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怎麼個變態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怎麼個變態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音訊了?」葉凡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低頭看了王龍東一眼,問道。

「嗯,嚴重打破。那幾個闢謠者曾經處理了。」王龍東說道。

「說來聽聽。」葉凡問道。

「那幾個傢伙相當的兇猛,身手了得。打傷了七八個刑警最後用槍逼著才抓住的。不過,幾個傢伙嘴皮子很硬,就是不招。人是抓住了,假設再不招的話,就得放人了。」王龍東又苦瓜著臉了。

「你馬上送到市公安局來,我安排個人來審。」葉凡說道。

王龍東一聽,說道:「我曾經叫縣公安局的同志押了人來,就是想送到市局。看看他們是不是有特殊的手腕。」

「那好!我叫個人,你馬上帶他到市公安局,他會協助你們的。

」葉凡說著,打了電話給王朝,婁待他立刻到市公安局門口協助王龍東搞定那幾個人。

王朝也是早上剛到海東,來散心的。這傢伙,如今公安部混得不錯。而且,也完全融入了體制中。漸漸的,曾經有一絲官相了。

僅僅三個小時后,王朝興匆匆的進了葉老大的家裡。

「老大,全招了1在大門口,王朝就叫開了。

「這有啥獵奇異的,叫你去還不招,還是人嗎?你小子,剛發揮過火筋錯骨手,還得療養一下,別傷著了身子。」葉凡笑道,表示王朝躺沙發上休息。

「我沒那麼金貴,雖說要一個多月才能恢復,但普通的力氣還是有的。只是,一點小傷損而已。」王朝笑了笑講得輕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想不到九個人外面居然有兩伙人,看來,都是沖大哥而來的了,根本就是在搗亂。」「兩伙人,怎樣回事?」葉凡一臉訝然,看著王朝。

「有四個居然是水州鳳家的手下,一個個都是練家子,有著二段身手。

難怪桃木縣的刑警都給打傷了不少。要不是用槍,還擺不平的。

而另外五個居然是蘇氏會所外頭的人聯絡的。

身手倒不怎樣高,不過,一個個嘴皮子功夫兇猛。問他們緣由一個個也不知道。

只是說上頭安排他們去闢謠生事,凡是來桃木縣投資的商人都得「勸走,。當然,這個「勸,字得加個引號。

根本就是用恫嚇嚇走的。再不走的話,估量就得動真格的了。難怪那些商人雖說都眼紅桃木縣的桃木,但命更值錢。」王朝笑道。

「哼,又是蘇林兒,看來,水州鳳家真要跟我過不去了。是得找個時機經驗一下這個陳舊的家族了。別以為陳舊就能怎樣樣的,陳舊,並不代表著有實力。」葉凡冷冷哼道,看了王朝一眼,笑道「如今到幾段了?」

「五段第二個層次,天天練,日日練,這個,長進也不大。」王朝說道,有些懊喪。

「別急,這次,我會送個大紅包給你的。」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那藥丸,成啦?」王朝一驚,這傢伙居然衝起來。一雙狼眼盯著葉凡,彷彿,葉老大就是一個美女,隨時要撲上去來那麼一口的。

「別用這目光看我,會嚇人的。」葉凡笑了笑,說道「早晨我們去寒林寺,叫上范剛一同。」

「得令1王朝站起,乾脆拖拉,行了一個察禮。

就在這時分,李嘯峰來電話了,說是張強他們完畢訓練提早回來了。葉凡馬上聯絡上了張強,哪知一接通才知道幾個傢伙都快到海東了。

才知道李嘯峰說是葉凡找他們,他們一聽,自然明白一定是雷陰九龍丸成了。

所以,一個個哪坐得住,一回家,屁股還沒坐熱。居然召集起來,硬是去軍中借了一架專機到了水州,如今,人馬上就到海東本市了。葉凡一聽,自然高興,叫王朝去接接他們。

不久,全到家了。就是鐵占雄也來了,加上齊天、張強和張雄正好四人,范剛在一旁當起了泡茶徒弟,王朝在擺桌椅子,幾人預備在樓上的小會客廳里喝上幾杯。

不過,剛在大廳坐下,葉凡電話響了起來。拿起手機一看,是市公安局長安奇同志的電話,說是想來坐坐。葉凡本想叫他過幾天來,不過想想鐵占雄在這裡,乾脆趁這個時機把安奇引見給鐵占雄算啦。

他們都是在公安系統,假設安奇能讓鐵占雄瞧上眼,當前,幫他一把不在話下。最近安奇的表現是越來越好,完全成了葉老矢手中的一把槍。對於跟隨本人的人,葉老大從來不會輕視了他們的。

安奇提著兩條煙兩瓶酒進到了清溪居大廳里,發現還有幾位主人在。知道深夜能坐在這裡的人,一定是葉市長很要好的冤家,所以,安局長站那裡不敢坐。一臉的恭敬味兒。

「安奇,來,我給你引見一個冤家。」葉凡笑了笑,朝安奇招了招手講道。安奇一聽,當然高興,一臉恭敬的走上前來。

「安奇,見過他沒豐?」葉凡指著鐵占雄笑道。

「彷彿彷彿有點印象,不過,想不起來了。」安奇細細的打量了鐵占雄一眼,還是老實的搖了搖頭。

「你好安局長,不,應該叫你安記了。聽葉老弟說是你升職了。我是公安部的鐵占雄,葉老弟屢屢談起你都讚不絕口,說你不斷都用心的支持著他的工作。」鐵占雄居然淺笑著先伸出了手,也不妨誇了安奇一句。自然,是賣面子給葉老大了。

至於安奇局長,一聽說鐵占雄那名字,悄然一愣之後那是一驚,趕緊伸出雙手握了過去。

嘴裡講道「真實對不起,鐵部長,您到下邊來也不支會我一聲。

這個,我早該預備著了。對不起對不起,指導到了我一點都不知道。」安奇是有些衝動了,說話時,都帶看一些美聲顫音的。像鐵占雄這樣的大人物,他哪能常常見到。

「呵呵,沒事,這次上去次要是來看我這個兄弟的。沒有什麼公事,si人拜訪罷了。」鐵占雄親近的拍了拍葉凡肩膀,笑道。自然,是為了給葉老大造勢,加得他在安奇心中的份量。

「哪裡的話,指導就是指導。我們當下屬的,應該為指導服務的。」安奇衝動的講道,心中,對葉老大的能量,自然愈加深了一層。

轉爾,安奇一臉恭敬沖葉凡講道「市長,謝謝您對安奇的栽培。

安奇不想多講什麼廢話。當前,看安奇表現就是了。」「舉手之勞罷了,我們的目的並不是一個政法委的常務副記是不是?安奇同志,我們目光應該看得更高,更遠。」葉凡不時機遇的減輕與安奇的「感情」自然,也有許願的意思了。

「謝謝,謝謝!我一定努力工作,絕不給市長丟臉。」安奇說道。

「這樣吧安記,早晨我要跟幾個冤家喝幾杯,他們聽說海東的老公煲搞得不錯,你去弄幾份回來。這事,就費事你了。」葉凡輕拍了拍安奇肩膀一下,以示親近。

安奇一聽,自然知道人家市長有事跟冤家談。不過,市長交待本人去賣酒菜倒也令安奇感到很榮幸。

他打了聲招呼后快步走了,出了門后,安奇這個中年人居然是小跑著出去的。火速趕往了老張記老公煲鋪子。

一個鐘頭后,安奇親身帶著幾個幹警把備好的酒菜送來了。爾後,安奇自然是拒絕了葉老大的禮節性約請,回家了。

不過,在坐地位的時分。葉凡又被大家推到了上位,葉凡正想推託。不過,鐵占雄卻是一臉嚴肅,講道:「沒有規矩,不成方圓。我們既然初步成立了以你為中心的葉系圈子,就得按規矩辦事。在人後,我們si底下可以大哥兄弟親近的叫著。但在正式的場合或外邊,都得以正式稱呼職位。」

鐵占雄的話博得了大家的一數贊同,葉凡也只好勉為其難的坐了上去。

「怎樣樣,太平洋,珠峰的訓練還能撐得住吧?」葉凡擺了擺手請大家坐下后,掃了大家一眼,笑道。

「媽的,魔鬼訓練,差點折騰死我了。最近總部也不知那裡找了個老頭子來,簡直不把我們當人看。有些動作稍微做得慢了點,那老頭,媽的,拳打腳踢不成,而且,是把人往死里整。」齊天忍不住發了怨言。

「是真的?」葉凡看了張強一眼。

「嗯,特別的嚴峻,跟以前的教練相比,簡直不是人。」張強這人較沉穩,居然也這樣講了,看來,那老頭的訓練著實有些可怕了。甚至,應該用恐懼來描畫了。

「那老頭,是不是新任命的教練?」看著齊天那憤憤不平的樣子,葉凡想笑。

「不清楚,彷彿沒見過。胖胖的臉,人還是很有肉體的。就是那脾氣,太大了。我們在他面前,就是豬狗一樣。有一次我爬山時動作慢了一點,結果怎樣樣?」齊天講到這裡,趕緊打住了話題。

哈哈哈……

張雄和張強忍不住大笑了起來,而且,滿眼的猥瑣。頤奇異了,忍不住問道:「到底怎樣回事,不會是罰站了吧?」

「罰站算個屁,那老頭變態。」奔天發怨言道。

「變態,怎樣個變態法?」王朝忍不住想笑,問道。#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