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起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起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齊天,你給老子冷靜點。 你這樣子做不正跳進了魯進挖的坑。估量,你一,人家馬上就會動手的。到時,你義務出不了,還得落下一個拒不執行命令,這是大錯誤,違抗軍令可是要槍斃的。」葉凡大聲訓叱起齊天來。

「大哥,那怎樣辦?這樣不行那樣不行,這日子,過得他媽的難窩囊著了。」齊天氣嘟嘟的吼道。

「冷靜上去,這軍職,說句假話,我本不想要。至於記大過,就讓記吧。不過,我置信,魯進,山不轉水轉,有轉回到我葉凡手頭上的一天的。笑到最後的,才是英雄1葉老大冷冷哼道,霸氣十足。

「我也置信有那一天,如今大哥恢復了功力。組,總有一天會明白過去的。」張強淡淡哼道。

不過,葉老大還是回到海東去轉悠了一圈,lu了個相後跟范遠同志請了假再次回到了水州。而范遠同志還安慰了葉凡幾句,自然是叫他不要急,在家好好休息什麼的屁話了。

而早晨的時分就接到了告訴,葉凡到了藍月灣後接到了處分告訴。

不過,在葉凡卸下一切軍職,開車出藍月灣時。基地司令林宏,副司令員梅長風以落第二集團軍的猴軍長,還有鎮中良、喬世豪都親身送到了路口。

「不管怎樣樣,葉市長。我林宏,感激你不斷以來對我的工作的支持。」林宏司令員伸出的是雙手,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很真誠的說道。

「謝謝。」葉凡說道。

「葉市長,雖說你如今不是軍人了。不過,只需我能做到的。你隨時來個電話。我猴軍這雙眼不瞎,看得到的。」猴軍長態度很陰暗。

當時,喬世豪送葉凡回水州。在車裡,喬世豪講道:「這事,家裡曾經知道了。爸講過,這事,叫你不要急,也不要氣。軍職,對你來講,反正用途不大。當前,需求跟軍方調解什麼時,爸會出面的。二叔沒有講什麼話。不過,我置信,你的事,他記在心頭的。這事,圓圓還不知道。暫時就不要告訴她了,不然,她得鬧翻天了。」

「呵呵,沒事,我早有心思預備。估量,這事,下層在掰手段吧。」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還沒掰,魯進如此對你。置信二叔不會坐視不管的。暫時,就讓魯進得意一下。這次的事,是鎮主席親身過問的。有些事,二叔,暫時也不好就出頭。畢竟,說句假話。大哥,這次的事,你言詞太過激了一些。魯進畢竟是軍委委員,一方軍界大腕。他的威望,還臨駕於各大軍區司令之上。你這樣子講他,是個人都受不了。不過,魯進也過份了。」喬世豪講道。

「呵呵,魯進是指導,他能過激,我不能過激。他過激沒事,我過激就得挨處分。這,就是理想。放心,這事,我不急,我也不氣。不過,我會等著魯進的。他,在某一天里,他會知道得罪我的結果的。」葉凡末尾笑了笑,後來,一臉嚴肅。

「大哥,爸的意思是,跟魯進直面衝突,實屬不智。魯進的家族也是相當有實力的。

而且,比我們老喬家,實力更弱校更何況,魯進在鎮主席手頭上會擔任組總頭兒一職,這個什麼意思?

很明擺著,鎮主席置信他。所以,爸跟二叔暫時都講不上話。爸想對你講一句,說是這事,老喬家先對不起你了。

叫你暫時忍忍,你還年輕,有的是時機。在這個節骨眼上,而且,徐老的事又牽扯著。

假設喬家硬出頭,估量,會腹背受敵的。退一步彈丸之地,爸叫你要忍。回去好美觀看唐主席贈送你的字。」喬世豪一臉憂心,說道。

話講得冠冕堂皇,葉老大心裡冷笑了一聲,擺了擺手,哼道:「不用講了,老喬家是老喬家,跟我沒關係。」

葉凡知道,在相對的強勢面前,老喬家,選擇了沉默。說什麼暫時忍,都是放屁!

只不過是老喬家拋出的一塊遮羞布罷了。喬家會為了本人跟魯進掰手段,那是不能夠的。

除非是喬報國或喬世豪遭到這樣的打擊,老喬家,估量才會出頭的。女婿跟兒子,相差太遠了。

「葉凡,這事,唉……」喬世豪也不好再講,甜蜜著臉。

「世豪,有件事我得拜託你一下了。」葉凡突然講道。

「有什麼事請說。」喬世豪說道,自然,是想報答一下剛才的尷尬了。

「你們紅劍師團是混編分解師,有沒潛艇?」葉凡問道。

「你問這個幹什麼?」喬世豪不答覆反問道。

「想幫我送些人上船,當然,不會很遠,就在我們國際海面上。」葉凡說道。

「這個……」喬世豪有些猶疑,畢竟,這事,說起來,很大。

「不方便就算啦。」葉凡擺了擺手。

「送1喬世豪咬了咬牙,說道。

「就沖你這個字,當前,遇上什麼時,我出手大幫你一次。」葉凡拍了拍了喬世豪肩膀。

星期一悄然來臨了。

東升號停在了碼頭,曾經裝滿了貨物。而盧偉帶著盧家一夥打手,開著四輛吉普到了碼頭。

不久,二十來號人上了船。一切手續辦理停當后,『東升號』拉響了汽笛,駛出了港口。

而在碼頭一個角落處擺放著高倍望遠鏡以及一些特殊的設備。一個傢伙打起了電話,彙報了東升號的狀況。

放下電話后,鳳家家主鳳騰空神色特別的嚴肅。

「這次盧家也是花了大本錢了,連水州葉家的高手都請了幾個。聽說,還出了三千多萬特別從江湖中請了些人來。」鳳信秋冷冷哼道。

「不入流的打雜之輩罷了。」鳳騰空搖了搖頭。

「爸,這次他們也是被逼急了。聽說盧偉有著五段身手。」鳳信秋講道,看了鳳騰空一眼,問道,「李道長來了沒有?」

「他在,這次也帶了幾個弟子上去。都有著三四段身手,而他本人,也將親身出馬。加上我們家的人,我想,盧家,是逃不掉的了。」鳳騰空講到後頭,那手指捏得直響。

「不是講他還請了師叔來嗎?李當道長可是七段高人。」鳳信秋問道。

「他們要這個數。」鳳騰空有些憤怒,講著伸出了一根指頭。

「一個億?吃人啊1鳳信秋忍不住罵娘了。

「只需能搞定盧家,一個億就一個億。信秋,這次我們也是全砸出來了,假設失敗,當前,這水州,再沒鳳家了。唉……」鳳騰空一臉凝重,嘆了口吻。面色,一下子彷彿蒼老了下去。

「這次應該沒成績了,我們有七段六段,盧家有什麼,如今就剩下一個盧東風是六段。

就是盧白雲這個家主也不怎樣樣。我們就李當一個人就能敲定他們全部。

而且,據剛才傳來的音訊是,盧白雲並沒跟船。是盧偉跟盧東風在船上。

而且,我們還有那邊的卡道爾凶狼。有他們配合就更好辦事。不過,這些傢伙要價也狠得狠。

不就幫了點儘快,居然要一個億。我看,跟青城派也差不多,都是狼,難怪叫凶狼,我看改叫凶狗還差不多,媽的1鳳信秋勢氣高昂。

「就這點人馬我們當然不怕,就怕他們隱藏得有人。不過,到目前,還沒發現。不過信秋,在那邊是他們的地盤。假設沒有凶狼的相助,光靠我們是辦不成事的。而且,他們也承受了高風險的,我們給他們的一個億,值得1鳳騰空哼道。

「我知道。沒事,我們盯得緊。他船一靠岸都有我們的人盯著的。就在公海上,只需有船接近,我們都能知道。」鳳信秋哼道。

「嗯,只需在海上沒有人再上船,盧家,死定了。」鳳騰空臉上的陰霾越來越重。

「盧家這次也是小心過頭了,把船員全換了。估量,也察覺到了什麼。」鳳信秋說道。

「當然察覺到了什麼,他們不是蠢貨。不過,呵呵,他們,還是差了一截,就讓他們換吧。換了有用嗎?腦子進水了,有些事,是從上頭換腦的。」鳳騰空突然笑了。

「呵呵,我們的棋子潛伏了幾十年了,這次,總算是該他顯身手的時分了。」鳳信秋也詭異的笑了。

「唉,一枚棋子。零零總總,幾十年上去,花了我們幾千萬,都快一個億了。這代價,也是不得了的大。」鳳騰空望著遠方,嘆了口吻。

「我看值,這次,一次就賺回來了。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鳳信秋笑了。

「嗯,值1鳳騰空點了點頭。

船駛上幾百海里之後夜也來臨了,船漸漸行進著。而且黑夜裡,船下卻是有隻黑色幽靈在水底下跟著。

不久,黑色幽靈較氯ィ不過,沒有全浮上海面。在人體能承受的範圍內,距水面還有百米之外停住了。接近10個蛙人悄然的從水裡冒出,在夜色掩護下悄然的上了『東升號』。

在東升號上有一個很大的隔間,外面像套房一樣隔著幾個大房間。葉凡幾人進了房間。

「大哥,這段工夫得冤枉你們一下了。」盧偉說道。

「沒事,自家兄弟,不要講這些了。」葉凡擺了擺手,一屁股坐了上去。ro#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