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借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借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久,接到了狼破天電話。 說是曾經安排督察隊的同志到海東接手趙誠的事了。

這傢伙,一邊說著,一邊罵道:「龜孫子的,居然敢拔槍攻擊你,活不耐煩了,敢攻擊我大哥。看老子怎樣樣拔了別人皮。」

「是該經驗一下了,媽的,的確太囂張。老狼,給我好好治治他。」葉老大哼道。

「那個,何必說。凡是犯了我兄弟的,都得嚴峻打擊。趙誠,老子讓他滾蛋,回地方養老去。」狼破天像個惡霸樣口吻。

「老狼,那傢伙畢竟是擔任徐老安全的,你這樣子做,會不會弄得上頭的丁家有火氣。我看,經驗一下就是了,別弄來一些費事。再說,那傢伙如此囂張,是不是有些來頭?」葉凡問道。

「怕個毛1狼破天不以為然罵道,轉爾說道「來頭,倒是有。

聽說跟京城趙老爺子家有遠親的。應該是屬於隔了好幾代的趙家人吧。他原先進內衛局的事都是趙家老二安排的。」

「你是說趙括弄出去的?」葉凡哼道。

「嗯,趙括是燕京軍區第一副司令員,嘻們中辦主任拗不過面子。

再說,趙家的招牌還在嘛,總得給點面子。

所以,中辦主任找了我。那老頭,不斷鑼嗦著,我給他惹煩了,所以,點頭了。

不過,他如今惹著大哥你了,老子不管是誰都要踢出去。滾他媽的蛋球,讓他回野生老去。

而且,還得背一個大處分回去,永世不得翻身。」狼破天狠起來時,相對比任何人都強。

「呵呵,由著你吧。」葉凡笑了笑。心裡為趙誠同志默哀一分鐘。

第二天上午,葉凡一大早就到了藍月灣。

車子直奔獵貓基地而去,不過,在門口又被守門的少校給攔住了。結果,還是得請示鄭方,鄭方倒也答應了葉凡的求見。

幾個月不見,鄭方分明的削瘦了不少。而且,臉上寫滿了疲憊。

一見到葉凡,倒是相當的熱情招呼著葉凡坐下。

「葉司令是大忙人,神龍見首不見尾。呵呵。」鄭方笑道。

「鄭大帥不是一樣嗎,我們都忙。只是忙的對象不一樣罷了。」

葉凡淡淡的笑了笑喝了。茶。

「葉司令,你托辦的事曾經給辦妥了。不知那藥丸能否還有多餘的。假設有,只需葉司令要求的,我鄭方能辦到的,一定給辦到。」

鄭方笑道。

「呵呵,我說鄭大帥見了我怎樣這般熱情,原來如此啊1葉凡打趣著笑道。

「唉」鄭方臉上閃過一絲甜蜜,搖了搖頭,說道「你也知道,這中心第八組是整個a組的中心,是中心中的中心。沒有了我們第八組,整個a組沒有了戰役力還有什麼用?不過,如今這種狀況估量你也聽聞過了吧?」

「什麼狀況,我可是不知道。雖說前次昌背山一戰損失子一些人馬。但如今都過去一年不足了,我想,也應該恢復得差不多了。

再說,你鄭大帥是什麼人,在你的苦心召集下,聽說倒也召集了不少人馬進入獵豹。

如今的獵的,並不比以前的弱吧。而且,我前次給了你兩顆藥丸,馬上就培育了兩個四段高手。

這不,等於大大增強了第八組的實力。這些,都是你鄭大帥的功勞,你還有什麼可憂慮的?」葉凡淡淡笑道。

這傢伙,在裝傻罷了。

自然,這貨其實心裡充滿了興哉樂禍,知道鄭方日子不好過,既然要去撤哈拉的「死亡謎宮」估量,獵豹派出的精銳先頭部隊曾經抽空了整個獵的。鄭方,還有什麼可高興得起來的。

「唉,有些事,你只看到奔上,難啊1鄭方臉上居然整個苦瓜著了,倒是令得葉凡覺得有些怪異,問道「到底是什麼事令得我們的鄭大帥如些苦瓜著了?我真有些不明白了?」

「就拿那兩顆藥丸來講,這事,實踐上就成了一顆。」鄭方終於lu了點底子了。

「怎樣?難道另外一顆助人打破失敗了。倒是怪了,那兩顆藥丸的成色都相當的好。助力三段頂階高手打破到四段,那是有八成希望的啊?這個,有些惋惜了。」葉凡倒真有些困惑不解了,盯著鄭方問道。

「你不知道,唉,這事」鄭方一臉的美觀,擺了擺手。

「算啦,這是你鄭大帥的秘密,我如今曾經分開a組,是外人了。

不該lu的是不能l凡轉爾笑道,倒也不想再問。

反正這事跟本人有關,只是,對於本人的藥丸會失效葉老大心裡有些鬱悶。

有種夫敗感在心頭縈繞。

「不是你想的那樣。」鄭方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另外一顆被總部拿走了,說是要培育一位六段高手。」「亂彈琴,我當初不是跟你講過。這種成色的藥丸只能助力三段頂階打破到四段開源,假設用在妾段頂階高手打破到六段開源,藥力一定不夠。就像一個三歲小孩子,你要叫他舉起一百斤重物,怎樣能夠。糜費了不是?」葉凡真有些痛心了。

「這個,我也沒辦法。你也在a組呆過,軍令如山是a組的實寫照。當初我力排眾議過,說是這樣做能夠會糜費了。可是上頭不聽啊,而且,以為這個能夠性也相當的大。這其中,牽扯的事可是多著了。人家有親戚,要相助人家打破,我有啥辦法。結果沒打破,反倒怪起我來。」鄭方有些憤怒講道。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估量是總部某位指導的親戚達到了五段頂階,想用這藥丸打破到六段,結果失敗了。最後,估量還怨鄭方提供了假藥什麼的,挨了批判。鄭方,自然鬱悶著了。

由於,在a組考核提升中,功力一項的高低是佔有絕大部分分數的。想得到選拔,想升軍銜,就得努力提高本人的功力內勁才行。

「原來如此,不過,我可得聲明,我的藥丸對三段頂階高手相對有用的。」葉老大強調了一下。不然,等下鄭方這傢伙拿這事說事有得惹費事。

「我知道,你那藥丸有效。所以,我還想弄幾顆。」鄭方說道。

「沒有了,不要講幾顆,中顆都沒有。那位配製藥丸的老道士到外雲遊去了。

聽說這次要去的地方是阿拉斯加。不過,他常常是來無影去無蹤的。而且,身上沒有現代化的通訊工具,說是用著不方便。

這些高人啊,就是這怪脾氣。」葉凡搖了搖頭,態度很是陰暗,自然是首先就斷了鄭方的路。

「那真惋惜了。」鄭方一下子彷彿絕望到了極點。

「不過,下次假設他回來,我再搞些材料,看看能不能再配上幾顆。」葉凡又拋出一誘人的糖豆來。

「那敢情好,到時,一定給我留著。」鄭方笑道。

「鄭大帥,這次來,有點大事想費事你?」葉凡,自然,藉機就預備拋底牌了。

「葉司令嘴裡有大事嗎?」鄭方似笑非笑,看了葉凡一眼。

「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想了想,說道「有件si事要辦,是去國外。想每你借些武器,還有,想借幾個獵貓的兵士用用。當然,有三段開源階身手就行了。」「借兵借武器。」鄭方彷彿有些錯愕,盯著葉凡看了半天賦搖了搖頭,說道「對不起了,這事,你說說,我有能夠會借嗎?獵的的將官們都是國度的精英,是屬於國度的。就是我想直接派兵出去也得下級同意。哪能借給人si用,而且,假設受了損失,叫我鄭方跳婁黃河也賠不起。」

「兵不能借借些武器怎樣樣,這樣吧,我出錢購置。」葉凡轉爾講道。

「不能夠的,葉司令,你也知道,我們國度對槍支的控制有多嚴。

每一把槍都有編號,都有來處出處的。你也在這外頭混過,應該知道這個規矩。」鄭方堅決的搖了搖頭。

「鄭組長,真沒磋商餘地了。我首先聲明,借這些用,絕不會亂來的。你對我也是知根知底的,真亂來的東西我會找你嗎?更何況,我還有公職在身。我的人品,你去打聽打聽,所以,這事,假設真沒磋商餘地,那就算了。不過,我們的協作,估量,到此為止了。」葉凡有些責氣了,瞄了鄭方一眼,口吻,重了許多。

「葉司令,這事,本人也不是這個意思。只是,這事,的確很為難鄭方了。」鄭方可是捨不得得到了葉凡這個協作同伴,就怕當前有那藥丸時人家不給本人那隻能眼紅了。

想了想,鄭方彷彿下定了決計似的,說道「這樣吧葉司令,我請示一下魯頭兒。假設他沒意見,借多少都行,包括借兵的事。」

「那行,你請便。」葉凡點了點頭,倒也想再次試探一下魯進的態度,再作打算。

鄭方也沒避晦,直接拿起桌上的加密電話打了起來。嗯啊后把電話遞給了葉凡,說道:「魯將軍要跟你通電話。」

「魯將軍,有什麼指示請說。」葉凡接過電話后問道#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