著點了點頭講道。不過,這廝還是很懼怕的。只是,葉老**得緊,不傳達就怕葉老大會秋後算帳。

在這件事上,吳生髮心裡有鬼,這個,葉凡早就猜到了。所以,那天跟厲助理在省常委會上交鋒當時出來就敲打過吳生髮同志。

海東市委常委會。

范遠同志一臉嚴肅坐在那條代表著海東最高權利的地位上。他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最近,市裡有些地方動作過大了。形成了一些不必要的負面影響。而且,hua費了不少的財力物力人物,可結果,卻是沒有什麼播種。我希望同志們能總結一下,暢所欲言。我們海東並不富有,經不起折騰。」

「范記,我倒想起一件事來。前次桃木縣出土了一具男性乾屍后曾經形成了鬨動。

而桃木縣也是大造氣勢,聽桃木縣財政局的劉一周局長講。為了把乾屍的事宣傳出去,光是那天的祭桃祖活動,王龍東縣長就批了100萬的活動經費。

而且,搞到後頭還不夠,又請了省電視台,省報記者,以及我們華夏堪輿界的大師張道林來,這些,零零總總一加起來。

那一次活動就hua了將近200萬。而後來的一段工夫里,王龍東同志說是要增強對桃木的宣傳,四處打廣告,造氣勢。

而且,前期還拔了款子在寶劍鄉平整土地,搞了個桃木實驗基地出來。這麼一結算上去,居然hua去了整整400多萬了。

到如今也沒見哪個客商來投資?」講到這裡,市委秘書長高華同志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同志們,大家都清楚,桃木縣在我們海東並不富,算起來,各項目的排名是中游偏下程度的。

該縣沒有礦業,沒有其它有特徵的產業。所以,不斷靠省里救援,市裡拔款過日子。

聽說,前個月連教員工資都給拖了一個月左右。惹起了全縣教員的不滿,市信訪辦曾經收到了幾百封告狀信。

說是自從桃木縣的王龍東同志到任后,胡亂作為。亂hua錢搞迷信活動,搞得全縣怨聲載道。

經濟沒發展上去,反倒是節節敗退。到如今,縣財政局被掏空了,工資發不出去。其它活動,更沒辦法展開了。同志們,不能再這樣搞下去了。再這樣下去,就怕會掏空桃木縣的。」

「嗯,最近,風聞上頭有人批判我們桃木縣搞的這場活動。說是搞迷信也能如此大張旗鼓,海東的指導是不是腦子進水了。而且,就桃木縣這種搞法,縣財政那點錢哪能經得起折騰?再不制止,就怕窟窿越來越大,到最後,會拖累拖圬了整個海東市。」這時,月湖區記楊本水同志一臉的語重心長,講道。這廝,那話講得,特別的嚴重。

「嗯,昨天,桃木縣的姜初林同志有給我提過這事。還說,他曾經就此事跟王龍東同志交流過意見。

不過,龍東同志說是捨不得孩子套不中狼。還說,桃木縣沒有其它的特徵產業可以發展,要以乾屍為契機大力搞桃木產業的發展。

而且,還吹噓說是要衝出全省,走向全國,打出國門去。讓我們海東的桃木製品享譽海外外。

簡直是荒唐,神棍用的一把桃木劍就能享譽海外外了,那什麼壽山石雕,和田玉情何以堪?」蔡貴權副記一臉譏諷的冷哼道。

「關鍵的成績是付出了沒有報答,這就形成了經濟上的龐大糜費,而且,給了桃木縣以沉重的打擊。

你們說說,一具乾屍,挖出來交給國度研討現代文明歷史就行了,搞這麼多huahua腸子出來唬弄誰啊?

結果,誰也沒唬弄到,最後這苦果,還得本人吞了。而且,這省電視台是那麼好請的嗎?人家上去都是要錢的,一分鐘播出就得幾萬塊甚至幾十萬。

當時市電視台以為這只是一件大事,再加上其它地方的拍攝義務重,所以,來不及到現常

想不到某些同志意見很大。一定要求處理市廣電局的任飛同志。

當然,這件事我也有責任,沒有及時向范記彙報此事。

不過,後來我向范記彙報了此事。范記經過了解當時,當即撤消了對任飛同志的暫時復職反省的處分,恢復了他的工作。還是范記看得長遠。

這個,目光長遠成績,也很重要。

我們這些當指導的,一個目光沒使好,那帶來的損失,可以給幾萬老百姓吃上幾年了。」宣傳部長蘇芳同志表面上炮打的是王龍東同志,實則,火力攻擊的是葉老大了。這個,在坐的都聽出滋味來了。

「省電視台和省報記者都是我請來的,當天發現乾屍之後,我也以為,這是個能棒起桃木縣桃木產業的契機,絕不能放過。

而省電視台的宋貞瑤主播以前跟我看法。所以,我打了電話給她。想不到他們也正在虎子壩水庫採訪。」講到這裡,葉凡成心的停頓了一下,察看著各位常委們的反映。#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