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風光無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一章風光無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還聽說了一件事,聽說蘇林兒約請了水州商會會長到海東來作客。 在歡迎宴會上,海東知名人士,商界名流全到了。

而蘇林兒也約請了張明森以及孫道峰。兩個傢伙風光得很,揚喜要帶領海東商業圈中大腕們復興海東,讓來海東的商人們人人都有錢賺,個個盆子滿溢。

而蘇林兒也為張明森造勢,大棒著張明森。張明森,呵呵,風光有限啊1蔡貴權哼聲道。

「張明森是昏了頭,蘇林兒如此做,無非是在「棒張壓葉罷了」他還真以為蘇林兒怎樣樣看得起他。

在京城蘇大小姐眼裡,沒有幾個同志能入他法眼的。就是我范遠,人家,呵呵,說句動聽的,人家也很少拿正眼瞧我的。至於張明森,狗屁不是1范遠同志居然爆了一句粗話,這個,很稀有的。

「蘇杯兒就那樣子,整天擺著一個大小姐那臭你,彷彿人人都要去棒她似的。在海東,要是沒有范記,她算什麼?就是那蘇氏會所,要不是范記點過頭,她能搞出個城中高爾夫嗎?這倒好,錢賺不少了,人倒是越來越翹皮了。」高華忍不住發了句怨言。

「京城太子女往往如此,你有啥辦法。老高,只恨我們當時沒找個好肚皮投胎。」蔡權貴的話一出,逗得幾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范記,這次讓葉凡栽了個大跟頭。此人一定計心上了,我們也不得不防。」蔡權貴笑當時,臉又變得嚴肅了起來。

「唉,都是那個徐老,惹出這檔子事來。其實,這事,處理下去,我范遠心裡還是有些不舒適的。

畢竟,做什麼事都得講求個理兒。即使是沒有合理的理由,找出個牽強的也能說得過去。

獨獨對這件事上,我范遠當了別人的幫凶,真找不出什麼合理的理由來停人家的職。

這事,曾經上報到省委組織部了,那邊也沒反應,也不知怎樣回事。」范遠嘆了口吻,皺緊了眉頭。

「不是聽說盧部長跟葉凡的關係不錯嗎?怎樣反倒沒有反應了。她應該會馬上訊問為什麼?

而且,提出質疑,然後上報省委。省委會派出調查組上去調查核實。爾後,徐老走了,核實假設真沒什麼事,葉凡,又能官復原職了。當然,這也得看葉凡活動的手腕如何了。」蔡權貴有些疑惑的看了范遠一眼,也不知這老狐狸肚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你們不用探我底子,到底是誰打的電話給我。我可以直白地告訴你們,不是京城的,也不是央的某位高官。此人,就是我們南福省的。」范砸簧,知道這兩貨不斷想探聽是誰指使本人停了葉凡的職。范遠,當然玩奧秘了。

「葉凡,你被複職了是不是?」齊振濤來了電話。

凡應了一聲,心裡很是不爽。

「怎樣不打電話給我,這麼大的事,你看看,就生悶氣。好歹,假設工夫來得及,當時正好可以拿出來在省委常委會上提出來議議不是?」齊振濤不滿的哼道。

「對方來頭太大了,我怕給你們添費事。再說,鐵記正在爭取到粵東的事。這個時分是關鍵時分,不能惹出什麼事端來。」葉凡說道。

「你小子,倒會為人思索了。」齊振濤嘴裡哼了一聲,說道「你一定有所疑惑,到底是誰停的你的職?」

「嗯,當時彷彿是有人給范遠打了個電話,就是這個電話起的作用。假設說是央的丁俊德記,我想,應該不能夠。作為九常之一的大人物,他那有空管我這小毛蟲的事。即使是知道了,也不會出手的。至於范遠,不過一隻衝鋒狗罷了。」葉凡說道。

「當然,你能想到這一點,闡明,這些年來你這官場磨練沒有白磨了。丁記是什麼xiong襟,哪裡是你的揣測得到的。」齊振濤說道,轉爾想了想,說道「算啦,還是告訴你吧。不過,不要拿出去亂嚷嚷,本人心裡有個數就是了。這個,我為什麼要告訴你,也是要讓你明白,好及時應對。」

「齊叔,到底是哪尊神停了我?不會是燕省長吧?」葉凡也彼感興味。

「不是,是費記打了電話給范遠。」齊振濤一句話出來,默默無聞,葉老大登時有些昏眩的感覺。不由得叫道「怎樣能夠,費記為什麼要停了我的職?」

「這個,我也不清楚。估量,還是跟徐老的事有關係吧。丁記不知道這事,但並不代表徐老或徐老身邊的人不知會一下費記。

費記這樣子做,也不一定來說就是針對你怎樣樣。沒準兒,還是在變著法門的保護你。

你想想,你真跟徐老抬扛起來,最後,有什麼好果子吃。費記如此做,是讓你暫時避一避,等徐老一走,不是照樣恢復你的職位嗎?

這個,還不是一句話的成績。最後派出個調查組裝裝樣子上去走走,說曾經調查清楚,你沒有什麼責任云云。

而到時徐老也回京了,相隔這麼遠,難道還真會纏住此事不放。更何況,徐老並不懵懂。應該當時只是一時之氣罷了。

過段工夫,他氣消了,屁事都沒有了。老一輩命家的本質並不壞,只是,像徐老這樣的人,脾氣有些沖。這個,只是他的本性罷了。」齊振濤分析道。

「不管怎樣樣,也不能這樣子做。那個徐老,太可氣了。我真想一腳踹斷他大凡生氣了。

「踹個屁!你呀你,政治敏感性還是完善一點。火氣,還是沒有消停多少。都當了這麼多年官了,如今都正廳級幹部了。難道不知道,

上頭人一句話,你這些年來乾的工作,全白乾知道不?」齊振濤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架勢了,想了想又問道「這事,你跟喬家人知會過沒有?」「那天打聽徐老的來頭時我有問過喬橫山部長,他給我講過了。

這事,我想,我那岳父應該知曉了。」葉凡說道。

「那就好。」齊振濤說道。

「好啥,看著我被複職,喬家大院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響來。」葉凡哼道。

「你懂個屁!喬家大院那是個什麼級數的層次。要掰手段也得跟同級數的人掰,難道叫喬遠山打電話給范遠,那是不能夠的。

不過,我置信,喬遠山應該有隱晦的動作,讓南福省的指導知道,你的事,他們知道了。

不要小看這個「知道」特別表示的知道跟不知道是大有區別的。

上頭說是「知道,了,什麼意思?

就是在正告你要慎重處理。不然,看不過眼時,他們會出手的。

假設這次是丁記出手,置信喬家大院早就發出聲響來了。

你小子啊,好好揣摩一下吧。這次的事,沒準兒對你來講,還是壞事。吃一塹長一智嘛1齊振濤居然笑了。

「這麼複雜,真是費事。」葉老大哼道,感覺頭有些大,不好使了。這彎彎繞繞的真是令人頭痛。

放下電話后,想了想,葉凡決議試探一下。拔通了喬圓圓電話,問道:「圓圓,最近過得好不好?」「好得很1喬圓圓拉長聲響笑道。

「鬱悶,我不在時你就過得那麼好?意思是不是哪歉齦旱#俊幣斗埠叩饋

「當然1喬圓圓哧哧笑了起來,想了想問道「葉凡,最遠洋東旺夫溪整治項目弄上去沒有。前丹天聞伯伯的兒子聞環東又來過家裡了。說是旺夫溪的事,他爸正在處理。估量,假設能弄上去,應該不下一個億。」

「噢」葉凡應了一聲,心裡有些絕望。由於,從喬圓圓話語里可以揣測到,她並不知道本人如今曾經被複職的事。假設給她知道了,估量,老早就跑海東來了。

那闡明,喬遠山回家並沒有談這事。喬遠山,很能夠到目前還在張望,並沒有出手或隱晦的出嘴什麼的。

「怪了,你的心情彷彿不高噢?」喬圓圓感覺到了什麼,問道。

「還行吧。」葉凡淡淡說道。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要不我到海東來陪你幾天。」喬圓圓一臉關切了。

「沒有,最近有些累了。你也知道,海東幾百萬人口,當市長,方方面面的事太多了,這市長,不好當的。」葉凡趕緊扯謊道。

「那你得留意身體了,這樣,過幾天我上去。請內院醫生給你開付藥方子,他們弄的補藥很好的。」喬圓圓說道,她講的內院醫生其實就是專門給政治局委員們看病的高級專家們。

「這幾天我很忙,估量還得出國調查。你還是過段工夫再來。」葉凡趕緊推,就怕喬圓圓上去知道了本人的事,反倒惹得她擔心什麼的。

「怪了,你彷彿不歡迎我似的。老實交待,是不是在海東金屋藏jia圓圓有些疑惑了,葉老大直汗顏,趕緊說道「哪裡的事,我葉老大到蘋里沒有美女相伴。前幾天,海東就有女幹部哭著喊著要跟我葉老大拍拖。」

「美的你1喬圓圓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