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堅決反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堅決反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好,葉市長,我只好照實向燕省長彙報了。 」厲助理往旁邊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說道,「給我接通燕省長電話。」

不過,還沒接通,范遠的電話卻是響了起來。

范遠一接通,不久,神色更是嚴肅,嗯啊了幾句後放下了電話。看了看葉凡,一臉凝重,說道:「葉凡同志,我代表市委、代表組織宣布,你被複職了。」

「為什麼?我需求理由?好歹我也是一名廳級幹部,組織要停我的職我總有知情權?」葉凡看了范遠一眼,冷冷哼道。

不知道那電話是誰打的,估量,相當有份量,能讓范遠如此嚴肅,馬上作出處理。

「不要問了,我范遠不會無故隨意停誰的職的。更何況,你是海東市代市長。而且,如今厲助理在場,我范遠不是拿著雞毛就當令箭的人。你如今,馬上把手頭上的事交待給張明森同志,由他暫時掌管海東市政府工作。先回去休息一段工夫,深入反思一下本人的行為。承受下級組織調查。」范遠一臉正派,說道。

「這是組織正式決議嗎?」葉凡冷冷哼道。

「葉凡同志,難道真要我招開常委會,寫進檔案不成?」范遠冷冷哼道,也火大了。

「范遠同志,假設海東市委常委會上經過討論,以為該停我葉凡的職,我葉凡認了。由於,這是組織決議的。不管什麼時分,我服從組織決議。當然,假設是哪位指導要停我的職,我也認了。由於,指導嘛!當下屬的自然服從了。」葉凡在逼范遠把幕後打電話的人整出來。

不過,葉凡也有本人的打算。不明不白被人復職是絕不行的,就是倒下,也要倒得硬氣。

更何況,在這件事上,本人還感覺莫明其妙。倒是拿到常委會上去爭論一下,也能擺出個道道來。到時,真有什麼把柄要翻盤,也好有個說法。置信喬家不會看著本人如此倒霉的。

「高華同志,馬上召集在家的常委們開個緊急會議。記住,接到電話后要求常委們馬上回來。」范遠轉頭沖高華秘書長說道。

范遠講完后,也是一臉美觀的坐了上去,不再看葉凡一眼。而徐天星這時卻是說道,「范書記,你們要閉會,我就不打擾了,我想先去看看龍鳳橋。」

講到這裡,徐天星又是一臉怒氣的瞪了葉凡一眼,有些傷痛樣子,講道,「唉……龍鳳橋,都幾十年了。我走了……」

後邊的保衛人員默默的推著輪椅子,剛推了幾步時,推輪椅的一個年青人突然轉過頭來,說道:「趙誠上校的事,希望范書記能早點確定上去。不然,趙上校是擔任對徐老安全一塊工作的。要是因此事出現了什麼紕漏,這個責任,范書記,你好生掂量一下吧。這話,我就不多說了。」

「我知道。」范遠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

「范書記,我也告辭了。等下叫張明森同志過去,持續陪我們把旺夫溪的調研停止到底。這麼大的項目工程,觸及幾十個億,可不能馬虎了。那將給國度帶來多大的損失,我們,是黨的幹部,國度的錢也要看緊點。」厲助理說著話,跟范遠打了招呼,也沒看葉凡一眼,走了。

而其它的工作人員,也識相的,悄然的參加了會客室。

葉凡跟范遠都默默的抽著煙,兩人根本就是在比賽誰吐出的煙霧大,誰對環境的污染重似的。你一口來我一口,登時,會客室里烏煙瘴氣,快成桑拿房了。

「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能體諒我作為一個黨員的苦衷。這事,我看,還是不用上常委會了。

有些事,作為體制中人,難道還真要我講那麼明白嗎?」范遠一臉美觀的看了葉凡一眼,在作最後的努力。

其實,范遠這位同志雖說在海東是個霸主,但在外部成績上還是不希望扯到外邊去。這個,對於他這個黨員來說也是一種不好的應戰。能外部處理的,盡量在外部處理。

「范書記,我知道你是在為我思索。不過,我還是想知道,剛才電話對頭的那位指導是誰?就是死,我也想死個明白。不相當個懵懂鬼。」葉凡看了范遠一眼,問道。

「你就是個榆林疙瘩,這事不用問了。」范遠火了,手一擺猛地吸了一口煙,乾脆悄然閉目養神了。明天,到會的常委還真是完全。不到半個小時,居然全到會議室了。

范遠一臉嚴肅的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上午發生了一件令人相當悲痛和尷尬的事,我軍總政治部原第一副部長徐天星中將回到海東來探親。

不過,徐老對我們海東市月湖區的龍鳳橋特別的有感情。見橋被拆除了,所以,當時,跟市政府發生了衝突。

後來,事情一發不可收拾。鑒於葉凡同志在事情中有些事處理不當,形成了極端惡劣的影響。

組織上決議從如今起就中止他的一切職務。深入反省,承受組織調查。而葉凡同志不服,要求招開常委會討論對他的處理。

所以,這次把大家召集來,就是交流一下看法,作出決議。葉凡同志復職后,市政府工作暫時由張明森同志代理掌管。」

范遠在表述性的講話中曾經隱晦地定了調子,而且,這老傢伙相當的陰。居然挑明了張明森出來代理掌管市政府工作。

葉凡知道。在常委會上不能夠出現翻盤的狀況的。一來,范遠一夥一定會猛烈的向本人開炮的,二來,既然本人暫時復職了,又是張明森代為掌管,張明森跟孫道峰這雙馬套一定不會手肉個好時機,他們當然不會錯過的。

而張一棟在前次的常委會上被本人搞得顏面盡失,而且還落下了個正告處分。

自然,心裡早窩火著,一定會全力支持范遠的。而本人這邊,滿打滿算,加上劉真梅不過四票,而宣傳部長蘇芳也絕不會放過本人的。

這麼一算計上去,一定會出現9對4的格局。本人,將輸得一塌懵懂。不過,葉老大早就想到了卻局。提出招開常委會,無非是要一個說詞,便於當前能無時機翻盤時拿出來當槍使的。

「徐老,對了,徐老的事我也聽說過了。聽說徐老曾經在我們海東干過革命,是老紅軍了。

這個,葉凡同志這樣處理可是很不當的。要是給徐老傳回京城,那對於我們海東的聲譽,以及對我們海東市委市政府都是很不好的一種結果。

所以,我希望這事能儘快壓制在海東本地。在本地就讓徐老先把氣消了。

所以,對葉凡同志的復職處理,馬上就要宣布下去才能。儘快挽回在徐老心中的印象。」這時,蔡貴權首先開炮了。

「嗯,明天省里來的厲助理也在常當時也贊同了范書記代表組織的建議。我想,厲助理上去是代表省政府上去的,他的意思,是不是就是省政府的意思。所以,對葉凡同志的處理,不能遲緩,以免給我們海東一切在坐的同志帶來一些不必要的費事。」高華秘書長一臉嚴肅,講道。

「葉凡同志到底犯了什麼大錯,要停一個市長的職,一個正廳級幹部的職,憑什麼?就是海東市委有這個權利,但也要把理想道理擺出來,不然,我阮一進不服。我堅決反對對葉市長的復職處理。」阮一進立場堅決,旗幟鮮明地表了態。

「要停葉凡同志的職,這事,至少得了報省委吧。葉凡同志是省委組織部正式任命的代市長,未經得省委贊同,我們海東市市委憑什麼停他的職?

所以,我堅決反對停葉凡同志的職。作為在組織陣線上幹了多年工作的一名老組織了,我賈異雄清醒的知道,對一個幹部的復職,特別是對於一個正廳級幹部的復職,未經省委贊同,是不符合組織程序的。」賈異雄同志也是態度鮮明的表了態。

「范書記並沒講不上報省委,只是,我們海東市委常委會先行決議上去。最終,是要把這個決議上報給省委組織部的。范書記也是從我們海東的大局出發來思索的。想盡量把徐老的事控制在最小的範圍內。」蔡權貴居然替范遠解釋了起來。

「停我的職行,不過,我需求范書記給我個理由?明天跟徐天星在月湖區龍鳳橋發生的爭端,完全是一個叫徐六子的老大爺挑起的。我葉凡在這件事上,無一絲差錯。我想請問范書記,憑什麼停我的職?」葉凡冷冷哼道,看了范遠一眼,又講道,「難道就由於徐天星同志是老紅軍,是曾經的我軍中將就要把本該他負的責任壓在我身上。這又是哪門子道理?」

「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能冷靜點。只是先復職承受組織調查。我范遠並沒有一掃尾就定了你的什麼差錯。

難道人家徐老有意見了,人家一個老革命,老無產階級革命家有要求,我們海東市委能置之不理嗎?

再說,有沒差錯不是你講了算。事情的真相也不是你葉凡同志講怎樣樣就怎樣樣?

這個,都需求經過組織調查才能搞清楚的事。在調查時期停你的職是我們必須彩取的手腕。

話我不想多說了,這事,要盡量控制在我們海東範圍內處理。」范遠一臉嚴肅,講到這裡后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還是舉手表決吧,贊同暫時停去海東市市委常務、市委副***,代市長葉凡同志一切職位的請舉手1

范遠一講完,自個兒先舉起了手。而且,那手舉得相當的高。自然,像蔡貴權、楊本水、高華、鐵丁山緊跟著就舉起了手。而張明森和孫道峰自然偷著樂了,哪有不舉手之理。張一棟還略顯得意的斜了葉凡一眼才舉起了手。而宣傳部長蘇芳也是舉得敏捷。#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