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上校當推車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四章上校當推車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退下,讓大爺過去。 」葉凡這次口吻很重,曾俊才和於友和猶疑了一下,還是聽話的閃開了一條路。

「你以為我老了不敢過去是不是?明天,我徐六子還真甩你甩定了,什麼市長。烏七八糟的全亂來。你個敗家子,敗家子兒啊1徐大爺不顧身邊人的拉扯,擠著朝葉老大走了過去。那臉,一臉的怒氣。

「徐大爺,我敬重你是老人。不過,倚老賣老可就不好了。有話好講,有事說事。怎樣能出手亂打人,於友和是市政府辦的擔任人,

正在工作。你明天不講出個理由來,我葉凡,要清查你攻擊政府工作人員的責任1葉凡的話擲地有聲,態度堅決。

「好大的口吻,明天,我徐天星倒真你葉市長怎樣樣治小六子的罪?」這時,一道嘶啞的聲響傳來。

隨著聲響,葉凡抬眼望去,發現那邊推過去一個輪椅子。輪椅上坐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臉型跟徐老頭長得有幾分相似。不過,此人雖說坐輪椅上,但是,葉凡卻是能感遭到其人身上有著一份子特殊的霸氣。

還有著久居上位者的特殊氣勢。而且,推輪椅子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居然還是個上校。

上校給這老頭子推輪椅子,那這老頭子身份,那估量,至少也得是將軍級人物了。葉凡迅速地在頭腦中繞了一圈子上去,卻是沒搜出共和國有關一位叫徐天星的將軍的材料來。

聽到徐天星話出,徐六子氣勢更旺,站葉老大面前盯著葉老大。

「1小六子,給老子甩他兩巴掌。什麼狗屁市長,什麼都不是!你給我狠狠地甩,明天,我倒,這海東的天,還是不是我們打上去的。沒有我們,你能當什麼市長1徐天星口吻很大,給徐六子那老頭撐腰了。

「好的叔公,我好好的甩他兩巴掌給你出氣!什麼東西,狗屁市長一個1徐六子像是得到了尚方寶劍普通,真的吃了熊心貓子膽,舉起了手掌,在眾目睽睽之下往葉老大臉上招呼了過去。

「想幹什麼?」於友和和曾俊才單方沖了下去,一個扯左手一個扯右手把徐六子那老傢伙穩穩妥當地扯住了,休想動得分毫。

「趙誠,你去,把那兩個傢伙給扔出去。」徐天星眼一瞪,沖著身邊那位上校喊道。

「是!徐老1趙誠一個立正,大步往曾俊才和於友和兩位同志身邊走了過去。

「趙誠,作為一名軍官。你應該知道攻擊市政府工作人員的結果1葉凡冷冷的看了趙誠一眼,哼道。

「我知道,我是在服從軍令1趙誠頭也沒抬,根本就沒鳥葉老大。看了於友和和曾俊才一眼,哼道「滾蛋去1說著,伸手狠狠地擱了過去。

「哼1葉老大再也難忍,一伸手,穩穩地架住了趙誠的手。雙眼瞪著他,。蘿道「你再敢亂來,就到公安局先去呆著講清楚了。」

「哈哈哈」趙誠突然猖狂的大笑開了,指著葉凡哼道「一個小小的市長,真以為老子天下第一了。叫我趙誠呆公安局去,先得問問我趙誠這拳頭答不答應。」趙誠火大了,感覺特丟面半,一拳往葉老大臉上招呼了過去。

啪地一聲脆響。

人們詫異的發現,虎背熊腰的上校趙誠同志居然被葉大市長一手擱得直接就摔在了地下。而且,是側身摔在地下的。半邊臉都蹭在了地下,估量,應該是腫了吧。

「老子斃了你1趙誠一怒,迅速站起,伸手去腰間拔槍了。

「陰謀殺害市長,抓起來1這時,一道宏亮的聲響傳來。趙誠那槍才拔出一半,手曾經被一隻大手給扭祝

嚓,一聲非常洪亮的響聲傳來,趙誠,登時一臉慘白。由於,

那手段居然被來人硬生生的掰斷了。整隻手掌登時就軟耷了下去。

「你是誰?」趙誠大吼道。

「王朝1王朝一聲冷哼,沖身邊幾個便衣察講道「銷起來帶回市局嚴肅處理。」

「你知道徐老是什麼人,敢拷我。我趙誠這次上去是擔任徐老的保衛工作的。要是徐老受了一點損傷,你,你,還有你!你們,沒一個逃得掉1趙誠相當的囂張,雖說痛,但這傢伙還相當的硬朗,指著葉凡,王朝等人吼開了。

而那邊,徐老輪椅后四個年青人又走下去了兩個,沖王朝吼道:「放開他,他是內衛局的趙誠1

「證件?」王朝可是不賣賬,中警內衛局能嚇住別人,可是嚇不倒王朝的。

「拿去1其中一個高鼻粱的年輕人遞上了藍皮工作證。

王朝翻了翻,隨手遞還給了他們,一臉嚴肅,講道:「同志,陰謀殺害市長,即使是內衛局的同志都不行。趙誠上校,我們先帶走了。

假設要人,你們可以請內衛局的指導出面來調解。」

「王朝同志,你真要這樣做是不是?」高鼻粱的年青人冷冷的瞅著王朝。

「帶走1王朝沒再理他,冷哼一聲擺了擺手。

「你真」高鼻粱剛講出兩個字,徐天星那老頭拍了下輪椅子,吼道,……「志明,回來,我們走!到市委去。」

「葉市長,這是怎樣回事?」望了望那輛紅旗車遠去,厲助理轉過頭來,問道。

「這事,厲助理還不清楚嗎?」葉凡斜了厲助理一眼,淡淡哼道。

真想上前把這傢伙一腳給踢進旺夫溪里餵魚。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也是剛到。居然發生了這種事,我看,這海東的治安是不是也得整治一下了。不要光臨著整治河道,這治安可也是關係著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的大事,馬虎不得。」厲助理哼了一聲后沖專家們擺了擺手,講道「我們去那邊看看。」

當時,葉凡跟厲助理倒沒發生什麼事。彷彿散步似的走著,而且,厲助理也沒挑什麼缺點。葉凡知道,這老小子的目的已達到了。那位叫徐天星的老傢伙一定有來頭的。厲助理挑起的烽火還沒有完。

果真,僅僅一個小時后。葉凡接到市委記范遠同志電話,他一臉嚴肅,在電話外頭講道:「葉凡同志,你馬上到市委來一趟。」「范記,我正陪厲助理巡視旺夫溪。」葉凡成心講道,知道該來的如今來了。

「那邊的事你交待一下,我會跟厲助理打個招呼的。你履小會客室來一趟,是馬上1范遠口吻越來越嚴肅。

「那好,我交待一下過去。不過,不知什麼急事急著叫我?」葉凡隨口說道。

「你到了就知道了。,…范遠沒講多餘的話,掛了電話。

坐進車裡后,葉凡沖秘書李木講道:「開慢點。」

李木點了點頭,葉凡拿出手機拔通了喬橫山電話,問道:「大伯,軍隊下層外頭是不是有位叫徐天星的老頭子?不過,估量如今曾經退休了。那人看上去應該有八十來歲了……?」

葉凡詳細的描畫了徐天星的長相。

「徐天星,難道是他?」喬橫山聽了后嘀咕了一句。

「他,是誰?」葉凡緊追著問道。

「他你應該沒聽說過,退休都快二十年了,我也是聽老首長講起才知道他的。此人叫徐天星,一位老紅軍,老將軍了。

往年也應該也有八十好幾了,退休時他軍銜多中將。最後的職位是總政治部第一副部長。」喬橫山講道。

葉凡一聽,鬆了口吻,心裡鄙視了一句「不就是個中將,的話后嘴裡卻是說道:「中將,不錯了。」

「怪了,你小子怎樣會問起他來。徐老是很少出門的,而且,生活簡樸。不斷住在當時下級分給他的一個小四合院中。幾十年沒lu面,估量,也沒幾個人知道他了。」喬橫山嘆了口吻。

「呵呵,那老頭,彷彿很沖1葉凡乾笑了一聲。

「給我正派點,叫徐老。什麼老頭老頭的,就是我喬橫山見了他還得恭敬的叫聲徐老。你小子倒是膽子大,老頭老頭的,要是給人聽見,還不得甩你耳刮子。」喬橫山嚴峻的講道。

「難道徐老大有來頭,怎樣能夠,不就是個中將?」葉凡心裡一動,真有些訝然了。

「他本身倒沒什麼,只不過」喬橫山剛講到這裡,想了想卻是停了上去,問道「你打聽這些幹嘛?」

「這個,呵呵,獵奇。」葉凡裝得一臉輕鬆的口吻。

「獵奇,你給我正派點。不該獵奇的就不要獵奇,有些事,別多問。記住沒有?」喬橫山口吻很嚴峻。

如今,葉凡跟喬圓圓的關係定了后,葉凡就是晚輩了。喬橫山倒是對他更隨意了。以前,以著葉凡的身份,喬橫山有時還會客氣一下。如今,那是不能夠對葉凡這個後代客氣了。

「這個,這個」葉凡喃喃了兩下,覺得不問清楚是絕不行的。到時惹出什麼大事來也費事。

旋即,牙一咬,說道「他明天到我們海東來了,一來就大耍威風,指摘一座叫龍鳳橋不該拆了。這個,明擺著是南福省省長助理厲志達在成心整我,他倒是來助威了」葉凡把當時的狀況給詳細的說叨了一遍上去。#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