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還玩這些小把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還玩這些小把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就叫招牌效益。

「我們要拜見陳大師。」葉凡悄然搖頭,掃了那拉碴大漢一眼,說道。

「有請柬沒有?」鬍子大漢神色一駱之後,眼神立刻警覺了起來,他盯著葉凡問道。

「沒有?」葉凡說道。

「對不起,沒有陳大師親筆簽名的請柬,任何人不可以出來。」大漢相當自豪的一挺xiong脯,分明的拿著架勢哼聲道。

「你算個屁,我父親就是來找陳無bo了卻昔年恩怨的。快出來通報一聲,就說陳嘯天父子來了。不然,老子砸了你大門1陳軍火大了,一個跨步上前沖那大漢兇巴巴了起來。

「找陳大師了卻恩怨,就憑你,也配!還砸大門,我們京陳派屹立京城幾百年了,有哪個不開眼的來砸過大門?」大漢恢複眼中lu出殘忍來,不屑的哼道。

「你媽的算個屁1想到父親這輩子不斷都念念不忘徒弟的事,陳軍再也難掩心中怒火,猛力的一把推去。

……

大漢早留意到了陳軍的兇相,所以,一見陳軍動作,他也伸拳擋了過去。

不過,陳軍是什麼東西,人家如今曾經是五段頂階高手了。只是葉凡暫時沒空配製藥丸,不然,估量能破格晉級六段了。

京陳門守門的這大漢最多三段頂階,自然擋不住了,彷彿喝醉了似的連退了七八步,直接後背就撞在了那條石架起的大門框上。

「有人肇事,請總管1大漢大喊了一聲。

外頭自然有人去通報了,葉凡擺了擺手把陳軍招了回來,就站在大門口,知道管事的不久就會出來了。

不久,走出來三個人。打頭的是一個一身標準長袍馬褂的中年人。此人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問道:「本人陳松,添為京陳太極門總管。你們是什麼人,找大師有什麼事?不過,聽說你們要砸我們大門,這個,不好,不好!年輕人,鬥氣行,但是,也要看有沒這能耐。」陳松講到後頭,完全是一幅長輩對小輩的訓叱架勢了。

「本人陳軍,我父親陳嘯天,找陳無bo了卻昔年一樁恩怨。你只需報上我父親名字,置信陳無bo會清楚的。至於說砸大門的事,那也得看你們京陳派有沒才能保住這大門。」陳軍往前一步,也是一臉淡定自若,說道。

「你也姓陳,難道」陳松有些懷疑的看了陳軍一眼,嘴裡念叨了一句。

「沒錯,我父親也是從這個門裡走出來的。要算輩份的話,估量,你還得叫他一聲師叔1陳軍哼道。

「那你們稍等,我請示一下陳大師。」總管陳松神色一下子陰沉了上去,不過,還是彼有禮貌的說道。轉爾進到旁邊門房裡打起了電話。

不久出來后,伸手作了個手勢,說道:「各位,我們京陳太極門有個老規矩。」

「說來聽聽?」陳軍拿眼看了陳松一眼,哼道。

「剛才陳大師說了,是有這麼一場事。算起來,你們應該算是應戰者了是不是?」陳松說道。

「算是吧。」葉凡淡淡的點了點頭。

「既然是應戰者了,那就得聽聽我們的規矩。」陳松說道。

「說來聽聽?」陳軍冷哼了一聲,知道這傢伙又想弄出什麼輒子來刁難罷了。

「我們京陳太極門對每位上門應戰的武者有個規矩。為了確定應戰資歷,都必須過三關。而且,這三關會隨著你應戰的徒弟的級別而難度也會逐漸提升的。比如說,你如今要應戰五段高手的徒弟跟應戰陳大師,體如今三關的難度可是不一樣的。這個,還請各位見諒。要是阿貓阿狗之輩都要求應戰陳大師,那我們京陳太極門哪能忙得過去?」陳松的目光落在陳嘯天身上,說道。

「呵呵,師叔還是喜歡擺弄一些登不得大雅之堂的玩意兒。」陳嘯天突然插嘴,笑道。

「嘴皮子功夫並不等於真有本事,等你們破了三關再講這話不遲。」陳松冷冷的哼了一聲。

「好了,亮出來吧。」陳嘯天淺笑著講這話的,倒是令得陳松心裡有些疑惑,感覺這老頭是不是真有本豐,還是紙老虎。

「請1陳松作了個手勢。

葉凡一行人大步走了出來,不斷跟著陳松到了東側一個較偏遠的樹林。

「各位,第一關叫軟矛石關。也就是舉著石頭過一個淺坑。不過,坑裡有朝天挺著一些橡膠做的尖矛。

假設你舉不起這石頭,那自個兒就回去吧。假設能舉起還要在軟矛上走過才行。

一不小心被刺傷很有能夠。當然,為了安全起見,這矛是由軟橡膠做的。

經過特殊處理,扎死不會,扎傷,完全行的。

在撞關前得先簽定一個公證協議。

到時出什麼事本武館一切責任不負。假設贊同的話你們就簽字,當然,你們一行人中一個人可以帶三個人。

你這裡有七個人,我打個折扣,只需有再位帶路人撞過去就算經過。」陳松一臉嚴肅的引見著規則。

「拿協議來。」陳嘯天哼道。

公證處的還真是正宗的公證員,看來,京陳太極門是早有預備的。

也許,來應戰的同志比較多。京陳太極門不得已為之。不然,整天會陷到這些沒完沒了的糾紛中去得給煩死了。

不過,從另一方面講。京陳太極門何嘗沒有存著趁機試探你功底子的打算。他們從設置的關卡中就可以測度出你功底子的高低。首先在後頭的比試中就博得了先機。

幾人直爽的簽字了。

「亮關吧。」陳嘯天說道。

一陣轟隆聲當時,上頭的樹跟泥巴都給移走了。lu出一個很大的坑來,坑倒是不深,估量就一米五左右,摔下去相對摔不死的。

不過,坑裡那一根根看上去黝黑得發亮的所謂的軟矛還是有些滲人得很。這個,假設托著石頭從上頭走過,一不小心摔下去被扎,估量,不死也得脫層皮的。

「放心,這種軟矛是特製的。相對能承受得住一個人加上石頭的分量的。」陳松淡淡的笑了笑。

大家再轉頭看了看坑旁的石頭,個頭還真不校四四方方的估量有五六千斤分量。

「其實,撞關者的區別就在這石頭上。假設是應戰五段高手,這石頭就小得多。不過,由於,你們明天要應戰的是我們京陳太極門的泰斗陳大師,所以,這石頭,自然不輕了。我說各位,這石頭可是有七八千斤重,真不行時就放棄吧。」陳松還勸起大家來,一幅好意為你的樣子。

「呵呵,我來試試。」王仁磅這貨首先憋不住了,笑著跨前一步,俯身一提氣,石頭被他穩妥的舉在了頭上。這廝還顯擺似的在原地轉悠了三個圈子。一臉輕鬆寫意樣子,笑道「太輕了,真沒勁1說完后跨著步子往軟矛上踏了上去。

不過,在實地上舉著這石頭倒是輕鬆。一上軟矛,那感覺可是完全不一樣了。王仁磅那貨腳一滑身子往左邊晃了晃才穩住了。

小磅同志就是喜歡顯擺,真陰溝了翻了船那才可笑了,葉老大心裡腹誹著某位同志。

這軟矛雖說能承受王仁磅一人加石頭的分量,不過,軟矛畢竟是軟的。被王仁磅腳一踩,登時就彎了下去。而且,極不穩妥。當王仁磅腳踏向第三根軟矛時。

那矛居然往一側軟著低下了頭,似乎馬上就要折斷。這下子一得到平衡,王仁磅身子變得一邊高一邊低。而頭上還要舉著六七千斤重的石頭,側重於一方。可想當時的困難了。

「娘的1王仁磅一身咆哮,身子突然一提,硬生生的踏過第三根軟矛到了第四根上。根本就不讓它有軟彎的時分直接腳一點就到了第五根軟矛。

逐漸的,王仁磅掌握了一些心得了。腳步放慢,而平衡保持得更佳。三十幾米的距離,僅僅十幾分鐘當時,隨著轟隆一聲響,王仁磅把那個條石狠狠地砸在了一顆樹上。

接著就是嚓一聲巨響,水桶粗的大樹居然被石頭砸斷了。

更詭異的就是王仁磅一定在使壞,那樹倒下時直接就砸在了軟矛坑上。登時就把特製的用機械控制的土坑給砸缺了半邊口吻得陳松在一旁吹鬍子瞪眼的看著王仁磅,話都講不出來了。

「呵呵,陳總管,到地頭了,一時高興,失手了。」王仁磅這貨不把人氣死絕不會出兵的,還聳了聳肩,成心說道。

「哼1陳松板著個臉冷哼一聲,手一揮,幾個弟子過去把那顆大樹給抬走了,收拾好現場后發現有些軟矛也是歪歪倒倒,也斷了幾根。

「軟矛坑被你們的人失手砸壞了,我看需求重新整理后才能再用。

本著為應戰者生命擔任的態度,我看,明天一定是不行了。這軟矛整理可不容易,貌複雜實則複雜著,得等明天了。」陳松這傢伙也陰,成心施了個「拖,字訣。

「呵呵,這樣子過算不算?」葉凡淡淡一笑,突然一腳踹向地下那個重近六七千斤巨石。

叭啦一聲巨響,那麼大的石頭居然被葉老大踹得直接就飛過了坑,而葉凡身子在軟矛上一掂,虎鷹術施出,鼻子一提縱,居然滑行了三十來米,穩穩妥當地站在了對面。

而陳松,再也忍不住了。有些呆愕的看了葉凡一眼,半晌才說道:「這一關,你們經過了。」#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