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盧家出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盧家出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很痛苦樣子,臉上肌肉都塊塊鼓起了。 其別人都幫不上忙,

只能在一旁干著急了。

而經過三天的加緊打破,張雄也順利達到了六段第三個層次。齊天到了四段的頂階,鐵占雄也恢復到了五段水準。王朝達到六段開源之階了。其他兄弟都很順利,只是,張強的打破倒是發生了不測。

「抱元歸一,沖1葉凡突然一聲大吼,手臂上青筋根根漲大到了手指頭粗細。

而且,最大的居然跟春都火tui腸有得一比,樣子看上去很恐懼。

只穿著一條短褲的葉老大,此刻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全身纏滿了青筋的樹根人似的。

「齊天,再搞顆藥丸弄成湯灌進張強嘴裡。」葉凡突然喊道,齊天趕緊拿起桌上的藥丸去弄了。

水州盧氏家族的大院內,此刻廳里正坐著幾個人,都是一臉嚴肅。

一個鬍子有些拉碴的中東人正一臉衝動的講道:「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盧棟,別衝動,漸漸講,把話講清楚。」這時,盧家管家盧世澄看了盧棟一眼,說道。

「我們這次徹底載了大跟頭,那可是十來個億啊!船沉了,人死了四個,傷了二十來個。」盧棟痛心得講著眼淚都出來了。

「盧棟,別急,從頭講起。」盧家老二盧東風看了大哥盧白雲一眼,一臉嚴肅,說道。

「幾個月前,永泰工藝品集團說是要送一大宗精巧,昂貴的工藝品到沙特那邊。

這批工藝品有玉石雕、壽山石雕,以及仿製的青銅器,還有景德鎮頂級的瓷器等等。

價值達到十來個億,分幾次交給我們盧家的豪世海運公司。而跟永泰的協作我們也有好多年了。自然我們應承了上去。

先前運送了兩批工藝製品,數量很大,總價二個億左右,也很順利就到了沙特。而前段工夫這是第三批了數量更大,零零總總加起來,這些製品有著幾百件之多。

而且,像有些玉石雕也相當的重,最大件的貨物重達十幾噸。而總價達到了4.9個億。

我感覺這次的義務特別的重,所以,早就跟家主講過了。家主也很注重,經過火析研討當時為了慎重起見,特別把盧家最精銳的弟子都派到了船上護航。

而這次的利潤也是相當的可觀,假設這批貨能順利到達沙特的話至少可贏利一個億左右。而家主思索到盤帝集團是葉市長的哥哥在掌管。

以前,葉市長對我們盧家也是多多照顧著。可以講,葉市長也是我們盧家的恩人。

而盤帝集團才參加海運航業,對這個航業還比較生疏。所以,特別支全了葉強董事長,把這事跟他磋商過了。

這批貨是由我們盧家跟盤帝共同組建的「盤世海運集團,承運的。

而葉董事長很慎重,剛好他要去婁特,也帶了幾個人隨船一同了。

唉想不到,這次居然出了不測。葉董事長為了保護我們盧家的子弟也被打傷了。

如今,躺醫院蘇醒不醒,這事,叫我怎樣向葉市長交待。我盧棟沒臉見人了。」盧棟一個大男兒,講到最後,居然哭了起來。

「難道沒有保險嗎?」盧世澄有些疑婁,問道。

「這次由於貨物量太大,保險公司叫出來的保險經額太高了。假設除去保險費用,我們收益大大增加。所以這次,由於添加了人手,因此沒有參保。」盧棟說道。

「你懵懂啊!盧棟,都幹了這麼多年了難道不知道陰溝裡翻船這個理兒嗎?」盧世澄氣得腮幫子鼓得老高,指著盧棟凶開了。

「這次的事是我決議的,一向以來,我們海運公司都沒出事。這次,我也有些大意了。想不到,在最不該出事的時分居然出事了。」

盧白雲一臉痛心,講道。

「根椐我們跟永泰簽定的合同,我們還要運送最後一批貨。假設在指定的工夫內不能到達,還得以運送的貨物總價三倍賠償損失。按這樣計算,前一批貨物總價接近四個億,假設按合同,我們得賠12個億左右。而這最後一批貨,永泰曾經在催我們了,總價值達到6個億,假設不能運到,賠不起的。」盧棟說道。

「這次倒是怪了,難道他們真是海盜,怎樣,聽起來彷彿有高手在其中。」盧東風冷冷的哼聲道。

「不但有高手,而且,居然,還動用了手雷,衝鋒槍等現代武器。

我們就幾把手槍,哪能打得過他們。雖說我們也有四段高手,但,拚了命,只保住了人,船跟貨都丟了。到如今也沒發現船的蹤跡,估量被他們沉了。」盧棟謊道。

「有槍有手雷,方案…如此的縝密。這事,會不會是沿岸哪個組織的人乾的?」這時,一旁的盧偉忍不住問道。

「有能夠。」盧白雲點了點頭,看了兒子一眼,說道「方案如此縝密,也不能掃除在國際我們就泄了底子。假設說在國際有他們的同夥,我想,這個同夥,我們馬上找找,看看會是誰?」

「這個,爸,就是葉董事長蘇醒的事費事了。這事,還真不好向大哥交待。假設葉董事長醒不過去了,那,我們盧家,一輩子都抬不起頭的。」盧偉眼中充滿了熊熊怒火。

「我看,這事,是不是先壓一壓。我們這邊交待醫院的專家組全力研討葉董的病情,假設能清醒過去,那再告訴葉市長。

我聽說,最近葉市長在海東的日子也不好過,我們,不能再給他添亂了。」盧世澄看了家主盧白雲一眼,一臉憂心,講道。

「這事,估量是包不住了。我看,還是趕緊告訴葉市長吧。葉市長也有著一手的好醫術,也許,現代醫學以為很難治好的病,他倒是能處理。

我們不能再遮醜了,這事,是遮不住的。估量,不久,電視會報道出來。到時,葉市長一看舊事,什麼還不會知道。

再說,葉家的人也會找葉市長的。所以,這事,我們得爭取自動。

儘快跟葉市長聯絡上,共同拿個辦法。,…盧白雲講到這裡,看了盧偉一眼,說道「偉仔,你馬上告訴葉市長。

要具實相告,我們不怕丟醜,錢損失了還可以再賺回來,而人去了就撈不回來了。

再說,這事,盧家也得央求葉市長相助了。不是還有一批更大宗的貨要運嗎?

假設國際真有人勾搭海盜,哪我們,最後一次決戰就在馬六甲了。

而我們自家的子弟在前次一戰中死的死傷的傷,曾經沒幾個人了。葉市長冤家多,招呼一聲,置信,有他出馬,我們盧家,絕不會倒的1

「只好如此了。」盧東風點了點頭。

不久,盧偉打了電話,不過,不通。這廝沒辦法,只好拔給了齊天。

齊天一聽,大驚。看了看場中正在調息的葉凡一眼,趕緊把鐵占雄和張雄等人拉到一邊講了盧家發生的事。幾人一聽,也是憤怒一片。

難熬的兩個小時過去了,張強順利打破到了六段的開源之境。這個,雖說其中bo折較多,但播種也是彼為豐富的。

葉凡收氣睜開了眼,發現大家都是一臉的擔心樣子。忍不住問道:「怎樣啦,我又沒什麼事?剛才相助張強損失了一些精氣,置信幾個月就能補回來,擔心什麼?」

「不是,大哥,我講后你不要急。、,齊天喃喃道。

「什麼事?」葉凡臉一寒,估量是發生什麼大事了。不然,幾位兄弟絕不會這個樣子的。

「大哥,盧家發生大事了」齊天把盧偉講的全倒了出來。

「大哥1葉凡叫了一聲,那臉更是陰沉。

鐵占雄悄然拍了拍葉凡肩膀,說道「老弟,你要冷靜。我們立刻回水州吧。」

「回水州1葉凡點了點頭,手一揮,幾輛車子轟鳴著直奔水州飆去。

幾個小時后,車子直奔去了水州第一醫院。而盧家一伙人全在醫院等著,葉凡看過大哥后,也施出功力探查了一陣子。皺著眉頭走了出來。

「怎樣樣,查出什麼沒有?」盧白雲一臉關怕,問道。

「似乎是腦部受了一些傷,估量,還得蘇醒一段工夫了。能不能醒過去,我也不能確定。不過,如今我們沒空討論這些,就交給醫院的專家們了。去我家裡,磋商一下馬六甲的事。」葉凡講到這裡,看了陳嘯天一眼,說道「陳老,我大哥就交給你了。」「放心,我陳老頭命在葉強相對活著。」陳嘯天冷哼了一聲。

一行人到了葉凡的楚天閣葉府。在大廳分著坐了上去。

「盧經理,你先給我們講講海盜的詳細狀況。」左側地位的鐵占雄朝著盧棟說道。

「當時我們的船行至馬六甲接近蘇門答臘島附遠洋域時曾經是深夜了。由於是早晨,怕出事,所以,船上是盧丁帶著的人在擔任警戒。

而當時附近有許多的漁船,烏七八糟的在海面上亂竄。

而海域周圍的小島也相當的多,為了飛行安全」我們的萬噸巨輪「浩月號,行得較慢。」講到這裡,盧棟頓了頓喝了。茶,神色,是相當的美觀的。#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