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狗屁市長我照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三章狗屁市長我照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不說也罷。 」齊天擺了擺手低頭對付起面前的老公煲來。

「說來聽聽又有什麼,我們都是爺們,齊哥,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難道?」范剛很是獵奇,一臉的期盼樣子盯著齊天。

「他被教練罰脫光了衣服,而且,教練做得更絕。居然叫了三個穿著三角褲的姑娘來盯著齊天。而且,不準齊天犯錯誤,說是要訓練齊天的耐力和雄忍不住透底子了,登時引來捧腹大笑。

「齊哥,艷遇啊,那三個妞,一定誤點吧?」范剛滿臉dang,笑道。

「你小子想不想去試試,還誤點,誤點個屁1齊天隨手給了范剛一下。

「難道真長得很醜,那還訓練什麼耐力。看著那些丑妞下邊都沒反應了,沒勁1范剛mo了mo頭,搖了搖頭。

「的確長得很美,乾巴巴的,而且,很勾人的那種。是男人們一見到就想衝動一下的尤物。上頭特別的大,下頭又適宜。」張強說道。

「怪了,那老頭是什麼人,怎樣從沒見過?」鐵占雄有些疑惑。

「會不會是他?」葉凡突然講道,若有所思。

「他是誰?」幾人不約而同,問道。

「呵呵」葉凡搖了搖頭,這是特勤最高秘密,當然不能講。

幾人,自然當了悶葫蘆。

酒喝得差不多了。

葉凡掃了幾人一眼,說道:「每天早晨安排一個,就從范剛末尾,我們馬上去寒林寺。假設能順利打破的話那就好了。明天就給齊天試一試,後天張強,張雄,王朝,最後是鐵哥。鐵哥的屬於恢復性的,難度較大。而且,我還要研討揣摩一番才行。」

「那行,馬上起程。」鐵占雄也沒二話,工夫比較緊。

寒林寺掌管劉群峰大師早就安排好了地點,寒林寺雖說老舊,但寺院還是相當的多的。

劉群峰安排了一座獨門獨戶,而且,背靠後邊大山樹林。便於齊天他們打破之後在樹林里去發泄一翻用的。

范剛由於功底子層次較低,所以,葉老大以著九段身手助力他倒是非常的順利。

二個小時后在用萬荷根配置的藥丸相助下,成功打破到了四段頂階,就差一點到五段了。葉老大還悄然有些遺憾,不過,范剛早欣喜若狂了。在後山樹林里足足的發泄了一個小時才汗淋淋的回來了。

一見到葉凡首先就來了現代武者很嚴肅的單膝跪地禮,雙手抱拳講道:「大哥,小弟我謝謝您了。您讓范剛看到了希望,我也有成為武林高手的根底了。」

「你小子,還真有綠林「情節,啊!假設是在現代,是不是也想當個掌門,綠林大盜什麼的?」葉凡也很開心,笑道。

「那當然,當掌門多拉風!不過,我更喜歡當寨主。」范剛挺了挺xiong脯,一臉的傲氣。

稍微休息之後就到了天亮,幸而葉老大身體好,還能撐得祝又趕著去下班了。由於,明天下午,省水利再一行指導及專家到要到旺夫溪考察調研。厲志達安排的人,一定會吹毛求疵的。葉老大早就安排相關人等做好了充分預備。

估量,一場沒有硝煙的大戰行將拉開帷幕。

想不到下午二點半左右時於友和匆匆到了辦公室,彙報說是厲助理親身來了。

「來者不善啊市長?」於友和有些擔心的看著葉凡。

「呵呵,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葉凡淡笑,輕拍了拍於友和肩膀,叫他放心。

在市政府,葉凡一行人排開了隊伍等著厲志達一行人的到來。不過,等了將近半個鐘頭后才被告知厲助理一行人直奔旺夫溪而去了。

「太過憤了?」站葉凡身旁的曾俊才副市長忍不住小聲講了一句。

「就是,掃尾講的先到市政府,怎樣一下子就到現場了。這不是明擺著給我們尷尬?我們這些當下屬的,就是命苦1於友和也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走吧,人家是指導嘛,我們當下屬的總得忍著點。」葉凡笑了笑,擺了擺手,沖於友和講道「他們到哪個地方了?」

「龍鳳橋附近。」於友和講道。

「龍鳳橋?」葉凡念叨了一句,看了曾俊才一眼。曾俊才自然明白葉老大有問詢的意思。就怕那地兒出什麼紕漏,把柄給厲助理抓住人家就有得折騰了。

「那地方我去過幾次,就一座龍鳳橋,附近的河道倒是相當的開闊,按照旺夫溪拓寬方案來講,就那座棒被拆除了,其它的住戶人家都沒有動一座。」曾俊才說道。

「上車說。」葉凡揮了揮手,市政府一行人坐上了車子直奔龍鳳橋而去。

「這倒怪了,厲助理為什麼會直奔那地兒而去,難道是巧合還是有著目的性?」葉凡說道。

「也許,厲助理是要從龍鳳橋末尾婁行調研。」車上分管水利的吳生髮副市長講道。

「我覺得,這事有些不往常。不過,也想不到個所以然,總感覺有些奇巧。」曾俊才一臉的憂心忡忡。

由於,他是旺夫溪整治項目的常務責任人,厲助理要拿葉老大開刀,首先,攻擊的靶子就是本人了。昨早晨,曾俊才一夜都沒睡。

還連夜去討教了劉真梅這個干姐。劉真梅也拿不出什麼好主意來,只好安慰曾俊才一切小心著,細心點,靜觀其變。而且,葉市長絕不會看著他吃虧的什麼來安慰他了。

葉凡一行人剛下車,就發現曾經被拆除后正在新建的龍鳳橋附近站滿了人。

而厲志達一行人卻是被圍在了央,一個很有氣勢,鼻半有點顯白色的老人正指著新建的龍鳳橋,一臉痛心的講道:「省下去的大指導,這橋,拆了太惋惜了,太惋惜了。、,

「惋惜,老大爺,惋惜什麼?人家說,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嘛!更何況,按市政府規劃重新建了新橋后。新的龍鳳橋將更嚴懲,更有氣勢。而且,還可以通行幾十噸位的發掘機等。既方便了溪兩岸,又讓大家得到了實惠。」這時,厲志達身邊一位工作人員親切的說道。

「厲助理,來晚了,對不起了。」葉凡一臉的愁容,帶著市政府幾位副市長大步走了過去。

「不算晚嘛,剛才本想到市政府走一趟。不過,後來想了想,既然是調研旺夫溪項目,自然,還是以工作為重,所以,就先到這裡來逛逛了。我們省里專家們的調研,就從龍鳳橋這裡末尾吧。」厲助理也伸出了一隻手,跟葉凡淡淡的握了握。

兩人手掌剛分開,那個鼻子顯點白色的老大爺看了看葉凡,丟下對話的那個幹部,幾個大步跨到葉凡跟著,說道:「你就是葉市長是不是?」問話的口吻,相當的重。而且,老大爺那痛心的臉立刻轉變成了憤怒。

「我是市政府的葉凡,老大爺,有什麼事嗎?」葉凡一臉親和的笑問道,這邊,還伸出手去想扶一把這老傢伙。雖然知道這老傢伙有點怪,但葉老大並沒有多想。

「不要碰我,你的手臟1老大爺一甩手,兇巴巴的哼道。

「手臟,呵呵,我剛洗過,應該還行。」葉凡淡淡的笑了笑,心裡早明白了,這老傢伙,就是來找岔的。沒準兒厲助理早安排好了的。

「心都髒了,能洗得掉嗎?」老大爺看了葉凡一眼,冷冷哼道。

「徐大爺,有什麼話好好跟葉市長講。葉市長是壞人,能辦到的,他一定會替你想辦法的。」這時,於友和身邊一個中年幹部剛美觀法那老大爺,趕緊上前勸說道。

「小三子,是不是吃上幾年皇糧了,這良知都給狗吃了。」徐大爺一點都沒給那叫小三的中年人面子,直接甩臉子了。

「徐大爺,有什麼事好說嘛,我們到一邊去,漸漸講。」於友和趕緊過去,伸手想去拉徐大爺。那知,徐大爺的脾氣不是普通的爆。

啪地一產。

於友和沒防備之下,臉上居然挨了一巴掌。

「大爺,你怎樣打人?、,於友和mo了mo面頰,有些憤怒,問道。

現場氛圍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由於,徐大爺一出手之後,旁邊十幾個老頭都擠了過去站在了徐大爺身後,跟葉凡等人居然構成了對峙的架勢。

而厲助理,自然,一臉嚴肅的站那裡看戲了。

「打的就是你,就是這位姓葉狗屁市長,老頭我照打不誤。良知壞了,心臟了,全亂來1徐大爺越講越氣,居然朝著葉老大沖了過去。

「老人家,漸漸說,有話好說。」曾俊才等人趕緊站了上前,擋住了徐大爺的路。而徐大爺身後聚集的人也多了起來,在後邊漸漸的緊挨著徐大爺朝著曾俊才這邊頂了過去。

情勢有些不妙,這位徐老大爺,彷彿挺有威信的。

「俊才,讓開,讓大爺過去。」葉老大一看,鷹眼余光中發現厲助理的嘴角居然勾起了一個不大美觀到的淺笑弧度。心裡一下子就明白了,這事,一定跟厲助理有關了。

「市長,你先陪厲助理到九雲橋賓館休息一下。」曾俊才不相讓,趕緊叫道。這邊,於友和也帶著市政府辦的十幾名工作人員擠了下去,站在了曾俊才後頭。#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