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老大就是老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九十二章老大就是老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不看白不看。 這種,時機不多的。」藍存鈞也來了興頭,跟著走了出去。葉凡跟鐵占雄兩人相互看了一眼,苦笑了一聲,跟著也出去了。

這兩個傢伙還真是急了,葉凡跟鐵占雄剛走到草坪上。人家早掄開拳tui往對方身上拚命招呼開了。

你來我往了十幾拳后,葉凡發現,王仁磅的拳腳功夫重在柔順。

而狼破天的拳腳註重刁鑽。

屢屢一招一式下手的部位都是相當的狠辣,假設被擊中的話,對方估量馬上會得到部分戰役力。在格鬥方面,狼破天從來考究的就是個「有效性,。這一點,倒是最真實的。

不過,明天,狼破天同志有些衰氣,由於,他碰上了一個硬點子王仁磅。

狼破天是八段第一個層次,面王仁磅卻是八段第二個層次。在內勁上王仁磅佔優了。

不過,狼破天出拳更幹練和狠辣。倒是補償了在內勁上的一些缺失。

一工夫,兩人鬥了個旗鼓相當。

「吃我一個開山劈。」久斗不下人也累了,狼破天惱了,大吼了一聲。豎掌如刀,騰起足有二米多高,從空中往王仁磅肩背上劈將了下去。老狼這是使出了徒弟北山樵子陰無刀的秘術「無刀手,。

幾年前在林泉鎮時,葉凡見陰無刀使出來過。用掌刀直接就可以削斷小碗口粗的樹。不過,陰無刀的功底子明擺著比狼破天深沉。掌刀要劈斷小樹,就得厚實的內勁逼在手掌上,使手掌硬如鋒利的鋼刀才能做到。

只見狼破天在空中騰豐,帶著微弱的風勢。就是鐵占雄都感覺彷彿有風刀刮面的寒辣感覺。

「老弟,老狼這手不錯啊!有點雷人。」鐵占雄笑道。

「嗯,陰長輩的無刀之手。無刀勝有刀,用掌刀可以代替真正的刀。聽說使到兇猛之處,再加上功底子厚實的話,可以隔空用掌刀劈斷幾十米開外的樹木。當然,要到這種地步,非10段不可。」葉凡淡淡笑道。

「兇猛,幾十米都能隔空斷樹,那不是比子彈更兇猛了。咱只需隔空給你來那麼一下,那不就差不多了。省力省事啊1鐵占雄佩服不已。

「也不一定,子彈你可以應用機械原理,手指悄然的扣,輕鬆發出。要使出這掌刀卻是彼費力氣的。而且,用了一次就能耗去練功者內大部分內勁。不能夠像子彈一樣延續發射的。這個,也許是人體精神有限,總不如機械來得好。這個,估量就是武術衰敗的緣由之一吧。」葉凡淡淡笑道。

「呵呵,也不一定。假設異樣的步槍掌控在你的手中跟普通兵士手中,那威力可大不一樣。」鐵占雄搖了搖頭。

「那當然,不然,這武功誰還練?多苦1葉凡點了點頭。

「來得好!看老子的推陽手1隻見王仁磅這貨一聲哈笑,身體往前突然一個跨步,詭異的就是這一個跨步是相當的大,似乎達到五六米距離。一腳就到了狼破天的腳跟下。王仁磅雙手合十,彷彿真要推進天上太陽似的住上推了過去。

一道氣bo彷彿圓環樣往上震dang開了,葉凡鷹眼下發現。似乎有一個氣球樣的有形之物被王仁磅推進著往狼破天的掌刀上彈了出去。

「怪了,我這鷹眼怎樣彷彿晉級了,居然能在黑夜感覺到這種詭異的東西,照這樣發展下去,是不是可以直接用眼睛紅外線掃描了。」葉老大心裡詫異的想著,再次運出內勁逼向了眼睛,發現這次看到的氣球樣bo紋更為明晰了。而狼破天的掌刀上似乎也有一把有形的刀氣往氣球上劈了下去。

其實,像這種氣bo是內勁推進空氣構成的。只能感覺到,並不能用眼睛看到。

而葉凡的鷹眼其實並不是像鷹的眼睛。而鷹眼是一個秘術。發揮開來比山鷹的眼更為靈敏罷了。

葉凡不知道的就是,這鷹眼術雖說是費家的老祖宗創造的。但是,葉凡由於服食過多種怪異東西。

比如太歲,幾百年的老蟒血等。所以,這鷹眼,儼然曾經發生了龐大的變化。可以這麼說,葉凡的鷹眼是變異了的鷹眼。所以,才能看到這種怪異的東西。不然,就是費青山放出鷹眼也瞧不出這個道道來的。

「地球有磁場,不會是人的身體也有氣場吧?」葉凡心裡一動,鷹眼瞄向了鐵占雄。

不過,這次沒感覺到什麼。葉凡不服氣,運出全身功勁再次逼向鷹眼。詭異的事又發生了,居然發現鐵占雄的身上有溢出一些有形的氣常

當然,這種氣場是人體本身自帶的一種天生的氣常不過,由於,鐵占雄有著五段身手,所以,他的氣場比普通人強悍得多。那股氣,似乎帶有一股子震dangbo紋。

「怪了,不會是由於鐵哥此刻在關注著比斗。所以,氣bo不穩吧。」葉凡心裡一尋思,根本就不管狼破天倆人的打鬥了,倒是用心察看了起來。

他發現,鐵占雄安靜時氣bo又弱了不少,而bo紋更是柔和得很。

而當鐵占雄哈笑著助威時,氣bo會增強,而bo紋也會更明晰了不少。

這個新發現使得葉老大可是相當的衝動了。

一個小時后,比斗完畢,戰了個旗鼓相當。最後,兩人都累得快成死狗了。居然同時叫了一聲一我認輸!

「哈哈哈」王仁磅這貨大笑了起來,指著狼破天說道「你沒輸,我也沒贏。你這個大哥,我王仁磅當不了啦。看來,只要葉凡有資歷當你的哥了。」

「那當然1狼破天頭仰得高高得,得意不已,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哥是什麼人,這天下,有幾個能讓我狼破天服氣的人。到如今,就是葉哥一個。就是我徒弟我只是恭敬他,但並不能像葉哥一樣令我狼破天真心服氣。」

「唉,人品成績罷了。」王仁磅彼為感嘆,搖了搖頭。

「彷彿,是有點。」藍存鈞也來湊繁華,乾笑了一聲。

「我說小藍,怎樣連你都取笑俺?」王仁磅貌似生氣的說道。

「誰叫你人品如此的差,咱這個,就是佩服人品好的。像葉哥就是如此。我看,你也別在葉哥面前稱哥了。這個,我們聽了滲得慌。

我們是什麼人,都是崇尚拳頭大就是硬道理之輩。你拳頭沒葉哥大,

所以,乾脆,直接跟著我跟老狼叫葉哥了。」藍存鈞居然趁火打劫了起來。

「呵呵,1小磅,叫聲葉哥吧。不然,只需你能斗得過我的拳頭,我叫你磅哥。連著老狼,小藍都叫你磅哥怎樣樣?」葉凡乾笑了一聲,看著王仁磅。

「我鐵占雄也參一股,只需小王同志能斗得過葉凡,我跟著叫磅哥。不然,1小磅同志就得叫葉哥。」鐵占雄笑著開起了玩笑。

「你你們」王仁磅指著大家,眼瞪得如鬥雞,半晌,嘆了口吻「太欺負人了,葉哥是不是?」

「哈哈哈……」全笑了。

河南省溫縣陳家溝太極拳,世代相傳,其架式與用勁,與普通傳習之太極拳,不盡相反,稱謂陳氏太極拳。明洪武七年陳氏自山西省洪洞縣大槐樹遷居河南省溫縣常陽村。

嗣以陳氏宗族繁衍,遂將常陽村易名為陳家溝。自陳氏遷溫縣始祖陳卜至今,太極拳世代相傳,一脈相承已有六百年之歷史。陳氏太極拳在此六百年曆程中,關於創造發展,由博而約,以致定型。

陳無bo這一門雖說也叫陳氏太極,其實並不是正宗的陳氏太極。

聽說陳無bo華門祖上曾經到過陳氏太極門。後來融合陳氏太極一些拳腳之法獨創了如今京城的陳氏太極。

算起來,也是陳氏太極門的分支拳種罷了。不過,陳無bo跟陳家溝的陳氏太極門並沒有什麼交往。兩派根本就是互不承認架勢,而且,還有著掰手段的趨向。

早上八點左右,葉凡一行人到了陳氏府郟

由於有著幾百年歷史了,所以,陳無bo師門不斷駐在京郊的雲坡嶺。從地理地位看,雲坡嶺在京城三環圈內。

以前雲坡嶺是一個漸漸的山坡,不過,隨著京城城市樹立的擴張。

三環圈內算是接近中心的邊緣中心腸帶。而雲坡嶺也發展成了一個鎮,而這個鎮就是由於陳無bo的太極拳而得名。

所以,京城陳氏太極門在雲坡鎮是相當有名望的。雖然京城樹立如火如荼,但是,陳無bo師門占的那個方圓範圍達三里左右的最正宗的雲坡嶺是雲坡鎮的一塊禁區。周遭被圍牆圍僂了,外頭還辦了雲坡武館。

大門非常的氣度,葉凡一行人老遠就看見「京陳太極門,五個大字。而在陳舊,用一條長達三十米的整根條石架起的大門下此刻正站著四個一身黑衣悠閑武者服,身體強健如牛,一臉冷漠的陳家門人。

「是來報名的是不是?」見葉凡一行人下車,守門的一個鬍子有點拉碴的大漢隨口就問道。

聽說由於陳無bo跟本的秋山林一夫一戰之後,雖說陳無bo彷彿還受了傷輸了人,但京陳太極門更是火了。來這裡報名要求練武者而是蜂湧而至。那個,自然是慕名而來了。

………#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