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不賣面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不賣面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范記,還沒調查就停一個市長的職,這可是違犯組織程序的。 」賈異雄說道。

「沒錯,怎樣能沒有理由就停葉凡同志的職?」阮一進也反問道。

「我堅決反對停我的職!我會向下級指導申訴的1葉凡態度堅決的表了態。

「那是你的權益1范遠冷冷哼道,看了沒舉手的劉真梅、賈異雄以及阮一進三人,問道「你們三位同志什麼決議?」

「我反對停葉凡同志的職。」劉真梅乾脆拖拉,說道。後邊,賈異雄,阮一進都表示反對。

「四票反對,九票贊成,曾經大大超過半數。

決議……」范遠板著個臉,拍了調子。

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希望你馬上把市政府一攤子事移交給張明森同志。」

「我會的1葉凡說道,轉身大步出了會議室。

「范記,剛才徐老身邊的工作人員又來電話催了,問趙上校什麼時分送過去。聽說這件事能夠頭耳里,會不會惹起什麼費事了。」市委秘書長高華略顯擔憂,說道。

「你問一下徐老有沒空,我們過去一趟。這都什麼事,惹成這樣子,唉,………」范遠皺了皺眉頭,講道。

高華自去聯絡了,范遠打了電話給安奇,說道:「安奇同志,馬上把一位叫趙誠的上校給送過去。」

「趙誠,這個,估量一時放不了。」安奇說道。

「放不了,什麼意思?我以組織的名義要求你,立刻放人!是立刻,而且,還得送過去。」范遠有些火了,這個安奇,彷彿越來越不聽話了。是得敲打一下了,不然,猴子也想稱霸王了。

「范記,不是我不想執行組織決議。次要是,這事,當初抓人不是我抓的,是王朝同志抓的。」安奇說道。

「王朝是誰?」范遠冷冷問道。

「王朝同志是公安部秘密調查室一名處長,這次到海東來次要是來例行巡查有關公安一塊的事務的。

而當時葉市長一行人跟徐老一行人在龍鳳橋發生衝突時。王朝同志也剛好帶著一些便衣刑警路過那裡。

發現趙誠拔出槍來想行兇,所以,馬上出手制止了。所以,這事,假設要放人,得經過王處長贊同才行。

范記,您也知道。公安部來的同志,就是個科長也是我的指導的。咱總不能不顧及指導自個兒就放人了。

再說,如古人被王朝同志帶來的幾個同志看守著,我不能夠去搶人是不是?」安奇解釋著說道。

「王處長是公安部的,你也是干公安的。作為同一個系統的同志好勾通,所以,可以把這件事的嚴肅性和影響給他講講。」范遠頭也有些大了,想不到又冒出一個公安部秘密調查室的處長來。

「那我去試試,不過,成與不成等下才知道的。不過,我會儘力壓服他的。」安奇講道。

十幾分鐘后又來了電話,說是王朝同志不肯放人。而且指出,趙誠有嚴重的殺人動機,現場證物證調都有。

「他們如今什麼地方?」范遠感覺頭真的有點大了。

「現住在海東賓館。」安奇說道。

「你給我聯絡一下王處長,我想見他。」范遠說道,安奇自然應對著去了。

「張市長,一切的東西都在這裡了。移交終了,我先走了。不過,在走之前,我想跟你講一句。旺夫溪的整治不能拖,而桃木縣桃木的發展之路也不能停。還豐」葉凡移交完后說道。

「不用擔心,這些事我會記住的。不過,至於怎樣樣處理,那是我的事。我張明森好歹也曾經掌管過市政府一年多的工作,有些事1

不需求再提示。」張明森難得出口吻,斜瞄了葉凡一眼,那口吻,相當的大。

「記得就好。」葉凡深深的看了張明森一眼,點了點頭,轉身走了。

「無官一身輕,呵呵,也好,讓我休息一段工夫也好。這良久沒練了,連武功都曠費了。」葉凡反倒是一身輕鬆的走出了市政府。

回到清溪居,鐵占雄幾個都在樓上的小會客廳坐著。

「太欺負人了!乾脆,動手把那徐老頭抓起來,什麼東西。老紅軍也要有老紅軍的人品。怎樣能倚老賣老?」范剛一看見葉凡就叫開了,一臉的憤怒。

「不妨1葉凡坐下后,喝了。茶,擺了擺手,說道。

「這事,不知丁俊德知曉沒有?看狀況,應該是上頭有人打了招呼。不然,范遠不能夠在理由毫不充分的狀況下硬性在常委會上經過了對你的復職處理。這,完全違犯了組織準繩。」鐵占雄人老成,說道。

「這個人終究是誰?能讓范遠如此武斷停了你的職,此人的身份,級別,一定不淺。至少,我估量,也得是正省部級大員才有這種影響力。不然,范遠好歹也是一地級市一把手,不能夠腦子懵懂到如此地步的。要知道,這事,假設真鬧到省里,范遠的腦袋可得大了。」張強哼道。

「南福省,除了費滿天就剩下燕春來了。范遠如此做,估量是知道了徐天星的身份。」張雄淡淡哼道。

「我馬上打個電話回去說一下,太不像話了。憑什麼停大哥的職,我齊天,第一個不答應。」齊天憤憤然就要打電話。

「先別忙,讓我休息幾天也好。這事,我曾經圓圓的大伯說過了。置信,喬家,應該不會坐視不管的。而且,這幾天我決議加緊工夫給你們提功,所以,倒有工夫了。這市長地位,是絕跑不了的。」

葉凡講著,身上突然霸氣十足的彰顯了出來。

「嗯,喬家,一定如今就在關注著這事了。」張雄點了點頭。葉凡睡了一覺,幾人到了寒林寺,決議就此住下,專心打破功力了。

范遠到了海東賓館。

「王處長到海東,范遠招待不周,不好意思。」范遠老遠就伸出了手,一臉歉意,笑道。

「呵呵,范記心裡記掛著整個海東的事,沒必要招待我。再說,安記也不錯,招待方面,我沒得話說。」王朝淡淡的笑了笑。

「王處長,你能夠知道了。趙誠上校是中警內衛局的軍官,是下級派出來擔任保護徐老警衛工作擔任人。徐老身邊可不能缺了他?」范遠轉爾就轉出了話題來。

「這個,我剛知道了。不過,即使是這樣,也不能任由趙誠肆無忌憚。作為內衛局的軍官,更應該懂得尊重地方指導。而不是拔槍要行兇,既然給我王朝看見了,就得堅決制止。這事,回到京里后,我會跟內衛局的指導勾通的。」王朝斜了范遠一眼,淡淡哼道。

「王處長,徐老的安全可是重中之重。要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在海東出了事。而這事,是由於趙上校不在徐老身邊。王處長,你應該能看法到其帶來的結果。「范遠有些惱了,口吻重了不少。

「結果,這個,跟我沒關係。我干該乾的事,我的職責就是這些。

假設我放了趙誠,那才是對工作的極端不擔任任。

真那樣做了,那法律的公正性和嚴肅性又該擺放在什麼地位。我希望范記能體諒干公安工作的不易,全力支持我們對趙誠同志的調查。

至於徐老那邊,你們地方公安機關完全可以手過去保護著。難道海東市公安局保護一個老人的才能都沒有?」王朝面無表情,哼道。

「王處長,你真要在這事上較真是不是?」范遠不耐煩了,口吻更重。

「不是較真,這是我的本職工作。、,王朝不溫不火,看了范遠一眼,還翹上了二郎tui,呷了。茶,樣子,悠閑得很。

……哼1范遠再也忍不住了,站起來冷哼了一聲,帶著一伙人噠噠著走了。不久,向徐老身邊的工作人員講了公安部王朝同志刻意習難的事。

「這事,是不是跟那位葉市長有關係?」徐老身邊的工作人員張河秘書神色一板,看了范遠一眼,冷哼道。

「這個,我不清楚。」范遠搖了搖頭。

「應該有關係,很能夠,王朝就是葉凡指使的。」這時,市委秘書長高華在旁邊漏了一句出來。

「什麼意思?」張河同道。

「我講話是有根據的,絕不會亂講。」高華一臉的奧秘樣子,看了張河一眼,講道「剛才我跟粵東一個老同窗通了電話,他還說你們市的葉市長以前在粵東工作過。後來我隨口問了問,才知道王處長以前也在粵東省公安廳呆過,而且,儼然是跟著葉凡混的。」

「。產,這事,你們不用管了。我來處理。」張河神色更是美觀。

二天後,深夜裡,葉凡幾人正在寒林寺緊張的忙著。由於,張強的打破曾經到了關係時辰。

寒林寺後山一處秘密地方,張雄、齊天、王朝都一臉緊張的盯著婁雙掌貼在張強後背的葉凡身上。

發現葉凡早就汗濕全身了,而且,似乎頭上隱隱有白色散散的霧水冒出來。其實是葉老大僧在內勁之氣催發下變成了霧水蒸騰開了。#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