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海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七十九章海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奇異的是,明明那些漁船離我們的輪船還是有段距離的。 而盧丁帶著的人也睜大眼睛用望遠鏡察看著周遭的一切。

這時,有幾艘漁船接近了我們。在正告有效的狀況下我們開戰了。不過,他們的火力比我們更猛。我們有衝鋒槍,彷彿還有一挺重機槍,發射距離較遠。

我們的人被壓制著,不過,他們也上不了船。距離至少還有著幾十米,人又不能夠會飛,是絕不能夠從漁船上跳下去的。

奇異的是不知怎樣回事,一下子就竄出了幾十個人來。後來才知道,他們居然動用了潛水設備,這些人是從水底下塞們用漁船吸引了我們的眼球,這邊倒沒防著他們會從水下下去這麼多人。

在這批人下去后就亂開了,而在打鬥中那邊漁船也靠了下去。沒辦法之下,我們只能放下一隻較大的小船載著傷員全部撤離了。

不過,死了四個人。其中兩個是船員,二個是我們盧家的子弟。」盧棟一臉悲痛,講道。

「其實,我們傳得很是邪乎的海盜,不過就是當地沿海的漁民罷了。他們往常打魚,有時分看到途經的商船走得比較慢,或許出了缺點拋了錨。

就會一哄而上,打了就跑。無非就是一條小舢板,配上一台雅馬哈的大功率發動機,朝萬噸輪『轟轟轟』地衝過去,衝下去了就搶點現金或有價值的東西,沖不下去也就拉倒了。

這種狀況,在我們國度也有發生。當然,不是海盜了,有時,車子翻了拋錨了。公路旁的群眾跑來哄搶貨物罷了。」張雄看了大家一眼,說道。

「嗯1盧偉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講道,「新加坡《海峽時報》的報道援用了『海盜報告中心』的統計是這樣講的:在馬六甲海峽北部,海盜有時會裝備諸如-47、m-16等輕型衝鋒槍;而在海峽南部,大部分的海盜只要長刀。

還有那麼一些海盜,更是充分實際了『盜』的準確含義。乘著夜色,他們坐著小舢板悄然接近商船,然後mo上船舷,溜進貨艙,有什麼就拿一點,然後又悄然分開。

拿走東西后『不驚擾船上的任何人』,是這類海盜最高的舉動準繩,至於mo到了一些什麼貨,他們並不計較。這類海盜,應該是屬於較文明的海盜了。」盧偉講道。

「普通的海盜都用什麼樣的工具干這事?」葉凡問道。

「小海盜們的一樣得力的工具就是『飛虎爪』。所謂『飛虎爪』,其實就是一個金屬的鉤子,前面繫上一段麻繩。

明搶或許暗偷的時分,他們就把這種『飛虎爪』往商船的甲板上一拋,爪子就勾在了船舷的圍欄上,順著麻繩,海盜們攀援而上。

大部分的商船,干舷都有4米多高,大的,十幾米都有。

而『飛虎爪』是絕大部分海盜登船的獨一方式。這種情形,估量大家並不生疏。

我們國度現代的飛盜還不是如此。在爬牆時從腰間拉出一帶勾的東西交往上一拋就能抓住,然後,攀繩而上了。」盧偉說道。

「當然,那些,只能是小打小鬧的小海盜罷了。甚至,稱不上海盜。跟歐洲中世紀那些駕著大船四處攻擊搶掠的海盜相比,只是小兒科了。

而剛才盧經理講的那伙人,跟那些小海盜有著本質上的區別。這些人,應該是屬於大海盜之流了。

他們是屬於以衝鋒槍和火箭筒作為登船掩護的大型海盜組織。這種有組織,方案縝密的海盜,在馬六甲海峽其實並不多見。

畢竟,馬六甲海峽兩岸都許多國度,有正軌的軍隊在威懾著他們。不過,這些大海盜。

普通都與周遭一些組織有關係。比如,當地很有名望的亞森運動、卡道爾凶狼組織以及奧耶夫武裝等等。」張雄插嘴講道。

「張雄,你以為這次對『盤世海運』搶劫舉動,能否有當地組織參加?」葉凡神色越來越陰沉。由於,張雄不斷在國安部工作。對於這方面的狀況應該比較熟習。

「從剛才盧經理的描畫來看,有當地組織參加的能夠性為八成。不過,盧家主講得也非常有理。這麼縝密的方案,一定有國際對象參加的。不會,沒的內應,不能夠搞得如此的縝密。而音訊也太閉塞了。」張雄講道。

「國際對象,既然要襲擊盧氏船隊,那就是盧家的對頭了。」鐵占雄講到這裡,看了對面的盧白雲一眼,說道,「不知盧家在國際都有什麼對頭,包括國外的,假設方便的話,還是講出來,我們共同研討一下。知彼知已才能百戰不殆。mo不清對頭底細,最後糊里懵懂的出去心裡也沒底。而且,這次海盜組織如此的縝密,是個分量級的對手。我們,一定在方案縝密,做到萬無一失才行。」

「嗯,估量連小型號的潛艇都動用了。應該不是周遭國度軍方的潛艇。不然,這事就越發複雜了。」葉凡說道。

「應該不是,周遭那些國度都是些小國度,像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能有多少潛艇。

即使是有,他們自已當寶藏著,哪能用來攻擊我們的船,假設被發現,那不成國度大盜了,還了得。

更何況,這些國度跟我們華夏都是敵對國度,不能夠會攻擊我們的船隻的。」盧白雲搖了搖頭,想了想,說道,「我不斷疑心,這事是不是水州鳳氏家族乾的。這個鳳家,跟我們盧家的積怨是越來越深了,想必葉市長是清楚我們盧家跟他們的恩怨了。」

「八成是他們乾的,只要鳳家才有才能請得動如此多的高手。我們的船上可是有二個四段高手,他們那邊彷彿實力更強一些。盧丁也受了傷,是近距離肉搏戰時被打傷的,按盧丁的描畫,至少五段高手才能傷著他的。」盧偉說道,一臉的憤怒。

「講起這事我還有點印象。」這時,張雄想了想,看了大家一眼,說道,「我記起來了,前次調查水州鳳家的事,彷彿有點瞄頭。不過,鳳氏家族彷彿沒跟永泰集團有什麼糾葛。而是跟京城一個叫『昌華』的集團接觸較密。」

「不會是昌華跟永泰關係很好,鳳氏如此的做,無非是欲蓋彌彰。他是經過昌華跟永泰集團達成了什麼秘密買賣。或許,他是借昌華的手達到本人的目的。而表面看去,這事,彷彿跟鳳家一點關係都沒有。實則,不然1葉凡搖了搖頭分析道。

「有道理。」鐵占雄點了點頭,說道,「從行事風格上看,這次攻擊盧家的船,倒有點像是卡道爾凶狼組織的人乾的。

而很能夠還有一個能夠,水州鳳家聯絡上了卡道爾凶狼組織,聯手策劃了這次舉動。

而利益,是他們本人買賣好了的。鳳氏的目的就是打圬你們盧家,而卡道爾凶狼組織跟你們盧家並沒多少恩怨。

他們如此做,無非是能得到大筆益處的。隨著國際上對恐懼組織打擊的日益加深,他們的日子,也不好過。

不管什麼組織,沒有錢就辦不了事。比如說要武器,自製炸彈,包括僱人去搞人肉炸彈這些行為,沒有錢都辦不到。」

「嗯,據總部設在吉隆坡的國際海事局的報告顯示,最近幾個月,各國船隻在公海遭暴力襲擊事情驟然飆升至200多起,和去年同期的171起相比添加了37%。在這些事情中,海盜登船作案165次,劫持船隻9艘,殺害船員16人,打傷船員52人。

歷史上最早的海盜出如今古羅馬時期,他們次要在地中海活動。進入中世紀,這一野蠻的海上虜掠行為末尾向北歐蔓延。

特別是進入21世紀,海盜在北歐等地已根本絕跡,而在亞太地區卻末尾生動起來。

據統計,全世界70%以上的劫船事情發生在亞洲公海,尤其是馬六甲海峽。

每天經過馬六甲海峽的上千艘客貨輪,有50%以上能夠成為海盜虜掠的對象。由於海盜橫行,這塊黃金地段2001年的損失高達160億美元。」張雄點了點頭講道。

「馬六甲海峽全長約800多公里,溝通太平洋和印度洋,是僅次於英吉利海峽的全球第二條最繁忙的海道,更是歐洲船隻和中東油輪通往東亞的必經之路。

英國作家伊莎貝拉?伯德在遊記里這樣描畫馬六甲:「在許多方面,這裡有一種中古遺風。現代世界的喧囂在這裡只要最微弱的回聲。」

但是,如今的馬六甲不再安靜。一邊是城市的喧囂和繁華,一邊是海盜的暴虐和瘋狂。而海盜們們也鳥槍換炮,逐漸的走向現代化和國際化

隨著熱戰的完畢,在國際市場上很容易弄到先進武器。如今,海盜的船上不但無機關槍,還有電腦和圓盤衛星天線,可以經過互聯網與世界各地的犯罪集團甚至恐懼分子聯絡,於是有組織的犯罪興盛起來。

這些有組織的海盜普通外舉動前都有詳細的方案,擁有純熟的駕船者、結實的基地和牢靠的情報。比較風險的海盜會殺害船員或劫持船舶。

他們在劫持船舶和貨物后,普通都要掛上一面事前預備好的國旗,並對船停止改造,如:將煙囪的顏色改變、改船名、修正船尾的船籍港,甚至修正發動機的出廠編號,然後重新裝備船員,偽造整套船舶文件,飛行到其他地方將貨物和船賣掉。

現代化的海盜托拉斯規模龐大,組織嚴密,下設分支機構,在各地區都有僱員。

一艘貨船被襲擊,就是數個國亮手乾的,有韓國的方案人員、印尼的兇手、緬甸的碼頭工人和黑市商人。這些海盜的背後都有大商人資助,用高科技武裝起來捨己為人。

結合國國際海事組織的一份報告以為,一些與「基地」組織有關的恐懼團伙能夠資助海盜從事海上犯罪活動。

國際海事組織的專家表示,鑒於世界安全遭到了恐懼主義的新應戰,目前的海事安全曾經遠不是海盜與反海盜的範疇,有組織、有預謀、規模龐大、手腕先進的恐懼主義襲擊正在成為更嚴重的海事要挾。

隨著各國反恐力度的加大,恐懼分子在陸上的「地盤」已喪失殆盡,不得不將其「陣地」轉移到海上。這種專門在廣袤的海域上製造恐懼活動的恐懼分子被專家稱為「現代海盜」。

反恐專家以為,在一切次要的恐懼戰術中,海上恐懼襲擊是最難對付的。由於,他們來無影去無蹤,著實難以對付。

就拿攻擊『盤世海運集團』的案例來看,我們要搜找到他們的老巢,太難了。找不到老巢,想拿回被搶的貨物,那無易於天方夜譚。」張強哼道,一臉的擔心。ro#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