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八百零八章整頓青牛班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整頓青牛班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才有點欣賞,看來,想得到你的欣賞,還有一段很長的路的。」葉老大不由得嘆了口氣,這貨貌似有些遺憾,實則,心裡還是相當興奮的。

什麼葉有點欣賞?

那就是在提醒你,你葉凡,已經進入了唐主席視線了。以前,你可能也進入了,那個,只是主席在考察你,只是從工作方面進入視線。

此一刻,面對唐主席的親筆信,意思應該是已經漸漸的m著了唐主席圈子的圈邊了。那是作為親信的一種初步的感覺,覺得你是個可以考察的人眩

「你在念叨什麼,神神叨叨的,一會憂一會喜的。」喬圓圓其實對這封信很好奇,不過,葉老大沒有表態,她是絕對不會去亂翻的。

「拿去看看吧。」葉凡隨手遞了過去。這封信,雖說是秘密。但是,還是可以把喜悅跟老婆一起分享的。相信喬圓圓不會拿出去亂講的。

「如累涉及機密就不用了。」喬圓圓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搖了搖頭講道。

「算是機密,但是,你可以看。不過,法不傳三耳就是了。再說人,你是我什麼人?」葉凡一臉慎重,說道。

喬圓圓這次再沒猶豫,接過後看了起來。看完后,葉凡發現,喬圓圓的額角居然滲出一些細密的汗珠來了。

「看你高興得,這個也流汗?」葉凡打趣樣笑著,隨手拿起側旁枕巾幫她擦汗。

喬圓圓沒動,任由葉凡擦著,擦著擦著,葉凡猛然發現。喬圓圓的眼眶中已經有細小的淚珠在滾動著了。

「你這是怎麼啦?這個,怎麼還哭?」葉凡真有些莫名了。

「哥,你不曉得,在家裡,好多人在講我」喬圓圓眼圈一紅,淚珠真的從腮邊滾落下來了。

「講你?」葉凡心裡一動看了看喬圓圓,說道「是不是講某個姓葉的同志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唉」喬圓圓嘆了口氣,沒答算是答。

「哼1葉老大那臉突然硬梆如鐵yn沉如墨,突然彈身而起,直接從走廊的欄杆一個飛騰跳到了清溪居前邊的草坪上。

這貨伸展開拳腳,不久,傳來啪啪的雜亂聲音來。那個,自然是葉老大在發泄心中的怒氣。

葉凡猛然間就明白了,大家族就是這個樣子,講求的就是一個門當戶對。

自己是古11縣爬出來的一個小旮旯。在京里那些名門貴族子弟眼中那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即便是自己現在有些小成就,但在那些天生擁有優越感的紅s子弟面前,自己不如一坨屎。

因為他們的父輩或祖輩只要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幾年的努力付之東流。就像那位徐老的什麼人一句話,自己馬上就被捋了帽子。

而費滿天一句話,自己這個正廳級幹部也可以是擺設,說拿掉就拿掉了。明明自己有理的東西,可是有理卻是無處訴求。

葉老大憤怒了,他憤怒的打著拳腳,爆怒的把一切火氣往園子皂的假山石頭砸了過去。一會騰空而起如虎鷹嘯天一會兒如鬥牛拱地。一會兒……

幸好這清溪居是以前范遠同志改建來給燕省長下來時專用的,所以,園子相當的開闊。而且,樹木掩映中,這裡儼然就是市委招待所裡頭的一塊禁地。

而喬圓圓全身有些抖瑟的披著睡衣,可憐的站在樓下的過廊里,一臉憂心的盯著葉凡。她沒有勸阻,她也曉得,此時此刻,就是誰也勸不住葉凡的。

「啊啊啊1三聲連續著的爆猛喊聲是葉老大以全內勁似化音m術喊叫出來的。就是遠隔幾十米開外的喬圓圓都感覺耳膜似乎遭到攻擊似的。

身子猛地一抖,瞬間有股子暈眩的感覺。這個,還是因為葉老大發射的對象不是她如果專門對著她吼,喬大小姐這位四段高手,鐵定馬上暈厥過去。

駱……

葉老大感覺體內傳來一聲刺j似的震動,這震動太大了,猶如地震b一般地在葉老大全身傳染開去。葉老大身子劇烈一抖,猛然間,好像什麼阻滯被豁然打開。

葉老大再次一騰空,這次,發現居然騰空度達到了三米多。費家的虎鷹功施展出來,葉老大一個滑翔,居然在風勢相助下滑翔了四十來米,一聲砸進了清溪居的那個養著金魚的池子里。

葉老大獃呆的站在池中水中,他,突然愣mng住了。

「哥1喬圓圓嚇壞了,不顧一切的撲進了池子里,這池水還是相當深的,接近三米左右。

「哥」喬圓圓一臉惶急的撲騰向了葉老大,不久到了葉老大面前,伸手緊緊的抱著了葉老大的雙身子,發現這裡好像淺一些,下邊是實地。

「哥,你沒事吧,哥,圓圓以後再不講這些無聊的話題了。世人怎麼說,圓圓從沒再乎過,圓圓心裡只有哥。這輩子,只有哥一個人。

只有哥……」喬圓圓抽泣著大喊道。

「唉……」葉老大回過神來,伸手m了m了喬圓圓那張惶急的絕世美人臉蛋,說道「……哥沒事,剛才好多事,突然間想通了。而且,哥也感覺,九段身手,應該是真正的進入九段了。

以前是靠藥物上去的虛九段,剛才一聲「喀,響,代表著哥從此跨入真正的九段行列了。

哥突然間發稟是在想事,別擔心。

哥跟你一樣,不再乎世人怎麼想?他狂我更狂,世人,算他瑪的去1葉老大講完后,伸手抱起美人,一個虎嘯騰起,在水中半腰著踩水,幾個點步上了岸,在假山上騰挪滑翔,不久,直接勾到二樓的走廊攔杜上了樓里。

「哥,你好帥1喬圓圓蜷縮在葉凡懷裡,一臉神往,好像葉老大粉絲似的盯著葉老大,說道。

「那當然,不帥,你會嫁給我嗎?」葉老大特地一tngxing,得意了起來。

「哥,搞得一身濕了,妹子給你搓搓。」喬圓圓下了地,又去放水了。

「妹子,哥會讓你看到。跟著哥是最正確的選擇,哥會讓喬家包括別的家族那些眼睛長在頭上的公子哥們看到。我葉凡,是頂天立地的男子。哥就靠自己,照樣子立於天地之間。在這個社會上,絕對有哥的一席之地的。」葉凡的話講得鏗鏘有力,充滿了yuhuxng的瀟洒。

「哥,你當皇帝,我是皇后。你當乞丐,我喬圓圓當乞丐婆。」

喬圓圓講了一句話,進了洗浴間,不久,傳來嘩嘩的水聲。

「太善解人意了,善解人意得令人頗栗1葉老大身心舒暢,聳了聳肩進了洗浴間,進入到了第二階段的風流快活之中。

這個,是人家的s密生活,狗子就不宣揚了,我怕被葉凡打悶棍子。我怕兄弟們用盟主砸我,嘿嘿!

第四天早上八點。

葉凡一臉清爽,邁著穩健的步子走進了市委會議室。時間掐得很准,正好是8點55分。

好像,當領導的都喜歡掐時間似的。這個,也許是一種官場習慣。自然是下屬等待而不是領導等待了,這個,也是一個官威的體現吧。

推開了門,發現13個常委中除了范遠被拆職。張明森自殺,孫道峰被雙規外,剩下的10個常委中九個全在桌旁坐著。而於友和同志坐在側旁後邊的一排椅子上,是今天的記錄員。

葉凡掃巡了大家一眼后才走向了曾經是范遠坐的那把象徵著海東市最大權力的椅子。

於友和早站了起來,把泡好的茶輕輕的放在了葉老大面前,爾後退到了一側。

葉凡鷹眼的餘光發現,高華秘書長那眼中的忌妒一閃而逝。雖說去得快,但還是難逃葉老大的鷹眼捕捉。對高華這個市委秘書長來講,最大的威脅就來自於友和這個市委副秘書長、市政府辦主任了。

如今,苦盡甜來,隨著葉凡同志書記、市長一肩挑。於和友這個葉凡的鐵竿親信,很有可能更上一層樓。高華同志,空前的感覺到了危機感。

葉凡喝了。茶,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今天,把大家招集起來,就一個議題,那就是,海東市的環境問題已經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

青牛市的事件,充分證實了這一點。

為了給海東人民留下一方凈土,鼻們的英雄,張光明記者倒在了環境保護上。

這是血的教訓,他向我們敲響了宏亮的警鐘。咱們,不能再讓海東的土地滴血了。

這次海東市環境問題整治專項活動,我的意思是,就從青牛市開始,徹底拉開海東環境整治的序幕。

同志們關於這方面,可以敝開來談談聊聊。圍繞環境的整治,想出一些切實可行,行之有效的方法來。

還有,張光明同志的後事市政府這邊要隆重的給辦了。咱們,不能讓英雄去得遺憾。至少,在咱們的能力範圍內,要照顧張記者的家屬。」「葉書記,我阮一進也在海東呆了不少年頭了。從一個少尉一步步走到了現在這個位置。

海東的變化,我盡收眼底。這環境,的確到了非治理不可的地步。而青牛市的太良溪,我認為就是這是環境整治的重點地方。

那條溪,已經壞了。再不整治,等它徹底的淪落為一條垃圾溪后,下邊的縣市吃什麼,喝什麼?

農民們還要不要灌水,f女們還要不要洗衣煮飯?」阮一進司令員在黨委中排名墊底,所以,按序是他發言了。

不過,以前的阮一進一般是不發言的。他個人認為軍區跟政府不是同一個機構。而能進市委常委只是政治的需要罷了。

下一個自然輪到月湖區黨委書記楊本水同志了,不過,楊本水是范遠的鐵竿親信,如今范遠倒下了。

楊本水同志也只能是夾著尾巴做人了。這老傢伙嘴裡有些發苦,見大家都看著,等著自己發言。他咂了咂有些苦澀的嘴,說道:「我同意葉書記和阮司令的看法。」#