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零一章不賣我的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零一章不賣我的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閃開!我們出來。

葉凡冷哼一聲,幹警們自動的閃開了身子。

不過,陳軍打來電話,是在外頭並沒什麼動靜。彷彿是外緊內松似的,只要稀落的幾個幹警在悠閑的散步。

「中計了。」葉凡轉身就走,上了車子,指著譚光芒罵道「把這傢伙抓起來帶走,敢騙老子,看老子怎樣修繕。」

趙鐵海自然二話不,又是一次老鷹抓雞演出,譚光芒大聲叫著幹警下去,不過,那些幹警見到凶神惡煞的趙鐵海后早被嚇破了肚皮,結果,自然眼巴巴的看著趙鐵海被扔進了車裡。

「范書記,那子動作很大。如今青牛市,居然把禪光芒給抓了起來。」高華秘書長一臉笑眯眯的進了范遠的辦公室。

「生事的人是不會消停的。」坐沙發上的蔡權貴副書記冷冷的哼了一聲。

「范書記,您看這事?「高華看著范遠。

「們,葉凡如此膽大妄為,他到底想幹什麼?」范遠倒是很冷靜,輕嗑了下桌子,問道。

「我感覺他是不是成心想整事,而且,想把這事越鬧越大。難道…」蔡權貴看了范遠一眼了半句話頓住了。

「老蔡,什麼時分也學會講半句話成心吊人胃口了?」范遠拿眼瞄了蔡貴權一眼,淡淡哼道。

「早上的時分他不是來過市委,而且,也去過市政府。聽都是被保衛人員給趕出去的。葉凡如此的鬧騰,是不是想藉此事生事,把這事鬧騰到省委去。到時,他倒是可以振振有詞的講本人並沒有上報省委,只是省委指導自個兒知道的了。這傢伙,相當有陰!而且,估量是想在這下面做文章,為恢復職位作預備罷了。」蔡權貴講道。

「有能夠,不然,為什麼如此做。他次要怕落人口實。」高華也點了點頭。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目的是這裡」范遠突然站起,走到側角貼著的海東市地圖前,伸指點了點青牛市。

「青牛市,為什麼?」蔡貴權跟高華同志失聲問道。

「他,一根筋罷了。前次不斷煽動我要整治青牛市的污染成績。

而在治污是不是得下大力氣。青牛市的狀況兩位應該知道,那裡是重污染源。但是,也是我們海東的徵稅大戶。更重要的就是,那裡,是我范遠樹立的改革試點城市。」范遠神色嚴肅,冷冷哼道。

「所以,葉凡想整事,那這樣講來,豈不是針對是我們了?」高華哼道。

「一部分是針對我們,不過,我想,這次的事。他的主攻目的不在我們身上,我們,只是被連帶著了

「抓了譚光芒,那一定針對是張明森了。其實,范書記,我們都有聽到一些音訊。」講到這裡,蔡權貴又拿眼看了范遠一眼。

「嘛,剛批判了不要講半句話,如今,老缺點又患了?」范遠不滿的哼了一聲。

「聽張明森跟青牛市一些同志有些勾搭,次要是在礦業一塊上。」蔡貴權道。

「礦業一塊牽扯的利益太大了,一個銅礦開採出來,倒出來的全是「金子,。在金錢面前,有幾個同志還能做到淡定自若,這世上,眼紅的得。眼紅了自然想伸手,想把這些能吐金的東西抓在手中

「那張明森是不是在這方面有成績,假設真有成績,我們是不是也可以採取一些非常規手腕了?」蔡貴權道。

「可以調查,但是,要在暗中停止。青牛市是我們樹立起來的,是市委常委會上討論經過了的典範城市。我們不能掄起巴掌甩本人的嘴巴。所以,這事,可以暗中停止。在範圍內把事態控制在最低的範圍內。」范遠定了調子,蔡貴權若有所思,高華點了點頭。

「太不像話了,無法無天了。」張明森得到這個音訊后,一拍桌子吼道。

「是太不像話了,是不是該舉動了。任這傢伙胡鬧下去,我有些擔心譚光芒頂不住了。」孫道峰有些憂心,道。

「葉凡這次出手,次要的依仗無非就是省廳刑警隊的趙鐵海罷了。

我剛查過,趙鐵海,不就一個副處級的副隊長,帶了幾個人上去干s活的。我想,這事假設上報上去,有得他喝一壺的。」丁義明副市長道。

「支會給宋點塵書記,就讓宋書記來治治他吧。」孫道峰同志臉上閃過一絲陰狠,道。

「不用我們出嘴了。

」張明森擺了擺手,看了孫丁兩人一眼。

「哦1孫丁兩人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老宋,這下子怎樣辦?怎樣辦呀?聽那個趙鐵海很粗魯,當場就把光芒的臉給打腫了。而他帶下去的刑一個個凶神惡煞的,要是把光芒打出個好歹來,怎樣辦?快想辦法?」省政法委副書記宋點塵的老婆譚l珠一臉著急的道。譚l珠可是譚光芒的親姑姑。

「別急,我打個電話問問。」宋點塵神色也有些陰沉,一個電話掛給了省廳分管刑偵工作的肖銳鋒同志。哼道:「銳鋒同志,管好手下的兵?」

「宋書記,發生什麼事了,請出來,銳鋒一定管好手下的兵。」肖銳鋒也是一臉疑惑,趕緊問道。感覺宋書記語氣很重,是相當的憤怒了。

「海東市曾經被複職的市長葉凡同志」宋點塵長篇大論的講了一遍上去。

「這個,我先問問趙鐵海同志行不行?」肖銳鋒一聽,頭可是有些大了。想不到這事居然牽扯到了葉凡身上。

要知道,前次兒子的事要不是葉凡,早下大獄了。而葉凡的能量肖銳鋒同志可是領教過了,哪敢去觸這個霉頭,所以,採取的自然是「拖,字訣了。

「給佔分鍾,再向我彙報」宋點塵冷冷的掛了電話,這廝有些不滿了。以為肖銳鋒幹事太拖沓,不夠武斷。從大的方面講,就是不賣本人的賬。

「什麼東西,在我面前擺什麼?」肖銳鋒在心裡罵了一句,不過,還是拿起電話打給了趙鐵海,問道「鐵海同志,到底在幹什麼?

工作人員善離任守可是違規的。更何況,居然還帶了好幾個刑警下去。」「對不起肖廳長,我正在辦案子。昨早晨接到省電視台記者蘭闃竹的報案,是在海東市青牛市採訪時遭到一伙人追殺。發生這麼大的事了,我總得上去。不過,由於,事出緊急,來不及向彙報。」趙鐵海騙著假話。

「海東沒公安了嗎?」肖銳鋒可是有些惱火了,分明的趙鐵海是在編假話了。

「有,不過,蘭記者不放心海東的公安。所以,直接向省廳報了案子。而且,以前在魚陽縣時蘭記者有上去採訪過,所以,我看法她。也許,她也信任我,所以,直接打了我的電話。」趙鐵海道。

「人救出來啦?」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