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章全體幹警震憾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章全體幹警震憾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同志,剛才不是跟講過。

這事,只是一件爭鬥罷了。即使是死了人,那也是誤傷著了。

據我了解的狀況是護礦隊員打傷了一個人,那人逃跑了,最後,流血過多而死罷了。」范遠神色陰沉了上去。

「還是爭鬥,死的是海東日報記者,傷著的那個可是省報記者。范遠同志,我希望能看法到這事的嚴重性。不能再瞞著了,要對橫達銅礦停止片面的徹查。早上最好是宣布下去,立刻封住橫達銅礦。這邊,市委派出結合調查組停止徹底清查清算。」葉凡一臉凝重,再次進言。

「不要講了,葉凡同志,我希望留意本人的身份,留意本人的措詞。如今還在復職時期,回去好好反省吧。」范遠哼道,有些不耐煩了。

「范遠同志,這是要犯錯誤的1葉凡聲響大了不少。

「給我出去,出去1范遠火大了,指著葉凡吼開了。

「范書記,我想問問,憑什麼停了安奇同志的一切職務?」葉凡冷聲問道。

這時,辦公室外頭冒出一頭來。自然是市委秘書長高華同志,他一臉嚴肅問道:「葉凡同志,請不要在范書記辦公室肇事?」

「高華同志,我什麼時分肇事了,我是在勸范書記把這事往省委彙報。這個,難道錯了?」葉凡出重口質問道。

「不要講了,高華同志,請他出去。」范遠擺了擺手,一臉的陰沉。

高華一使眼神,市垂辦保衛科科長陳海同志從後邊走了下去,還帶著二個保衛人員,一伸手,講道:「葉市長,請吧。」

「哼,我本人走1葉凡一轉身,帶人走了。他最後看了范遠一眼,哼道「我希望思索我的建議。「哼1范遠冷哼了一聲作答。

葉凡又到了市政府,異樣向張明森提出了建議。最後,也是被市政府辦的保衛人員給請出去的。

葉凡為什麼如此做?

自然是有緣由的,海東的事唐主席都在關注著。而張黑暗可是捅向內參的人。

假設一提起張黑暗,沒準兒唐主席還能記起來。而本人在市委和市政府都亮過相了,而且,還鬧騰出一些勸言來。

到時,唐主席真過問此事,跟本人關係也是不大了。而且,本人在復職時期,能做到這一點曾經非常不錯了。不過,葉凡此刻也不想拿出唐主席的指示來。

由於,唐主席的指示是針對環境污染成績的。而張黑暗手上的證據還沒找到。只要拿到證據后,證明跟環保有關係才能亮出這最後的底牌的。

葉凡一行人出了率政府,直奔青牛市而去。

明天的青牛市似乎罩著一層詭異的氣息,街下行走的人彷彿特別的多。一些流里流氣,怪裡怪氣的年青人,頂著個怪異,黃不黃土不土的頭髮四處亂竄著。

葉凡等人找了個普通旅店住了上去,安頓好后,趙鐵海帶著人分散出去搜找康復興同志了。

范剛也傳來了音訊,是還沒見到康復興的身影。范剛疑心康復興是不是早就分開青牛市了。不過,葉凡等人經過火析揣摩,覺得事發到如今也不過幾個時。

康復興從發現、救起蘭闃竹到後頭的失蹤,從當時算來,相對不會超過二個時。而且,不久就惹起了某些別有用心的人的留意。想在這麼短的工夫內分開海東市,除非他長了翅膀還差不多。

葉凡這邊也有四方人馬在尋覓,阮司令安撟了一個排的兵士在一個上尉帶領下搜找。而范剛也帶著國安的幾位同志在找著。那邊還有安奇以及趙鐵海的人馬。

不過,總體來講,跟其它方人馬相比,葉凡的人馬顯得相當的單保這個,葉老大也有些無法。阮司令那邊是有人,但動靜不能鬧騰得太大,以免落人口實。畢竟,出動軍隊是大事。

下午二點,范剛傳來了喜訊。是發現海東市目前的掌管人趙山同志結合青牛市公安局協作封鎖了青牛市紅山鎮一個廢棄了的造紙廠。

「難道他們發現了狀況?」安奇在一旁嘀咕道。

「不管怎樣樣,去探探。」葉凡一揮手,一行人直奔紅山鎮造紙廠而去,而陳軍早被葉凡暗中指使去探路了。

不過,葉凡等人的車子在一條白色的警戒線外被攔了上去。一個警察頭頭是外頭正在追捕公安部正追輯的嫌犯。很風險,曾經封閉,不許任何人出來。

「那正好了,本人是省廳刑警隊的趙鐵海。我們這次上去就是疑心有嫌犯跑到們青牛來了。」趙鐵海出示了證件。

「對不起趙隊長,未經趙局長答應任何人不能出來。

那個三級警督倒是馬下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

道。

「趙山在什麼地方,我要見他?」趙鐵海冷哼道,直呼趙局長大名了。

「那,我去請示一下。」三級警督行了個禮講道。

「不必了1這時,一道相當傲氣的聲響傳來。隨著聲響,走出來一個高鼻粱的中年人。此人擺了擺手,那個警督行了個禮,自個兒識相的退到後邊了。

「就是趙鐵海,省廳來的?」中年人掃了趙鐵海一眼,冷冷問道。

「本人就是,是?」趙鐵海淡淡問道。

「讒光芒。」中年人吐出了三個字。

「是,不過,省廳辦案子,地方上的幹警們有協助執行配合的義務。

我想,譚書記作為青東市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應該最懂得這個條款了吧?」趙鐵海不慍不火,講道。

「呵呵,要我們協助行。那就請趙大隊長出示省廳要求我們青牛市公安局協助執行義務的告訴。」譚光芒眼皮都沒眨一下,盯著趙鐵海。

「事發突然,這個,當前再補上。」趙鐵海自然拿不出來,明天還是s下跟著葉凡上去的。要是給省廳的指導知曉了,估量還得挨頓板子的。

「騙鬼去吧。」禪光芒突然神情了起來,指著趙鐵海道「s自帶幹警到下邊來亂竄,不幹正事,這是違規的知道不知道?

要是譚某把這事上報省廳,我想,某位同志會吃不了摹

本人給趙鐵海一個面子,馬上分開青牛市,該幹啥幹啥。

不相關的事,我希望趙隊長不要胡亂插手。有些事,我們地方公安機關自然能處理的。不勞省廳記掛著這些。」

譚光芒的態度相當的倨傲,甚至是囂張。

「譚光芒,又怎樣能一定趙隊長上去就是辦s事?難道趙隊長上去辦事還要向譚光芒同志彙報一下。趙隊長上去辦的是秘事,就是省廳指導暫時也不會外傳的。我希望能擺副本人的地位,這樣封鎖住一個地方不讓省廳的同志出來,我葉某,很疑心們的動機。」葉凡突然淡淡的哼了一聲。

「葉凡同志,如今正復職。我希望能回去好好反省一番。復職的人四處溜達,沒事找辜,妨礙公安機關執法。我禪光芒依法可以對停止逮捕。」譚光芒那是相當大條,根本就沒把葉老大放眼中。

「逮捕我,就不怕我一拳打落兩顆門牙。而且,笑話了,就是復職時期,我還是一名黨員,並沒被開除黨籍。作為青牛市公安局長,拒不執行下級命令,這就是違抗命令。」講到這裡,葉凡突然臉一橫,沖趙鐵海道「我以公安部警務督察室副警督長身份命令,立刻帶幹警們進入造紙廠內。誰敢阻攔,就以妨礙公務罪,攻擊辦事幹警罪抓起來。」

「哈哈哈」譚光芒突然笑了起來,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指著葉凡道「就,一個被停了職的狗屁市長,也敢大言不讒,冒充公安部副警督長。就憑這一點,我譚光芒就可以以詐騙罪拿下。來人,拿下這個騙子。」「狗屁不是,就子,也敢在葉督察長面前囂張。給老子掌嘴」這時,一道囂張的聲響傳來,隨著聲響。

各位幹警看到人影一晃,接著就是啪啪啪啪一連串聲響傳來。等譚光芒同志反映過去,早挨了七八耳光。

這傢伙,一時被射門g了,指著打人者王仁磅老大,一時被住了,連話都講不出來了。

「看啥看,瞪著死個金魚眼,以為氣派是不是?老子王仁磅,是替葉督察長執行公務的。打這狗才幾耳光,抓是沒磋商的。」王仁磅講著話,一腳踢去,譚光芒反映過去。

這貨想閃,不過,王仁磅是什麼身手,他哪閃得開。叭地一聲洪亮的響聲傳來,譚光芒曾經被王仁磅一腳給踹到了五米開外。摔在地下身體亂動著,就是爬不起來了。

「銬起來1趙鐵海冷哼一聲,省廳兩個精幹刑警上前,那是毫不客氣的把譚光芒的兩隻手臂反扭到了背後,痛得這傢伙大叫了起來「們敢抓我,們等著,我姑丈是宋點塵。」

「送點塵,還要吃塵土是不是,老子給。」王仁磅又是一腳本下去,譚光芒慘叫著又滾在了地下,那腦袋瓜被王仁磅的一隻腳死死地壓在了地下,嘴那還真是啃著地下的泥巴了。

給王仁磅和趙鐵海這麼一出手,青牛市的幹警們全嚇人退後了十幾米。獃獃的看著葉凡一伙人,不敢有所動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