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鳳家被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鳳家被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張強和王朝、齊天以及鐵占雄那是打得輕鬆,爽勁。 一出手,一出tui往往就能擱翻一個。

爾後再跨上去補上一腳。此人,普通來講都啊喲一多慘叫后,估量躺地下是起不來了。由於,骨頭斷裂的嚓聲是相當刺耳的。

鳳騰空的兒子鳳信秋蓬頭分發著,正被盧偉揍得東躲**。早就鼻青臉腫了,盧偉成心在整他。

拳拳往這傢伙臉上招呼著。在把鳳信秋打成豬頭后又末尾修繕這傢伙的屁股,狠踢幾下之後,估量,鳳信秋的屁股也差不多了,快成洗臉盆了。再爾後就是腰部,背部,肚皮部位。

「你你到底是誰?」李當困難的從地下爬了起來,指著葉凡憤怒的呼袖說聽不怎樣清楚,但還是能聽出個大意來。

「老子是你爺,龜孫子的,不在青城山那旮旯好好獃著修道,居然跟本國的恐懼組織勾搭,干殺人劫船的勾當。而且,劫的還是我們同胞的船。這是你一個資深的道長應該乾的事嗎?你,簡直狼心狗肺了。麻木的,再來!再來幾下1葉凡一個大跨步過去,一腳就往李當臉上招呼了過去。

……………,

正中李當的腦袋,李當感覺一陣子暈眩。雙手雙腳亂踢亂揮著往前撲去。葉凡再次快速出腳,幾腳下去,李當的臉跟鳳信秋的有得一比了。

而且,彷彿鼻子都不見了似的。那是由於被葉老大拳頭砸平了。

這貨,整個臉上都是血,葉老大可不會手敕的,又是幾腳下去,李當,登時搖搖晃晃著彷彿連站都站不穩妥了。在九段高手面前,七段,又能是個怎樣回事?

算個屁!

「哈哈,七段高手怎樣成泥捏的了。老子踢死你。」齊天這傢伙那個得意的狂叫著照準李當的紅屁股又是來了幾下。直踢得李當在船甲板上差點滾成葫蘆了才收住了手。這傢伙,一向是喜歡干這撿漏的活。喬天不過五段,能揍得七段高手如此。回隊后是有得牛皮宣揚了。

葉凡一個滑步到了鳳騰空面前。一拳砸去,正中鳳騰空鼻粱上登時,一股蛘血從鼻子中噴了出來。而連帶著,鳳騰空的牙齒也鬧分家了,一下子跑了三顆。直接就來了個海葬。

「敢傷老子的哥,踢不死你雜碎1葉老大生氣了,幾個連環tui下去,鳳騰空,幾秒之內就成了一軟腳蝦米。

葉老大生氣啊又是一腳下去,鳳騰空身上登時傳來一些雜亂的嚓聲。不久,手跟腳都被葉老大踢斷了而且,那骨頭,全被葉老大用腳像壓路機一樣硬生生的壓碎了。

估量,再想接起來是相當的難,即使是能小塊塊的拾綴著接起來,估量也不好使力了。

鳳騰空,這位曾經在水州叱吒了幾十年的梟雄。水州商業圈的霸主級人物。此一刻,在葉老大的陰tui下他,徹底的廢了。

「爸」鳳信秋髮出一聲慘叫,想撲過去救人。不過,盧常哪能放過了,也是幾tui下去鳳信秋,也步入了鳳騰空的後塵。

登時,像被抽了筋的荻皮蛇,全身抽搐著,像個鳳蝕殘年的中風老人,不復往日之風彩了。

不久戰役完畢。

而那小炮艇一看,掉頭就想溜。不過,顯然盧家不會讓他得逞了。幾條快艇栽著王朝等人,像械狼普通沖了過去。雖然那廢舊的門、

炮艇上人也用長槍手雷轟隆隆的掙扎了幾下。

不過王朝他們個個都是好手。而且,那從地下黑市搞來的火箭筒彈準確命中舊炮艇的駕駛室,舊炮艇徹底的癱瘓了。

有十幾個人從炮艇里衝出來,慌鎮靜張,哇哇亂叫著跳下海去想溜到那荒島上。不過,全被盧家快速上的打手撈抓了回來。

「你們敢打青城派的人,你們死定了!我李純棉是青城派的長老,李當更是我師叔。你們這些,一定是國際的華夏人,還有盧家人。你們,快放了我們。不然,你們,死定了。

」李純棉道長被五hua大綁著,被齊天一腳踹得撲倒在了甲板上,像個人肉棕子翻騰了幾下,這廝大叫了起來。

「死尼瑪的頭1齊老大可是火大了,又是一個快步上前,伸手照準李純棉就是幾個耳刮子。打得李純棉那剛剛中止了的流血又重新冒血了。

「你們真敢,老子記下你了」李純棉還想顯擺,被齊天又是幾腳下去,登時慘叫了起來。

「再不閉嘴,信不信老子把你變成李公公1齊天伸tui在李純棉道長的襠門處掂了掂,似乎在掂量一下該下多少腳力才能讓李純棉同志立馬成「李蓮英,。

「純棉,不要羅嗦了,閉嘴1這時,不遠處的李當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估量,你才是這船上的頭吧?」

「呵呵,你以為是就是了。」葉老大淡淡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了盧家一個弟子搬來的椅子上。那邊,齊天乾笑著嚓一聲抽出一隻雪茄給葉老大點上了。這傢伙,拍馬屁的功底子相對比他老子齊振濤強上斜然,齊小大的馬拍普通來講只對葉老大拍。其它同志,他普通瞧不上眼,這就叫相對實力。

「你是誰?能把老夫打敗的人。而且,不婁,在國際,應該不是無名之輩吧?」李當看了看葉凡,哼道。

「恰恰相反,本人就是一無名之輩。不然,怎樣,大名鼎鼎的李當道長也會不知道本人的名字。聽說李當道長還是青城派的副門主,有這回事吧?」葉凡淡淡問道,臉上肌肉歪曲變形了許多,置信就是本人老媽老爹來難一時認出來了,就更別說沒見過本人的李當了。

「知道了還問,明天這事,我知道我們理虧。不過,年青人,我希望你也別太囂張。

雖說我李當不知道你是誰?不過,水州盧家這個對頭可是不會不知道的。

這次我們出來,派中長老都是知道的。要是我們回不去了,或許怎樣了。

置信,青城派會把這筆賬記在盧家頭上的。我李當完全置信,一個盧家,跟青城派相鬥,一定,敗得很慘。而且,滅門都是大事。」李當冷煞煞盯著葉凡。

「要挾我1葉凡臉上突然顯出一詭異愁容,看了王朝等人一眼,哼道」「給我好好經驗一下青城派的高人,居然勾搭卡道爾凶狼組織的人攻擊華夏國商人船隻。這叫什麼罪?」「看你還叫!勾搭本國恐懼組織,這在以前,就是漢jian行為。如今,也是通敵判國行為。」齊天首先帶頭,見葉凡在暗示本人等人,那是沖了上去,跟王朝、鐵占雄等人甩開腳手亂踢亂了直來。

貌似這些傢伙在胡亂的亂踢,實則不然。腳腳命中人體經絡最脆弱的地方。在齊天等人的狂毆當時,李純棉跟李當步入了鳳信秋後塵,登時敕癱成了一團。當然,對青城派的人,葉凡自有另外的打算。抓回去,讓a組好好收拾這些傢伙。

船上,登時響起了一陣子雜亂的聲響,以及慘叫聲求鐃聲等。

葉凡知道,在a組特殊的手法下,鳳騰空鳳信秋等鳳家一夥高手打手,全被徹底廢了。

估量,經后,一輩子將在床上度過餘生了。不過,對於李純棉跟李當,倒是沒廢了他們,只是打傷打痛就是了。

「通敵賣國之罪,是要槍斃的1齊天最後踢了李當一腳,罵道。

「剛才破炮艇上的一個叫阿基林的傢伙招了,說他們正是卡道爾凶狼組織在這邊的分支。前次一船貨此刻正藏在亞麻島分部一個山洞外頭。

」這時,盧偉審同完後過去說道。

「那邊有多少人守著的,估量,剛才他們應該發了訊號過去了。」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三十來人,不過,那批貨很重,應該不容易轉移。」盧偉說道。

「上快艇,我們火速趕過去。」葉凡說道,一伙人馬上收拾了一下,上了快艇直往亞麻島而去。

幸而亞麻島就在不遠的地方,離城市的還較遠,所以,倒沒有海關巡查什麼的。

不久上了島。發現島上是個小鎮。在遭到零星的抵抗之後大家沖了出來。發現輕小的工藝品曾經被搬走了,就剩下一些大個頭的石頭雕刻還在石洞里。只是,也被成心的破壞了。這個,倒真變成石頭疙瘩了,不值錢了。

「唉」盧東風心痛的嘆了口吻,也是心甘情願。

「沒事,這得到的鳳家會補上你們的。」葉凡拍了拍盧東風肩膀。

「補不補都無所謂了,雖說這次損失了舊個億。不過,鳳家,應該完了。沒有了他們,我們的生意會很快恢復,並且,發展得更快。暫時想冒出個這樣弱小,而且,跟我們盧家狠鬥了幾十年的老家族出來,那是較難。這次,先生幫我們處理了心頭大患。」盧東風搖了搖頭,

一臉感激,說道。

一伙人收拾后又回到了船上,中途,東升號直開沙特。而葉凡一行人卻是押著敵人悄然的迴轉了水州。

幾地利間,爆出一大舊事來。水州鳳家一切產業被封操了。而鳳家在家的人也被抓了許多。#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