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章三個掛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三個掛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啊1孫道峰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剛才也講了,人無完人,金無足金。 人的終身中,犯錯誤是免不了的。我們不能一棍子就打死是不是?治病救人才最重要,劉一標同志既然深入看法到了錯誤,我們是不是該給該同志一個戴罪犯罪的時機。置信劉一標同志在經后的工作中會以更積極的態度面對大家的。我們會重新見到一個相貌一新的市財政局長的。」孫道峰自然發力了。

「犯了如此大錯只給個黨內記大過,那殺了人開除就行了?那是不是所能的黨員都具有殺人的特權,都可以無視黨紀國法,可以恣意胡為了。劉一標同志的行為曾經嚴重的敗壞了一個黨員的聲譽,對市政府的工作帶來了極大的副面影響。對於這樣的同志,絕不能辜息。要一捋到底,不光是捋帽子的成績了,我看,還得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才對。」蔡貴權殺氣騰騰講道。

「沒錯,冶病救人也看對象,也要看犯的是大錯還是小錯。像劉一標這樣成心搗亂的同志,不嚴懲對不起黨和人民。我贊同蔡記的建議,相對要嚴懲。」高華秘書長也是擲地有聲地表示支持蔡貴權,葉凡自然不吭聲了。

他知道,既然范遠瞧中了市財政局長一職,而本人這方也不能夠改變這個場面。

那乾脆不作聲了,那邊,自然有范遠一夥跟張明森掰手段的。省點力氣放在前面的事上不是更好,所以,葉老大微眯上了眼末尾假寐了。像一得道高僧,玩起了老僧坐禪的法門。

「嗯,本來這次例會也要討論一下幾位同志的任命。比如,市公安局長安奇同志不斷以來工作表現都不錯。

只是,在市政法委員會裡安奇同志並沒有擔任很重要的職務。這一點,跟他這個市公安局長地位不相配。

大家可以議議,是該給安奇同志壓壓擔子了,兼任個什麼職位比較好。還有,為了增強青牛市公安局的力氣,市公安局局黨組班子成員引薦刑警隊副隊長古海同志到青牛市公安局任副局長。

那就把市財政局局長職位跟這幾位同志放在一同討論吧。」范遠掃了葉凡一眼,說道。

這老傢伙並沒有直面答覆蔡權貴的提議,但是,不答覆也等於點頭了上去。張明森咂了下嘴,最終再沒發出聲響來。由於,他知道,講了也沒用,白費唇舌不如不不講了。

劉一標,一定是完蛋了。

葉凡一聽,總算是明白了。原來范遠明天全在演戲,他是一個大「大導演,。

這場戲本人跟張一棟張明森掰手段掰得屁滾尿流時,范遠卻是來撿了個漏。

估量,先前范遠一夥搗鼓出桃木縣縣長王龍東的事來就是為爭取市財政局長的職位作鋪墊的。

拿出了一付一定要處理王龍東的架勢,最後是雷聲大,雨點校

范遠給了本人一個小人情。

而接上去,范遠又狠狠地敲打了張一棟同志,顯示了市委記威望的同時,又賣給了本人一個好。

還是在為爭取市財政局長地位作鋪墊。最後,范遠又把卒財政局長的任命跟安奇的任命,以及古海同志的任命攪拌在了一同。

不得不說,葉老大一夥只能承受范遠的條件了。不然,安奇的任命下不來,古海也去不了責牛市。

范遠同志好手腕,很會搞指東打西的玩法。葉凡不得不佩服這老傢伙對於官場權謀的運用曾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

「我看青牛市分管財經一塊的副市長周秀同志就不錯,該同志在青牛市」市委秘書長高華同志又末尾吹噓了。

前次本來他們都是引薦周秀任財政局的常務副局長,結果鬼使神差的居然給葉老大隨口推了個人上去了。

而這次,居然瞄準了市財政局長一位,野心更大。以前市財政局被張明森的心腹劉一標掌控著,葉凡感覺頭相當的大。假設給周秀上去,估量,在范遠的婁持下,葉老大頭會更大。

不過,葉老大也沒辦法。明天只好忍了。先把安奇和古海的事敲定上去再說了。飯要一口口吃,路也得一步步走。而且,青牛市的事是大事。

「范記,在討論人事前我還有一件重要事想跟大家講講,能行嗎?」葉老大當然也不是盞省油的燈。

既然你范遠瞧中了市財政局長一位,那也得幫幫我的忙才行。而安奇跟古海只是先前為了救出范遠小舅子李一男的隨帶品。

跟明天這事沒關係。那是范遠早就答應上去的事,他必需要辦到的。不然,他這個市委記嘴巴就是放屁了。

「還有什麼事,真重要嗎?」范遠斜了葉凡一眼,有些不悅了。范遠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這傢伙又想再整事。

明天好不容易讓葉凡跟張一棟一夥鬥了個兩全其美,所以才提出了周秀的事來。

置信葉凡必賣本人面子。而張一棟頭上還罩著個記大過處分本人還沒表態上去,這傢伙,一定不敢吭聲了。

就張明森和孫道峰兩個人,估量跳死也沒用的。而宣傳部長蘇芳估量也不敢正面跟本人叫板,她根本就沒有叫板的本錢。

范遠早就算計好了的,明天拿下財政局長地位,是板上釘釘絕不會出不測的了。所以,范遠絕不想節外生枝。

「燕省長的指示,范記,你說重不重要。」葉凡掃了范遠一眼,淡淡說道。

「噢,燕省長指示,一定重要了。那你講吧,是什麼指示?」范遠點了點頭。

「前次吳生髮市長去省里閉會,燕省長對於我們海東豐專門有指示叫他帶回來。如今吳市長就在門外,叫他給大家傳達一下,我們學習一下不是更好。」葉凡說道。

「叫生髮同志出去。」范遠口吻緊張了不少,由於,吳生髮是本人的心腹,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對本人不利的事。

吳生髮傳達了燕省長的四點指示,重點傳達了第四點,就是關於環境和水土生態等方面的指示。范遠一聽,那臉果真有些陰沉了上去。

吳生髮一講,范遠就知道,一定是葉凡要應用此事生事了。

果真,吳生髮一講完,葉凡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同志們,燕省長的指示,說句慚愧的話,是針對我們海東市政府發的。

我作為海東市政府的領頭羊,我負有不可推脫的責任。近年來,我們市工礦業發展很快,也帶來了一系列的環境成績。

前次到青牛市,我隨意走了走,發現太良溪的污染曾經到了令人無法容忍的地步。

而下游的兄弟縣市,人家還要吃太良溪的水過日子的。同志們,

那種水,怎樣能吃。我請大家看一段視頻。」葉凡講到這裡,叫於友和拿出了光碟放映了起來。

污染,自然觸目驚心。

「葉市長,太良溪再不整治,是不行了。

要整治就得找到污染源頭,不然,下次燕省長就不是點名批判那麼複雜了,而是會問責的。」這時,劉真梅副記一臉擔憂,說道。

「是啊,真問責起來。估量,首當其衝的就是市政府了。而我們這些在坐的,估量也沒人能脫開責任的。既然燕省長都點名了,專門針對鼻們海東下了指示,我看,是不是燕省長曾經關注到這些成績了。

燕省長都關注到了,我們本人再不舉動起來,就怕帶來的結果,是不堪想象的。」賈異雄一臉凝重,講道。

「嗯,燕省長都點名了。葉市長,回去后馬上組織市政府班子開緊急會議,把燕省長的指示傳達下去。要做到責任落實到人,人員落實到位,還要跟包片擔任掛勾。」范遠一臉嚴肅,講道。知道,再不出嘴,一定是不行了。

「好的范記,回去后我馬上組織市政府班子擴展會議,把相關部門都召集來拿出個實在可行的管理方案。而且,我還有個建議。不但要責任落實到人,還要有一定的獎懲手腕才行。不然,責任落實到人到位了,人家不幹,沒有一個獎懲機制,沒有威懾力照樣沒用是不是?」葉凡一臉嚴肅,講道。

「怎樣個獎懲法?」范遠知道這貨一定會搗鼓出青牛市的事來,口吻悄然重了許多。

「複雜來講,三個掛勾。」葉凡乾脆地說著,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包片的責任人跟年底的考核掛勾,跟評優評模掛勾,跟考核選拔掛勾。」

「假設說跟考核跟評優評模掛勾還行,單單一個環境成績就扼製成為人家選拔道路上的攔路虎,是不是過了一些。假設真這樣子,哪個幹部敢去包片了。有些事,並不是幹部們不想干,而是心不足而力不足。」這時,蔡貴權看了范遠一眼,說道。

「貴權同志,假設不下重手腕,又怎樣能激起幹部們的積極性和升職的**。

只要有了**和動力,才能更好的干好工作。環境成績,曾經不是單單一個環境成績了。

燕省長都點名批判了,難道還不足夠惹起我們海東市委市政府的注重。難道真要燕省長問責我們海東的同志才去惹起注重?

恐怕,真到那個時分,曾經太晚了。太良溪的管理,勢在必行。

還有,不光是太良溪,凡是海東市全境內的重污染源,都得停止調查統計,該關停的要關停,該管理的要管理。

不能再辜息了,再這樣下去,結果,不堪想象。」葉凡態度強硬的表了態。#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