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有沒用非常規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六十八章有沒用非常規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這個意思那就把人叫來。 …范遠冷冷哼了一聲。

「那好吧1張一棟神色悄然變了變,沒辦法,只好交待人帶四位同志到來。

「范記,四位同志帶到這裡還需求一段工夫。在這段工夫里能不能先計論一下先前您講的,關於對王龍東同志記大過處分的事。」這時,孫道峰出口了,分明的是想轉移目的。

「道峰同志,剛才范記只是講要討論一下王龍東的成績。並沒有講要對他記大過處分。我希望你不要歪曲理想,在常委會上胡言亂語。」劉真梅可是生氣了,一臉嚴肅沖著孫道峰就去了。

「劉記,你說誰胡言亂語了,剛才蔡記有講,建議對王龍東同志給予記大過處分。後來,范記點頭說是要處理一下,我孫道峰沒有講半句假話吧?」孫道峰氣勢逼人的反駁了過去。

「道峰同志,范記有沒明示過娶對王龍東同志記大過處分?我只講一句。」葉凡突然啟齒,淡淡說道。

「范記不是說要處理,這不是贊同了蔡貴權同志的建議了嗎?」

孫道峰哼道。

「處理就代表著贊同,笑話了。處理的層次就多了,比如,說話,批判,行動正告等等都可以稱之為處理。怎樣就是記大過處分了,我置信范記的意思不是那個意思?」葉凡看了范遠一眼,講道。

「葉市長,你又怎樣能一定范記的意思不是那個意思。沒準兒范記的意思就是那個意思呢?而且,從揣測來講,蔡記剛建議過了,范記就贊同處理了,從事情的延續性來講,應該是贊同了蔡記的建議。」張一棟瞄著葉凡就啟齒了。

「呵呵,不得不講,同志們的猜測才能很強。不過,這事,我還真想說一句,那就是什麼意思?

其實,本來就沒有什麼意思的。我的想法是你們先討論一下王龍東的成績。作為海東市市委記,我范遠不是個不經過調查討論就胡亂下言之輩。

這一點還請同志們留意著點,經后講話留意著點,別亂一定我范遠講的意思。

至於說到「揣測」沒有根據的東西,更是要不得。」范遠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葉凡知道,這是范遠在敲打張一棟,賣面子給本人。不過,葉凡沒鬧明白,為什麼范遠要如此做。

按理說,明天有張明森以及張一棟合夥起鬨,再加上范遠本人一夥主張。給王龍東落下記大過處分,即使是本人跟劉真梅堅決反對,估量都是沒用的了。

為什麼范遠肯放過這個時機而向本人示好,葉凡是百思不得其解。難道說范遠想籠絡本人,這個有能夠。

但是,從范遠一向的性情看,末尾借王龍東的事發難,也是在敲打本人請出宋貞瑤蘭闃竹等人害得他小舅子被拘押的事。

這下子發展下去,彷彿事情越來越不陰暗了。最有能夠的就是1

范遠原先的意圖是想敲打本人。後來居然中途變了主意。估量就是他的同夥蔡貴權等人也沒有料到。

至於張一棟同志一聽,范遠那話可是有批判本人的意思了。而且是特別的點出了「揣測,兩個字的不當之處。1小張同志,那臉是有些紅了。

就在這時分,門悄然叩響了。高華說是市紀委的同志陪著四位財政局長到了。

「既然四位同志到了,那就先現場辦公吧。」范遠點了點頭說道,自然,本人贊同先把王龍東同志的事擱置了。

范遠都贊同擱置了,蔡貴權等人雖然疑惑,但也不吭聲了。張明森想反對,可是咂了下嘴覺得反對跟放屁一樣沒用,也就沒發出聲響來了。

四位財政局長面相上看去還是很安靜的,而且,穿戴劃一。不過,當一發現葉凡等人在場,崔同同志突然彷彿衝動了起來,啟齒大喊道:「范記,葉市長,劉記,我有冤啊,我要求向組織闡明實狀況,我要求向組織申訴1

「崔同同志,別急,先喝口茶,有什麼委屈,置信在坐的各位指導會給你一個公正的評判的。

而且,有什麼事,你大膽的講,置信在坐的指導會為你作主的。」葉凡安慰道。

「他們……他們不是人,比刑警們更凶更殘暴。」崔同指著市紀委常務副記、監察局長楊志德同志等人大喊開了。

「怎樣回事?」范遠臉一板,哼道,再看張一棟,那臉陰沉了上去。至於楊志德,那臉陰沉得快下雨了。這廝嘴唇咂了一下,指著崔同哼道「崔同同志,這裡是海東市委常委會,我希望你講話時留意措詞。留意分寸,胡言亂語的話是要受黨紀國法處理的。」

「崔同同志,這裡是海東市委常委會,是代表黨的最中心的組織。

有什麼委屈,你大膽的說。要敢於講話假話。

葉凡突然板著臉說道,轉頭看了楊志德一眼。哼道,

「這位同志,我希望你要留意場合,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怎樣能把你們辦案的一套拿到這裡來。你這是對同志的公然要挾,什麼叫胡言亂語,難道崔同同志有委屈不讓人家出口了。我們是主國度,不是獨裁政府?你給我,站一邊去想想。」「對對不起市長,我我剛才有些衝動了。」楊志德黑著個臉挪了挪步子,說道。

「說吧崔同同婁。」范遠表示崔同道。

「本來,我跟李張明顧德標和劉一周四人干工作幹得好好的,可是劉一標同志硬要我們照他的方法辦事。

就是前次講的,他硬要我們把縣政財應繳給市財政的一部分款子給先留上去。

而且,還要形成一種假象,那就是縣財政也沒錢的架勢。這事,

就有些難辦了。

本來是有錢,卻是要造假說是沒錢。所以,我們四個也是彼費腦筋的。最後沒辦法,只好把收下去的錢又挪到其它地方先藏起來。

不過,後來市檢察院反貪局的同志找上我們了。我們不敢再隱瞞,只好把理想真相講了出來。

不過,這位張一棟記到了海東接納了我們的案了后就大變了。

楊志德記不斷指使人壓逼著我們承認先前的理想是假的,是我們在作偽證。

先前我們四個都不服,不贊同。由於,理想就是理想,怎樣能理想反倒變成了偽證。

畢竟,我們都是受黨教育多年,為黨工作多年的幹部,不能亂來。

不過,後來,全變味了。

他們想著法子折磨我們。不給飯吃,不讓睡覺,而且,真實忍不住了,居然用海綿,枕頭號貼我們身上是拳打腳踢,慘無人道。

後來,我聽說李局長和顧局長以及劉局長的家人還遭到了要挾。

在身心遭難的同時又擔心家裡人,沒辦法,只好把理想講成了偽證。到如今,就剩下我一個人還在堅持著,也沒少挨打。」崔同大叫道,那是眼淚直冒,樣子很慘。

「胡說!崔同同志,你要為你講的話擔任任?」張一棟忍不住發脾氣了。

「我」崔同有些懼怕,不過,最後,還是硬著頭皮,講道「我為我講的話擔任任。不信,你們問李局長、顧局長還有劉局長,是不是這個樣子的?」「傷在什麼地方,既然是拳打腳踢,不管怎樣樣做,總會留下傷痕的是不是?」這時,張明森冷冷為張一棟助威了。

在坐的都明白,紀委辦案有時不得不採取一些非常規的手腕。像用海綿枕頭墊著打人,打了人還不會留下傷痕的。這個,張明森這樣子問,其目的,不言可明了。

「張市長,我剛才講過,他們是用海綿枕頭墊著打的,怎樣會落下傷痕,我們受的外傷都在肚子里,查也查不出來。」崔同講道。

「那闡明你沒有證據了是不是?沒有證據的東西怎樣證明。我以為,你根本就是在信口開河。

我置信市紀委的同志是文明辦案,絕不會這樣胡來的。

」講到這裡,張明森突然臉板得更凶,說道「崔同同志,我很疑心你的動機。你這樣的煽動大家是為子什麼?

是不是有人在背後指使你乾的,不管觸及到什麼人,馬上講出來。市委還會思索到你的坦率給你酌情從輕處理的。

假設不斷頑固不化,那結果,你本人掂量吧!言盡於此,好生想想。」「李局長,顧局長,劉局長,崔同講的話是理想嗎?」張一棟突然冷冷哼道。

「這個這個」三人相互望了一眼,喃喃了半天不敢出口。這場合,明擺著分作了三派。

張一棟跟張明森一夥跟葉市長一夥對立著乾的。而范遠這個記態度不明,屬於看繁華,無時機就會出手的一派。

這一派最難揣摩了,這話講出口可就收不回來了。到時,中間不是人那就徹底完蛋了。

幾人浸yin官場也有幾十年了,哪個都不是蠢蛋,都知道其中關節的兇猛之處。這個時分,最好是不要張口為妙。

「不要擔心,假設崔同講的話是假話,你們要大膽的承認。」張一棟又冷著臉逼了過去。

「呵呵,這邊先別忙,我們先辯別一下崔同同志講的受了拳腳,還有被逼的事是不是真的。假設是真的,那真相不是大白了嗎?闡明市紀委的同志真的動用了一些不當的手腕是不是?」葉凡突然淺笑了一聲,看了看張一棟同志,說道「一棟同志,你贊同我的看法沒有,還有楊記,張市長?」#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