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紙包不住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九十九章紙包不住火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外頭是不是省報來的蘭闃竹記者的病房?…,葉凡問道。

「我不清楚,我只服從命令。趙局長要求我們要保護病人的安全,一切閑雜人等,沒有趙局長指示不準出來。」二級警督倒也給解釋了一下。

於友和一見到葉凡趕緊也從側面一個房間趕了過去,指著葉凡舟那個二級警督引見道:「他是海東市市長葉凡,外頭的蘭記者是他的冤家。常隊長,請讓他出來。」「噢1常隊長看了葉凡的眼,停頓了一下后淡淡的哼了一句道「如今的市長不是張市長嗎?什麼時分又冒出一個葉市長來了?假設是副職,那也得趙局長簽字才能出來。」

「尼瑪的放什麼屁1趙鐵海可是生氣了,一個大跨步上前,一把就把常隊長給推到了一邊。這個,明擺著這位姓常的隊長成心在刁難。在使葉老大尷尬。

「有人要肇事1常隊長一聲呼嘯,本來站兩旁的十幾個幹警一下子就涌了過去,登時就把過道給堵住了。而且,一個個虎視眈眈著葉老大。

「想幹什麼,我是省廳刑警隊的趙鐵海。這是證件,拿去看看。

我們是上去了解狀況的,全部給我退下去。不然,我趙鐵海就不客氣了。」趙鐵海雙手一叉腰,一聲呼嘯著,把證件扔給了常隊長。

常青隊長翻了翻趙鐵海的證件后,一臉嚴肅,說道:「趙隊長,這裡是海東,不是省廳。我們並沒有接到這個案子由省廳交接的音訊。

所以,沒有趙局長的簽字,誰也不能出來。或許你出示省廳的移交告訴,我可以向趙局長請示一下。」

這時,外頭那個少校大步走了過去。一把就擱開了常青隊長,沖葉凡行了一個禮,說道:「葉市長我是市軍分區參謀蔣方理,蘭記者正在外頭手術,請進。」

「蔣少校,剛才趙局長跟你們阮司令可是有達成協議的。你們硬要阻攔市局執法首先就不對了。軍隊是幹什麼的是保衛國度安全的。這不該管的事你們要管,我們趙局長也忍了。不過,協議可是有說,在進出這一塊,只要趙局長簽字的人才能出來探視的。假設你們執意如此,我只好請示趙局長了。」常隊長神色陰沉著哼道。

「媽的,你算個屁!我們阮司令是市委常委,你們趙局長不過一個副局長罷了。一個小小的處長也要跟我們司令談條件腦子進水了是不是?」蔣少校喝罵娘了。

「不能進就是不能進,同志們,誰要硬撞的話全給拿下。」隨著常青隊長一聲呼嘯,師啦幾聲,十幾個幹警末尾在腰間拔槍了。

「拿了1葉凡一聲冷哼,趙鐵海和陳軍、王仁磅等人動作更快。

嘩啦,啪啦啦幾聲當時,十幾個幹警那槍還沒拔出來,全被放倒在地了。

最後,啪啪啪……

一連串刺耳的聲響傳來常青隊長被葉老大延續著煽了七八個耳刮子。登時,臉腮處青腫一片,鼻血也跟著冒了出來。人也是狠狠地撞在了牆壁上登時就軟癱在了過道里。

「你你敢打我1常隊長掙扎著,呼嘯著,不過是帶著哭腔想爬起來。

不過,被跟上去的趙鐵海同志又踹了一腳。這傢伙又趴下了,常青又掙扎著想起來,不過,趙鐵海那腳可不是吃素的,一腳踏在常青頭上像按什麼樣的按了下去。

「麻木的!知道海東人民叫我什麼嗎一暴力市長!明天,老子打的就是你!什麼玩意兒。鐵海,把他給老子糾過去1葉凡暴怒了這些天來受的鳥氣也到了極限。再憋住得傷了本人,這個傷本人不如傷別人了。

典型的死道友不是死貧道觀念。

「給老子過去。」常青隊長被趙鐵海老鷹抓小雞樣拎了過去。其它幹警一看,全縮著脖子蹲在了地下。就怕被這位趙隊長掂記上拎幾下那才是尖肉之苦。

「你不看法我葉凡是不是?」葉凡瞄了常隊長一眼,冷冷哼道。

「我我」常青低下了頭,他,不敢看葉老大那一雙嚴峻的眼神。

「說1趙鐵海踢了常隊長一腳。

「看法。」常隊長終於低下子頭。

「看法,看法裝著不看法,看來,你是成心的。這叫什麼?」葉凡淡淡的看了其它人一眼。

「我知道葉市長,蔑視指導。」蔣少校一個立正,答道。

「蔑視指導,呵呵,講得好。」葉凡淡淡的笑了兩聲,那臉一板,沖常隊長哼道「回去給老子好好寫檢討,寫不深入不要來見我。

老子即使是被停了職,可還是你的指導。」哼完后,葉老大噠噠著直往裡走去。

「蘭記者狀況怎樣樣葉凡轉頭問蔣少校道。

「醫生說是體力透支,後背又受了傷,剛動完手術曾經推進病房了。如今不知醒過去沒有?」蔣少校一臉恭敬,說道。

「謝謝你了蔣少校。」葉晃伸出手去,跟蔣少校握了握。

剛進病房,就聽到一個熟習的女子聲響,很是擔心,問道:「醫生,是不是醒不過去了?」

「這個,不敢確定。」醫生說道。

「貞瑤,你什麼時分到的?」葉凡問道。

「哼!你還有臉來。」宋貞瑤轉頭看了葉凡一眼,一臉憤怒的哼道。

「對不起,我來晚了。」葉凡心裡有些憂傷。

「你個混蛋,你幹什麼去了。蘭姐姐喊著你,你在什麼地方?如時你快點出動,她怎樣能夠這樣?姓葉的,要是蘭姐姐醒不過去,我宋貞瑤一輩子都不會再見你的。」宋貞瑤跟蘭闃竹也是情同姐妹,兩家人交往很深。此刻憤怒得聲響顫慄著,指著葉老大訓叱開了。

「宋姑娘,講話留意著點。葉市長不是不來,他是有重要事去辦,一時回不來。」一旁的趙鐵海在旁冷冷哼道。他才不怪你什麼常務副省長不副省長的女兒。在趙鐵海眼裡,只要一個葉凡。

「你是誰,我跟葉凡講話你插什麼嘴?」宋貞瑤往常很溫順的,此刻的確是生氣。居然,有點你是一得到了明智的瘋姑娘。

「我」趙鐵海正要反嘴,葉凡擺了擺手,說道「退一邊去鐵海,我是對不起蘭記者。她最信任我,在第一工夫向我求救的。

唉…貞瑤,我心裡憂傷,讓我先看看蘭記者好不好?」

「不準出來,心被狗吃了。虧得我跟蘭姐姐不斷幫了你那麼多忙。在她最需求關心的時分,你卻是不在,你個狼」宋貞瑤剛講到這裡,葉老大一個跨步上前,伸手一下了蒙住了宋貞瑤的嘴。

「你你想幹什麼?」宋貞瑤吱唔著掙扎著,她哭了。

「別鬧了,蘭記者的生命最重要,讓我先看看,我的本事你知道的。」葉凡強行湊宋貞瑤耳旁說道。宋貞瑤一愣,倒是有些清醒了過去。

葉凡拉著她在外邊看了看,請示過醫生后穿了上特殊的防護服進到了重症病房。

在發揮出內勁之氣探查當時,葉凡發現,蘭闃竹的狀況很不陰暗。

不過,身體倒是無礙,葉老大總算是放下了一點心思。

揣摩著是不是體力透支才倒致蘭闃竹如此的。普通像這種狀況,只需腦部沒成績,只需療養幾天,應該會醒轉過去的。

出了病房,葉凡拍了拍宋貞瑤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她應該會醒過去。你先陪著他,有什麼需求,跟於友和主任講。他會安排好一切的。我先走了。」「我不讓你走,我不讓1宋貞瑤突然彷彿脆弱榻艮,一下子軟癱在了葉凡懷裡,貼在他懷裡嗚嗚哭了。

「聽話,這外頭有秘密,我要去查證。你也不情願看到闃竹傷得不明不白是不是?要是不把傷她的人找到,她不安全。

」葉凡湊宋貞瑤耳旁小聲說道。

「那你,小心點。」宋貞瑤終於清醒了,小聲講著,點了點頭,見葉凡額角都是汗珠子,又掏出手帕給葉凡擦乾淨了才讓他走的。

葉凡又,丁囑了蔣少校幾句后安排陳嘯天在這裡守著,置信有他守著,有幾個人還能傷到宋貞瑤和蘭闃竹。這邊,趙鐵海也留下了兩個刑警協助阮司令的人馬守衛著。

葉凡直奔市委而去,直接就撞進了范遠的力公室。

「范記,橫達銅業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根本上就是帶有黑惡性質的行為。我看,這事,是包不住了。還是儘快向省委報告此事為好。」一進辦公室,葉凡朝著范遠說道。

「黑惡性質,什麼叫黑惡性質。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能分清楚。不要不了解狀況就胡下斷言,我們是黨的幹部,幹什麼事?

做什麼事都是要講求證據。沒有證據的東西,別亂啟齒。」范遠相當的生氣,斜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而且,就這事來講。不過一件大事罷了。

銅礦開採是人家本人的事,假設不請人護礦,那銅礦開採來還不得被人搶光了。

這事,不過是有幾個脾氣粗爆的護礦隊員誤解了,還以為奔人來偷礦。所以出手打傷了人。」

「曾經死了一個,而且,還是海東日報的記者。這難道還不是大事嗎?范記,我希望你能醒醒。紙是包不住火的。」葉凡一臉嚴肅,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