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二條路給你們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二條路給你們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兄弟們昨天的力氣讓狗子看到了希望,謝謝你們。 所以,昨早晨很是興奮,又熬夜碼了4更,決議明天再次連播4更,我拚了,兄弟們,有沒決計送狗子進入總榜20強!我們要連爆下面大神的菊花,爆爆爆!

一個道童悄然的奉上了茶。

「好茶1李嘯峰喝了一口,贊道。

「呵呵,前次到京里,正好碰上康總理,他叫人送的。」趙突泥淡淡笑道。

「我說,難怪。」李嘯峰搖了搖頭。知道趙掌教又在顯擺著他們青城派跟康總理的關係彷彿還有點。

其實,李嘯峰清楚。康總理肯送茶葉給青城派,無非是由於康總理偶然會跟青城派的某個長老談談養生之道罷了。屬於那種閑談性質的,要談關係,根本就扯不上。

「李將軍,不知李當他們幾人要什麼時分才能回山裡。派里事多,可不能缺了他們。再說,我對醫院的治療有些不放心。要是給治壞了那可是相當費事的事。我青城是千年傳承大派,還是有許多古方子不為世人所知的。」趙突泥收斂了笑意,淡淡的哼了一聲。

「哼,要是把我徒兒治壞了,我可是不管什麼醫院不醫院,到時按不住怒火砸了醫院可別怪我李秋山不懂法律。」這時,坐趙突泥身邊的李秋山道長口吻相當的沖,哼聲道。

「只需李道長以為可砸的,你,完全可以出手。不過嘛……」李嘯峰淡淡哼了一聲,拿起茶杯嚓地一聲颳了一下,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響后哼道,「要是有人砸了青城山的山門,那個,法律上不知保護不保護?」

「哪個敢1李秋山啪地一聲拍了下桌子,人一下子站了起來。一雙眼寒煞煞的盯著李嘯峰,氣勢逼人。

「青城山可是在華夏共和國境內的。」李嘯峰不為所動,淡淡的呷了口茶,瞄了李秋山一眼,哼道。心說,要是以前老子功力在的時分你丫的敢如此囂張嗎?

「師叔,坐下說話。」趙突泥擺了擺手,說道。心裡也著實有些怒火,由於,李嘯峰這可是搬出國度來壓制青城派了。

不過,趙突泥也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組他們並不怕,但是,組代表的是國度。在弱小的國度機器面前,一個大派,也顯得微小了。

要是在現代青城派輝煌時代,倒是朝庭都不敢小視他們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

如今是什麼年輕,在冷兵器逐漸參加歷史舞台,熱兵器縱橫時代。武技,儼然成了熱兵器的點綴罷了。說是雞肋也不為過,當然,青城派也不是那麼不堪的。其在國際的隱晦影響力還是相當強悍的。

「哼1李秋山冷哼一聲,一撅屁股坐了上去。那臉,說有多美觀就有多美觀。

「趙掌教,我正式代表組告訴你們。李當和李純棉等人夥同……他們曾經犯下了勾搭本國恐懼組織,陰謀危害罪。

而且,捨己為人,搶劫本人的同胞。假設真上了軍事法庭的話,估量,那就是死罪。

這是當時錄下的光碟,組辦事,從來考究證據,絕不會胡亂下斷語的,你看看吧。」李嘯峰一表示,保全這個暫時頭的秘書站了起來,從皮包里掏出一個文件袋子遞了過去。

趙突泥接當時遞給了一個中年道長,那人轉到後院去了。不久,出來后蹭趙掌教耳旁嘀咕了一些話后,趙掌教那神色變得有些陰沉了上去。

「李將軍,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你們來這裡,應該不是只為了告訴我們對李當跟李純棉等人的處理意見吧?」趙突泥哼道。

「要是這樣,他們就不會來了。我們青城,哪能入組法眼。」李秋山陰陽怪氣,哼道。

「四個字1李嘯峰也乾脆拖拉,伸出了四根手指頭。

「請說1趙掌教說道,口吻倒也緊張了不少。這個,兩個高手還在人家手中,人家還佔著個理兒,不服軟都不行。

「將功贖罪。」李嘯峰這四個字是一字一字的從嘴裡講出來的,臉上,也顯得特別的嚴肅。

「不能夠,你們這是赤luoluo的敲詐。」這時,李秋山再也忍不住站起來吼道。

「師叔,稍安勿臊。」趙突泥感覺有些丟面子。這個師叔也太囂張了。似乎並沒把本人這個掌教放在眼中。

所以,趙突泥伸指悄然的在桌上敲打了一下,發出喀地一聲響。正告某位同志要留意規矩,李秋山臉一紅,狠狠地瞪了李嘯峰一眼,坐了上去。

「這是國度的意思?」趙突泥冷冷哼道。

「當然1李嘯峰說道。

「國度,怕不是你們組本人的意思吧?聽說組最近很缺人的和,就是獵豹那個鄭方,不是也在四處網路人手。前次,還到我們青城來求過一趟。所以,你們,無非是盯上我們青城派罷了。李將軍,我趙突泥講得可對1趙突泥的口吻越來越嚴肅。

「呵呵,我們組是缺人手。不過,我們也是好意。不然,我李嘯峰送上山來的就是幾個骨灰盒罷了。」李嘯峰淡淡笑道。

「純棉可以為你們效能,李當得回山。」趙突泥談起了條件。

「呵呵,我們要求不高。他們犯下的是死罪,只需求他們倆為組服務三年就行了。」李嘯峰淡淡笑道。

「還要三年,要是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遭到了損傷怎樣辦?你們組乾的那些事,哪件不是要掉腦袋的事。現代社會,子彈又不是不長眼的,我徒弟純棉又沒練金鐘罩還會抵擋子彈不成。不行不行,這事不行1李秋山可是不幹了。

「那隻能怪他們運氣不好。」李嘯峰冷冷哼了一聲,看了二人一眼,說道,「總比直接被槍斃來得值一些。

並且,完全可以搏一搏。更何況,組執行的雖說都是些風險的義務,但組正式成員受傷的有一些,但真正講到犧牲的正式隊員並不多。

李當和李純棉成為國度的人後,我們自會在保護他們生命安全一塊給以最大的協助。

放心,組不是白眼狼,他們會愛護每一位隊員的生命的。而且,這話,是我李嘯峰說的。」

「愛惜有用嗎?我剛才講了,子彈不長眼的。」李秋山哼道。

「路只要二條,走哪條路,你們本人決議。我給你們三地利間思索。假設再沒有結果,我們只好把他們幾個送上軍事法庭了。到時媒體一曝光,沒準兒,青城派真成了天下出名大派了。居然出了如此弟子,告訴,好威風的青城!哼1李嘯峰語含譏諷,態度也絕後強硬了起來。

「不用了,就為你們服務三年。」趙突泥神色陰沉著擺了擺手,看了李嘯峰一眼,說道,「送客1

一講完,趙突泥自個兒轉深去了。估量,是怕本人受不了會想出掌李嘯峰其人了。

「告辭1李嘯峰拱了拱手,轉身,健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1望著李嘯峰的背影遠去,茶杯,終於被李秋山給狠狠地砸在了大殿上。

「掌教,難道就這樣眼見著把純棉他們送進火坑?」李秋山大步到了後殿,問道。

「你有其它法子嗎?」趙突泥冷冷瞅了李秋山一眼。

「這筆賬,我記下了。」李秋山發狠了,看了趙突泥一眼,說道,「這事,都是水州那個盧家惹出來的,我們青城,這次算是顏面盡失。鳳家被滅了,盧家也損失了十幾個億。而真正得到益處的,媽的,居然是組。玩的好一手坐觀成敗把戲,我疑心,這事,本來就是李嘯峰一伙人策劃的。」

「應該不會,不過,也不掃除有這個能夠。不過,盧家,我們總得找點什麼回事。」趙掌教看著遠方的大山,彷彿看到了水州盧家大院。

李當跟李純棉被組的專機借到京城軍醫總院去治療了。而齊天跟鐵占雄等人也回京了。

早晨,葉凡正在家裡休息。費一度來了電話,講道:「大哥,賀海緯的事曾經辦了。」

「辦了,什麼時分的事?」葉凡聽了心裡一喜,問道。

「明天下午,南福省省委常委會討論經過了對賀海緯同志的任命。估量,不久引薦央求就會由南福省組織部送到中紀委了。這一關不用擔心什麼了。不過……」費一度最後講了個『不過』兩個字后又沉默了上去。

「有話直說,別掖人。」葉凡說道。

「同時討論經過的還有對厲志達同志副省長的引薦。」費一度講了出來。

「兄弟的意思是不是為了讓任命賀海緯為省紀委常務副的事經過,費最後作了妥協,才使得厲志達的引薦也經過了。」葉凡轉眼就明白了。

「唉,這事,四叔也是很無法。這些重要職位的安排,牽扯的方方面面太大了。

而同時,為了統籌其它方面,四叔不得不作出妥協。本來,這事,四叔不是這樣思索的。

他心中曾經有適宜的人選了,假設不是為了賀海緯的事,厲志達是不能夠上位的。

這次的事,四叔是有些虧了。」費一度嘆了口吻,想了想又講道,

「大哥,有事還是去我四叔哪裡多走走。雖說三叔不斷沒見到人影,但是,我們是一家人。而且,假設當前到京,最好是有空到老太爺哪裡坐坐。」

「謝謝1葉凡從牙縫裡嘎出了兩個字來,心裡明白,估量,費滿天對本人的不滿曾經到了一定的程度。而費一度如此講,無非是叫本人親近費老太爺,以他來壓制住費滿天。ro#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