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費滿天忍耐的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八十九章費滿天忍耐的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你被複職了?」費一度又問道。

「嗯,惹著一個姓徐的老頭。」葉凡哼道。

「算啦,先避避風頭。估量,你的職位恢復,還得一段工夫。不過,也好,大哥,趁這時機好好休息。把身體養好一些,等職位恢復了才能更好的干好工作。」費一度勸道。

「我不急1葉凡說道,心裡也明白了,估量費滿天成心如此的做。他是在狠狠的敲打自已,讓本人擱一邊先涼爽一陣子再說。

反正沒事幹,葉凡回了趟海東。才知道最近發生了一系列的成績。

早晨,清溪居里。

「太過份了,市長,我幹得好好的,憑什麼把我換了。這倒好,前期最困難的拆遷征地都給我們擺平了。想不到這個桃子倒給張明森一夥給摘走了。」曾俊才一臉憤怒,說道。

「嗯,本來前次查清了投資桃木的商人是被人成心恫嚇嚇走的。

這段工夫重新回來了好幾個大客戶,曾經跟縣裡簽定了初步的意向協議。張明森倒好,一代理掌管市政府工作。馬上停了我的職,而且,連縣政府工作都交給了朱雅林。」王龍東也差不多表情。

「唉,我們的境況都差不多。范記以為前次在處理徐老身邊那個趙誠上校的事上不得力。前天還專門巡查了市公安局,當眾指出市公安局工作方法不對,工作進度方面不得力。給海東最近的治安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隱患。他是在敲打我」安奇同志也是一臉甜蜜,說道。

「片面圍攻了。」葉凡冷哼了一聲,看了三位都有些憤然的同志一眼,問於友和道「友和,最近市政府工作有什麼大的出入沒有?」

「市長,這個,問我也不清楚。張明森一上去,根本就撇開了我。我如今,連批個馬桶的權利都沒有。

盡幹些跑tui打雜的活,比如,要送什麼笨重之物時張明森會安排我去干。」於友和皺了皺眉,講道「而且,聽說張市長還要叫停旺夫溪項目。

當然,也不叫叫停,而是在整治一塊上放緩腳步。聽說先期從市財政局拔去的兩個億還剩下一個億,曾經被張明森安排抽了回去。

說是要發展市政府對面的景觀帶工程。給海東人民搞一塊悠閑文娛的地方。並且,在市政府班子會議上張市長曾經提出過這事了。」

「亂彈琴,市政府對面那是商業區。真要搞景觀帶那得移走多少大樓。而且,這不是勞民傷財。要知道,商業區的樓房都是剛建不久的。張明森如此胡來,到底想幹什麼?,…葉凡有些生氣了,茶杯被重重的磕在了桌上。

「勞民傷財,張明森才不管。聽說,這次為什麼要把商業區都移走改成景觀帶。

那是由於張市長聽了別人的建議,說是那些高樓太高了,妨礙了市政府的視野。

也就是擋住了張市長的選拔之路,所以,必須得移走。不過,專門叫人家幾座大樓移走,人家一定不肯。

所以,張市長就搞了個什麼為民造福的景觀帶公園。而且,還把旺夫溪的專項款子給抽到那一塊去了。

估量,一個億哪夠,沒有七八個億是搞不上去的。」於友和一臉尷尬的講道。

了解到這些狀況后,葉凡第二天找了張明森。要求他把這些都扳正過去。

不過,張明森卻是一臉得瑟的說道:「葉市長,你如今還在深入反剩市政府的掌管人是我張明森。」

「看你能坐幾天,真以為屁股坐上去就能穩妥了?」葉凡冷哼道,也是毫不客氣的噴了話。

「我張明森這次的屁股是鐵鑄上去的,這一點,倒不勞葉市長擔心了。放心,一定坐得穩妥的。」張明森冷笑了一聲。

「你坐不到二個月。」葉凡冷哼了一聲,站起來走人了。又到了市委,把狀況給范遠反映了一下。不過,范遠的態度曖昧。話講得不置可否的,根本就是在虛應故事罷了。

住了幾天,葉凡一氣之下乾脆請了假,回到子水州。

不過,剛回到水州,賀海緯請客吃飯,地點定在了紅蓮區的九雲民族賓館。

葉凡剛下車子,發現賀海緯跟粟一宵以及盧偉三人正站門口抽煙。

發現葉凡的車子后三人快步走了過去,老遠就打起了招呼。

「老賀,明天有什麼高興事是不是?」葉凡成心的問道,心裡早猜到了。

「老賀升啦,當然高興。明天包間里的都是紀委的同志,以及一些冤家。」粟一宵搶著答話道。

「唉鐵記調走了。」賀海緯有些鼻悶樣子嘆了口吻。

「這是壞事,鐵記是到粵東任省委副記,有什麼好嘆的。

老賀。難道你真希望鐵記永遠不要動。你這心態,可是要調整一下。」葉凡笑著打趣道。

「鐵記是個好同志,我捨不得他。」賀海緯彷彿鼻子還真有些發酸樣子。

「鐵記什麼時分去那邊?」葉凡問道。

「明天下午走的,他是一個人悄然的走的。我們都來不及送行,真不好意思。」粟一宵說道。

「唉,鐵記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二心撲在黨的事業上,而且,不計較得失,不爭名義。這樣的好乾部,很少見了。」葉凡臉上lu出佩服神情來。

「老賀,新指導到了沒有?」盧偉問道。

「還沒有,估量,一時中分是敲定不上肉么重要的地位,

央也得琢磨一番才是是不是?」賀海緯臉上lu出了少有的凝重。

「嗯,省紀委記,非同小可。不過,在新指導還沒到任前,老賀,你可就是省紀委真正的老大了。」葉凡笑道。

「還不是安逸命,替人家看場子罷了。到時,人家一到。功勞,全是別人的,疲勞留給了本人。」賀海緯爆了句土匪話后說道「走吧,還是進包廂。估量,再不出來,同志們要啃樹皮了。」進到包廂里,發現一張很大的圓桌,此刻正坐著二十位左右的同志正聊天打屁。見賀海緯出去,大家都站了起來。

「賀記,請上坐。」這時,一個長相普通的中年人笑著,一臉恭敬的說道。此人叫賀明傑,省紀委辦公室主任。自然,由於姓賀,跟賀海緯的關係也不淺。

「葉市長,您請上坐。」賀海緯伸了伸手說道。聽賀海緯一講,省紀委的同志們都盯向了葉凡,臉上驚惶是再也難以粉飾祝

要知道,即使葉凡是海東市市長,但是,跟賀海緯這個省紀委的常務副記相比,份量還是略顯得輕了點。

紀委是特殊部門,是個官都怵他們。自然,這些人在體制中都有一種優越感。想不到賀海緯居然如此推崇葉凡,自然,大家想不明白了。

「賀記,明天你是主人,我這個主人可不敢搶了你的風頭。

不然,等下你的同事們可是不會放過我的。」葉凡趕緊推託道。

「呵呵,葉市長,我們不講風頭。不過,明天這主座還得你坐。」賀海緯堅持。

「我看這樣,這主位乾脆安排兩個位。兩人一同坐怎樣樣?」這時,粟一宵笑著出了個主意。

「中中中1葉凡點了點頭,知道老賀感激本人。不過,明天場合不一樣。假設是在si底下,葉老大當仁不讓坐主位。但明天是慶賀老賀高升,不能那樣子坐的。賀海緯在眾多同事笑喊中也勉為其難的跟葉老大同坐了。

「大家能夠不清楚,明天在si人場合我就講si人話。這位葉市長是我賀海緯的好兄弟。我賀海緯尊崇他,請他坐主位是應該的。」賀海緯還要來個聲明,擺明了是要給葉老大造勢了。

估量經他一折騰,經后,省紀委這些有份窶的同志假設真要找葉凡費事,都得先掂量掂量了。

在酒桌上,由於剛才賀海緯的態度成績形成了葉老大成為了省紀委那些幹部們的攻擊目的。

當然,攻擊手腕就是用酒了。才上了幾盤菜,葉老大這位九段高手都感覺有些難撐了。

由於,同志們太多了。接近30個幹部圍攻過去,神也擋不住的。

倒是賀海緯,眨巴了幾下眼睛皮子之後倒是穩如泰山。

「我說老賀,不會真想把兄弟放倒在桌下?什麼時分省紀委辦案子也改成用酒水了。」葉凡口齒有些不清的說道。

「哪裡的話,兄弟怎敢?」賀海緯乾笑子一聲。

「兄弟,我們遭到群毆了。」這時,酒勁漲得滿臉通紅的粟一宵同志搖搖晃晃的舉著杯子,笑道。至於盧偉,也差不多狀況。

「要不,盧偉,把你的兵也調些過去。不然,我估量,今早晨得被老賀同志欺負死去。」葉老大哈哈笑道。

「大哥,這個,彷彿講得有道理了。而且,我們的兵可比他們的多。巨人講過,人多力氣大。」盧偉乾笑了一聲。

「人多有用嗎?我們的兵在於精而不在於人馬。」賀海緯也來了興頭,居然叫板起盧偉來了。

「那我真叫了,等下賀大別掉桌底下了。」盧偉乾笑道。

「叫叫叫1賀海緯擺了擺手,擺明了要打擂台賽。想了想,說道「不過,不能叫太多,我這邊出10個,你哪邊叫10個。要是你輸了,早晨這單,你來買了。,#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