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當面鑼對面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當面鑼對面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噢,那就說出來聽聽。 對於幾位同志的前後態度的轉變。我倒也真感興起。這個,假設真是理想,說小了點,是人的立場不夠堅決成績。說大了點,是思想上有著極大的看法成績。這樣的幹部,要不得要不得1范遠突然淡淡的插了一句話。

「請允許我放一段視頻。」張一棟xiong有成竹,穩步走到了上邊的背投面前。不久,李張明、顧德標以及劉一周三位同志的證言證詞出來了。

「經過調查,還有紀委辦案人員的細心交談。終於解開了三位同志心中的顧忌。他們吐lu了實情,說是以前作偽證的一切,都是…」講到這裡,張一棟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看了葉凡一眼。

當把一切常委的目光全吸引到了葉凡身上,那是吊足了大家胃口,又拿起桌邊的茶杯喝了。茶,才說道「他們講了,這一切,都是市委副秘書長,市政府辦主任於友和同志逼的。」「啊,怎樣能夠」張一棟話剛出來,常委們里曾經有人忍不住失聲叫了起來。

葉凡一看,居然是宣傳部長蘇芳,顯然,這女人是成心製造氣勢,把大家的眼球全扎進於友和身上罷了。

在坐的都知道,於友和腦門上是貼了個「葉,字的。於友和出面,顯然他只是走卒角色,而真正的幕後指使者,非葉凡這個市長莫屬了。

見大家都一臉驚惶的看著葉凡,張一棟淡淡笑道:「各位接著看下去。」下邊,三位證人又出場了,在視頻外頭證明了,此事,以前,的確是於友和逼他們乾的。

而且,於友和是軟硬兼施。說是等劉一標倒台後,市財政局不就空出一局長地位。

有人會推吳棟這個常務副局長上位。爾後,層層推進,市財政局會空出幾個副局長地位。顯然,三位同志都有希望了。

「呵呵,無稽之談。」葉凡突然淡定了上去,淡淡的笑了知,看了張一棟一眼,笑道「大家都知道,於友和同志是市政府的大管家。

對於市政府的工作,幹得有條不紊的。

最近為了旺夫溪的整治,為了桃木縣桃木的開發,整天忙裡忙外。

不但承接了份內的工作,而且,還額外的分擔了許多份外的工作。

對於於友和同志所乾的事,市政府一切工作人員以及幹部都是有目共睹的。於友和根本就沒有理由干出這種事來。」

「葉市長,那這段視頻難道是張一棟同志用電腦分解的不成?」張明森冷冷哼道。

「呵呵,我想說的是。既然先前的視頻你們能推翻,說三位證人先前講的是假話。

那我也完全有理由疑心這段視頻的真偽性。三位證人那嘴能變幻無常,他們嘴裡講的那句是真,哪句是假。這個,估量很難瓣別了。

而且,難道不能說如今市紀委調查到的證據就不能是偽證了?」葉凡淡淡淺笑了一聲。

「葉凡同志,你要對你所講的這些話擔任任。這是一個市長,一個黨員,一個人民公僕講出的話嗎?

你疑心整個市紀委的公證性,就是在疑心黨的公證性。我真實沒想到,在理想敗lu之後,你不但沒看法到本人屬下於友和同志犯的錯誤,居然還包庇他到這種地步?

我想請問,葉市長的公證性在什麼地方?葉市長還是不是一個黨員。還有沒一點德廉恥之心?」張一棟言詞犀利,直面攻擊葉老大了。

「你也敢在我面前談公義,德,廉恥1葉凡講到這裡,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你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事?三位同志原先講的是理想,物證物證俱全,作為專管紀委的市委副記,你都幹了什麼?放任下屬肆無忌憚不說,居然耳朵大到如此地步?連什麼叫真,什麼叫假都分不清楚。妄你在紀委幹了這麼多年,全白乾了。」「葉凡同志,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不明白,你指摘我張一棟什麼?

明天要不把話講清楚,我將向下級機關申訴?你這是對我張一棟的人身攻擊。」張一棟生氣了,口吻很重。

「不不不!你說我指摘整個市紀委的工作人員辦案有失偏頗,這個,我針對的不是整個市紀委,而是市紀委中某些個別同志。

至於說申訴,那是你張一棟同志的由。你到央去申訴我都沒意見,不過,我希望張一棟同志不要把大事故成大事,我們海東外部的事,你要申訴,可以,先得范記贊同才行。

當然,我能講出這些話來,那是有著相對的理由的。」葉凡一臉淡定,講道。

「理由,我真想聽聽葉市長的所謂的理由。」張一棟盯著葉凡冷冷哼道。

「先前不是有四位同志聯名證明劉一標同志為了挪用整治旺夫溪的專款而成心的把錢留在了下邊縣市。我想問張一棟同志,還有一位同志叫崔同吧,他去什麼地方了。怎樣沒有出現他的視頻?」葉凡一語就點出了其中關鍵。

「是啊,四位同忐忑么才三位同志?這個現象,太反常子。同志們知道,這其中,是不是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劉真梅也冷冷哼道。

「四位中有三位同志證明了,這曾經證明了理想成立。從來都是多數服從多數,難道明天要反過去,多數服從多數。那還真亂套了?」

張明森自持資歷老,名望大,忍不住頂了劉真梅這個黨群副記一句。

「人數多並不能代表真理,理想證明,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多數人手中的。沒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你憑什麼證明三位同志沒說謊。這事,既然扯到了如今這種地步,就得徹底查清楚才對。這事,不但關係著下邊縣市各大財政局長,還關係著相當的一些指導,馬虎不得。」講到這裡,劉真梅看了范遠一眼,講道「范記,我建議徹查此事。」

「嗯,既然各位同志由於此事都爭論不休,而我們黨一向考究主。這事,不處理好是會影響到同志們的勾搭。這樣吧,就在常委會上討論一下此事。需求的相關人員可以叫到常委會下去,當面鑼對面鼓的說開了。我們來個現場辦公好不好?」范遠巡了大家一眼,說道。

「我支持范記的樹立,雖說只是一件大事,但也影響到同志們的勾搭。1大事不能變成大事,所以,只要解開了這個不利要素,才能促進同志們的勾搭。」高華這個跟屁蟲那是馬上就發話支持了。爾後蔡貴權,楊本水自然不甘落後。

「張一棟同志,我想請問,寧溪縣財政局的崔同同志是怎樣講的?」葉凡朝著張一棟問道。

「崔同,他最近思想有些bo動。所以,不斷都沒有表態。問他,也不斷不講話。大家都知道,紀委並不是正式的執法機構,只是協助的執法機構。不能像公安一樣採取一些非常規的手腕。即使是公安,也考究文明執法了。我們市紀委,更是文明執法的先進單位。所以,

對於那些思想上有成績的幹部,只能採取勸說為主。」張一棟一臉淡定,講道。

「噢,那這樣講來,你們對崔同同志並沒有採取除勸說外的其它任何手腕了是不是?」葉凡隨口問道。

「當然,那樣干是違法的。作為協助執法者,我們不能知法犯法。

我張一棟好歹也在中紀委駐財政部紀檢監察室干過不少年頭了,見過的風浪,比這海東的大得多。所以嘛!這點,不勞葉市長指明?」張一棟勢氣很足,不屑於一顧的樣子,自然是在貶底葉老大了。

不過,張一棟沒發現,他講這句話時,范遠同志卻是不經意的皺了下眉頭。

由於,這傢伙面對葉凡囂張的同時,卻是忘了還有個范遠同志在坐,而且,講話時把整個海東的同仁都帶了出來。和著你財政部是汪洋大海,我海東市只是一小泥潭,翻不起什麼風浪是不是?

「行行,那就請崔同和李張明、顧德標以及劉一周四位同志到現場來。既然范記明天有興味現場辦公,我們不能違了指導的意思是不是?指導啊,很忙,難得有幾回理這種大事的。」葉凡抬出范遠,壓制了過去。

「這個,怕不妥吧?」張一棟遲疑了一下,說道。

「有什麼不妥的,坐得正行得正走得正,怕什麼?」這時,蔡權貴居然冷冷哼了一聲。

「范記,這裡,畢竟是海東市市委常委會,是海東權利決策的最高委員會。審案只是紀委的事,拿這裡來,彷彿我們的常委會辦成了公堂,這個,會不會進外人說閑話。

」這時,張明森說道。

「會說啥閑話?」范遠斜了張明森一眼,淡淡哼道。

「會不會講我們插手市紀委辦案子,干涉什麼的。」張明森只好硬著頭皮說道。

「笑話,市紀委也是在黨指導下的市紀委,難道市紀委就要跳出黨的指導之外了。

海東市常委會是代表黨,代表著海東人民利益,代表海東最高組織的委員會,不要講別的,至少,對於市紀委辦案子,有著聽證,監視的權利是不是?

過問一個市紀委辦案子就變成插手了。難道,某些同志真想把市紀委變成**王國,變成任何組織,包括黨都沒有權利監視的部門?」葉凡突然出口冷笑了一聲。出口真不是普通的陰,馬上把張一棟推向了范遠對立面。

「范記,我不是這個意思?」張一棟馬上瓣解道。#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