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強強對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強強對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同志,我真實不明白,你到底想幹什麼?獵灼的兵能惜嗎?

那是共和國的精英。

不要講死亡,就是受一個傷你也負不起這個責任。至於說獵豹的武器,都是代表當今世界最前源的武器。

有些武器還是a組的秘密,是科能組那些專家熬夜,結合軍事研討一切專家們,經過多年打磨才研製出來的。

這些,都是一級秘密,能公開嗎?」想不到魯進掃尾炮就是質問葉凡了。

「我只是問問,借不借是你們的事。而且,我葉凡也不會虧待獵豹是不是?魯進同志,你生這麼大氣幹什麼?至於說武器,你懂我也懂。我葉凡不會拿來亂來的,更何況,從狹義上講,我在幫國度的忙。」葉凡也是毫不客氣,冷冷回敬了魯進一句。

「幫國度,你幫什麼?話講得難聽,不要以為曾經在a組待過就要求a組為你作些什麼?

明天,我魯進要明白的告訴你,葉凡同志,你要擺副本人的地位。

你曾經分開a組了,不要整天想著以前為a組干過的一些大事。

那些事,也算不得什麼,老黃曆罷了。更何況,a組的哪位組員沒幹過一些大事?

所以,我奉勸你一句。當前,別把a組當成自家的後園子。想這想哪的,你這是在犯大錯誤知道不?

就憑你這想法,我魯進就可以逮捕你?甚至,清查你的責任。」

魯進也火了,經驗起葉凡來了。

「逮捕我,那請便,我理,在就在獵貓基地,你可以下令鄭方同志馬上把我給拿了。我葉凡,相對不動手不動凡冷冷哼道。

「你以為我魯進沒有這個權利是不是?你是在考驗我魯進的耐性是不是?

葉凡同志,我魯進的耐煩是有限的。就憑你想借人用槍,這個,都不是你一個地級市市長無能的事?

我作為a組首領,有權利對你停止徹查。也有權利把一切不安全隱患消弭在萌芽形狀。

年輕人,不要太自以為是。這天下,不是你葉凡的。不過,要真講些什麼的話,我魯進,還是能用用什麼的。

所以,年青人,不要胡亂挑起什麼。到時,就是李嘯峰也保不住你。」魯進真火了,口吻越來越重。

「魯進同志,你講這話什麼意思?這天下不是我葉凡的,但我也想講,也更不會是你魯進的。

a組頭領又怎樣樣?剛才成如你講,我葉凡曾經分開a組了,曾經不是能任由你魯進拿捏的兵了。

魯進同志,我希望你能擺副本人的地位。我葉凡不是你的兵,你也沒權利對我人五人六的。

真以為我葉凡是靠著李嘯峰什麼是不是?婁是尊重李老,我們本人談事就談事,不要把李老扯出去。

你最近一段工夫的作為,曾經讓人感覺到了很不妥。別以為我葉凡不知道,你想想,魯進同志,你得反思一下本人最近的所作所為了。」葉凡也是言詞犀利的駁斥了過去。

魯進一聽,差點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了,在電話那頭居然喊了起來,說道:「葉凡同志,你這意思是指摘我魯進最近有針對你什麼是不是?

放肆,我魯進幹什麼都是以工作為重。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幾個湊一塊就能弄個什麼事出來。前次的事,我魯進本來不想跟你算了,如今,既然提起來了,我們也得好好清算一下。

關於你的事,我會向總參指導,以及軍委指導提出來的。你葉凡,曾經不像一個共和**官,根本就沒把國度利益放在心頭上。完全就是自si自利之輩。這不是一個黨員應該乾的事。」

「行行行,魯進同志,我葉凡等著看你出手,我隨時分教著。你講我幾個人怎樣怎樣的,既然話都擺在檯面上講了。

那明天我就不客氣講你了。你這次的事就是有針對性的,難道不是?別跟我玩什麼手腕,你魯進手腕玩得多,我知道。

但是,有些手腕,也是太分明了。你說你沒si心,二心為了工作,為了國度。哪我請問,怎樣,你這次選派的人馬都是前次事情中的前幾號人物。

就差一個狼破天了,是不是也要對他下手了。不過,我葉凡想講的事。

這幾個人,都是我葉凡的好兄弟。要是他們有遭到半點損傷,我葉凡,要找你魯進的。我葉凡,會記下的。」葉凡生氣了,在電話外頭也叫了起來。

一旁的鄭方神色更美觀,勸道:「葉司令,有話好好講,別這樣叫囂。魯將軍,算起來,也是鼻們指導是不是?對指導,我們要尊重點是不是?」

「指導,他不配1葉凡講到這裡,看了鄭方一眼,哼道「……告辭了!跟這種人聊天,老子這嘴巴都受不了,走了1說完,掛了電話,大步走了。

早晨,葉凡好好的睡了一覺。醒來后剛到大廳,發現齊天和鐵占雄他們都坐在喝茶。

「據牢靠狀況顯示,這次盧家的事,的確跟水州鳳家有關係。在對「永泰製品集團,以及昌華的暗中調查中,他們的確達成了什麼協議。

雖說這份協議我們沒拿到手,但經過火析,應該是針對水州盧家的。而且,在這次事情中,鳳家也是背水一戰,全力而出了。

而在星期一的下一批貨物發送之時,估量,也是他們倆家到了最後的決斷時辰。

並且,在經過暗中調查時還發現,鳳家,最近一段工夫都在有針對性的針對大哥搞一些小手腕。

在海東,他們也在玩著一些手腕。而且,還發現了一個很反常的現象。

鳳家,最近跟青城派過往相當的頻繁。但是,他們交往很隱秘,不是我們這些特殊部門,是查不到的。,…張雄說道,這國安的能量的確不校對外人來講很難查清的事,他們一出手就能辦到。

「怪了,假設說他們是針對大哥的。那為什麼在海東的動作也不是特別的大,彷彿,我感覺」齊天搖了搖頭,彷彿講不出什麼來似的。

「感覺到了什麼,齊天,講嘛1鐵占雄說道。

「我感覺他們彷彿是要成心的絆住大哥什麼似的。」齊天信口開河。

「絆住葉凡,什麼意思,他們為什麼想絆住葉凡,目的是為了什麼?」鐵占雄問道。

「我想,是不是鳳家最近有大動作。以前,他們以為大哥是大高手,而且,大哥跟盧家的關係他們也清楚,是不是想在這方面作些文章?」張強分析道。

「有道理啊!大哥被絆住了,不能出手相幫盧家,自然,這些都顯示,他們是不是跟青城派協作在一同要對付盧家了。而且,前次的劫持事情,是不是也有青城派的高手參加。我想,他的目的就是盧家了。而大哥,只是遭了池魚之殃罷了。」齊天腦子一下子彷彿靈光了起來。

「很有能夠1張雄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講道「假設真是這樣子,那大哥還真不能玩失蹤,還得回海東lulu臉子。讓鳳家人放心,他們想絆住的人還在海東。而下個星期一的決戰,才能讓鳳家人放心大膽的出手。估量,這次的決戰,鳳家也是把身家性命都豁上去了。」「嗯,這樣吧,我明天趕回海東。不過,我這次水州之行也未必會惹起鳳家疑心。由於,我是被複職了,到省城來活動一下是正常的。

要不,我明天到省政府以及省委大院逛逛。讓鳳家人都知道,我正在四處活動,為復職的事活動。」葉凡說道。

「這個法子也行得通。」鐵占雄也點了點頭。

就在這時分,鐵占雄電話響了起來。接通后嗯啊了一陣后,鐵占雄怒了,氣得破口罵道:「魯進,太不是個鼻西了1「是不是告我小狀了?、,葉凡冷冷哼道,猜也猜到了什麼。

「怪了,你早上不是去找鄭方,這個,難道魯進也到了獵貓?正好給你撞上,然後,你倆個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鐵占雄有些奇異的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他沒來,當時鄭方想問問魯進關於借兵跟武器的事。後來,在電話外頭,我跟魯進拌嘴了。」葉凡說道。

「老弟,你懵懂啊1鐵占雄有些痛心,搖了搖頭。

「鐵部長,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跟大哥有關係?」張強一臉緊張,問道。

「算啦,這事,估量不久你們也會知道。」鐵占雄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下午的時分,魯出來了軍委。不久就出來了,

而且,魯進又到了中園海,聽說找過鎮席了。後來,軍委下發了告訴,撤除葉凡同志一切軍職。而且,黨內記大過處分。剛才,老狼來電話了,差點罵翻天了。不過,我勸了他,叫他暫時按耐住別生事。

有些事,只會越生越大的。」「撤就撤吧,反正我也干膩了。

」葉凡擺了擺手,一臉的不以為然。

「大哥,人家都欺負到門臉上了。這個,黨內記大過處分可是一輩子的污點。姆故嗆懿煥的,這黑鍋,我們兄弟,絕不答應。假設魯進不搬回去,我們這次的活動,不參加了。什麼東西1齊天憤怒的喊了起來。#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