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章風格迥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風格迥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張雄,我需求借用你在特殊部門的特殊手腕,在最短的工夫外調一下這次的事情。

還有,鳳家的事也不能放過。既然剛才盧經理講了,在下個星期一,最後一批價值達五六個億的貨物還要送過去。

我們,就要在這幾天內搞清我們的對手到底是誰?至於這次的運送,我希望盧家主照樣子安排一下。

而且,還要給對手形成一種如臨大敵架勢。而我們這方暫時不lu面。到時,等你們的船隻開出一段距離后我們悄然上船。

這次,方案一定要縝密。在國際,一定有對手在時辰的盯著你們的。保密才是打贏這次戰役的最大保障。」葉凡說道。

「我馬上去辦。」張雄點了點頭,轉進衛生間去打電話交待去了。

「放心,造勢我們也會。我會親身去要好的,比如跟我們關係好的水州葉家家裡走一趟,還有……

從他們那裡要幾個人過去。給對手形成一種我們要誓死守住最後一船貨的架勢。

當然,按合約規則,最後一趟貨物,我們也必須送出去。不然,就是十幾個億的賠償。

假設按這批貨物算,再加上傷亡的人員,還有我們的浩月輪被沉,統計起來,損失不下25個億。

就是盧家家破了,我們也得把攻擊我們的對頭找出來,要亡大家一同亡。」盧白雲態度堅決,霸氣彰顯。

「放心,你們這次裝裝樣子就行了。就是盧偉都不要跟船,還是在水州多lulu面,給他們一個錯覺。這邊的事,我來搞定。我置信,他們,有來無回1葉凡一拳砸在茶几上,嗒一聲,那張黑麻色的古董茶几,終於不堪重負,散架了。

「大哥,我自家的事我怎樣能不去。」盧偉有些急了。

「其實,葉哥,我覺得盧偉去反倒更能表現出盧家曾經沒有底牌了。連盧偉都出動了還有什麼盧家人留著。而且,假設真是鳳家乾的,他們一定也會背水一戰。絕不會放過最後打擊我們的時機。」這時,齊天在一旁插嘴道。

「嗯,彷彿也有道理。假設盧偉不去,倒顯得我們成竹在xiong。盧偉去了,讓他們知道,這就是盧家最後的底牌了。他們,估量會組織出最凶的力氣攻擊我們。至於攻擊的地點,就不好說了。在這整條路的航程中都有能夠。地點,未必是馬六甲了。」鐵占雄點了點頭。

「那行,盧偉也去吧。」葉凡點了點頭。

盧家人走了后,葉凡說道:「這事,我想跟獵豹的鄭方磋商一下,看看能不能借用一下獵豹的力氣?」

「假設獵豹肯借一些力氣以及武器給我們,當然最好了。不過,鎮頭兒不在了,假設鎮頭兒在就好了。如今的魯進,估量,我們是借用不了的了。而且,他一定會找出一籮筐的理由把你敷衍過去。」鐵占雄有些遺憾,搖了搖頭,他看了王朝一眼,說道,「要不,從最精銳的刑警中抽出一些人來。」

「這個法子不好,老鐵,並不是我張強要貶底你們刑警。在陸地上最精銳的刑警能行,在海上,未必。

跟獵豹的三段精銳相比,他們在海上作戰,一定差了一大截的。而且,海上作戰是一項特殊的活計,跟搞罪犯完全不一樣。

假設受了損傷,幹警形成的影響比獵豹的更大一此地。由於,獵豹隊員們乾的活計本來就是很風險的活,就是犧牲了也正常。」張強不贊同鐵占雄的意見。

「鐵哥,那頭就算啦。還是去獵豹想些辦法,我打算下午去藍月灣一趟,見見鄭方再說。」葉凡說道。

「只好如此了,從上次他們攻擊盧家來看,他們那方不但有高手。而且,人手也不少。

光靠我們這幾個人,分明的吃虧了。雖說我們個個身手了得,但在現代武器之前,我們也使不上多少力。

假設在現代武器對抗中由獵豹的精英出手,而在船上的搏擊中我們才能大顯身手的。

當然,這件事也相當的大。即使是以前的鎮頭兒在時,估量也得思索對獵豹的損傷性了。

獵豹的兵雖說勇猛,但是,也傷不起的。更何況,前次昌背山一戰,估量到如今,獵豹還沒有恢復元氣。

不過,假設真有人夥同了卡道爾組織攻擊盧家,那意義完全不一樣了。獵豹出頭,也是他們的義務了,倒是出兵得正派。」鐵占雄說道。

爾後,大家就住在了葉府,先補了一個覺。

第二天上午,大家正坐大廳匯總搜集來的狀況時。王朝接到了副部長崔景浩電話,要求王朝馬上放了趙誠上校。

聽了崔景浩的要求后,王朝說道:「對不起崔部長,趙誠同志,我不能放。

事還沒有調查清楚,怎樣能就把人給放了。那是對工作極為不擔任任的表面。

而且,趙誠拔槍攻擊的是一個地級市市長,影響很大。假設我把人給放了,人家葉凡市長會怎樣樣看我。

我又如何向他交待這事。更何況,崔部長,你往常在閉會時也講過了。要求下邊的工作人員對工作要仔細擔任。而且,要掃除一切壓力,頂著壓力辦案子不受其它要素影響的。」

「王朝,你的政治敏感性怎樣這麼差?趙誠是幹什麼的,難道你不懂嗎?能讓趙誠保護的人,難道能由著你來干涉?廢話少講,馬上放人。」崔景浩有些不耐煩了,訓叱了起來。

「對不起崔部長,我王朝是沒有什麼政治敏感嗅覺。但我知道,一個幹警應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假設我放了趙誠,那才是對工作不擔任任。還請崔部長不要給我施加壓力,我很尊崇您的。」王朝口吻也強硬了起來。

「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是我崔景浩向你施加壓力了。真是為好不得好。我崔景浩怕你不懂事,最後,丟了帽子挨了處分,懊悔的是你本人。這倒好,這年頭,做壞人難!不過,不管怎樣樣,我要求你馬上放了趙誠,這是命令。」崔景浩惱火了,嚴峻的批判起王朝來。

「對不起,趙誠,我是不會放的。即使是繆部長下命令,我也不放1王朝也火了,講道。

「王朝,把手機給我。彷彿是崔景浩的聲響吧?」鐵占雄剛才坐王朝旁邊,也聽見了,說道。

「王朝,放了人1這時,葉凡突然說道,由於,他的耳朵靈,早聽見了。

「大哥,這事,我不怕1王朝捂住話筒,叫道。

「叫你放就放,我自有辦法處理他。你放人,我叫老狼安排人把他再抓出來。到那個地方,即使是丁俊德來,也未必無能涉得了。」葉凡冷哼道。王朝見葉凡彷彿不是在開玩笑,旋即也改了口風,答應放人了。

「還是張秘書有辦法啊1聽到這個利好音訊,范遠感嘆了一句說道。

「那當然,張秘書是什麼人,專門給徐老工作的擔任人。人家的門臉兒大,是叮」高華淡淡笑著,看了范遠一眼,說道,「不過,這幾天都沒見過葉凡,不知幹什麼去了。」

「不要整天盯著人家,既然人家被處理了。自然,得去活動活動的。」這時,蔡權貴一臉的興哉樂禍,看了范遠一眼,說道,「不知道活動得怎樣樣了,估量,沒戲吧。在丁面前,南福省的官員,全是紙糊的。」

「別亂講話,這事,估量丁並不知情。」范遠突然,一臉嚴肅,哼道。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桌上,顯然,有些惱了。

「怎樣能夠?」蔡權貴有些不信。

「也有能夠,估量,這事,都是那個張秘書在暗中操作的。下邊的同志,哪個不知道張秘書是人家丁的門臉兒。何必丁張口,再說,一個地級市代市長,哪能輪到丁這尊大神出馬?」高華說道。

「唉,這事,說起來,我范遠心裡有些憂傷。」范遠皺了皺眉頭,講道,「張明森倒是風光了。」

「聽說張明森的掌管風格跟葉市長是完全不一樣的。他一下馬就把曾俊才這個常務副總指揮職務給撤了,換成了丁義明同志。

而且,指示旺夫溪整治不能操之過急,要按照厲省長指示展開工作。暫時被叫停了,呵呵。」蔡權貴淺淺的笑道。

「旺夫溪,一塊大蛋糕。市政府給的二個億還沒花完吧,自然,在利益面前。張明森臨陣換帥,太正常不過了。而且,旺夫溪是個大工程,觸及到的方方面面利益可是不校範圍更廣,觸及到海東本市全市。其中帶來的權利利益,是不可估量的。」范遠說道。

「王龍東也倒霉,到如今還沒簽下一個客商。所以,桃木縣的桃木發展項目也被張明森勒令中止了。

而且,才上任第二天,張明森就親身跑到桃木縣,當著科級以上幹部的面嚴峻地批判了王龍東同志好高騖遠,胡亂指揮。

聽說,氣得王龍東像個鬥雞普通。再也忍不住了,當場,在縣委食堂外頭跟張明森紅了臉頂了幾嘴。

結果怎樣樣,小張同志的激將法兇猛著了。馬上停了王龍東的職,叫他深入反剩而且,當即指示常務副縣長朱雅林暫時代理掌管桃木縣縣政府工作。」高華笑著說道。ro#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