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爭取藍家入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九十七章爭取藍家入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問我我問誰?子,這話可不能亂講,要是給她聽見,呵呵,子掂量掂量著。 到時,可別叫我救命,我可是不會理人的。」葉凡哼了一聲。

「別,我還想留著這條命兒。」陳軍縮了縮脖子,做賊樣還向四周圍看了看,才鬆了口吻。

「估量,連葉哥都不會知道吧?」狼破天淡淡笑道。

「唉,老狼,還真給猜中了。這紅影我見過幾次,就是沒見到真面目。」葉凡有些鬱悶的擺了擺手。

「不會是老哥做夢把人家給辦了吧?」藍存鈞哈哈大笑了起來。

「老太婆了,我葉凡再沒品也不會到如此地步吧?」葉老大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看了王仁磅一眼,挪喻道「仁磅兄,明天快活1

「少來,我王仁磅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居然叫我娶一個滿天星還爆著兩顆虎牙的丑妹子。看了都倒胃口,更別娶回家天天抱著噁心人了。不過,明天真是懸,要不是那紅影長輩來,老子算是真倒霉了。真要老子娶那洛飛竹,老子還不如找塊豆腐自個兒處理掉了。」王仁磅還真有些發怵這個了。

「沒事,家裡娶一丑妻就當娶了個寶,以前諸葛亮的老婆黃氏也是特別的丑,但人家有才!沒準兒那個洛飛竹也是特有才。仁磅兄,娶了這樣的老婆不是娶了一寶嗎?當時,老哥四處飄紅旗,家裡放著一能操持家務的硬紅旗就是了。」藍存鈞興高采烈,哈笑了起來。

「1丫的,再笑,看我怎樣收拾。」王仁磅有些惱了,瞪了厚存鈞同志一眼,還舞了舞拳頭。

「算啦,不講了。」藍存鈞看了葉凡一眼。

「藍同志,聽最近日子也不好過是不是?」王仁磅轉爾末尾攻擊了。

「啥我會日子不好過,不能夠。「藍存鈞tng了tng身子,裝得一臉有氣勢樣子。

「別藏著掖著了,明天葉哥在場就認了吧?」王仁磅嘿嘿乾笑了一聲,這聲「葉哥,倒是叫得很順暢自然。

由於,剛才葉凡冒著受重傷的風險還要tng身而出,跟洛飄飄抬扛,維護兄弟,這份情,王仁磅沒有講出來,但是卻是深深的烙刻在了心頭的。

「唉」藍存鈞彷彿被戳破了心事,有些鬱悶的嘆了口吻。

「是真的,有啥事藍老弟出來看看我們這幾個臭皮匠能不能幫上忙?」葉凡一臉關切問道。

「這事,怎樣呢。」藍存鈞想了想,道「為順應我們國度加出世界貿易組織后,華夏國市場與全球市場將會融為一體,很難再持續嚴厲地區分內貿和外貿。

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決議,根據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同意的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和《國務院關於機構設置的告訴》。

把原國度經濟貿易委員會內擔任貿易的部門和原對外貿易經濟協作部兼并成「商務部」一致擔任國際外經貿事務。商務部是主管國際外貿易和國際經濟協作的國務院組成部門。

就由於如此把兩個部門合二為一。這麼一搞,這官地位可是就緊張起來了,一個坑好多個蘿蔔在等著。」藍存鈞甜蜜的講道。

「我沒記錯的話,兄弟原來的職務應該是對外貿易經濟協作部中擔任進出口司的一個副司長是不是?」葉凡轉爾講道。

「嗯,是沒錯。原先在對外經濟協作部中是副司長。不過跟經貿委那邊合構成立商務部后,我這副司長只能享用副廳級待遇。」藍存鈞道。

「怎樣能夠,再怎樣,雖兩個機構兼并了。但這邊新的職位也應該多設起來是不是?我們國度,雖人多,但也從不缺地位的是不是?再以們藍家的家世,搞定一個副司長地位還用難嗎?」陳軍有些不了解了,眨了下眼皮子問道。

「兄弟有些事,身不由已。我家世雖還行那是在津門本地。假設放在京城裡來,估量還難進入二流水準。

而且,商務部成立后。千絲萬縷的事很多。搶地位爭地位的人太多了,大家都是昂足了勁頭,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在那些正司長中好幾個如今僅撈到一個副司長地位。,正司長本來數目就不多,競爭還如此的j烈,就更別副的了。

我們國度的國情又不是不知道,一正往往都配了四五個副職。

多的甚至達到**個。

名義上是幫襯著正職,實踐上多數都是擺設。不過,這鼻,就連副司長地位競爭都很強。

由於,副司長太多了。兩個機構併入一個機構,一個地位,副的估量有十來個。而這段工夫家裡也有難處,抽不出手來。」藍存鈞講道。哪如今任什麼職務?」葉凡問道。

「懸空掛著,天天打雜。待遇是享用副廳級,其實,屁事沒幹的。

」藍存鈞有些憤憤然了。

「老弟,沒講假話。估量這其中是不是有些什麼糾葛在阻梗著,是不是這樣?」葉凡看了藍存鈞一眼,問道。

他不置信憑著藍家的權利,商務部一個副司長地位都拿不下。華夏國各方權利也不會弱小到如此令人恐怕的地步吧?

「唉」藍存鈞搖了搖頭,轉爾道「新組建的商務部常務副部長丁至中們能夠都不知道。」

「丁至中,彷彿是津門市原常務副市長是不是?」這進,狼破天信口開河。

「沒錯,就是他。」藍存鈞點了點頭。

「父親在津門市任市長,跟丁至中有發生衝突,這個,應該情屬正常的工作的事

「正常的事到有的地方就變得不正常了。」王仁磅冷冷哼道,看了藍存鈞一眼,道「應該就是他在攔著的升遷吧。」「仁磅兄,兄弟如今不要升遷,只需能保住原地位就行了。」藍存鈞道。

「劉震是原對外經濟協作部的副部長,如今什麼地方任職?」葉凡隨口問道。

「噢,他,不在商務部了。人家兇猛,如今高升了。彷彿是到發改委任副主任了。」藍存鈞略帶點酸味兒,道。

「想不到老劉同志不聲不響的居然陞官了,倒是得去狠宰他一頓再。」葉凡笑道,看了藍存鈞一眼,道「想不想撈個職位?」

「葉哥,這不是笑話兄弟我。職位誰不想,總比虛掛著舒適?」藍存鈞道。

「呵呵,葉哥這樣問,一定有打算了是不是?」狼破天淡淡的笑了。這傢伙會笑,倒是很少見的。

「坐坐坐,大家坐下,先整杯紅酒再。」葉凡笑道,招呼大家坐了上去。不一會兒,紅葉堡管家把開了瓶的紅酒拿了過去。

「這事,句假話。在商務部里我就看法一個。其他的同志,我是雙眼一爭光,誰也不識。不過,要弄個職位,一定就要跟丁至中老大掰手段了。對方可是硬把子,不好掰1葉凡淡淡的笑了笑。自然有打算,聽津門藍家獨成一系,並沒有投靠哪家政治派系。所以,倒是可以爭取的對象。而籃存鈞就是葉老大爭取的目的。

「葉老大,盡講些廢話幹什麼?這手段好掰的話人家藍家早搞定了,還輪到來掰?」狼破天打趣樣笑道。

「我父親在商務部也插不上手。」藍存鈞點了點頭。

「,中辦的副主任能否能插上手?」葉凡奧秘的一笑。

「葉哥的是張副主任吧?」狼破天笑道。

「相對有用。」藍存鈞道。

「那就好。」葉凡笑道,當即掏出電話打給了張衛清,道「…張哥,最近日子過得不錯吧?」「還行,不過,就是忙。里裡外外的全是事,沒一天消停。這個,服侍指導的事是大事,不好力。」張衛清笑道,轉爾問道「怪了,很少來電話的。我都以為到海東把我給忘光光了。是不是到京城了?」

「張哥神算,正是,也是剛到

「住紅葉堡?」張衛清笑問道。

凡安了一聲。

「要不,老弟,出來,我們湊一塊喝幾杯?」張衛清道。

「出來,也沒什麼意思。我現正在家裡招呼幾個主人。不介意的話過去喝幾杯?」葉凡笑著發出了約請。

「我馬上過去。」張衛清二話沒答應了,由於,張衛清最是清楚。這個,在話筒里跟本人對話的兄弟可是喬家未來的叫客。份量,

那是足足的。

不久,張衛清到了紅葉堡。

當發現鐵占雄等人都在時,也是一個個打了招呼。

「張哥,引見個冤家給看法。」葉凡笑著,指著藍存鈞道「藍存鈞,如今商務部就職。」

「好張主任。」藍存鈞搶先伸出了手,熱情的打起招呼來。

「好。」張衛油膩淡的握了握手。

「存鈞是津門藍家的人,其現任津門市市長。」葉凡減輕了籃存鈞的法碼。

單方一引見開來,在酒桌上漸漸的就熟絡了。當然,葉凡只鋪路,至於結果如何,還得藍存鈞自個兒去爭齲的信藍存鈞會記得本人的一份情的。這個,大家都是聰明人。

深夜了,屋裡坐著兩個人,葉凡跟陳嘯天。而在桌子上正擺著從陳無波處拿回來的那個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