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呼朋喚友進軍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呼朋喚友進軍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吃過點心后李龍說是馬上去找賀海緯了解狀況,知道他想為本人辦些事,葉凡也就沒留他。 李龍一走,葉凡把陳嘯天父子找了過去。

「陳老,明天一大早,你們每陪我去陳家走一趟。」葉凡說道。

「我早等著這一天了。」陳嘯天嘴唇都有顫慄,相當的衝動。

「這次去一個是聽說陳家有一門秘術能刺激人的神經,也許對我大哥的病情有協助。二個就是,是時分到了處理你們倆幾十年的恩怨時分了。剛好這段工夫被複職了,也有空。」葉凡講道。

「怪了,我怎樣沒聽說過什麼秘術?」陳嘯天睜大了眼。

「我是聽李嘯峰將軍說的,應該有這麼回事。聽說此術往常是陳家的高人用來刺激弟子練功的。叫什麼李老也沒打聽清楚。」葉凡說道。

「我想想」陳嘯峰同上了眼,在腦中回想了起來。

後來,又跑回房間翻找了什麼。

一個小時后,陳嘯峰迴到了廳里,一臉怒氣,講道:「還真有這麼一門秘術,叫「洗腦術」當然不是把腦袋洗了。

而是應用陳家獨門的氣勁之術,在九段高手溢出氣勁的狀況下,把氣勁從經絡中逼出輸入需求受術的年青弟子腦部。

公子也知道,我們武者修練的內息之氣是融合了人體與自然的一種特殊內氣。是純自然的,適宜於人體的。

陳家用氣勁在腦部洗髓一番,往往經過此術的弟子,在練功方面長進都會快一些。而且,在打破關卡時此術也有些效果。

不過,發揮此術有很苛刻的條件,首先必須達到九庖壞愎子你倒是俱備了。

不過,對陳家來講,當年也僅有太上長老和掌門有掌握這門秘術。

像我徒弟雖說聽說過此類秘術,而且承受過此類秘術的洗腦,但並不知道秘術如何發揮。」

「這個,跟少林寺的秘術「洗髓經,是不是有些相像。估量,陳家人就是用九段高手的精純內息為弟子洗髓了。不過,目前京城陳家還有哪些高手?」葉凡問道。

「不清楚,我只知道陳無bo是九段。但是,前次跟秋山林一夫的比試中受了傷,也不知恢復了沒有。不過,陳家是個很陳舊的家族。

有個把絕頂的高手隱身沒出也正常。我當年就知道上有太上長老,不過,到如今應該死了吧。不死,那不成老妖怪了。」陳嘯天說道。

「嗯,陳家也是有幾百年歷史了吧。這樣陳舊的家族,假設說沒有點根度子,估量,早就倒下了。往往一些家族的真正高人是很少lu面的。像這種高人,即使是特勤a組也沒有案度子的。華夏這麼大,想要了解清楚每個家族,每個門派狀況,那是不能夠的。就像韓國的那個金家,當時不就冒出了九段高手。,…

「嗯,狀況就是如此。這個,也是這些大家族,大門派威懾其它人的最重要的手腕。你不知底細,你就不敢隨便去招惹人家。」陳嘯天點了點頭,講道。

「不管了,明天去了再說。反正,陳家非去不可了。」葉凡擺了擺手。

第二天早上,葉凡帶著陳氏父子到了京城。三人先到紅葉堡去休息了一個下午。早晨的時分葉凡把狼破天和鐵占雄以及費一度幾人叫到了紅葉堡,幾人一邊磋商一邊喝著小酒。

「大伯回來沒有?」看了費一度一眼,葉凡問道。

「沒有,大伯說是想聯絡幾個冤家。到時跟橫斷家掰起來也多幾個助威的。」費一度說道。

「大伯能叫來的,應該全是高手了。」葉凡笑道。

「高手,難1費一度搖了搖頭。

「怎樣能夠,坐地老虎聽說曾經是九段第二個或許第三個層次的高手了。華夏六尊都是同一個級數的高手。估量,坐地老虎是其中功底子最高的。像他們這種級別的高手,看法的全是八段位及以上的高手。叫幾個來助威,應該不難。」鐵占雄有些疑惑了。

「大家能夠不知道,我大伯脾氣乖僻,就是華夏六尊中幾個,也沒幾個他看法的。而且,大伯去泰國多年,這邊的冤家早斷了。更何況,我大伯也老了,他的冤家,能否在人世都難說。當然,請到二三個應該還是有的。」費一度說道。

「高人都有脾氣。」鐵占雄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

「就像老大一樣。」狼破天瞅了葉凡一眼,直言而出。

「呵呵,正常。」葉凡也沒反駁,反倒是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到時,我也會約請幾個冤家一同來的。王仁磅這個人你們聽說過吧,還有津門藍家的藍存鈞?」

「沒聽說過。」鐵占雄跟狼破天以及婁一度都搖了搖頭。

「看來,他們都是善隱之輩了葉凡笑道。

「他們不會是兩個老傢伙了吧?」費一度說道。

「他們的歲數比鐵哥小,跟你差不多。不過,人家可是比你身手好得多。」葉老大挪喻樣笑道。

「老大,你不會如此打擊兄弟我吧?我自以為,在天資一塊,我曾經算不錯了。除了你這個變態,難道還真有比我還逆天之輩?」費一度有些不服樣子笑道。

「王仁磅是八段,藍存鈞六段頂階。」葉凡說道,想了想,突然笑道「看我,光臨著想到你們了,倒把他們倆個忘了,我打個電話問問,假設在的話叫來,明天乾脆一同去陳家逛逛。」

說完後葉凡打起了電話,運氣還真不是普通的好。王仁磅就在京里,而藍存鈞倒是回津門了。不過,聽說葉老大相邀。這傢伙答應著說是馬上趕回來。

津門到京城不過幾個小時車程,倒也來得及。

早晨10點左右,王仁磅跟藍存鈞一同約好到了紅葉堡。

「老弟,這古堡是你御」一見到葉凡,王仁磅啟齒就問開了。

「當然。」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

「怪了,你一個市長,怎樣能夠賺到如此多的錢?」王仁磅可是有些疑惑了,而藍存鈞也差不多眼神。

「兩位老弟,我這個罘,弟可不是普通的人。估量你們也知道他的底細了。怎樣能用常人的目光來對待這些。」坐一旁的鐵占雄呵呵笑了。

「我們當然知道他不普通,不過,我們彷彿也不差吧。不過,要講到賺錢的本事,我除了偶然興起幹些劫富濟貧的事外。要說到賺錢,真沒那個本事,hua錢倒是會的。」王仁磅笑道。

「嗯,我家裡以前老祖宗倒是留了些家底子。要說到我,除了在商務部領到些獎金福利外,估量,想買個院子都難。」藍存鈞看了鐵占雄一眼,笑道。

「來,我給兩位引見一下。剛才跟你們講話的是我哥。」葉凡指著鐵占雄笑道。

「鐵占雄,在公安部工作,跟葉凡是拜了把子的兄弟。」鐵占雄也是一臉熱情的伸出了手。

「想不到啊,老早就聽說過鐵部長的大名了,如今,總算是見到真人了。」藍存鈞有些奮了,伸手跟鐵占雄緊緊的握在了一同。

能看法鐵占雄這個實權人物,還是相當高興的。公安部一個副部長的份量,藍存鈞懂。

「王仁磅,無業游民。偶然還會幹些旁門左道的事。」王仁磅也是伸出了手,笑道。

「八段高手,無業游民,老鐵我真是無地自容了。」鐵占雄挪喻道。

「鐵部長聽說以前在獵豹呆過?」王仁磅說道。

「這個,你也知道?」鐵占雄講著,看了葉凡一眼。

「這事不是我說的。」葉凡搖了搖頭。

「葉老弟沒跟我講,是我家裡人告訴我的。」王仁磅淡淡的笑了笑,這傢伙,還是有一股子傲氣的。

「家裡人,看來,老弟的家裡人挺有來頭吧?」狼破天突然介面冷哼了一句。

「狼破天,中警內衛局局長。師從北山樵子陰無刀,我沒說錯吧。」王仁磅居然賣弄了起來,而藍存鈞一聽,登時眼皮子眨巴了一下。大步上前伸出手去說道「狼局長,存鈞失禮了。」

「呵呵。」狼破天倒也伸手跟藍存鈞握了握,看了王仁磅一眼,

哼道」「不就八段嗎?搞得跟個申公豹似的,彷彿天下秘密你全知道。

你,難道是包打聽不成?」

「狼兄不服氣是不是?、,王仁磅淡淡畢道。

「要我狼破天服,行,誰能硬得過我手中的拳頭,我狼破天二話不說,叫他哥。」狼破天霸氣十足,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比葉大哥大了好幾歲,可是我還得叫他哥。那是由於,原賭服輸。」

「磅哥,那就上啊1葉凡瞄了王仁磅這貨一眼,淡淡笑道。

「良久沒伸展一下了,真不直爽。既然有人想當人肉沙袋,我王仁磅不不介意發泄一回。」王仁磅越來越翹皮,還成心的捏了捏拳頭。

「耍嘴皮子誰不會,我們,外邊草坪上見。」狼破天可是有些惱了,講完后大步朝紅葉堡外邊的草坪走去。

「講得好!耍嘴皮子是沒用的。我還真想再接交一個小弟,到時,叫我磅哥就行了。」王仁磅傲氣十足,揮了揮拳頭大步跟在狼破天身後出去了。

「狼哥叫來更順口。」前面的狼破天那自然,也是絲毫不輸霸氣,頭也沒回哼道。

「呵呵,瞧繁華去。」費一度登時雙眼放彩,這個,能看到八段位的高手決鬥,那真是一件很惹人眼球的事。#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