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大耍威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五章大耍威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昨早晨熬夜,明天連爆4更,狗子只需兄弟們一句話,我們,兵團絕不能敗——俺要妹子!

等大家都坐上去后,葉凡說道:「再前行幾天,我們就得打上特殊藥水了。 這次估量對方也是孤注一擲了。真跟對方打起來時,以本身安全為主。」

「杜峰,這次你分開那邊,有沒請假?」張強問道。

「請了,我也呆了一年多了,總得讓我回家看看老婆孩子是不是?」杜峰說道。

「魯進彷彿把你給忘了?」看了皮膚黑黑的杜峰一上發,張強說道。

「忘個屁!這次義務曾經上去了。去那個地方有我的份頭。所以,我請假他才會答應得如此乾脆。說是叫我回家好好休息一段工夫,養足肉體頭之後,一旦起程就要出發了。」杜峰哼道。

「看來,這次沙漠舉動出動的人馬很多了。」葉凡說道。

「估量不下這個數。」張強翻了翻手掌,代表十個人。

「四分之一的人馬全上了,魯進下的賭注也相當的大啊1葉凡嘆了口吻。

「其它國度也差不多,不探出秘密,哪個國度都是不會放手的。」張雄搖了搖頭,說道。

一段工夫的飛行之後,船分開了華夏海域,到了公海之上。

不過,大家的警備絲毫沒放鬆。

內行至斑馬群島時,船的速度慢了上去。早上,又是一個陰沉的好天氣,正在東升號遲緩行進時。

船長盧冬親身跑來彙報,說是在前方接近荒島處發現了一隻傾覆的貨輪。此刻,在船底朝天的鐵殼上,正站著幾十個船員拿著衣服在大叫著,央求救援。

「不要理它,我們開過去。」盧東風說道。

「慢著,察看一陣子再說。」葉凡擺了擺手,張強和齊天他們自去察看了。

不久回來了,張強說道:「從表面上看,看不出什麼來。船底朝天了,而且,手中都沒有武器。不過,這些人,彷彿長得都很彪悍。」張強說道。

「張強,可疑嗎?」葉凡問道。

「太巧了一些。」張強也拿不準,搖了搖頭。

「救下去,我倒他們能玩什麼把戲。交待大家全力警戒,一無狀況就出手。」葉凡說道,幾人迅速注射了變臉藥水,不久,肌肉鼓起,一個個都改變了籠統。穿上船員衣服後上到了外邊一間特殊的察看室里。經過這裡能看清外邊的狀況。

東升號漸漸的接近了過去,不久,放下了救生艇。幾個盧家子弟駕船過去救人。

救人一切順利,總計有二十七人獲救。而且,他們也沒什麼異常的舉動。剛上到船上,在幾十名盧家打手虎視眈眈之下。這夥人比比劃划講著,才知道他們是馬來西亞人……

就在這時分,東升號內艙某處突然傳來一聲轟隆炸響,整個船體都猛烈的震dang了起來。

「發生什麼事了,快去看看。」盧偉沖盧雲叫道。盧雲趕緊帶了幾個盧家弟子往內艙發出響聲的地方跑去。

又是一聲炸響傳來,而隨著響聲,先前被救的二十七人突然散開,每個人都殘忍地撲向了一個盧家弟子。登時,船上打鬥開了。

不久,一條改裝過的小炮艇從島那邊快速駛來。眨眼間就到了東太號前,而在相隔不遠處該艇速度放緩。而炮艇上發射過去一條特製的布幅。

「應該是他們了,讓他們下去我們再收拾。不然,假設動用槍支倒是不好。」葉凡冷哼了一聲。

盧家弟子得到告訴后裝著很慌張樣子彷彿顧不及那搭過去的布橋。一條條人影從炮艇里跳出,扔出飛爪之後穩妥的抓住了東升號,爾後從布橋上快速地拉扯著繩子。

不久,三十來人上衝上了東升號,奇異的是這次衝過去的人根本上沒有長槍。怪異的就是一個個都抓著鐵棍大刀之類的冷兵器,一上船就殘忍的砍殺了起來。

「鳳家主,我們終於見面了。」盧東風朝著一個臉上戴著帽子的中年人冷冷哼道。

「能猜到我們會來,看來,你們也有預備嘛1鳳騰空突然仰天大笑了一聲,手一揮就把頭上帽子給拋飛進了大海之中。

「預備是有預備,不過,就這些人,呵呵,沒什麼玩頭。」這時,另一道熟習的聲響猖狂的哈笑著響起。

「李純棉,果真是你。」盧偉咬著牙哼道。而葉凡等人早站在了盧偉的身後。

「本來就是我,奇異嗎?給你們引見一下,這位是我師叔李當道長。他可是位七段高手噢,等下,你們,可得留意點啦……」李純棉指著身後一個穿著青色長袍子的乾瘦老頭,一臉得意的說道。

「閑話少說,廢了他們再說。得抓緊工夫,估量他們曾經向海事部門發出求救了。」李當冷哼了一聲。

「動手1鳳騰空叫了一同,除去曾經被盧家打倒在地的十幾個外。合起來將近四十來人拿著鐵棍大刀等全往盧家弟子身上招呼了過去。

李當道長抬tui往盧東風身上踢了過去。

「李道長,你的對手是本人。別找錯目的了。」葉凡斜了李當一眼,淡淡一笑,側身一閃就擋在了盧東風前面。抬起一tui往李當道長腰部踢了過去。

叭……

李當感覺對方腳力特別的沉重,沒站穩妥,一下子居然連退了三四步。

李當有些詫異了,抬起頭來盯著葉凡看了一眼,哼道:「閣下是個高手,不過,本人從沒見過你,長得這麼美觀。應該也有個名字吧?」

「名字,只是一個代號罷了。等下打趴下你后,本人再漸漸跟你聊。」葉凡淡淡一笑。

「尼瑪的,也配跟我師叔比斗。」這時,李純棉側身一閃,跳起足有二米高,在空中踢著tui,舉起鐵棍就往葉凡頭上劈了過去。

「你的對象是我,別亂了套路。就你這熊包樣也配跟老大比斗,沒勁!真沒勁頭1杜峰陰陰的一笑,突然轉身,掄起一條鐵棍往上招呼了過去。

當……

李純棉感覺虎口發麻,一熱,一陣巨痛傳來。低著一看,發現虎口裂開,鮮血都冒了出來。而手中的鐵棍,再也拿捏不住,掉地下了。上頭,染滿了李道長的那滴滴鮮血。

「怎樣能夠,你是誰?」李純棉真實不敢置信本人的眼睛,盯著杜峰,一臉的驚惶。

「一切皆有能夠。」杜峰聳了聳肩,不屑的看了李純棉一眼,哼道,「就小六段的身手,也敢在老子前面顯擺,活不耐煩了是不是?真以為青城派就天下第一了,就你這熊包相,真是丟盡了青城派的臉子。我呸1

杜峰往地下呸了一下空氣,樣子極端的猖狂。

「小娃娃,口吻別大。」李當在旁一聽,怒了,叫了一聲,突然身子一轉,從腰間抽出一軟刀來,嘩啦一聲晃動,在陽光刺激下,一個橫劈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去。

「來得好。」葉凡大笑了一聲,突然一個騰空飛騰而起,費家費青山剛研討出的虎鷹提縱之術使了出來。這廝在空中滑行了幾米后,彷彿在空中散步似的。一腳穩妥地站在了李當道長的軟刀上。

「他強我更強,我欲乘風翔1葉老大居然成心的賣弄了起來,站李道長的軟刀上還吟出了一句狗屁打油詩。

氣得李當大吼了一聲,雙眼瞪得老大,臉一片潮紅。他軟刀猛地一抽,身子往後側翻去。

不過,葉老大顯然不會讓他如願的。在軟刀抽走的一瞬間。雙tui夾住軟刀猛力的一陣絞動。

嚓一聲,那把青城派用傳承了千年的特殊方法打造出來的軟刀,被葉老大像絞麻花普通的用腳搓成了一個晃著陽光的廢鐵球。而這邊,葉老大腳往上一勾,重重地勾踢在了李當的下頜之處。

嘈雜中聽不到響聲,不過,李當感覺下頜一陣劇痛傳來。想喊,居然發不出很明晰的聲響來了。他知道,下頜骨被這小子給踢碎了。

「呀呀呀……」李當憤怒了,什麼時分學會了日語,這貨像根肥大的鐵柱子普通合身抱向了葉凡。

「想抱我,老子沒興味!又不是娘們1葉老大陰笑了一聲,一腳踢去。把地下那把軟刀搓成的廢鐵球踢得像炮彈普通正中的砸中了李當道長的xiong口。

「礙…」李當發出一聲慘叫,這次發出的聲響還是相當明晰的。整個人被廢鐵球砸得摔在了地下,而且,由於慣性作用。屁股摩擦著輪船的鐵板,往後硬生生的擦著退了七八米遠。像是緊急剎車普通。

輪船甲板上留下了一條深深的,像屁股丫般外形的艷麗血跡。而李當道長,整個屁股殷紅一遍,相對比猴子屁股紅得多。

而且是血乎乎的,那長袍早被磨穿了,lu出了李當那性感的瘦屁股來,還是擦了紅胭脂的。

「唉……就這點身手,幾下就完事了,沒滋味。」葉老大拍了拍手掌,輕鬆寫意得很。

抬眼望去,發現張雄正跟鳳騰空狠斗在了一同。兩人都是六段,倒也棋逢對手差不多。不過,張雄在本人助力之下曾經到了六段的頂階,光論內勁之氣的話比鳳騰空高上二小截。不過,鳳騰空重在厚底子硬實,張雄是剛打破的,兩人的內息,張雄的還有些虛,不如鳳騰空的實成。ro#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